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叔,别过来

皇叔,别过来

时间:2019-05-17 23:02:10来源:网络

精品小说《皇叔,别过来》由坏坏不正经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萧梦皇甫擎,书中主要讲述了:"九王爷,梦儿是真的不适,并未有半点儿诓骗之意。您看,我这手上的血迹都还未干。"萧梦抬了手,只得和他交锋。哪怕他是毒蛇,也有七寸可抓。既然避不开了,那也只能缠斗。"皇婶婶,小侄来见你,可就是为了你的手...

皇叔,别过来小说

《皇叔,别过来》 第19章 此前才唤我皇婶婶,现在却出言调戏,合适吗? 免费试读

"九王爷,梦儿是真的不适,并未有半点儿诓骗之意。您看,我这手上的血迹都还未干。"

萧梦抬了手,只得和他交锋。

哪怕他是毒蛇,也有七寸可抓。既然避不开了,那也只能缠斗。

"皇婶婶,小侄来见你,可就是为了你的手而来。前些日子西域那边的商人送了一种奇药给小侄,那药可以让白骨生肉,皮肤换新,用了此药,哪怕再深的伤口,也不会留下半点儿伤痕。皇婶婶,你可一定要给我这个借花献佛的机会。"

九王爷来了就没想走。他路子广,近日听了不少一些别人不知道的秘闻,他对秘闻里变化奇大的萧梦充满了好奇。

"那小女子多谢九王爷了。不过九爷您可不要继续叫皇婶婶了,小女子是心悦擎叔叔,但擎叔叔现在都还没有完全接受奴家的心意,所以这声皇婶婶小女子实在是担待不起。"

"既然你害羞,本王便还是叫你萧姑娘吧。萧小姐,不知道本王是否有幸喝上你院子里的茶?"九王爷兀自坐了下来,摆明了是不会马上离开了。

萧梦应对自若,言笑晏晏:"香儿,备茶,再让小厨房做上几道拿手的小菜来。"

"诺。"

香儿先是替萧梦和九王爷泡好了茶之后才离开去厨房。

九王爷玉色的手端着茶杯,只是嗅了一下茶香就知道萧梦现下是真的得了摄政王的宠。

"萧姑娘,本王的皇叔待你真的是比我们这些侄子好多了。这逍遥浮屠本王求皇叔要了好几次,他都是一点儿都舍不得赏赐,而今却给了你,看样子本王应该很快就能够喝到你和皇叔的喜酒了。"

萧梦不是很懂茶,她喜欢果酒,虽说不懂茶,但也知道逍遥浮屠的珍贵。擎王爷对她的确是真的好。

"九爷若是喜欢这茶,小女子一会儿让香儿都替你装了去,算是我给你的回礼。"

她虽然不爱喝茶,但在喝茶的时候却是有着绝好的气度的。

九王爷见过无数的美人儿,但萧梦这样的,美到四处都透着矛盾和诡异和谐女人的却是屈指可数。

"皇叔若是知道你这么不把他送你的东西当回事儿,定然会不开心的。"

九王爷翘起了二郎腿,那样放荡不羁的动作寻常人做出来会显得痞气和下流,但他不一样。得了他那张好脸的缘故,他做什么动作,都有一股天然的风雅。

"擎叔叔不是那般小气的人。"

萧梦搁下了茶杯,食指顺着茶杯往下,落在了石桌上。

她的手指捻起了一片被风吹落在桌子上的六月雪,漂亮好看的嘴唇上落了一根乌黑的青丝。

她眼中含媚,整个人却有着一股镌刻到灵魂里的清冷。

对面的九王爷将交叠起来的腿放了下来,把杯子里的茶一口喝完之后单撑着下巴打量她:"往常见萧姑娘只觉得你生得好看,脸蛋和身材都担当得起殊色二字,现下本王却觉得你看起来哪儿哪儿都能够挑起男人想上的冲动。"

下流又直接的话语毫无忌惮的从九王爷嘴里说出来。

他没章法习惯了,在外面装出来的纨绔废材是他最好的伪装。

"九王爷,你刚刚可是喊了我皇婶婶的,现下却说这样一番话来调戏于我,不觉得不合适吗?"

皇叔,别过来小说章节试读,恶女准则章节阅读。精品小说《皇叔,别过来》由坏坏不正经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萧梦皇甫擎,书中主要讲述了:"九王爷,梦儿是真的不适,并未有半点儿诓骗之意。您看,我这手上的血迹都还未干。"萧梦抬了手,只得和他交锋。哪怕他是毒蛇,也有七寸可抓。既然避不开了,那也只能缠斗。"皇婶婶,小侄来见你,可就是为了你的手...

益君雅对皇叔,别过来点评: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推荐阅读

童话村小说推荐文案试阅读《恶女准则》第三章:前因

看到自己不能逃过这一劫了,清光忽然瘫倒,微微一怔,痛哭流涕。

谁不怕死呢?

那被同伙唤作“李鸦”的男子举起了宝剑,又放下了宝剑,望着清光悒郁的面容,流下的眼泪,全没有怜惜之情,反倒增加了几分厌恶之情。

“你如此不甘心死去,那我便让你心平气和的死去——”李鸦道。

“你作恶多端,远近闻名,人人都道宋府的小女公子宋清光嗜钱如命,喜欢做恶事,对人没有半点怜惜之情,府中的丫鬟仆妇随从们,大都遭受过你的折磨,就连你的近身丫鬟若有半点不顺你的意,非打即骂,你曾经为了五百贯,逼死孤女,嫉妒亲姐嫁得良人,竟将亲姐推入深井!你不认生母,亲自赶生母幼弟出门,不顾父亲遗训,将幼弟的钱财全部霸占,幼弟雨夜来求你给些钱,好为母亲治病,你狠心拒绝,致使母子俩双双殒命!”

“出嫁之后,你也没有遵守妇道,与丈夫争吵,不敬公婆,还将一个可怜的女子毒死……”

李鸦说得自己都觉得听不下去了,“你啊你,你做的岂止一件坏事!将你千刀万剐,也应该!”

清光越听越凄惨,脸上无光。

李鸦说得都是实情,她无法反驳。

“你……你如何得知?”清光颤声问道,难道这世上果真有神灵,今日果真是报应?或许这李鸦乃是神灵转世,前来惩戒她?

李鸦见问,淡淡回应,“这十几年,我可是一直关心小姐你,不愿意错过关于小姐的每一件事,一直寻找接近小姐的机会,有一次,小姐你到城外田间垄头查看农户耕种如何,曾经遇上山石滚落,还有一群人拦路劫道——若不是有人救你,那时候,我们便能面对面说话了。”

“啊……”

那一日啊——

清光记得很清楚,那一日,她带着丫鬟随从来到城外田间垄头,却遇到一伙盗贼劫道,是丈夫郭景先路过救了她,两人的情缘由此开始,她将恩公郭景先带到宋府,爹爹认出是年兄之子,还亲自到郭家感谢,与老友聊起往事,聊到儿女亲事,便定了下来——郭景先与宋清光本就是指腹为婚,只不过,后来两家分离,又断了消息,爹爹才没有提起。

两人再次相遇,确实是爹爹口中的“良缘不会晚,更不会断。”

可如今是这种结局,哪里还是什么良缘啊。

清光苦笑不已,那一日,还不如死在李鸦的剑下,没了后来的事,她少活几年,还能少做几件坏事。

李鸦冷冷问道:“这一件件,一桩桩,都是你亲自做下,你可有疑问?如今,你能够明明白白去死了——”

清光并不想反驳,也不想再做挣扎了,这一世,她活得难看,活得可耻,毋庸置疑,这种结果也很公正。

“这一件件,一桩桩都是我所为——”清光叹道,“我没有出手救你的父亲,是我错;我嫉妒姐姐和光嫁的良人,推姐姐入井,是我错;我鬼迷心窍,只知道逢迎嫡母万夫人,只想自己的前程,不顾生母的死活,幼弟的哀求,致使他们命丧黄泉,只在这世上停留了个把春秋,是我错;我毫无情义,不敬公婆,怨恨丈夫在婚前就有红颜知己,恨恨不已,不计后果,将那女子赚进府中,折磨而死,是我错——”

话锋一转,清光数落起这位年轻的男子来了。

“我错自有官府中人来定夺,来判我的罪,有你什么事?你口口声声说在替天行道,其实不过是在泄私愤而已,你是低贱之民,自然看不惯我,我真是罪恶滔天吗?这世上与我一样的人岂止千万?胜过我百倍的人大有人在!你怎不去伸张正义,一个个除掉?”清光心中甚是委屈,没错,愧疚只有一些,委屈占了更多。

李鸦道:“我岂不知堂堂衙门八字开,官官相护,有理无钱不能进的道理?等官府来定夺,来判你的罪,岂不是要等到河水倒流,山崩地陷?我若有错,也会有人来取我的性命,世上大恶之人成千上万,遍地都是,那么,亦会有成千上万的义士,我死,并不会少一个义士,我活,便要做些事情,做些官府不愿意做的事情。”

“今日,你认罪也罢,不认罪也罢,都是一死罢了——”李鸦举起宝剑,在身上蹭了蹭,举到清光头顶之上,不断挥着。

清光闭眼流泪,她曾想过无数次日后的生活,都是美好的场景,这般景象,从未入过她的梦。

罢罢罢,这一世活得太痛苦了,别人骂自己是恶女,自己有时候也瞧不起自己,可心中的苦有谁知,心中的难处有谁会相信?

清光略微睁眼,满眼疲惫,哽声问道:“桂魄走了没有?没有危险了?还有溪山他们,跟我同来的人,只有我是不折不扣的坏人……”

李鸦道:“他们与我是一样的人,受人歧视,每日遭人驱使,我不会为难他们——你若心中有些善念,我也不会如此对你,愿你来世能够好好为人——不要再做连近身侍女都嫌弃的人了。”

清光闭眼苦笑,“我这一辈子也有在好好为人,努力活着,只不过……”

因为太努力了,太想要得到想要的一切了,才会做受人嫌弃的恶女,若没有被逼无奈,没有地位的悬殊,没有不公的待遇,她怎会做恶女?怎会去害别人?怎会抛弃生母幼弟?

“我这一辈子,最对不起娘和生光了——”

生光是弟弟的名字,可她从来没有好好叫过弟弟这个好听的名字,也没有好好对待过弟弟,更没有好好孝顺过母亲。

如此一想,清光也对自己的无情无义感到心惊,直觉得那不是自己。

越去细想,清光越觉得痛苦,不论闭眼还是睁眼,那些曾经受过自己伤害的人都飘在眼前,个个面容严肃,脸色惨淡,像是特意从阴间赶来看她的笑话。

清光猛一抬头,不待李鸦动手,自己便撞到了李鸦手中的宝剑上,光洁的脖子鲜血直流,清光倒在一边,呆呆望着冰冷的地面,慢慢地,地面被鲜血染红,她也失去了意识,感觉不到李鸦在与不在了。

“如此结束,倒也很好。”

清光最后想道。

恶女准则精彩评论

主角当上局长之后明明恨多事一个通告就可以解决,为什么还要花十几天自己解决,不是说时间恨紧吗?真是对绝望了,个个想着水字数.,看了皇叔,别过来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童话村小说。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