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女国医

第一女国医

时间:2019-06-01 01:25:56来源:网络

主角叫义妁卫骁的书名叫《第一女国医》,是作者妁妁写的一本精彩的小说,文中的故事引人入胜,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他只关注于细爪子之中的纸条。维护皇宫安全,正是他的职责。卫骁解下爪子上的纸条,打开细读,发现居然是救治太后的药方。

第一女国医小说

主角叫义妁卫骁的书名叫《第一女国医》,是作者妁妁写的一本精彩的小说,文中的故事引人入胜,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他只关注于细爪子之中的纸条。维护皇宫安全,正是他的职责。卫骁解下爪子上的纸条,打开细读,发现居然是救治太后的药方。

推荐指数:《第一女国医》在线阅读

《第一女国医》精选章节:

墨色苍穹,振飞的白色羽翼特别显眼,守卫于长乐宫南门的卫骁一眼就瞄见了。他的唇角邪勾起一抹讥诮。

从发现郑诗蕴释放羽鸽的那天起,卫骁每天虽然依旧笔直地伫立在宫门前,但始终微仰着头凝望着天空。直到今夜,他终于等到了。

卫骁二话不说,摸出腰际的飞镖,反手一扬,飞镖如闪电般飞向天空,羽鸽翩然飞落。可怜小羽浸染在血泊中,睁着迷离的冰蓝色眼睛,细爪子抽搐了两下,渐渐阖眼,一命呜呼。

卫骁立刻跑去捡拾,此刻在他眼里,这不过是只信鸽,死不死并不打紧。他只关注于细爪子之中的纸条。维护皇宫安全,正是他的职责。

卫骁解下爪子上的纸条,打开细读,发现居然是救治太后的药方。虽然没有落款,亦没有称名道姓,但是从师姐、师妹的称呼上看来,这定是郑诗蕴的师姐妹。

卫骁的脑海里迅速闪过义娆的身影。他几乎可以断定,这纸条一定就是她写的。

可是,现在太医院的这个姑娘不是“女扁鹊”吗?为什么她的医术反倒不如郑无空的侄女?

更令人可疑的是,当初女扁鹊之所以扬名,为朝廷所知,正是因为她救治了一位与王太后同样病症的妇人,其妇亦是肚大如箩,疼痛难忍。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刘彻才会派卫骁直接寻找女扁鹊为太后诊治。

那为什么当初会治,现在却不会,反而要求救于自己的师姐?

难道说皇宫里的这个姑娘并不是传说中的‘女扁鹊’?

一抹寒光闪过冰眸,卫骁猛然想起在复县的那晚,那位叫‘郑诗蕴’的姑娘遭人追捕,机灵的利用自己做掩护。当时的情景历历在目。

他曾经问她女扁鹊的下落,她却回答不知道。

可是,后来发现明明宫里这位女扁鹊就是她的师姐,同在一个医馆,她没有理由不知道。

当时因为找到女扁鹊而欣喜,太后病危,匆匆忙忙带女扁鹊回长安,却忘了这么关键的一处疑点。现在回忆起来,卫骁越想越不对劲。

那个如今在河东郡的郑诗蕴,凭什么问都不问原因,就替她师姐挡了寻找她师姐的人?她有什么权利?难道说她才是女扁鹊?

脑子突然被闪电劈中似的,瞬间亮堂了。

卫骁勾起一抹唇角,邪邪笑着,果真如此,那可就太有趣了!

他睥睨着地上死去的羽鸽,心中谋划了一番,决定不惊动圣驾。

或许这一切,对于他将来的计划亦有帮助,这么机灵,医术又这么高明的伙伴,若不能加以利用,那他卫骁就是一个傻子。

他决定神不知鬼不觉地将羽鸽埋了,然后用块小白布把羽鸽包起来,迅速跑到御花园的一处偏僻角落,将羽鸽埋在一棵桂花树下。

之后,卫骁再偷偷潜入太医院,找到郑诗蕴的房间。他想了一下,没有直接潜入房间,而是飞身上了屋檐,伏脊而侯。

待远远眺见郑诗蕴回来之时,再迅速跳下屋来,将纸条放在房间门口的地板上,安排得就像是从羽鸽爪子上掉下来的一样。

果然,郑诗蕴发现了纸条,捡了起来,不禁大惊失色,轻声埋怨道:“这只小羽啊,怎么随随便便就扔在这里,要是让人发现可怎么得了?”

随后,她惊惶失措地左顾右盼,见没有人注意,立刻快步进入房间,把房门关了起来。

卫骁并没有离开,他直接伏在郑诗蕴房间屋顶的天窗上俯瞰,但见郑诗蕴坐在桌边,就着烛灯,仔细地看着那张药方。

“原来如此——”郑诗蕴恍然大悟,“原来太后肚子胀得又高又圆,并不是肠胃的问题,而是肝不好。她是肝不好,引起的肝腹水,什么,还有妇科病,妇科病也会引起肚子大,袪湿寒……”

郑诗蕴念叨了半天,这才想起来,干脆直接抄录了另一份,打算呈给陛下看。

抄完之后,她终于松了一口气,轻松自在地笑了:“诶,义妁啊义妁,你还给我建议什么借救命之恩,和太后亲近,陪她散步,一则对太后康复有所裨益,二则可以拉拢太后保护自己,确保宫中安危。哼,义妁,没想到那次我引你到凝香阁害你不成,你还能这么帮我。我郑诗蕴何德何能,有你这样的好姐妹。好吧,看在你这信的份上,只要你以后不惹我,我就放过你。”

郑诗蕴的絮叨贯入卫骁的耳朵里,他心中一懔,终于彻底想通了。

原来这两个姑娘互换身份。在皇宫里的这位才叫“郑诗蕴”,她才是郑无空的侄女。而河东郡的那位才叫“义妁”,她才是真正的女扁鹊。也就是那位死去的老伯的养女。

卫骁冷笑了一声,居然敢骗他?义妁,本王不会放过你的。

他不再逗留,骤然离去。

这已经是第一疗程的最后一天,这封信简直来得太及时了。按道理,这药方可以交给太医令,由他安排配药,直接给王太后送去。可是郑诗蕴不相信崔府志,更渴望邀功,她决定亲自禀明皇帝再行处理。

偌大的皇宫,郑诗蕴来了几日还是没有摸熟。她所知道的地方有限,无非就是太医院和长秋殿。至于皇帝的寝殿和上朝的地方,据说并不在长乐宫,而是在未央宫。

那离此地,估计也要走上一个时辰。就算不畏距离远,也不得自由出入。因此,郑诗蕴决定等到明早刘彻下朝之后,前来看望太后的病情之时,再行禀报。

翌日,郑诗蕴一大早就赶到长秋殿侍侯,积极亲伺汤药。

崔府志亦来探望,将她奚落一番,郑诗蕴都只淡笑不语。正在此时,刘彻赶到,崔府志只得暂且饶过郑诗蕴。

郑诗蕴参拜过刘彻之后,就将药方呈上,刘彻见了,大喜。

“既如此,就请女神医快快施针吧。”

随后,刘彻将药方直接交给崔府志,令其下去配药。

崔府志暗自嫉恨,才刚奚落郑诗蕴,现在却被派去替她做事,不免觉得颜面扫地,但圣旨难违,他也只得退下熬药。

这边郑诗蕴却按照义妁所说之法,替王太后施针,施针之后,太后的病痛果然缓解许多。有刘彻在一旁观看,郑诗蕴更是聚精会神,全力以赴,务求有更好的表现。

关注公众号 sshuba 继续阅读。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