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毒女:王爷您失宠了

重生毒女:王爷您失宠了

时间:2019-06-01 01:24:29来源:网络

楚天汐凤邶奕的小说叫做《重生毒女王爷您失宠了》,是由锦鲤君创作的一本精彩小说。楚天汐凤邶奕的小说内容:可这位身份尊贵的四皇子萧景轩,府中没有任何的侍妾丫头,洁身自好,哪怕是将来的王妃名声不好,虽说不喜欢,也极力的维护着,何曾嫌弃过。

重生毒女:王爷您失宠了小说

楚天汐凤邶奕的小说叫做《重生毒女王爷您失宠了》,是由锦鲤君创作的一本精彩小说。楚天汐凤邶奕的小说内容:可这位身份尊贵的四皇子萧景轩,府中没有任何的侍妾丫头,洁身自好,哪怕是将来的王妃名声不好,虽说不喜欢,也极力的维护着,何曾嫌弃过。

推荐指数:《重生毒女王爷您失宠了》在线阅读

《重生毒女王爷您失宠了》精选章节:

萧景元盯着沐云汐,眼神锐利阴寒,语调低沉冷声道:“你。”

萧景元一个字便让围观的女眷不自觉的后退一步。

语带煞气。

只觉得一股寒意袭来,胆颤心惊。

这位六皇子发起脾气来,可谓恐怖之极。和一母同出的四皇子萧景轩截然相反。

沐云汐眼眸清亮如雪,浅笑盈盈,并未有丝毫的惧怕。

萧景元微萧景轩打头阵,那么他绝对会控制自己的脾气的,这一点她是笃定的。

曾经在北漠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天汐郡主的她看不透人心,重生在胆小懦弱的沐云汐的身上,人心于她而言,到是看清了出少,毕竟她付出的生命的代价。

“本皇子在意你”萧景元压抑住自己的怒气,冷声道;“四哥一向洁身自好,本皇子怕你不知检点,毁了四哥的名声。”

璃都中官宦士族家的少爷到了年纪都有妾室丫头,美其名曰红袖添香。

可这位身份尊贵的四皇子萧景轩,府中没有任何的侍妾丫头,洁身自好,哪怕是将来的王妃名声不好,虽说不喜欢,也极力的维护着,何曾嫌弃过。

如若将来自己有这样夫婿,那简直求之不得。

沐云汐闻言,竟是轻笑了起来,眸光潋滟,如同午后的朝阳,绚烂却又刺眼。

“今早听闻寺中的小和尚说昨晚落锁的时候,也未见沐小姐的身影。”

萧景元说道这里,语气微微一顿,并没有从沐云汐的脸上看到他所想象的惊慌失措。

他眸光阴冷,低沉的语调尽是嘲讽道;“难道是夜里沐小姐翻墙而入,小和尚未曾见到过。”

“六殿下说的不错,我昨夜确实是一夜未归。”沐云汐的声音如同一道惊雷落在院落中,一直时间看向她的目光,有惊讶!有同情,更多的是因嫉妒而幸灾乐祸。

沐云汐当然不能当众承认自己会武功,那样会给自己带来更多的麻烦。

“大姐姐如此不知廉耻,如何对得起风姿卓然的四殿下,你这样水性杨花的女人配不上四殿下。”沐云芙似乎终于找到了发泄口,阴毒的目光如同粹了剧毒一般射向沐云汐,差点将一口银牙给咬碎了,目光狰狞而凶狠。

沐云汐眼波流转,声音淡漠轻柔却有蕴含着强大的力量;“自从母亲去世,名声对于我来说并不算什么?”听在别人的心里却是莫名的心酸。

“可我不单是沐云汐,更多永安侯府的嫡女,总不能让人随意去侮了永安侯府的名声。”沐云汐这一席话直指谢氏母女。

“那沐大小姐倒是说说看,昨夜究竟去哪了?”声音低沉,携着渗人的煞气,似乎连地狱的使者都要退避三舍。

那人身穿墨色飞鱼服侍,雄姿英发,双眉如剑眼若寒星,整个人俊秀挺拔,如同一柄夺人性命的利刃,闪动着摄人的寒芒和锐利的刀锋之气。

他身后还跟着大批穿着飞鱼服侍的侍卫,缓缓的走了过来。

薛寒衣走到了萧景元的面前,停下了脚步,双手抱拳不失恭敬,语气不卑不亢道;“卑职见过六殿下。”

萧景元扫了薛寒衣身后的人,剑眉微蹙,不解道;“薛指挥史不知来这里所为何事?”

“启禀殿下,卑职要抓人。”薛寒衣声音冷冷的,如同冬日里凛冽的寒风,寒意彻骨。

“谁?”萧景元不解的问道,薛寒衣是慎刑司指挥史。

慎刑司掌管刑狱,负责收集军事情报,暗杀等任务,听命于皇帝。最近没有什么大事发生,薛寒衣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永安侯府大小姐沐云汐。”薛寒衣的话不亚于一场地震,将众人震的七晕八素。

慎刑司那是比地狱还可怕的地方,连阎王见了都要绕着走的地方,恐怖之极。

薛寒衣面如冠玉,却是整个璃都人的噩梦,宁可见阎王也不要间薛寒衣,可见他的可怕之处。

众人的目光落在了沐云汐的身上,原本心思各异的心思,此时也都统一的可怜她了起来,无法想象一个少女进了慎刑司会怎样,光是想想都寒意阵阵,一颗心都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为什么?”牧云汐皱眉,她声调清冽,仿佛珠玉落地,沉静却又噬人心神。

薛寒衣微微一怔,讶于这个少女没有丝毫的惧怕,坦然的面对慎刑司的人,至少他近年来还未曾见过。

不过这份惊讶很快在须臾之间敛去。

“这个等到了慎刑司,沐小姐就可以问了。”冰冷的声音落下,薛寒衣扬起手一挥,慎刑司的侍卫就将沐云汐给团团围住。

身着飞鱼服侍的侍卫如同一柄即将出鞘索人性命的利刃般,漫天煞气。

沐云汐心里一顿,沉了脸问:“慎刑司是什么地方?想必连啼哭的孩儿都知道,我一个未曾出闺的女子随你们进去,还有命回来吗?”

“如果此案和沐小姐无关,沐小姐自然可以归家。”

薛寒衣声音依旧冷冷的,如同冰雕般不带一丝感情。

沐云汐无视于薛寒衣所带来的那股无形的压力,水眸清亮,声音清透;“我从小很少出府,璃都侯门世家的人认识的少之又少,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家的小姐夫人呢?”

“我一个未出阁的女子,进了慎刑司,你们即使什么也不做,就是让我把慎刑司的一百零八套刑具看个遍,我恐怕已经吓破胆了。”

薛寒衣漆黑的眸光微,漆漆黑冰冷的眸子倒映着少女的容颜,明亮清透的眼眸似乎可以倒映着世间万物,干净纯真,却又透着丝丝的沉稳。

沐云汐清透的水眸扫向众人,“那时不用指挥史大人审问我,我能将我见过的人说个遍。”

噙着笑意的声音,不卑不亢,明明声音不大,却冷的人儿心尖一颤。

在场的各府的女眷脸色骤然之间褪去了血色,惨白一片,一双双恐惧的眼睛望向薛寒衣。

仿佛自家的一场灭门的祸事即将发生,一切都是慎刑司薛寒衣的阴谋,

薛寒衣无视众人的目光,漆黑的目光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少女。

“小女虽说是女流之辈,但还是知道璃都的命案一向都是大理寺和刑部的职责,慎刑司什么时候这么闲了?”

沐云汐似笑非笑的睨视着他,颇有深意的说道;“还是说,因为小女与四殿下有婚约,指挥史是冲着四殿下来的?”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