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懒妃又饿了

纨绔懒妃又饿了

时间:2019-05-17 22:40:59来源:网络

西瓜球宅斗宫斗小说纨绔懒妃又饿了,纨绔懒妃又饿了讲述了前世,她稳坐翊坤宫,一世无忧,御花园里养养花,逗逗鸟,喂喂鱼,却被不明身份的人给掐死!重生后,是选择原本无忧的生活,还是……楚

纨绔懒妃又饿了小说

西瓜球宅斗宫斗小说纨绔懒妃又饿了,纨绔懒妃又饿了讲述了前世,她稳坐翊坤宫,一世无忧,御花园里养养花,逗逗鸟,喂喂鱼,却被不明身份的人给掐死!重生后,是选择原本无忧的生活,还是……楚泠歌选择刺激走一回!寒王有趣,选来当夫婿;插科打诨,把将军府搞得鸡飞狗跳;线索重重,她竟然发现身世之谜!搞什么?原来自己还是个大人物!复仇还是原谅,当然要杀尽可恶人!惑世狂妃,挡都挡不住!

“主子,寒王殿下让我将这份礼物亲手交给你。”秦枫双手捧着紫檀木盒,拱手递过。楚泠歌眯起眼睛,实在有些厌烦,明明金殿上随口提起,怎就像是狗皮膏药般贴着不放?

坊间传闻谢景恒生性凉薄,哪怕府中通房丫头和歌姬超过三日便都不会多看一眼,怎就对她偏要紧追不舍?

难不成另有所图?楚泠歌脑海中浮现出无数想法,不堪重负的掀开紫檀盒子,里面竟然是些朱钗首饰。

“哇,好漂亮啊,小姐戴着肯定是京城内最……”翠环惊喜的发出赞叹声,镇南大将军府从不缺银两,金银财宝对于楚楠雄来说不过是破铜烂铁,更是不不予挂怀。

对于楚泠歌,他便是把将军府的掌家大权直接交出,想要用多少银两自行拨出,无需跟谁请示。

所用钗环更是精致,宫中赏赐也属实不少。

但谢景恒送来的这些做工精巧,用料上乘,就说楚泠歌手中握着的碧玉钗环,润玉色泽剔透,镶嵌珍珠更是精巧。

“女子防身之物要以毒和暗器为主,改日我送来几样给你。”谢景恒昨夜的话浮现在脑海中,楚泠歌手指轻轻摩挲着,发现珍珠竟然能够转动,“小心。”

“啪。”秦枫踢出木盒,遮挡住楚泠歌的面门,三根银针扎在木盒上,排列整齐,针尖竟然还泛着黑色液体。

翠环连忙跑过去,紧张兮兮的将紫檀盒子扔到旁边,担忧不已说道,“这都是些什么东西!如此危险,小姐还是不要佩戴为好,若是伤到自身,可怎么办?”

楚泠歌轻拍着翠环的手臂,让她退后,爱不释手的把玩着紫檀木盒中的其他首饰。

羊脂玉手镯暗藏机关,竟然能够磕出迷药粉末。

三环耳坠稍微用力便是成为暗器一种。

“寒王倒是有心。这些,我还是领情的。”楚泠歌嘴角挂着笑,心满意足的吩咐翠环收起来。

至少,谢景恒投其所好的能力倒是不错,勉强原谅他如此大张旗鼓,声势滔天的上门逼她收礼。

与此同时,宫内金殿上,楚楠雄将奏章呈上,气沉丹田的说道,“臣,无愧圣上所托,将边塞兵营巡查完毕,并无叛乱,将士们欢欣鼓舞,皆夸赞海晏清河,圣上英明。”

楚楠雄拱手,微微抬眼,身在朝堂之中浮沉多年,即便是木头也练就这番恭维的蜜嘴甜舌。

“楚爱卿快快轻起!若不是你为朕分忧解难,哪有如今边塞安稳?此番,你有大功,可想要什么赏赐?”

皇帝果然如同楚泠歌猜想般,为彰显皇恩浩荡,当着文武百官之面让楚楠雄自行提议。

装作为难的模样,楚楠雄先是推拒,“为圣上分忧是臣的本分,若是因此便炫耀功绩,岂不是枉费圣上信任!臣……并无赏赐想要,请圣上收回成命!”

“爱卿,你这般岂不是让朕言而无信?”

皇帝慈眉善目笑意盈盈,脸面上从不曾见杀伐果断和猜忌之貌。

百姓也都纷纷称赞是明君,“臣,倒是有一件事情,还希望圣上成全!”

楚楠雄跪在地上,声情并茂,热泪盈眶,常年征战沙场的面孔下竟然有如此柔弱的模样,倒是让同僚们震惊不已,“臣常年在外,错过小女泠歌成长。”

“此番回朝,她竟然与我不慎亲近,为此,臣倍感伤心。”

这番说词,楚楠雄昨夜已经演练几次,万无一失,“请圣上留臣在京城中暂住半年,陪伴泠歌。”

镇南大将军最近三年,几乎没有在京城中停留,四处奔波,如今边塞刚刚平复,并没有战事吃紧,他这般要求皇帝并没有拒绝的理由,想起昨日楚泠歌与谢景恒之间的事情,皇帝眯起眼眸暗自盘算,自古婚姻大事皆为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若是楚楠雄留在京城,让他去劝说楚泠歌,说不定也是一条路。

“好,朕允了。你便留在京城吧!”皇帝爽朗的笑着,楚楠雄悬着的一颗心倒是也放下。

镇南大将军府中,楚泠歌指着果树上几颗熟成正好的果子,吩咐秦枫道,“快给我摘下来几颗尝尝鲜,这边……那儿还有……”眼见着寒王府中的贴身暗卫正四处翻飞的采果子,阿大都看不过去,垂眸与秦枫有些惺惺相惜的感觉,“小姐,够吃了。”

“我还要做果酱呢,你若是觉得他累了,你便上去啊!”

楚泠歌翻着白眼,怼的阿大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闭嘴。

自家小姐的脾气,他是了解的,这种时候千万不能够惹怒,不然后果严重,吃不了兜着走。

“我为什么不能够拿!是送到镇安大将军府里的,又不是给她楚泠歌的!”

院外吵闹的声音响起,那熟悉的嗓音让楚泠歌立刻闭上眼睛,吃痛的揉着太阳穴,默默念叨着说,“楚烟柔最近为何不跑太子府了?原本还能够躲着些许清净,如今怎么越发聒噪起来?”

翠环跑到院外,看着楚烟柔将谢景恒送来的那些箱子拦住,抱着蜀绣争吵的样子。

回来与楚泠歌报信,“二小姐是看上那些绫罗绸缎,吵着要拿回去……”

“没见过世面的模样,真给楚家丢人,二叔也不知道是如何娇养我这个二姐姐的,若是传出去,怕人以为楚家揭不开锅,要让儿女们争抢布料穿。”楚泠歌躺在美人榻上,吹着风,纹丝不动嘴巴却刁钻狠毒的说道。

秦枫手里还抱着一堆果子,听见这番话,忍不住吞吞口水。

知人知面不知心,怪不得人人都说,越是貌美的女子越是蛇蝎,要记得躲开。

“说来也是,二叔膝下只有二姐姐,可美妾却多。银两怕是都给她们了……”楚泠歌心情不错,抬起手,翠环便立刻搀扶着她起身,“那我便去看看二姐姐可有什么喜欢的,若是哄得我开心,便给她两件罢了,左右也是寒王殿下送来的,做顺水人情。”

楚泠歌嘴上这般说,可眼眸中却是一片清冷,可没有半分要送出去的意思。

看了纨绔懒妃又饿了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童话村小说哟。“若是不知道的,还以为陈姑娘看中将军府的男丁,传出去怕是名声不好,陈姑娘还是要自重些才对。”翠环伶牙俐齿,随着楚泠歌,对待不喜之人,也不给任何面子。难听的话,此刻还没有完全说出来,就已经足够未出阁的女子羞臊到面容滴血。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