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毒女:王爷您失宠了

重生毒女:王爷您失宠了

时间:2019-06-01 01:24:19来源:网络

《重生毒女王爷您失宠了》是由锦鲤君创作的一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楚天汐凤邶奕的故事,小说节选:还有六殿下见证,还请指挥史说清楚,究竟是谁死了?薛指挥史亲自来捉拿人,想必是国之栋梁。

重生毒女:王爷您失宠了小说

《重生毒女王爷您失宠了》是由锦鲤君创作的一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楚天汐凤邶奕的故事,小说节选:还有六殿下见证,还请指挥史说清楚,究竟是谁死了?薛指挥史亲自来捉拿人,想必是国之栋梁。

推荐指数:《重生毒女王爷您失宠了》在线阅读

《重生毒女王爷您失宠了》精选章节:

一向在一旁看热闹的萧景元闻言,脸色骤然一沉;“薛指挥史这是什么意思?”

如果说刑部和大理寺抓沐云汐那就是沐云汐自己的事情,对四哥造不成什么影响。

可慎刑司不同,慎刑司薛炳义是父皇手中的一把利刃,任何人人和事牵扯到慎刑司,别说是皇子,就是太子都难以翻身。

萧景元的面色不禁凝重了起来,不自觉的脑补了许多皇权争夺的各种阴谋。

“在场的都是侯门世家之人,还有六殿下见证,还请指挥史说清楚,究竟是谁死了?薛指挥史亲自来捉拿人,想必是国之栋梁。”

薛寒衣,眼角微微上挑,剑眉斜飞入鬓,倒是让一向面瘫的薛寒衣表情生动了起来。

眼前的少女清瘦弱小,不及他的肩膀高,但一身凛冽的气质,由内而外渗透出来。她冷静,沉默,处变不惊,聪明狡猾。

阳光穿过树梢,洒在她的身上,让人无法忽视让她的存在,半旧的裙裳,广袖飘飘,乌黑的长发垂到腰间,随风摆动。

春光灿烂,一院子的女眷,绫罗绸缎,朱钗碧玉,华服潋滟,在少女的衬托下,模糊一片。

不施粉黛的容颜上沾染着些许的灰尘,似仪容狼狈,可那双明亮清透的水眸,如同冬日的泉水冰凉凛冽。

“还劳烦指挥史大人告知,死者是谁?什么时间?什么地点?是怎么死的?指挥史大人不说清楚,小女是万万不能和大人走的。否则小女一个人死了是小事,连累了在场的各位那是天大的罪过。”

沐云汐条理清晰意有所指的说道,就差点直接说慎刑司是利用她,想要残害在场各女眷身后的世家。

“还望六殿下为你未来的四嫂做主。”沐云汐看向萧景元,笑意荡漾。

萧景元眉眼寒冷,双眼闪过锐利的锋芒,如果换做平时早就掐死这个女人,那样的笑意简直是赤-裸-裸的威胁。

可此时他不敢用四哥的将来去赌,如果背后有什么阴谋,他赌不起,否则四哥的一切都会毁掉的。

萧景元压下心底的怒意对薛寒衣道;“既然是命案,请薛指挥史告知,究竟是谁死了。”

“我家小姐怎么会和命案有关系,还请大人还我家小姐一个青白,不然奴婢宁死也不会让大人带走我家小姐的。”

脸色青肿,狼狈不堪的挽夏双眼中闪烁着坚定的目光,声音颤抖却又格外的用力。

面对慎刑司哪有不怕的,挽夏一个小丫头又怎么会不怕呢?”

挽夏为了自家小姐鼓起勇气,克服恐惧,抱着木棒跑到别院的门口,似是要拦住门口,模样坚强倔强。

谁又能想到一个小丫头这个时候面对慎刑司有这个胆量,平常的的丫头恐怕早就吓瘫了,又如何能够这般维护自家的小姐。

有了挽夏的举动,各府的女眷虽然不敢说话,也都默默的站在了门口,表明他们的立场。

他们如何的怕慎刑司,也不想让身后的家族因为这次的事情受到牵连。

沐云汐看着挽夏的举动,嘴角轻笑,水眸潋滟,一颗心暖意融融。

薛寒衣冰冷的目光扫向堵在门口的女眷,竟是如同冬日里凛冽的刺骨的寒风,竟是让女眷浑身一颤,一双双惊恐的眼睛望着他。

薛寒衣没有想到一向让人避之不及的慎刑司拿人竟然受到了阻碍,他总不能和这些女眷起冲突吧!

他可以肯定眼前这位六殿下多想了,他也知道六殿下担心什么。

但薛寒衣不想为了一个死的薛长庆,与萧景元和萧景轩起冲突,虽然他的义父薛炳义震怒到疯狂的地步,不顾一切的抓捕凶手。

可事情有轻重之分。

薛寒衣的漆黑冰冷的目光从萧景元的身上扫过,落在了沐云汐的身上,斟酌了一番,缓缓的说道;“请问沐小姐昨夜在何处?”

萧景元闻言,表情闪过一抹愕然,随即面色阴沉,双眸凌厉如刀,带着巨大的怒意质问,“你什么意思?”

“昨天酉时我掉进了寺院后山的桃花沟里,直到今早才得救出来。”

桃花沟是云禅寺后山桃林西北方的一处的地方,四面都是桃林凸起,桃花沟凹陷下十多米,四周陡立难以攀爬。寻常不会武功的人很难从桃花沟里出来。

薛寒衣目光冷冷的,声音也冷冷的问道;“沐小姐怎么会一个人去后山,还掉进桃花沟?”

“妹妹云瑶从小身子不好,需要一些药材调理身体。可母亲早逝,父亲有一颗精忠报国的心,整日公事繁忙,云汐自是不好去打扰,祖母有一颗向佛的心,虔诚拜佛,沐云汐更是不能不孝的去打扰祖母。”

沐云汐说道这里,目光缓缓的落向了谢氏的身上,竟是让谢氏蓦然的一颤,一股寒意从心底升起。

“谢姨娘也许从未管理过侯偌大的产业,更是自顾不暇。对我们姐妹更是有心无力”

“云汐年纪小,手中并没有什么银两,与妹妹俩一个月十文的月银,也不够买药材的。”

沐云汐的这一席话,顿时让诺偌大的院子炸开了锅。

侯府嫡出小姐,姐妹俩一个月十文的月银?!

要知道他们府中的低等的下人一个人月银是十文,他们姐妹俩都不如他们府中最低等的下人的月银,这一刻看向谢氏母女的目光更加鄙夷了起来。

即使侯府的嫡母不在人世,属于侯府嫡出小姐应有的尊贵也应该给的,可谢氏这个做派简直是侮辱人。

原本有几家想看沐云芙的人家也顿时歇了心思。

永安侯府是一个聚宝盆,可他们差点忘了这个聚宝盆可不是沐云芙的,是属于沐云汐的。

当年沈家父女俩相继离世,沈岱这个聚宝盆就落在了永安侯府,也就是说今日永安侯府的风光与财富都是沐云汐姐妹俩的。

侯府不但没有善待他们,还任由他们在侯府自生自灭,这也太不地道了。

沐云汐看到众人的反应,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缓缓的再次开口。

“云汐年纪小,可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妹妹身体一日不如一日的虚弱下去,所以自学医书,上山采药为妹妹调理整身体。”沐云汐这话也便向的解释了为何初期各府小姐相邀,她为何没有出现,狠狠的打了谢氏母女的脸。

毕竟刚刚沐云芙还说沐云汐是仗着自己是未来四王妃不屑与各位小姐交往。

谢氏母女知觉众人的目光仿若要将他们凌迟了一般,恨不得自己能够晕死过去才好。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