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女国医

第一女国医

时间:2019-06-01 01:25:02来源:网络

《第一女国医》全文免费阅读带给您!火热完结文《第一女国医》讲述了义妁卫骁的故事,第一女国医小说节选:卫骁大步流星进来,双手抱拳道:“郑神医好眼力,正是本官。本官见过郑神医。

第一女国医小说

《第一女国医》全文免费阅读带给您!火热完结文《第一女国医》讲述了义妁卫骁的故事,第一女国医小说节选:卫骁大步流星进来,双手抱拳道:“郑神医好眼力,正是本官。本官见过郑神医。

推荐指数:《第一女国医》在线阅读

《第一女国医》精选章节:

义妁吓了一跳,像是做了坏事的小孩似的,不由自主地就把盖子盖上,将紫砂锅拢紧,瞪眼看着来人。

来人不正是卫骁吗?这家伙,居然还没有离开。

他嘴角勾着邪肆的笑意,目光意味深长。

“你是……”郑无空指着他,愣了一下,方才想起来,大悟道,“你不正是那个卫……卫尉大人吗?叫……卫骁?你是带着妁儿去长安了?”

卫骁大步流星进来,双手抱拳道:“郑神医好眼力,正是本官。本官见过郑神医。”

“不敢不敢,你是官,我是民,这么对我行礼可真是不敢当啊!”郑无空也连忙站起来还礼,神色突然有些许紧张,“卫大人为何去而复返?可是妁儿在后宫里闯了祸?”

卫骁笑道:“放心吧,她在宫里很好。有这位女神医的帮助,又有什么不好的呢?”

他邪睨着义妁,义妁只当听不懂。

“那卫大人来河东郡可是奉旨办差?”郑无空再问。

“是的,本官奉旨护送赈灾银两过来。”卫骁轻描淡写的回答。

“哦,原来是钦差大人,”郑无空拱手躬身见礼,“失敬!失敬!方才外面吵吵闹闹,如今倒是安静四散,看来是卫大人的这批赈灾银两在起作用啊。不错,不错,河东郡的百姓有救了。”

“哈哈,郑神医果然洞若观火、明察秋毫,正是这个理。”卫骁笑了笑,继而又敛了笑,一本正经道明来意,“不过,由于各地药材告急,包括贵医馆亦是如此,若不能先救人,又怎么会有劳力来重建完园呢?所以,救人原是第一要务。但如今这情境之下,不得不请教两位郑神医,可否同意将药方彻底公开,交给老百姓,让他们自行去抓药。如此一来,也可为医馆缓解许多压力。然而药方是你们的,肯不肯,自然由你们说了算。”

郑无空闻言看向义妁。严格意义上来说,这药方是义妁的药方,应该由她来作主。

卫骁一瞅郑无空的眼神,唇角微扬,心底暗忖这师父还是怪实诚的,绝不窃取半分虚名。

“妁儿,你来说。你于民是好事,于己也方便。医者父母心,原本就是想悬壶济世、救死扶伤,这事儿你看如何?”

义妁并不径直答师父的话,反而唇角挑起一抹冷诮,定定地看着卫骁:“卫大人可真是有趣,方才在大门口已经当众宣布,让乡亲们都去找何大人领赈灾款和赈灾物资,又让人按药方自行去备药,反过来却来问我可不可以。你这不可笑吧?好人都让你做了,坏人我来当吗?你都宣布了,我能说不吗?就算我现如今说‘好’,怕也只记得你的功劳吧。”

一想到卫骁把小羽给射死了,义妁就没有办法给他好脸色。

虽然小羽只是一只鸽子,但是它那么可爱,养了那么久,都很有感情了。连郑诗蕴那样的人都喜欢上了小羽,心甘情愿帮忙喂它,而眼前这个人,却比郑诗蕴更加令人讨厌百倍。

卫骁闻言,却忍俊不住,在皇宫里,见惯了说话做事小心翼翌的宫女和后妃,乍然见到这么率直的姑娘,倒是觉得可爱。

看来因为射死那只鸽子惹了祸,在这姑娘的眼里已经得不到好印象了,索性形象也不要了,装作无赖到底。

“姑娘真是聪明伶俐,伶牙利齿啊,说不过你。算你厉害,让你看出来了。那药方就当是被朝廷征用了吧。眼见朝廷和老百姓有难,身为大汉的一子民,为大汉做点事是应该的。这药方献出来后,本官保证,一定在陛下面前为你们讨赏,到赈灾完毕之后,就请你们叔侄二人前往长安领赏。”

“不必!”义妁小脸森冷,不为所动,“你们这些官员早就自行打算好了,要把我的药方送出去,何必多此一举来问我。依我说,你腆着脸赖着不走,就是为了想吃玉奴炖的药膳。你是闻到香味进来的。”

“不错。是想吃了。”卫骁哭笑不得,索性依着她的说法露出垂涎三尺的模样,大大方方地在她旁边落座,扭头问郑无空,“郑神医,可以吧?本官作为钦差大臣,来到此地,郑神医请我一顿,为本官接风洗尘,也很在理,对吧?”

郑无空笑道:“那是自然。卫大人也是为老百姓办事,是个好官,怎么不请你呢?”

“那是自然,”卫骁亦不客气的自吹,“至少本官不贪腐,朝廷给多少银两,本官就发放多少。这也是为什么陛下派本官前来的缘故。倘若换个官员来,指不定会死更多的老百姓,重建家园亦成奢望。只能简易搭些茅草屋住住。这大概也是历经了几次水患之后,河东郡老百姓的住所一次比一次不抗洪水的缘故。”

“哈哈,”郑无空也走过来坐下,“卫大人总结得到位啊。确实如此。那这次老百姓是有福了。”

“哼,”义妁冷笑,“师父,你别听他吹。你看他,把赈灾银两交给何大人,自己来这里无所事事,跟我抢吃的,不去两只眼睛亲自盯着,你又怎么能够保证每文钱都能进老百姓的口袋呢?”

卫骁挑了下眉,故意挑她的刺:“义姑娘这么说,就是在暗示何大人会贪钱喽。”

“我没说,你说的。我听见了,哦?哦?”她指了指玉奴,又指了指仙童作证,他们两个都猛烈的点头。

义妁肚子饿死了,不打算再跟卫骁哈喇了,两手一抱就把炖膳抱到自己眼皮子底下,打开盖子,在烟雾缭绕之中,她开始端碗伸筷,大块朵颐起来。

卫骁嗤了一声,揶揄道:“义神医啊,你这会不会太霸道了。尊大,尊老。我是官,你是民;他是师,你是徒。你这样也吃得下去。真服了你。”

义妁白了他一眼,得意道:“你这就不懂了吧。这是师父疼我,专门让玉奴给我开的小灶,原本就是只给我一个人吃的。我这段时间体力透支,需要补补。懂吗?你有这样的师父疼吗?想吃,想吃就去找你师父啊。另外,我还跟你摆摆另一个道理。”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