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毒女:王爷您失宠了

重生毒女:王爷您失宠了

时间:2019-06-01 01:23:24来源:网络

楚天汐凤邶奕小说最新章节这里有!楚天汐凤邶奕是小说《重生毒女王爷您失宠了》中的主角,楚天汐凤邶奕小说精彩节选:扑哧一声,嘴角的鲜血如同血雾般喷洒了出来,沐云汐的五脏六腑似乎都被移了位置一般。

重生毒女:王爷您失宠了小说

楚天汐凤邶奕小说最新章节这里有!楚天汐凤邶奕是小说《重生毒女王爷您失宠了》中的主角,楚天汐凤邶奕小说精彩节选:扑哧一声,嘴角的鲜血如同血雾般喷洒了出来,沐云汐的五脏六腑似乎都被移了位置一般。

推荐指数:《重生毒女王爷您失宠了》在线阅读

《重生毒女王爷您失宠了》精选章节:

月色下,男人气势凌冽,招式威猛,手段狠辣,招招致命,凌冽的杀机几乎渗入沐云汐的毛孔里。

就是曾经的楚天汐未必是这个人的对手,何况如今身子素质极差的沐云汐。

没过几招,沐云汐几乎是节节败退,一个躲闪不及,掌风落在她的身上。

扑哧一声,嘴角的鲜血如同血雾般喷洒了出来,沐云汐的五脏六腑似乎都被移了位置一般。

死亡的气息将她笼罩其中,难道重生一天,今夜又要魂归西天,她真不甘心。

想到这里,沐云汐眼波流转,她这样就死了,怎么对得起老天给她这个重生的机会?

求生的欲-望这一刻极为强烈,眼神清冽,一抹精芒从眸低闪过。

刹那之间,整个人如离弦的箭羽,似是能穿透苍穹,激荡的朝着凤邶奕而去。

玉石俱焚的煞气涌向无边的黑夜,在男人丈许的地方,一道清冽如同泉水的声音响起,声音很轻很淡,却准确无误的击中男人的心弦:“江湖救急而已。”

沐云汐抓住男人怔住的瞬间,动作迟缓的那一瞬间,毫不顾忌的直接朝着雪白的身影撞去。

扑通一声,强大的惯力直接将凤邶奕撞到在地面上,沐云汐直接压在了他的身上,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瞬间抵在了男人的心口上。

男人眼神锐利,狠狠盯着身上的人,一字一顿的寒声道:“江-湖-救-急。

此时沐云汐的语气颇有些无赖道;“你我并非自愿。你带着面具,我带着面巾。你样貌应该不错,我也是个美人,都不吃亏。”

沐云汐在北漠虽然会贵为天汐郡主,可她也是北漠驰骋战场的不败战神,大部分的时候和兵卒一起,自然也常常听到许多荤素不忌笑话。

她是女人,也是天汐郡主,自然是要注意自己的仪态,也不代表不会说。

如今在这个生死关头,也顾不得仪态,将毒舌此发挥的淋漓尽致。

“你找死。”男人酝酿着风暴的眸子紧紧的盯着身上的人,声音低沉,气息阴寒,好似万年的冰川,欲要将周围的空气冻结,幻化成冰箭,万箭穿心。

“我不想死,才选择江湖救急。”沐云汐眼眸如星,灼亮璀璨,致命的杀机也隐藏在其中。

“既然公子耿耿于怀,那么死的只有公子了。”她的声音很轻很淡,话音落下的那一瞬间,手中的匕首毫不留情的朝着凤邶奕的心口扎去。

乌云遮月,整个世界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影影卓卓的摇曳在夜风中。

咔嚓——

沐云汐怔住的瞬间,水眸闪过一抹震惊之色,匕首扎上了凤邶奕心口的袍子上,却没有穿透过去,刀剑不入,金丝软甲?

男人抓住拿住匕首纤细的手腕,纤细软弱无骨的手腕却是蕴含着巨大的力量。

咔嚓一声,沐云汐的手腕直接被拧断了,翻转之间,匕首就要朝着她的心口扎去。

命悬一线,生死徘徊间,一道凌厉的掌风杀机四溢的朝着男人的身上落去。

男人心下一寒,顾不得沐云汐,身影翻转在一旁,掌力翻飞就朝着忽然出现的黑衣人袭去。

清冷的月光下,只见两道影子似乎幻化成风看不真切,所到之处似是寸草不生,杀机四溢。

招招致命,掌风凌厉而至,满树的桃花簌簌的落下,迷乱人的眼睛。

沐云汐斟酌了一番也不多做停留,很快便消失在桃林中。

很快桃林恢复了宁静,徒留一地厚厚的花瓣,桃枝上再无花瓣的影子。

————-

精致的别院中,白衣男子负手而立的站在树下,火红的夕阳映照下来,投射在那张遮住容颜半张的银色面具上,倒映着天边的晚霞。

“主子,谢荣死了,属下无能。”疾风一侧的脸庞青肿,看起来稍许狼狈。

一阵清风吹来,墨发飞扬,雪白的衣角翻飞,清贵无双。

然而那绝世的容颜,却罩着万年寒冰,微微眯起的凤眸更是幽深难测。

明明是清贵绝尘之姿,整个人的气息却透露着无法言说的诡异之感。

男人的目光落在了疾风的面孔上,疾风那半边青肿的脸颊顿时火辣辣的一片疼痛。

疾风作为少主身边的人,何曾被一个女人揍成这般模样?简直是他人生的一大耻辱。

可他不知道他这点疼痛和自家主子失-身想必,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不值得一提。

“修罗手成名五十年前,三十年前绝迹江湖。修罗手是一特殊的点穴手法,二十四个时辰如果不解开穴位,那么身体的器官会迅速衰竭而亡。”男人缓缓说道。

“难道修罗手又出现了,可昨夜那人看起来应该年纪不大。”疾风分析着。

“是年纪不大的少女。”男人低沉的声音泛着一丝笃定。

一夜荒唐,虽然没有看清楚她的容貌,可身体的触感却清晰刻印在灵魂深处,身段玲珑有致,肤如凝脂,如丝绸般光滑,。

此时的他心底深处的一根弦无比庆幸想,幸亏是少女。如果是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妪给强上了,想都不敢想。

“谢荣曾和薛长庆来往甚密,应该是想要抓走永安侯府的大小姐。可如今薛长庆和谢荣死之前在云禅寺后山出现过。

永安侯府的大小姐当夜掉进桃花沟,有明空大师作证,只是……”疾风说道这里,语气微微一顿。

男人薄唇微动,并未说话,眉眼微挑,眸光漆黑幽深。

“这件事情透露着诡异,属下也说不清楚。“疾风摇摇头说道,将探查到云禅寺当日的情形如实说了出来。

慎刑司的薛寒衣,别说璃都的百姓,就是侯门世家的人都不敢正面对峙薛寒衣。

这个传言胆小懦弱的少女,竟然还能够冷静应对,三两拨千金,将萧景轩拉下水,利用找麻烦的萧景元帮她,击退慎刑司薛寒衣。

如果仅仅将东璃的两位皇子推出去,薛寒衣又怎么会轻易离开?这件事聪明之处,就是将薛长庆的死上升到了皇室的党派之争。

慎刑司一直都是听命于东璃帝的命令,保持中立,如果参与到了皇子的党派之中,东璃帝绝对不会留他们。

这份胆识,心机,手段并非寻常闺阁女子能有的,至少他从未见过。

侯门世家的闺阁小姐要么刁蛮任性,要么知书达理,他们在意的无外乎是胭脂水粉,如意郎君。

“四皇子萧景轩当日出现在云禅寺,并未出现,隐在暗处。”疾风一直隐隐的觉得那里不对。

男人眼眸眯起,薄唇勾起,别有深意的说道;“疾风,你说说西皇子萧景轩如何?”

关注公众号 sshuba 继续阅读。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