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帅,正经点

少帅,正经点

时间:2019-05-17 23:04:47来源:网络

小说主人公是龙驰王嫣的小说叫《少帅,正经点》,是作者繁华锦世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龙驰坐在圆形单人沙发里,军装笔挺,透着肃杀,那微冷的眉尖被一截军帽轻轻覆着,投下浓沉的暗影,暗影里,那脸白如霜,那鼻,挺如山,那微抿起的唇角性感妖冶,透着魅惑,浑身上下包裹着致命的荷尔蒙气息,禁欲十足...

少帅,正经点小说

《少帅,正经点》 第1章 无良少帅 免费试读

龙驰坐在圆形单人沙发里,军装笔挺,透着肃杀,那微冷的眉尖被一截军帽轻轻覆着,投下浓沉的暗影,暗影里,那脸白如霜,那鼻,挺如山,那微抿起的唇角性感妖冶,透着魅惑,浑身上下包裹着致命的荷尔蒙气息,禁欲十足,致命的让人一眼就能沉沦。

若他不说话,他就完美无缺。

可他说了话,那就再也不是人。

龙驰看着眼前的男人,纤长有力的手指慢慢摩挲着军帽帽檐,一副很好商量的语气道,"想让本帅退兵啊?唔。"

他挑挑眉,指向王年高,"听说你有三个女儿,个个貌美如花,本帅也不要多了,只要一个,晚上把我伺候好了,我就从平城退兵。"

王年高脸色一白,这个少帅好色的名声几乎天下皆知,被他玩过的女人,听说,从没活过当晚的。

王年高心抖手抖身体更抖,他那三个女儿,最小的才刚满十八岁,若是被他看上了……

王年高不敢想像,脸上沁了一脸汗。

龙驰睃目看他,"给你三秒钟考虑。"

王年高心想,三秒?三天三年我都不一定能考虑好,谁愿意把女儿送你床上糟蹋!

但为了平城能保下来,那股势力能够保下来,他只好咽了咽气,一秒钟就考虑好了,他说,"我那三个女儿都在府上,少帅想要,就自个儿去挑吧。"

龙驰冷笑,挥手就对身边的副官说,"心情不好,先给我把平城的左门打下来。"

言彬应是,抬腿就要下去执行。

王年高脸一颤,慌忙道,"我去喊她们过来!"

龙驰挑眉,黑曜石般卓冷的眼中逸出轻淡的笑,"王大帅,我耐性有限,一分钟没来,我就烧了你老窝。"

王年高哆嗦着连连道,"是是是,一分钟内必定过来。"

龙驰不再说话,虚蒙着眼看着外面的天光。

言彬抽出一根俄罗斯黑杆雪茄,点燃,递给他。

龙驰接过,眯眼吸一口,当烟雾纵横手指的时候,他冷薄的声音也跟着响起。

他对言彬说,"等王年高把他三个女儿带过来后,你带人去城内搜,我就不信搜不到那个人,**胆儿肥了,敢从我床上抢女人,还敢用枪打伤我,老子若不扒了他的皮,老子就不叫龙驰!"

言彬笑道,"那小子功夫不错,能伤你一子,不易。"

龙驰一噎,想到那一晚的情景,简直呕到吐血。

想他堂堂一国少帅,竟被一个毛头小伙子撬了墙根,还被他一枪命中大腿,差一点儿,他就要废了。

想到那惊心动魄的一瞬,龙驰自己都心尖发麻了。

防守如铜墙铁壁一般的少帅府,何时混进了这等身手了得的歹人?

他是想杀他,还是想救人?

关键是,那臭小子在伤了他之后还能安全逃出去,**邪门了!

龙驰狠狠咬住牙根,想到自己因这件事被迫躺在床上养了大半月,又被好友损笑了大半月,他就气的想杀人,那捏在指尖上的黑杆雪茄瞬间被挫成了灰。

顷刻间,他觉得被子弹打中的地方又在疼了。

他眼泛起了血红。

言彬一怔,吓的不敢说话了。

等到王年高把他那三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带过来,言彬就走了。

他去城内,搜那个贼人。

可他不知道,贼人刚刚好踏进来,一脸柔弱怯小像老鼠一般地站在了龙驰的面前。

少帅,正经点小说章节试读,活了无数年的男人章节阅读。小说主人公是龙驰王嫣的小说叫《少帅,正经点》,是作者繁华锦世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龙驰坐在圆形单人沙发里,军装笔挺,透着肃杀,那微冷的眉尖被一截军帽轻轻覆着,投下浓沉的暗影,暗影里,那脸白如霜,那鼻,挺如山,那微抿起的唇角性感妖冶,透着魅惑,浑身上下包裹着致命的荷尔蒙气息,禁欲十足...

都流惠对少帅,正经点点评:文结构紧凑,完整,文笔流畅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推荐阅读!

童话村小说推荐文案试阅读《活了无数年的男人》这是我的东西

血液凝固,时间宛如禁止了一般。

林月如如同木雕一般僵着,直到一阵风吹过,让她柔滑的皮肤泛起阵阵寒颤,林月如才回过神来。

三步并作两步,林月如来到天台边上,低头朝下看去,霓虹灯的灯光此刻也显得有些昏暗,却早已看不见那跳楼的男子。

林月如脸颊有些煞白,心想对方不会摔成肉泥了吧?

想到这里,林月如抓起一旁白色的衬衫披在身上,匆匆走向楼道。

她必须去确认一下,这简直是无妄之灾啊!

只是,林月如在开锁的时候愣住了。

她在天台上是反锁的,对方怎么上来的?

...

夜,一幢幢高楼森严,参天而立。

然而却无人知晓,在今夜,他们的头上,有着一场追逐。

淡淡的月光下,只见一栋栋的大楼外墙壁上,一道白色的身影闪掠而过。

狂风吹动李一生的黑发,在身后浮动。

看着前方隐约可见的黑色雾状东西,李一生眼里看不出情绪。

脚尖在楼墙上轻轻一点,李一生的身影骤然加速,如燕过天际,就像黑夜中穿插而过的白线。

似乎是察觉到被人追逐,那团雾状东西借着一栋耸立在前方的高楼,拐了进去。

李一生停在了离他最近的楼顶天台上,最后看了一眼那消失的黑雾,然后才缓缓转过头,朝着另外一个方向看去。

只见他左边的高楼楼顶,一名小女孩正站在天台边缘静静的看着他。

那小女孩大概只有十一二岁模样,穿着镂空的金边白裙。

裙摆在月色下散发着淡淡的金色光泽。

如果有人在这里,一定会担心对方会不会掉下去。

两人对视了许久,那名女孩才缓缓说道,“你也是跑出来的?”

女孩的声音听起来很清晰,不待任何杂质。

“跑出来?”李一生挑了挑眉,不太明白。

女孩见状,轻轻‘哦’了一声,说道,“原来你并不是我们这类人。”

说罢,手一招,一团黑雾被她收进了玉瓶里。

盖好瓶塞,女孩举起玉瓶示意了一下,“这是我要的东西。”

说完,也不待李一生回答,女孩的身影缓缓后退,直到被障碍阻隔消失在李一生的视线中。

李一生看着空空如也的天台,沉默了一下,然后才转身离去。

...

拍卖已经结束,王启源从拍卖场中出来,脸上露出些许激动之色。

“小怡,这才是真正的上流社会。

我们以后,多和身份相匹配的人交往,和身份地位不匹配的人交朋友,只是拉低我们的身价。”

就在刚刚,最后一份拍卖品,是一张残破的古旧地图。

据说那张地图有关于秦始皇陵墓的线索,居然拍出了三亿的价格!

一想到刚才拍卖场里那些权贵们不断的把价格提高,王启源宛如身临其境。

人生在世,谁不想挥金如土,坐看风云?

虽然这次王启源并不是参与者,但是,他到底也是亲身目睹了过程,甚至带着淡淡的自豪感。

王启源相信,这场拍卖会对他有如此的冲击,对于唐怡来说,冲击只会更大。

所以他的言语之中,多多少少都带着骄傲之意。

他王启源,日后定然会成为这些人中的一个。

也因此,王启源的话语,显然意有所指。

唐怡和那个连拍卖会都进不去的人相识甚至交朋友,便是拉低身份的行为。

唐怡听出了王启源话语中的意思,柳眉微皱。

虽然刚才那场三亿的竞价也让她诧异了许久,想不明白为什么还没得到证实的残图还能令人花费如此之多的金额。

但是,也就对她有小小的冲击而已,远没有王启源想的那般感同身受。

对于唐怡来说,那些距离她还很远。

得之她幸,达不到那种高度,她也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

如果再少些烦人的事情,那就更完美了。

此刻听到王启源意有所指,心中自然不喜。

王启源这句话,不仅是说李一生身份背景不行,同时还有说她目光看人不准。

虽然心有不喜,唐怡却没有表现出来。

怎么说,对方都算是她的半个师哥。

唐怡随意的应了一声,目光朝着大堂中看去,却没有看到那道白衣。

“应该是走了吧?”王启源一直在关注唐怡,自然发现了唐怡的举动,半开玩笑道,“他挺有自知之明的。”

跟在身后的王芸闻言,嗤笑一声,“留下来只会丢脸,也不看看他什么身份,这里的人又是什么身份?”

王芸这人行事雷厉风行,说话更是直接,毫不避讳。

唐怡手里拿着长寿雕,转头看向王芸,“他什么身份和你有什么关系?

他是我朋友又不是你朋友?用得着你来品头论足?”

唐怡这一下,让得王芸和王启源都是有些诧异。

作为唐怡的经纪人,王芸还是第一次被唐怡如此驳斥。

以往,哪一次不是她把唐怡握得死死的?

就算唐怡对她有意见,也不会如此当面驳斥她。

而且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

王芸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唐怡,你别忘了,合约还在我的手上!

我既然能捧红你,就能把你从天上摔下来!”

“是吗?你可以试试!”或许是积攒了已久的情绪在这一刻骤然爆发,唐怡也是丝毫不退。

现在她给公司给集团带来如此之多的利益,王芸想要轻易的给她下辫子,恐怕公司和集团都不会允许!

“好了好了,以和为贵,何必为了一个外人伤了你们多年的感情?”王启源连忙劝架道,

“小怡你也是,王姐也不容易,你体谅一下。”

在说话间,三人已经出了大堂,下到了地下停车场。

只不过,一路上气氛有些僵硬。

地下停车场很多人,可是三人才出来,便是看到了其中那一道白衣。

不是他们想要关注李一生,而是李一生在人群中实在是太显眼了。

那一袭白衣,那清逸脱俗的妆容,甚至有些仙风道骨般的感觉,岂能不让人注意?

王芸微微愣了一下,旋即冷笑了一声,“我还以为他会自己识趣,没想到还真赖上来了。”

似乎是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李一生望了过去,眼神微微敛起。

活了无数年的男人精彩评论

后宫不后宫无所谓,主要是要有剧情,不要无脑推,推了以后不要把推了的女主忘了,多写点日常好的,谢谢提醒,看了少帅,正经点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童话村小说。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