天手

天手

时间:2019-06-01 01:32:13来源:网络

《天手》小说正在火热连载中,小说讲述了李原苏琳儿的故事,这里提供天手小说最新章节阅读!天手小说精选:这时,眼角看见有两人接近自己。转头一看,只见来者是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男的穿着一袭蓝色的武士服,脸面棱角分明,锐利的眼神,满脸络腮胡渣,给李原熟悉的感觉,随即认出他是前日于水井旁遇见的乘雕修士。

天手小说截图

偷生》章节目录

天手小说

《天手》小说正在火热连载中,小说讲述了李原苏琳儿的故事,这里提供天手小说最新章节阅读!天手小说精选:这时,眼角看见有两人接近自己。转头一看,只见来者是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男的穿着一袭蓝色的武士服,脸面棱角分明,锐利的眼神,满脸络腮胡渣,给李原熟悉的感觉,随即认出他是前日于水井旁遇见的乘雕修士。

推荐指数:《天手》在线阅读

《天手》精选章节:

这时,眼角看见有两人接近自己。

转头一看,只见来者是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

男的穿着一袭蓝色的武士服,脸面棱角分明,锐利的眼神,满脸络腮胡渣,给李原熟悉的感觉,随即认出他是前日于水井旁遇见的乘雕修士。

女的肤色白得如同吸血鬼,乌发半挽,颇为美丽,也正是那叫苏琳儿的修士。

而在这对碧云双侠身后,则跟着那只浑身带火焰的黑雕,张开翅膀,跟着主人,摇摇摆摆的朝李原走来。

李原眼珠子一转,心叫不妙,刚刚自己大力举起木头,莫非这碧云双侠都看见了?还有自己隐瞒的葫芦秘密,千万不能让他们发现。想至此,李原心里扑通的跳,很是不安。

若我没记错,你叫李原,就是前日水井旁我们见过面的小孩?霍刚说道。

叔叔好记性,我正是李原,不知你们来这何事?李原恭敬说道。

呵呵……适才你单手抱起木头,我都看见了。只是你一个乡村小孩,哪来这种神力,莫非曾经修炼过斗气?霍刚说道。

我父亲是个幻师,受基因传承,我自小就力大的,可并没练过斗气。李原撒谎说道。

呵呵,难道你身体素质与一般人不同,身具某种特殊灵根,能不靠修炼斗气,就能达到如此神力。我倒想检查番你的肉躯,看看你到底属何灵根?霍刚说道。

如果我灵根好,就适合修炼斗气,能成为修士高手?李原有些激动的问道。

要真灵根好,比如是天灵根的话,那别说我霍刚想收你为传人,就是任何修界中人看见了,都不会放过你要收你为徒的。霍刚笑着说道。

嗯,我看你力气如此奇大,可能跟身体灵根有关,所以叔叔想测试测试你的灵根,看看你是否具有修炼斗气的好灵根。霍刚又说道。

那我灵根好坏,要怎么才能看出?李原说道。

容易,你且站住不动,让我探测一下你肉躯里的体质。霍刚说道。

便见霍刚伸出手掌,按在李原脑门上,缓缓驱动斗气,使霍刚手掌放射丝丝金光,随后霍刚驱使斗气探入李原小腹灵根上。一番视察,使霍刚不禁皱起眉头,收回手掌,转头疑惑地看着妻子。

这孩子灵根如何,难道有些不同?苏琳儿说道。

他是杂灵根,并且杂到金木水火土五行俱有。但我奇怪的是,我驱使斗气探测他肉躯的时候,感觉到他体内隐约沉浮一些斗气,在排斥我的斗气,可是我又查看出他小腹灵根里毫无斗气,也就是说,他体内有一些莫名其妙的斗气沉浮躯体其它部位。霍刚说道。

那他身体那些斗气,储存于哪里呢?苏琳儿也疑惑说道。

这就是让我疑惑的问题所在了,我找不出他储存斗气的地方,也分辨不出那些斗气属于哪些属性。霍刚说道。

李原在旁听了不明不白的,只是更想知道自己的灵根天赋。

叔叔,既然我是五行灵根,金木水火土各种属性都拥有,那这灵根天赋好么,我适合修炼斗气么?李原问道。

唉!可惜了你的神力。霍刚摇着头,望向苏琳儿的眼神有些无奈。

孩子,灵根并不是越杂越好的,相反,修士修炼斗气,吸纳天地灵气,需要灵根越是单纯越容易吸收。所以,一般杂灵根都算低阶资质。而你的五行杂灵根,则更是最差的一种。以你这种天赋,就算给你再好的斗决修炼也是枉然,不如不练斗气,你这一生,只怕都要做个凡人了。苏琳儿柔声说道。

听见苏琳儿如此一说,给李原的感觉犹如晴天霹雳,有种信仰奔溃的感觉。

一直以来,李原受父亲灌输法术思想,坚定的想做个幻师。同时,修界里不仅有法术,还有斗气,它也是李原希望获得修炼的。李原一直的信仰都是,自己以后会成为斗士或幻师的。可是如今,猛然听见别人说自己资质低,不适合修炼斗气,就好比前面的路被斩掉了一般。

李原感到很难受,心神一震,像是四大皆空一般,只隐约模糊的看见霍刚夫妇摇头走开,那只火雕也走开,至于他们何时离开,李原却又无法计算了。

难受之时,忽然又感到右手掌一下疼痛,随之体内气血翻涌,使李原眼睛一黑,就此不明不白的昏倒在地。

当李原醒来时,发现自己处于自己房间里,躺在床上,视野有些模糊,只依稀认出母亲与贾大夫站在床旁。

贾大夫,你说李原只是食物中毒,和镇里其他病人一样,可是为什么别的病人只是疲乏脱力,而李原却会无故昏迷呢?傅君如担心地说道。

李夫人放心好了,或许李原体质较弱,或是对此毒敏感些,所以中毒深了些,我只须给他加重药量,按这配方服下,便可无事的。贾大夫以他缓慢柔和的嗓音说道。

贾大夫,我真的是食物中毒么?李原发声问道。

哦,李原你已经醒了,放心,你和镇里其他得病的人一样,同属食物中毒,不过我已针对这毒素开好药方了,你不会有事的。贾大夫说道。

可是,我中毒之前一直没吃东西,是在我遇到一些怪事,才手腕疼痛,脑部疼痛的。贾大夫,你帮我把把脉,看看我右手掌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有时会断裂疼痛?李原说着,从被里伸出右手递给贾大夫。

贾大夫疑问的接过李原的手,细心把脉,良久之后才微微一笑。

李原,你右手毫无问题,你只是食物中毒,会有些疲乏虚弱而已,所以你不必想太多了。贾大夫柔声说道。

可是,我这右手真的与平时不一样了,我都能一手举起两百斤重的大木头。李原说道。

李夫人,我看你儿子有些惊恐心理,所以说些杞人忧天的话。这个,我店里有些忙,我还是先走算了。你等下喂李原服下汤药,自可无事。贾大夫说道。

好,我送你出去。傅君如说道。

便见傅君如与贾大夫一同离开房间,剩下李原躺在床上苦笑。

回忆先前发生的不平凡事,目睹怪手沉浮水井上,四周黑字咒语围绕,那禹城四兽说是想得灵宝,却遭到怪手突然爆炸,炸死了禹城四兽。然后,这怪手疯狂的追自己,抓住自己衣裳,与自己右手掌相握。再然后,就莫名其妙的怪手融合进自己掌心了,使得自己脑疼,手疼,只不知为何突然获得神力,竟能轻易举起两百斤重的木头。

这一切好像是一场梦,很清晰,却不现实。

李原急于想再度使用右手搬东西,看看是否仍然那么力大。

当即掀开床被,翻身而起,快步走出房间,往楼下走去。

东厢房门口,台阶下刚好有个石墩。

李原自石墩旁蹲下,伸出双手抱住石墩,试着用力抱起一下,感到右手腕断裂一般,自己指挥右手掌像指挥一件兵器,然后靠着右手掌的神力,就将石墩右旁抱起一点。

石墩左边依然稳实的落在地面,只有右边被右手大力抱起。

李原为右手不能高高抱起石墩感到遗憾,醒悟自己右手固然变化获得神力了,却并非无所不能,搬重东西也有限制,像这个五百斤以上的石墩,自己能稍微搬起,就已经很不错了。

正这时,身后响起母亲的叫声。

李原,你怎么起来了,干什么去抱石墩玩了?傅君如走来说道,手里端着一碗汤药。

母亲,你看见了吗,我能搬动这石墩。李原转头说道。

是你父亲教你的,他在教你用法术?傅君如竟语声颤抖的说道,难道丈夫违反约定传儿子法术了。

不是,我没跟父亲学法术。我只是遭遇了一些离奇的事,我也不知该怎么解释,总之我遇到了一只会跑步的手……然后我就拥有了神力。李原胡乱挥手,感到难以说清的说道。

娘和你说过很多次了,做一个凡人,无忧无虑地度过一生,不是比成日冒险厮杀的修界中人要好么!而且,你爹如今忧虑的样子,就是受法术所害的。傅君如感到心酸的说道。

娘,你别难过了,我不会走父亲的老路的。李原安慰母亲的说道。

心里却想,我能获得神力,说不定就是研究符箓得到的结果,老天奖励我了。

孩子你明白母亲的苦心就好,现在把这碗汤药喝了,然后回你房间休息。傅君如走近递过汤药说道。

好,谢谢母亲。李原说道。

接过汤药,仰头一口喝尽。看见母亲温柔地看着自己,尽显关心,李原微笑一下,便转身进入东厢房。走在楼梯的时候,兀自感到右手腕有些断裂的疼痛,这使李原联想几次使用右手的结果,右手腕断裂的疼痛,包括脑疼,似乎,只要自己使用右手的神力,就会疼痛。

这可真是有得有失,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呀。

走上二楼后,并没听母亲的话回自己房间,而是向右拐,走向父亲的房间。

站在漆黑门旁,举起右手敲了下门,喊道:父亲,是我。

很快,黑色木门拉开,露出门后的李墨。

李原抬头看父亲,只见他面容憔悴苍白,蓬头乱发,双眼呆滞泛红,显然还是跟平时一样,过度入神的钻研符箓,使他过度疲累,像生病一样。

父亲,我现在力大无穷了,就像被施了一个大力咒语。李原兴奋说道。

儿子,你说什么呀,谁会好端端给你施布大力咒语了,而且,现在是未时上学时间,你难道不听你母亲的话,逃学了?李墨带责备语气的说道。

我只是说,我像被施放了大力咒语,父亲,你就看我的表现吧……李原说着,走入房间,直接朝黑色书桌走去。

站在书桌右脚旁,李原蹲下身子,右手环抱住一只桌脚,然后精神集中的控制右手,就将桌子举了起来,并且举起的桌子在半空很平稳,一点都不颤动。

儿子,这是斗气的力量么?你什么时候学过斗气了么?李墨在后惊喜地说道。

我没斗气,也没法力,我只是遇到个奇遇,突然之间就拥有了神力。李原举着桌子说道。

李原,你且把桌子放下,跟父亲来,你再用精神感应凤凰符宝看看。李墨说着,走至床旁。

李墨打开一个黑箱子,伸手往里摸索,不会拿出一张绘着火红凤凰的符宝。

这张符宝乃是李墨手里唯一的真正的法术品,它不是李墨制作的,而是李墨失去法力前在坊市买的。李墨自被逐出师门,废去修为,手里所剩的法术品已经不多,如今唯独剩下这张凤凰符宝了。

而符宝与符箓是不同的。同是施展法术,但符宝可以多次使用,一直用完符宝里的灵力为止。符箓却只能一次性使用,修士念咒或注入斗气,使符箓化为火焰、宝剑、冰流之类的法术,随之符箓就会粉碎,化为虚无。

而且,符宝所施放的法术威力,往往也比符箓威力要高。

这使得符宝价值颇为珍贵,李墨也只此一张,所以珍藏在箱子里。

不过,李原对这张凤凰符宝并不陌生。三年前他八岁,入学文武院的时候,李墨便教他使用各种手段,尝试与符宝联系,使符宝变样,或能驱动符宝。但李原让李墨很失望,无论李原如何集中精神力,就是无法凝聚半分精神力,使符宝动一下。自那以后,李墨忧郁寡欢地认为,儿子不具备做幻师的能力。因为傅君如反对李墨教儿子修炼法术,所以李墨后来放弃培养儿子做幻师了。

现在,李原接过符宝。

按父亲所说,左手捏着符宝悬于半空,右手食指竖起,嘴里念着咒语,心神极度集中,感应符宝里的元素。若是能够使得符宝一亮,或者一动,就算具备精神力了。

但是李原凝聚精神力好久,仍然无法感应符宝,也无法以心灵驱使符宝。

顾及父亲在旁以期待的眼神看自己,李原不由紧张,忽然感到后脑一疼,右手断裂的疼痛,正是驱使右手神力换来的后遗症。

李原咿呀叫了一声,左手颤抖一下,让符宝落于地上。

儿子,你怎么了,怎么脸色突然这么苍白?李墨焦急问道。

不是,我只是先前使用右手神力,所得的后遗症,我一用右手神力,就会脑疼手疼的。李原摇头说道。

让父亲给你把脉看看。李墨说着,伸手握住李原的手腕。

李墨毕竟曾是个幻师,学过炼丹,所以粗略懂些医术,现在给李原把脉,很快就从李原疲乏无力的症状上,得出一个结论,李原身体的精力与血液,似乎被何物抽吸了一般。

父亲,能看出我的问题吗?李原问道。

儿子,你这是精力流失,像被哪个邪门修士吸取了真元,使你精力与血液流失,才会产生你这种症状。但你有被某个修士抽取真元么?李墨疑惑问道。

我只是看见了一只能飞能跑的怪手……李原说道。

将见到怪手,目睹禹城四兽之死,以及前日在水井边获得绿瓶,等等的事情,清楚的告诉父亲。

那这只怪手可奇怪了,我法力被废前,就做了一百多年的幻师,对此大陆的见闻基本都知道,可还是不能解释发生你身上的这种怪象。不过,你现在真元流失,绝不是贾大夫给你配的汤药,就可治愈的。父亲得陪你去一趟药店,按照父亲手里的养精丹药方配置一份汤药,才可治愈你的身体。李墨说道。

那这张凤凰符宝,父亲还将它藏在箱子里么?李原说道。

唉,可惜我浑身法力尽失,只能将这凤凰符宝当玩弄品了。李墨接过符宝说道。

父子两人当即离开了房间,下了东厢房,再经过后门另一个胡同,抵达葫芦镇主街上。

此时街上行人很少,并有不少店铺关着门,抵达主街中部,远远见到百好药房门口挤满病人,全都是镇里的居民,喝了井水中毒的。

父亲,就是因为怪手落入水井,才使井水有毒的。李原说道。

确实很古怪,你说怪手融入你身体,使你头疼手疼,加之真元流失。而这些病人的症状,与你一样,只不过没你严重。难道这只怪手,乃天地某种有毒植物所变,这世间有些灵药是能幻化形象的,如九曲灵参可以变成人类。李墨想着说道。

我怕病好了,我右手的神力就消失了。李原担忧说道。

这么多病人围着药房,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李墨对李原说道:儿子,你在店外等着,父亲挤入人群,向贾大夫拿药。

嗯。李原点头。

便见李墨挤入人群,双手挤开其他人,慢腾腾地朝店里挪移而去。

阅读全文
97

偷生

尘埃小说偷生,尘埃小说偷生在线阅读偷生由尘埃所著,是一本题材新颖,情节吸引的其他小说,本站提供偷生笔趣阁最新章节及文字版章节无弹窗免费全文阅读。……

作者:尘埃类别:悬疑小说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