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女国医

第一女国医

时间:2019-06-01 01:26:07来源:网络

小编为您提供义妁卫骁小说!义妁卫骁小说叫做《第一女国医》,小说情节新颖,值得一看。义妁卫骁小说精彩节选:怀里抱着羽鸽,想找个没有人的宫巷放飞。这里的宫墙这么高,随便找一道宫巷放飞,都没有知道。

第一女国医小说

搜词文学为您提供义妁卫骁小说!义妁卫骁小说叫做《第一女国医》,小说情节新颖,值得一看。义妁卫骁小说精彩节选:怀里抱着羽鸽,想找个没有人的宫巷放飞。这里的宫墙这么高,随便找一道宫巷放飞,都没有知道。

推荐指数:《第一女国医》在线阅读

《第一女国医》精选章节:

所谓第二疗程,当然是郑诗蕴凭空捏造。但是在第一疗程结束之前,她必须尽快问清楚到底要怎么治太后的病。如今太后的命与她的命拴在了一起,郑诗蕴怎么也不敢掉以轻心。

烛影摇曳,挥笔如飞,郑诗蕴详详细细写下王太后的病症,一五一十描述清楚,又将所用药方一一告诉,再三交待回信一定要快。

写完之后,她小心将纸条折起,纳入袖管之中,怀里抱着羽鸽,想找个没有人的宫巷放飞。这里的宫墙这么高,随便找一道宫巷放飞,都没有知道。

于是郑诗蕴飞奔出去,尽量远离太医院。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太医令那双阴鸷锐利的小眼睛总像在探查什么似的,一直在追着她跑。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郑诗蕴隐入一道没有侍卫守护的宫巷,左右看了数遍,确定没有人之后,才把羽鸽捧出来,将纸条系于它的爪下,抚其毛,细细叮咛。

“小羽啊小羽,我的小命可就在你手里了,你快去快回,帮忙跑个腿,找到义妁,赶紧拿回信给我,听见了么?我可待你不薄,平时好吃好喝侍侯着,你可要抓紧时间,赶在我的小命不保之前回来啊。”

羽鸽好像听懂了她的话,“嘀咕”一声,晶晶亮的冰蓝色眼睛盯着郑诗蕴。

“走吧——”郑诗蕴双手往上一抛,羽鸽振飞双翅,凌空越过高高的宫墙,飞向广袤的夜空,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郑诗蕴又左右看看,拎起裙裾快速跑走了。

宫墙拐角处,闪出一个人影,那正是在宫内巡逻的卫骁。

他的嘴角勾起一抹冷诮,仰望着在夜空里消失的羽鸽,又扭头看了一眼郑诗蕴的背影,心里若有所思。

他不动声色,只是暗自决定盯紧她,看看她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郑诗蕴差点跑迷了路,路上遇见宫女,问了问,这才回到了太医院。

或许是做了坏事感到心虚,她一点儿也不敢回房休息,赶紧跑到太医院的厨房,关心给太后熬药的情况。

义妁与郑无空在疫区声名大噪,老百姓对瘟疫也信心大增,别县的老百姓不乐意了,争先恐后的要求叔侄俩到他们那里去治病。为此,各县都要吵闹起来,毕竟,瘟疫拖不得,多拖一会儿,死亡的概率就大些。

各县的县官被老百姓闹得没法,就找何锟闹,何锟被闹到没法,就赶往疫区问叔侄俩意见。

“这确实难办,”郑无空无奈的摊手,“就算我们师徒俩分头行事,也只能去到两个地方,哪里能同时进行?还是大人自己定一个先后顺序吧。”

义妁其实也心急如焚:“大人,你可知道药也不够了。疫情比我想象得严重,染病的老百姓也比我想象得多。仅靠我们叔侄双手根本没有办法一下子制出那么多药来。所以,还有一个法子可解燃眉之急。”

“什么法子,请说!”何锟已经把奏折递到朝廷邀功,可不希望现在又出什么幺蛾子。倘若这边发生百姓暴乱,那惊动汉天子之后,先前所奏请之功反而成了自寻的死路。

义妁凛然道:“历来医家各有传承,乃是傍身谋生之技,不欲外传,但现在燃眉之急,为救百姓于水火,故而我郑家叔侄愿意把治瘟疫的秘方献出,请大人交于各县愿意共同救灾的医馆,让他们紧急配药,为老百姓提供医治就是。”

“你……”郑无空对于义妁的建议颇为惊讶。人都有私念,能做到这样,不以秘方敛财实在不容易。

义妁似乎知道师父要说什么,微微笑着对他轻轻摇了下头。

“不过,”义妁转而认真地看着何锟道,“经历水患之后,许多百姓已经流离失所,所以估计没有银两买药。这药方一旦放手让各县医馆来配药,很有可能趁机发灾难财。我郑家的秘方可不能随便发放给这些医馆当成赚钱工具。故而恳请大人下令,医馆若要得此密方,必须免费配药,免费提供给患者才行,绝对不许贩卖。”

何锟捋须点头,赞赏道:“不错,郑姑娘果然思虑周全,确实会有人趁机敛财。行!本官这就下令,自愿为老百姓义诊的医馆就来领此药方。为了补偿医馆的损失,待朝廷赈灾银两拨下来,这一场灾难过后,本官会适当弥补这些医馆,并赠匾额嘉奖。”

“何大人考虑得也很周详啊,大人真是体恤百姓,是老百姓的青天大老爷啊!”义妁嘴甜似蜜。不管以前曾经听说过何大人种种恶事,但现下只要是能为老百姓谋些福祉,多说些好话也无妨。

何锟乐颠颠地走了。毕竟,义妁为他解决了一个大难题。

告示一贴出去,立即有一批比较侠义心肠的医馆大夫响应,纷纷前来领取药方,保证不贩卖解药敛财。何锟亦派兵去到各医馆监督,务使政令实施到位。

同时,郑无空师徒也带着玉奴回到无空医馆,在复县为家乡百姓治疗。义妁每天配药施药,忙得无暇睡眠,疲累至极。

就在这个时侯,羽鸽飞回来了,义妁接到了郑诗蕴的求救信函。

义妁把那纸条也给郑无空看过,郑无空自然心急,让义妁快点给她回信。

义妁笑道:“这是自然的,师父就放心吧。只不过先给师父看一下,这第一条命我可是给了。”

“哈哈,”郑无空朗声笑道,“你这鬼灵精。难道你真的要跟蕴儿计较,只救她三回吗?”

“这三回是实现对师父的承诺,也是还师父的恩情。但是不是仅这三回,那就要看她的表现了,倘若她能改邪归正,做个好人,那我当然也念师姐妹之情,倘若不改,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义妁一边说,一边开始挥毫写救命配方。

郑无空讪笑了两声,也不再说什么。

他深知义妁的脾气,犟起来时,谁也不买帐。

义妁写好了药方,对玉奴道:“把小羽喂饱了,再让它带着信上路吧。风|尘仆仆这一路,辛苦了。”

她用手顺了顺羽鸽漂亮的毛发,低头亲了一下。

那羽鸽似乎也舍不得离开义妁,叫了好几声,翅膀也扑楞了好几下。

但事关王太后和郑诗蕴的命,最终到底还是让它尽快上路,往长安城而去。只不过,义妁没有想到,这会是她最后一次见到小羽了。她和郑诗蕴一起养大的小羽,是她和郑诗蕴唯一仅有的姐妹情的象征。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