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毒女:王爷您失宠了

重生毒女:王爷您失宠了

时间:2019-06-01 01:23:57来源:网络

小编为您提供楚天汐凤邶奕小说!楚天汐凤邶奕小说叫做《重生毒女王爷您失宠了》,小说情节新颖,值得一看。楚天汐凤邶奕小说精彩节选:就是从当朝的公主身上也未曾见过这般的风华,即使是当朝皇后,雍容尊贵,也不见得这种风华气度。

重生毒女:王爷您失宠了小说

搜词文学为您提供楚天汐凤邶奕小说!楚天汐凤邶奕小说叫做《重生毒女王爷您失宠了》,小说情节新颖,值得一看。楚天汐凤邶奕小说精彩节选:就是从当朝的公主身上也未曾见过这般的风华,即使是当朝皇后,雍容尊贵,也不见得这种风华气度。

推荐指数:《重生毒女王爷您失宠了》在线阅读

《重生毒女王爷您失宠了》精选章节:

薛寒衣漆黑如墨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沐云汐骤然一笑,如同拨开云雾见日,旖旎绚丽,恍人心神。

“昨天我去也后山看看是否能够找到茯苓草,不小心掉进桃花沟里,脚裸也崴了,没有办法,只能在桃花沟里等待着救援。”语气淡定从容,一字一句捶到人的心里,无力反驳,甚至会潜意识的认为她说的是真的。

这是一种从骨子里散发的气势,别说普通的闺阁女子,就是从当朝的公主身上也未曾见过这般的风华,即使是当朝皇后,雍容尊贵,也不见得这种风华气度。

沐云汐并未理会薛寒衣的心里动作,继续的说道;“在桃花沟里整整一夜,又饿又怕,天微凉便开始不停的呼救,碰巧路过的明空大师相救,明空大师慈悲为怀帮小女医治了受伤的脚裸,将寻人小女送了回来。

可我想着明日就离开了云禅寺回府,又重新准备一番,吩咐挽夏不许对人说我出去采药的事情,便又去了后山,黄天不负苦心人,找到了调理妹妹身体的茯苓草。”沐云汐将事情的原委娓娓道来,其中的心酸惧怕更是落在了众人的心间。

“明空大师?”薛寒衣一字一句的说道,漆黑冰冷的目光凝视着眼前的少女,不知是细细品味沐云汐的话,还是细细品味明空大师的为人。

这位明空大师,无论是佛学还是琴棋书画造诣极高,声望极高,即使是皇家都对他极为推崇尊重。

寻常人很难见到明空大师,居然这么巧救了沐云汐?

一心想要掐死沐云汐的萧景元此时竟是不自觉的微微送了一口气。

“那有谁能够证明沐小姐一夜都在桃花沟?”薛寒衣冰冷的声音再一次的响起,不肯罢休的问道。

沐云汐闻言,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的说道;“薛大人,如果有人昨夜知道我掉进桃花沟了,我还用一个人在里面呆一夜吗?”

“那沐小姐会武功吗?”薛寒衣继续的问道。

“会?”沐云汐眼波流转,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在嘴边漾开。

“小女倒是想会,薛大人的武功这么高,介不介意收个徒弟。”

薛寒衣顿时一噎,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他生平第一次被一个女人戏耍了,面瘫的容颜出现了一丝龟裂,却又很快的敛去。

薛寒衣寒眸眯起,眼前的少女虽然狡猾冷静,他倒不认为她能够杀了薛长庆的凶手和二十七个护卫,那都是顶尖的高手,寻常人真的是做不到。

不过薛长庆死前,曾和永安侯府谢氏的弟弟谢荣来往密切,而且薛长庆死前也和谢荣出现在云禅寺的后山,据得到的消息是要抓这个少女。

薛长庆的为人他自然是在了解不过了,不抓走人,怎么会轻易的离开?

难道说半路出现了意外,薛长庆转移了目标,带走了别的女人,可西郊别院二十八具尸体,并未发现其他的人。

可眼前的少女聪明的让他不得不重视了起来。

“阿弥陀佛。”低沉的声音如同梵音般抚平了慎刑司所带来的杀气。语调低沉,如同这寺院的钟声,清亮却又沉稳。

明空大师极为年轻,二十七八岁的年纪,面容清隽,眸光漆黑如墨,儒雅清贵,袍服雪白,一尘不染。 明空大师在薛寒衣面前停了下来;“阿弥陀佛,请问大人,云禅寺可有不妥之处?”

“有一个案子要办,打扰大师了。”薛寒衣双手合十,声调依旧冷冷的。

“云禅寺是佛家清静之地,不曾想是我等罪过,扰了佛祖的清净。

我想佛祖也不会怪罪我们的,毕竟世间的善恶也要分辨清楚,善恶在佛门重地也不能所以诋毁。”

沐云汐一字一句,淡薄冷漠,却铿锵有力的落在了众人的心口上。

明空大师从薛寒衣的面前离开,缓缓的朝着沐云汐走来:“施主说的对。”

”沐云汐双手合十,整个人退去了刚刚的凌厉之势,声音平和恭敬的说道:“今日多谢明空大师的救命之恩。

“施主与佛家有善缘,救了施主,却不曾想能够得到百年未曾出世的沉香木,这便是你我的机缘。”明空大师的话更加让人确定了沐云汐所说的话。

如果说旁人帮沐云汐作证,那么多疑的人还会怀疑真实性,可是声望极高的明空大师的话,即使多疑之人也不会怀疑。

萧景元目光复杂的看着浅笑嫣然,不卑不亢的少女,复杂的目光隐隐的多了丝阴沉。

而那沉香木顿时如同一道惊雷炸开了众人的心,包括萧景元。

沉香木十分稀有,世间难寻,只有在机缘巧合之下才能得到,近百年来还没有人得到过沉香木。

“大师打扰了。”薛寒衣手一挥,慎刑司的侍卫步伐整齐,唰唰的声音落下,瞬间消失在院落中。

“薛大人,小女的嫌疑洗清了吗?不然日后薛大人要是总找我问话,不但小女的闺誉受损,也会让睿王殿下误会的。”

沐云汐的话成功的阻止了薛寒衣离去的步伐,那双眼神一如既往的冰冷,不带一丝感情,却更加的漆黑,深不可测。

薛寒衣语调冷冽如霜;“沐小姐的嫌疑洗清了。”

沐云汐闻言,嘴角上扬,开心的笑了起来;“大人可以告诉我们东璃那位栋梁之才陨落了吗?”

薛寒衣还未等能回答,一个小太监出现在萧景元的身边,低声对自家主子禀告着。

“什么?薛长庆死了?”萧景元极为震惊的说道,薛长庆可是慎刑司薛炳义唯一的儿子。

薛长庆虽然人渣一个,人神共愤,可谁又胆子杀了他?终于明白为何薛寒衣会亲自出现在这里。

不过萧景元也不认为沐云汐能够杀了薛长庆,他觉得慎刑司不会让薛长庆白死的,一定在利用他的死乱咬,此时看向薛寒衣的目光更加的锐利凌冽。

“呵。沐云汐冷笑一声。

萧景元眸光阴沉,冷冷的语调有着无法掩饰的嘲讽;“国之栋梁?”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