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血魂妃鬼眼残王靠边站

嗜血魂妃鬼眼残王靠边站

时间:2019-05-17 22:41:15来源:网络

帝皇穿越架空小说嗜血魂妃鬼眼残王靠边站,嗜血魂妃鬼眼残王靠边站讲述了她是现代顶级杀手森柒影,天生嗜血,却被黑白无常勾错了魂送去另一个时空,成了处处被人欺负,天天被人陷害,还

嗜血魂妃鬼眼残王靠边站小说

帝皇穿越架空小说嗜血魂妃鬼眼残王靠边站,嗜血魂妃鬼眼残王靠边站讲述了她是现代顶级杀手森柒影,天生嗜血,却被黑白无常勾错了魂送去另一个时空,成了处处被人欺负,天天被人陷害,还被渣爹一道圣旨下嫁给他国质子残王的森国七公主森柒影!什么?!那个狗屁阎罗王居然叫她平定这个时空的战乱后再送她回去?好,那就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渣姐等着滚边,渣爹等着后悔,渣母等着被做成人彘!她有灵魂出窍,有何畏惧!这个天下,由她来掌控!可是没想到……那邪肆俊美的残王居然拥有一副鬼眼!只见某王躺在榻上,单手枕头,拍拍身边的空位,腹黑一笑:“爱妃,过来,你可逃不过我的双眼。”

半个时辰之后,如曼端着一盆血水出来了,她朝回廊上的焱绝喊了一声:“绝儿,柒影那孩子身上的伤口奶娘都已经上过药了,有几道真的是深可见骨啊……接下来的你来处理吧。”

“辛苦了,奶娘,您赶紧回去休息吧。”焱绝转过身,对如曼面露歉意,然后就重新进入了自己房间。

房间里还残留一丝淡淡的血腥味。

“真是的,还和奶娘客气什么。”说完,如曼就端着铜盆离开了。

床上的森柒影已经换了一身雪白的**和亵裤,脸上的鞭伤和掌印也已经涂上了厚厚的膏药,但是她的眉头却还是紧锁着,眼珠在不停地转动,仿佛在经历什么巨大的痛苦。

“戒指……手镯……”

森柒影口中微弱的声音传入焱绝的耳朵,他看看森柒影的手指,确实没有今早看见的那枚黑色的戒指。

被皇后夺去了么?

焱绝来到床前,看了一眼森柒影的双腿,然后隔着亵裤按了按膝盖的位置。森柒影的膝盖已经明显向外凸起,肿得很高,并且里面的骨头移了位。

“黑风,暗雨。”焱绝朝外喊了一声,然后往后退了一段距离,“你们把王妃扶起来,坐直,一个人按住她膝盖的上方。”

“是。”

只见黑风在森柒影身后用手抵住她的背,焱绝在纠正好膝盖的位置之后,让暗雨按住,自己就抬起森柒影的小腿找准力度,猛地往上一抬!

“哼……”森柒影被巨大的疼痛疼醒,睁开了略带迷离的眼睛,看着面前一脸认真的焱绝。不过还没等她说一句话,焱绝把她另一只腿的膝盖也纠正了位置。

“好了,你们下去。”焱绝的半张脸隐在黑暗中,对黑风和暗雨说道。然后自己拿了一卷纱布和几瓶药膏又来到床边,开始卷起森柒影的裤腿。

森柒影此时已经彻底清醒了,她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发现浑身酸痛,尤其是膝盖,就像锥心一样的疼,但是这和她在当上杀手之前那种地狱般的训练相比,根本不算什么!

“你想要干什么?”见焱绝不紧不慢地撩起她的亵裤,森柒影下意识的反应就是抬腿,但是她发现这腿根本就抬不起来。

“别动!如果你不想要变成我这个样子的话。”焱绝抬头看了一眼森柒影,复又低头继续手上的动作。

森柒影一撇嘴,她只是不喜欢别人碰她而已。

只见焱绝先在森柒影的膝盖上抹上一层厚厚的黑漆漆的药膏,然后就用纱布一圈一圈地缠好,打了一个结,放下裤腿。那动作,无比的轻柔,仿佛怕碰坏手中的人儿似的,连焱绝自己都觉得意外。

这下子,森柒影的膝盖就真的比馒头还大了。

“没想到,焱绝你还会医术?”森柒影盯着焱绝手上的动作,眼中透着疑惑。

“并不会,只是久病成良医罢了。”焱绝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道,然后就出了房间,“你好好休息。”

森柒影点点头,轻声说了一句:“谢谢。”然后就闭上眼沉沉睡去。

这幅身体已经撑到了极限。

……

大海沃石外,正西的黄泉黑路上,有一个人正独自走着,四周摇曳着的火红色的彼岸花,照亮了路的前方,也照亮了她的面庞。

“怎么回事?我怎么在这?”

森柒影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站在这条路的入口。她的四周全是黑色的水雾,只有这条路透着亮光。于是,她迈开步子就往前走去。

只见这条路的尽头,一座大殿静静地伫立着,摇曳的蓝绿鬼火将这里照的异常明亮,一黑一白两个身影分别立于大殿主位的左右两边。

大殿上方挂着一块鎏金的黑色牌匾,上面写着三个飘逸的大字——鬼判殿。

“你终于来了。”

忽然,一道粗犷的声音响彻大殿。

森柒影站在大殿之中,就着鬼火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发现这是她的原身,而且是执行任务当天的装扮,不再是那副瘦弱的身躯!她看着大殿主位上坐着的人,悠悠开口:“你是谁?”

坐在主位上的人,正是专司人间寿夭生死册籍,接引超生,幽冥吉凶,主管地狱十大阎王之一的秦广王。

“这里是地府,本王正是秦广王。”满脸胡茬的秦广王翻开手里的生死簿,看了一眼问道,“你就是杀手森柒影,代号羽凰?”

森柒影眯了眯眼,像是想到了什么。只见她双手抱臂,点点头:“没错。不过秦广王,我想请你给我好好解释一下,在我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她记得那天是20XX年X月X日的后半夜,她潜入X国99层帝国大厦里执行组织给的任务。就在她一枪崩了那个叫冷卉的叛国女人,准备离开的时候,发现了冷卉藏着的一样宝贝。

结果在打开盒子的那一瞬间,她莫名其妙的失去了意识。等到再次醒来后,她就变成了和她同名同姓的森国七公主——森柒影,继而经历了后面一系列的事情。

闻言,秦广王眉头一跳,竟不敢直视森柒影的眼睛。他看了看左右两边站着的黑白无常,怒斥道:“你们还不赶紧把那天的事情说清楚!”

秦广王身边的黑白无常面露尴尬,互相看了一眼之后就低下了头。不就是当时偷喝了人间的酒,弄错了时辰,以为大殿中站着的这女子就是被枪杀的冷卉,提早勾了魂,结果发现居然把杀人的人给带了回来!

然后,为了掩盖失误,他们就把她随手一推,推入了转生门,让她自生自灭。

没想到,这事儿还是被秦广王发现了!这才把这女子的魂魄给召唤了过来……

听完事情的始末之后,森柒影冷笑一声,然后轻车熟路地从黑色紧身衣里的掏出一把她亲手打造的黄金手枪,黑洞洞的枪口直指主位之上的某人,威胁道:“秦广王,你是不是得送我回属于我的那个时空?”

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一个大乌龙,而且她收集的那些宝贝可都在那个时空,她才舍不得都送给组织!

秦广王脖子一缩,看了一眼桌上的轮镜台,对森柒影摇摇头,说:“不行,你已经回不去了。”

森柒影眉心微蹙,微微扣动扳机,依旧淡定地说:“秦广王说笑吧,为什么回不去?”

“因为你的肉体,已经被毁了。”秦广王静静地看着她。

原来当时组织里的人长时间联系不上森柒影,以为她执行任务失败,就引爆了她身体里的微型炸弹,使她灰飞烟灭,不给对方留下任何线索。

“那如果我执意要回去呢?你可以给我找其他的肉体。”森柒影拿着枪慢慢逼近秦广王,用舌尖微微舔了舔嘴唇,“如果你不答应的话,我不介意血洗这鬼判殿,杀鬼应该挺有意思的。”

森柒影神色一凛,连带着周围的温度都下降了几分。秦广王的身子不由自主的抖了抖,明明他才是掌管灵魂生死的判官,明明他才是应该让所有魂魄害怕的存在,可是为何他此时却觉得眼前的女人比任何一个人都可怕?

于是秦广王赶紧飞出一条锁魂链,想缠住森柒影的手腕。

只不过,森柒影一个闪身就躲开了。但是这锁魂链好像有感应一样,她往哪里躲,它就会往哪里去。只听“砰”的一声,森柒影对准那锁魂链就是一枪,锁魂链应声而断,掉在了地上。

“难道秦广王也想尝尝这枪的滋味吗?”森柒影举着枪一步一步走上台阶。

“且慢且慢。你不要冲动,我们再商量商量。”秦广王的身体往后退了退。他有在轮镜台里见识过这东西的厉害,现在又亲眼看见了,真的是杀人于眨眼之间,“本王觉得这森国的七公主挺好,虽说与你容貌不同,但是同名同姓,着实有缘,你要不就延续她的生命吧?”

见眼前咄咄逼人的女子是个厉害的角色,秦广王眼睛一亮,不由动起了小心思。

看了嗜血魂妃鬼眼残王靠边站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童话村小说哟。谢谢你们愿意抽空来看我的书!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