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女国医

第一女国医

时间:2019-06-01 01:24:51来源:网络

男女主是义妁卫骁的小说《第一女国医》是由妁妁所写的作品,义妁卫骁的小说内容精彩,小编在这里为你带来第一女国医的精彩章节:滔滔不绝说完,义妁又把药膳护住,一脸正气的盯着义妁,防备的神情,落在卫骁眼里,倒觉得贼可爱。

第一女国医小说

男女主是义妁卫骁的小说《第一女国医》是由妁妁所写的作品,义妁卫骁的小说内容精彩,搜词文学在这里为你带来第一女国医的精彩章节:滔滔不绝说完,义妁又把药膳护住,一脸正气的盯着义妁,防备的神情,落在卫骁眼里,倒觉得贼可爱。

推荐指数:《第一女国医》在线阅读

《第一女国医》精选章节:

“什么另一个道理?”卫骁倒被她撩起了兴趣。

义妁一本正经的盯着卫骁:“卫大人原是武官,难道不知道一支治军严明的军队,总是在出征之时,被告诫不得侵犯老百姓的物资财产吗?不许践踏老百姓的田地、不许抓老百姓的鸡鸭、不许无缘无故闯入民宅等等,若有违抗,以军法处置。不说军队,单论朝廷,那也要通过赋税才能明令老百姓交一点所得,岂有不分青红皂白就胡乱掠取的。而你卫大人,你是统率军队的大司马,还是坐在龙椅上的天子?你凭什么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就认为我们医馆应该招待你呢?”

“卫大人身为钦差,奉旨办事,方才还说得冠冕堂皇,陛下派你来,是信任你,认为你不会贪污赈灾之款,而你如今理所当然的就要老百姓招待你,岂不是自己给自己打了一个响亮的耳光?若是要接风洗尘,那也是何大人的事,关我们什么事啊?”

滔滔不绝说完,义妁又把药膳护住,一脸正气的盯着义妁,防备的神情,落在卫骁眼里,倒觉得贼可爱。

卫骁顿了一下,似乎被义妁的伶牙利齿给问住了。

这么伶俐的口齿,这么随机应变的能力,这么缜密的思维,倒令卫骁觉得这趟复县没白来。他暗下了决心,更加想把眼前的小女子弄到皇宫去。

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他突然迸发起强烈的征服欲,想要征服这匹烈马似的小女子。

这件事情,似乎比之前他所暗中筹划的任何一件事情都更加有难度,但也更加有趣。

卫骁沉吟了下,便凑过脸去,近距离的盯着义妁的灵眸,唇角勾起一抹坏笑,压低嗓音,不咸不淡地威胁:“如果要你让给我吃的理由,不是因为我是朝廷派来的钦差呢?那你的高谈阔论是不是就不成立了?你别忘了,你骗了我。我是特意从长安回来找你算帐的。宫里的那位,是不是能替你的名继续活下去,就看你舍不舍得了?”

义妁闻言眨了眨眼睛,用力咽了一下,熊熊小焰火在美眸里燃烧着,却又无可奈何?

卫骁的大手已经伸过来了,摁住紫砂锅的边沿,微一用力,往他那边挪了一点儿。义妁心不甘情不愿,根本不愿意放手。

“嗯,要我再说大声点吗?还是这就腾手修书一封,令人快马加鞭送往长安?”卫骁挑眉,加重了语气。

“好了,好了,给你啦!”义妁用力将紫砂锅一推,恨恨的放下手,噘起的小|嘴可以挂酱油瓶了,“没见过一个男人像你这么贪吃的。”

“哈哈,无所谓。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不吃了吗?这是你欠我的,我得讨回来啊。嗯,真好吃——”卫骁已经拿起筷子大块朵颐了。

义妁看着他吃,欲哭无泪。

我的鲍鱼、我的猪尾骨、我的墨鱼、我的汤汤……

义妁咬了下唇,将碗筷一放,站了起来:“师父,我去睡觉了,跟这样的男人吃饭,我没胃口。”

说完,她快步跑了出去。

郑无空无奈的笑道:“卫大人,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

卫骁放下碗筷,俊脸恢复冷竣的表情,扭头看着郑无空,一本正经地问:“是的,郑神医,你说她这么骗我,我这小小惩诫她一下应不应该?”

“应该,应该,”郑无空连忙亲自给卫骁倒满酒,亲自赔罪,“卫大人,我知道你必定是一个清正廉明的好官,所以陛下这次才会派你来。所以,我想请卫大人帮忙保密,千万不要把这个秘密说出去。欺君之罪,我们谁也担不起。我向你赔罪,吃个酒,这事你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了吧。”

郑无空端起酒敬卫骁,卫骁却摇了摇头,并不立刻举杯。

郑无空见他如此,心里不免发慌:“卫大人……”

卫骁将手一扬,制止郑无空再说下去,坦率地对郑无空说道:“郑神医不必再劝,本官知道你想说什么,担心什么。你放心,这是欺君之罪。本官念你们师徒在这次河东瘟疫之中,不顾自身安危,不谋私利,置生命与钱财不顾,一心救治病患的份上,本官会把这件事情压下,只当不知道此事。但是本官是有条件的。”

郑无空连忙应道:“什么条件,卫大人尽管说来无妨。”

卫骁爽快道:“第一,请郑神医告诉我,为什么义姑娘要这么做?她的义父又是为何而死?第二,待河东瘟疫解除之后,赈灾完毕,还请你们随我入宫,于太医院奉职,为朝廷效力。这也是本官来此的第二个目的。本官曾经目睹郑姑娘写信向义姑娘求教,可见她的医术并不过硬。此次太后之病让郑姑娘侥幸解决,那下次呢?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总有一次要出破绽的。何况这次因王太后的病,陛下以为郑姑娘医术高超,必定予以重用,越是重用,面临的险境就越多,若无人解困,迟早一死。你就没听过伴君如伴虎么?所以,为了你的亲侄女的性命,你们也最好随我过宫。这两个条件,无论哪一条不答应,本官都不依。”

郑无空听了,长叹一声,无奈道:“我本淡泊名利,确实不喜欢进宫。单论第二个条件,我可以答应,帮忙说服妁儿进宫。只要有妁儿在,定能为蕴儿解困,倒并不一定必须我在。所以,第二个条件,我只能应承至此,你可同意?”

卫骁沉吟片刻,微微颌首:“罢了,答应你就是。可第一个条件,无论如何,你就必须要告诉我了。”

“好吧,我告诉你,可是,请卫大人发誓,若是妁儿也进宫,请卫大人务必答应,保护好她们俩。”说着,郑无空离座,对着卫骁跪了下去。

“快快请起,”卫骁连忙扶起郑无空,“你必须先说说为何要这么做,身为皇宫卫尉,若是危及陛下安危,定然不会坐视不理。倘若不是,别的事情都好说。”

“放心,这事应该与陛下无关。”郑无空道。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