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女国医

第一女国医

时间:2019-06-01 01:25:12来源:网络

义妁卫骁的故事由《第一女国医》讲述,这里为您提供第一女国医义妁卫骁全文免费阅读!第一女国医义妁卫骁小说节选:义妁心里格登一下,糟了,这是泄秘的节奏,她不由得再次回眸瞧他。

第一女国医小说

义妁卫骁的故事由《第一女国医》讲述,这里为您提供第一女国医义妁卫骁全文免费阅读!第一女国医义妁卫骁小说节选:义妁心里格登一下,糟了,这是泄秘的节奏,她不由得再次回眸瞧他。

推荐指数:《第一女国医》在线阅读

《第一女国医》精选章节:

待黑影落定,义妁定睛一瞧,一颗心骤然砰砰直跳。那张俊到天|怒人怨的脸庞带着坏笑,意味深长的瞅着她。

义妁在莫名心虚下,声音反而显得格外大声,仿佛要把对方压下去似的。

“卫大人怎么来了?难道我师妹还没有把太后医治好?这里忙得很,可没有空招待你。”义妁扭头不看他,假装很忙的样子。

“哼,”卫骁邪笑道,“有高人指点,岂有医不好的道理?”

义妁心里格登一下,糟了,这是泄秘的节奏,她不由得再次回眸瞧他。

可是卫骁并没有迎接她的目光,似乎无意再追根究底,反而负手昂立,朗声对着已经陆续东倒西歪坐在地上的老百姓道:“河东郡的乡亲们,本官乃是朝廷派来的赈灾大臣卫骁,奉旨到此为你们解决难题。医馆存药有限。若是没有门路,没有银两买药,你们就是在这里睡再久,也没有药可给。不过,你们放心,赈灾银两已到,何大人会按户分配给你们银两用于建房、重新耕地或做买卖,另外也派人去购买药材。你们有了银两之后,可以自己筹划安排,也可以自己按照药方想办法去药材,若是依然买不到,等统一采购的药材到货,再通知你们来买。”

“故而你们都散了吧,先去找何大人登记,领银两和粮米、衣物要紧。待领完之后,各家各户自己安排。要知道倘若朝廷和衙门有办法,必定不会见死不救。你们自己去找找药就知道有多难了。无空医馆已经无偿帮了你们这么多,倘若还有办法弄药,能不救你们吗?万万不可得寸进尺,强人所难,白白耽误了自己的好事。”

此话一落,老百姓都炸了锅,嘈杂了片刻,再转眼之间,轰然四散。

医馆门前,惟有秋风刮着街面的几片落叶在那儿不停地回旋。

义妁望着旋转的落叶,清灵的眸底掠过一丝邈茫,一个人若是累到极致,整个神智亦会像枯叶般脱落,连带身子都不是自己的了。

“义妁,本官找你算帐来了!”

一道磁性雄浑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将义妁的意识拉回来了。

她扭过头,微微抬起下巴,无所畏惧的迎视着卫骁拷问的目光。

“你叫我什么?”

“义妁。”卫骁嘴角含着轻薄的笑,饶有兴味道,“你骗得本官好苦!早在当初本官问路的时侯你就刻意隐瞒,你不愿意进宫,却把你的师姐郑诗蕴推了出来,李代桃僵,唱的一出狸猫换太子的好戏,对不对?”

义妁死撑着,假装镇定,依旧直视对方的眼眸,不让自己露出任何一丝心虚或者慌乱。

“你如何认定?有何凭据?”

“哼,”卫骁冷笑,“郑姑娘的医术可没有你的高超,她是有意拖延时间,好向你请教。她放飞信鸽的时侯很不巧就让我看见了。我就等着信鸽飞回来的时侯,一镖将它射下,然后就截获了你的信,仔细一想,就全都清楚了。”

“什么?小羽让你给射死了?”义妁猛然一惊,愤怒地揪住卫骁的领口。

“喂喂喂——”卫骁右手握着剑,他抬起右手,用剑柄敲了敲义妁的小手,“放手。对本官如此不敬,信不信本官一剑杀了你?”

“杀我?”义妁怒道,“我还想杀你呢?”

义妁手一扬,陡然间不知道是从哪里抽出了一把明晃晃的手术刀,薄刃清透如蝉翼,挥手一划,就像劈了一道闪电似的,向卫骁的俊脸划去。

卫骁脸色一变,吓得连忙往向飘移,避开了义妁这一刀。然而,很快,下一刀又划过来。义妁简直就是疯了,冲上来乱划一气。卫骁左闪右避,最后忍无可忍,避过一旁,疾如闪电出手,来个空手夺白刃。

“疯了不是?义姑娘,有话好好说。一只鸽子而已,发那么大火做什么?”卫骁夺过小手术刀的同时,将她的两只小手交叉握住了。

握住了还不算,甚至将她整个人都圈进了臂弯,紧紧环抱在胸|前。

“放开我!”义妁又羞又恼,挣扎了几下,见挣不脱,索性用手肘用力向后一撞,重重撞击在他的心脏位置。

对于人体的两百零六块骨骼,六百三十九块肌肉,七百二十个穴位,左右对称二十四条经络,以及五脏六腑,没有谁能比义妁更加清楚。

因此,这一击,是撞得精准无比。

卫骁饶是高手中的高手,也在猝不及妨之下,突然感到心脏骤然悸痛了一下,继而一阵麻痹,他连忙放开了义妁。

义妁趁机逃脱,跑进医馆,用力把门关上。

卫骁缓过劲来,看着紧闭的大门,不禁苦笑了一下,脸上一付无可奈何又不羁的神情。

义妁跑回了大厅,又累又饿又惊又吓,脸色极为苍白。

郑无空一见到她,连忙招手:“过来,过来,跑什么?师父给你把个脉,脸色这么不好。”

“不用了,师父。”义妁抚着心口立定,微微喘息,“徒儿就是累着了,什么事都没有。好不容易把那些患者打发走了,吃个饭,沐个浴,睡个觉,就能恢复了。”

“真的?”郑无空依旧一脸担忧。

“是的,师父,我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我也是个大夫,不是吗?你放心吧。开饭吧,师父。我肚子饿极了,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义妁转移了话题。

不过她的肚子也的确饿得咕咕叫,累极了,一坐到椅子上,眼皮子就开始打架。

郑无空吩咐玉奴和仙童:“去吧,你们去把饭菜都端上来。我让你们炖的药膳也端上来。”

玉奴和仙童遵命下去准备,不一会儿饭菜端上来后,义妁不禁被一阵鲜香味吸引过去了。她的全部注意力都在那盅药膳上面了。

“哇,师父,你到底炖了什么啊?怎么这么香?”义妁一边问着,一边迫不及待地打开那盅紫砂锅盖。

顿时,更浓的香味扑鼻而来,义妁简直垂涎三尺。她放下盖子,用手拨走烟雾,定睛一看,不禁赞叹连连。

“哇,好丰盛啊。有猪尾骨、有鲍鱼、有墨鱼,炖了冬虫夏草、党参、黄芪、枸杞,还加了大茴、香叶、八角,怪不得这么香。真是了不得了。玉奴,你快把里面这道门也关上。不许叫人闻见了。若是外面那帮灾民知道我们无空医馆的人在这非常时期还吃这么好,一定把我们剁了炖着吃。”义妁急着一直招手指挥玉奴去关门。

玉奴真的跑去关门,小脸还紧张兮兮的绷着。

“本官可听见了,关门肯定来不及了!”

随着这道天籁般的嗓音,大门在玉奴的手里被人强行推开了。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