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女国医

第一女国医

时间:2019-06-01 01:26:49来源:网络

主角叫义妁卫骁的书名叫《第一女国医》,是作者妁妁写的一本精彩的小说,文中的故事引人入胜,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若有别的方法可以不必让老百姓死,民女想陛下会更加开心的。何大人如实上报,想必陛下不仅会体谅,也会为大人记一大功劳。

第一女国医小说

主角叫义妁卫骁的书名叫《第一女国医》,是作者妁妁写的一本精彩的小说,文中的故事引人入胜,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若有别的方法可以不必让老百姓死,民女想陛下会更加开心的。何大人如实上报,想必陛下不仅会体谅,也会为大人记一大功劳。

推荐指数:《第一女国医》在线阅读

《第一女国医》精选章节:

义妁负手而立,淡定浅笑:“何大人,民女一时失言,并没有欺君之意,请大人海涵。不过只要民女能救治得了所有的患者,那自然就不存在必须隔离一说。陛下原没有错,若无彻底解救之法,或者解救过程较为缓慢,两者择其轻,痛定思痛,自然依陛下之法。不过,若有别的方法可以不必让老百姓死,民女想陛下会更加开心的。何大人如实上报,想必陛下不仅会体谅,也会为大人记一大功劳。”

“嗯。”何锟抚须沉吟,“这功劳是你的。”

“不,功劳首先是大人的,而后才是民女的。是何大人爱民如子,不忍心老百姓无辜枉死,这才会寻遍名医偏方,为患者争取一线生机啊。而我,就是大人找来的。”义妁谦逊和婉,脸上笑吟吟的。

何锟立即抚掌大笑:“那是那是,哈哈哈,你这小姑娘叫什么名字啊?”

义妁转动着灵眸,昂首答道:“我叫郑诗蕴,就是郑无空的侄女,亲侄女。”

“哦,”何锟上下打量着义妁,“你是郑无空的侄女。啊,怪不得,怪不得医术高明,能制出解药来。”

义妁眉眼含笑,一边负手踱步,一边信口胡诌:“那可不是,我的师妹就是大名鼎鼎的女扁鹊义妁,现在到皇宫去给王太后治病了。我的叔父就是名医郑无空。那出现了这么大的一场瘟疫,自然是身先士卒,先行去到现场救患者。师父为了患者那可真是舍生忘死啊——”

“不过呢,”义妁眼珠子一转,终于扯到重点,“因为师父和我一起研制的解药没有办法及时做出来,所以才导致那么多人来不及治癒。师父嘱咐我一旦做完就立刻送来给何大人,因为只有何大人知道怎么有效的统筹分派这些药。所以,我就听师父的话,一做完立刻就赶着过来送到郡府衙了。”

何锟听得笑眯眯的,义妁这么一说,这功劳变成何锟、郑无空、义妁都有份了。谁也没有落下。

“你这小姑娘,倒是挺会说话的。但这药到底管不管用,得试了才知道。”

“没问题,可以请一个患者先来试过一遍。”义妁马上说道。

“嗯,来人——”何锟点了下头,立刻唤人去找个患者过来,当场去熬了碗药给他喝下。患者喝了,休息了会儿,看起来果然精神了一些。

“这药需连服七天才能尽除,但是这瘟疫可等不得七天,”义妁实言相告,“如果何大人要再等六天,恐怕不能够。既然那些患者不服用此汤药,就会被活活烧死,横竖一死,大人何不选择相信民女呢。若是成功了,将会是大人政绩上闪亮的一笔。”

“嗯,好,就依你所言。”何锟沉吟了片刻,答允了下来。

随后,他就令衙役过来,直接帮助义妁把那些草药装上车,直接送到隔离区去。

隔离区里被武装的士兵包围起来,里面建满一个个帐篷,帐篷里不停地传出痛苦的呻唤,此起彼落。各地不断有感染上瘟疫的人送到这里来,这里已经人满为患。

此时,有一群患者全身都被白袍白头巾罩着,弓着身子走路,和士兵们争吵起来,甚至都有和士兵群殴的迹象,吵吵嚷嚷,拉拉扯扯。

义妁坐在马车上,待马车越驶越近,这才听清楚了患者嘴里嚷嚷的话。

“凭什么?凭什么烧死我们?我们又还没有死,凭什么烧死我们?”

“是啊,郑大夫已经在想办法医治我们了。用药之后,很快就会好的,求求你们,不要烧死我们。”

“这是圣旨,这是陛下的圣旨,你们敢抗旨?”

“抗不抗旨都要死,横竖都是一死?我们跟他们拼了……”

一个高大的患者招手一挥,突然之间,患者们一拥而上,真的和士兵打了起来。

“住手!”义妁脱口而出,冲着另一辆马车喊,“何大人,你快令他们住手!”

两辆马车都停了下来,何锟应声掀帘而出,坐在马车上高声吼道:“住手!谁敢再动一下,立刻杀了他们!”

“何大人在此,还不快快住手!”何锟的师爷也跟着喊。

一个部将带着一群人马上去,迅速把众人围圈起来。那种威风凛凛的肃杀之气,令患者都不由自主产生恐惧感,不知不觉停了手。

这时侯,郑无空也许是处理完手里的患者,也许是听见了外面的动静,带着玉奴钻出帐篷,往这边眺望。

“是义妁姐姐。”玉奴惊喜地喊道。

“这孩子,又搞什么鬼?”郑无空一边说,一边往这边快步走来。

耳畔听得何锟已经站在马车上高声喊话:“乡亲们,你们稍安勿躁,不要闹。这是郑大夫的侄女郑诗蕴。她给大家带来了解药。可以为大家消除疫情。暂时不会烧死大家。所以不要闹。想活命就乖乖听话。”

闻听此言,老百姓都欢呼起来。

郑无空挤在人群后面,听见这些话,无奈地撇嘴捋须。

“嗯,”玉奴不解的挠头,“什么时侯,义妁姐姐变成了郑姐姐。”

“她怎么说,你就怎么信。听见了吗?”郑无空似笑非笑地偏头叮嘱玉奴。

“嗯——”玉奴懵懵懂懂的点头。

义妁在马车上高喊:“乡亲们,不要慌,不要乱。疫情不等人,我家叔父心系百姓,就先行身先士卒,来此为大家医治,同时嘱我在医馆为大家配药,现在药已经配好,大家配合一下,按患者轻重自己排好队,来领药喝。大家都有份,不要着急,不要抢。我们就在这隔离区外搭建两座小帐篷,一间熬药,一间接诊。这药必须连服七日方有效,所以,这都需要时间。事不宜迟,大家都先各自行动吧。”

义妁喊完话,对着郑无空和玉奴的方向,调皮的挤了挤眉眼,很显然,她早就看见了他们。

郑无空遥遥指着义妁,无奈地晃了晃手指,笑了笑。

听完义妁的话,何锟自然就知道该如何行动了。马上令人把迅速配合,把那两座小帐篷先行搭盖起来,熬药的汤锅也都准备好。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