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王盲妃

傻王盲妃

时间:2019-05-17 22:39:44来源:网络

浮笙架空历史小说傻王盲妃,傻王盲妃讲述了性情温婉善良、与世无争的褚慕被嫡长姐下毒陷害,保住了性命却瞎了眼睛。她被迫代替嫡长姐嫁给一个痴傻的王爷,被笑话、被嘲讽,但却无所

傻王盲妃小说

浮笙架空历史小说傻王盲妃,傻王盲妃讲述了性情温婉善良、与世无争的褚慕被嫡长姐下毒陷害,保住了性命却瞎了眼睛。她被迫代替嫡长姐嫁给一个痴傻的王爷,被笑话、被嘲讽,但却无所畏惧。本已下定决心要护自己的傻王爷周全,却发现自己竟然爱上了只在深夜出现的另一个人……褚慕:对不起王爷,妾身红杏出墙了。墨琛:无妨,反正墙里墙外都是本王。褚慕听了想打人!

这边,褚慕在跟王爷坦白心扉,相府中,原本真正被指婚的新娘,现在正躲在自己的房间里不敢出门。

“爹,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应该没事。你和褚慕也在一起生活那么多年了,她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褚丰从容淡定地说。

“况且现在这样对褚慕来说算是便宜她了。对她来说,没有什么是比这更好的归宿,她应该感谢你才是。”

褚嫣点了点头,但又皱起了眉。

“可我毕竟许久没和褚慕见面了,她在烟雨楼的这段时间也不知道有没有发生什么,我担心……”

“放心吧。对褚慕来说,她现在就好像是天降了大运。”褚丰冷哼一声说。

“她之前只是一个庶女,但她现在代替了你,那她就成了嫡女,而且她现在还是三皇子的妻子,不管怎么说,就算三皇子只是个傻子,这个身份终究还是有人会忌惮的。倒是你,你以后就只能以庶女的身份生活了,你甘心吗?”

“当然。虽然我从嫡女变成庶女,但我至少不用嫁给那个三皇子了。”褚嫣皱眉,不满地说。

“真不知道当今陛下是不是老糊涂了,他竟然把我许配给一个傻子,不管那傻子是什么人,别说他只是一个小小的三皇子,除非他是太子,不然我怎么会心甘情愿嫁过去呢?”

现在想想当初圣旨传来的那天,她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的。

她觉得自己好像被羞辱了,但羞辱她的是是一国之君,她就算有诸多不满,也只能把这些不满全都吞进肚子里。

所以当时她就把自己的态度表现出来了。

她在家里闹绝食、闹自杀,最后终于闹到了自己满意的结果。

不过她没想到父亲想到的竟然是要把褚慕找回来代替。

本来她只是想说随便找个丫头,给了足够的钱,把那丫头的家人攥在手里,让那丫头代替她出嫁。

但因为考虑到欺君之罪,父亲最终还是想把褚慕找回来。

她已经见不得褚慕了。

她一见到褚慕就想到那天她逼着褚慕喝下毒药的场面。

哪怕最后胜利的人是她,而褚慕却变成了瞎子,但她还是放不下这件事。

她觉得想要彻底放下这件事,那就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让褚慕死。

可是现在褚慕不但死不了了,竟然还要去代替她成亲。

她终于感受到了自己和褚慕的命运相连,有些事八成是改变不了的。

譬如她们两个人之间,这剪不断理还乱的所谓亲情关系。

她当初杀褚慕就是因为她最喜欢的林晔哥哥看上了褚慕。

那是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人啊,那是她最喜欢的人,她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就下定决心要做林晔的妻子,她也一直在盼着这一天的到来。

可是这一天还没到,林晔就被褚慕抢走了。

她犹记得那天,自己满怀欣喜和期待地去林晔每天的必经之路等着,想创造出一次偶遇。

可偶遇之后,林晔却对她说,希望她能多带着褚慕一起出来。

那个时候她的心都凉了。

回去之后她策划了好几天,她还研究了医书,分别在几家不同的医馆里买了几种草药,然后凑到一起,凑成了一杯毒药。

当她拿着碗,亲手捏着褚慕的下巴,把药全都灌进了褚慕的嘴里。

大概是她看的医书有问题,也大概是她放进去的药材剂量有问题,亦或许是褚慕命大,竟然给抢救了回来,但好在还是盲了一双眼睛。

如今褚慕已经嫁给那个傻子了,而林晔作为一个少年将军也上了战场。

只有她现在还留在这里,而她为了不嫁给那个傻子,只能丢弃自己嫡女的身份,委屈自己做一个庶女。

光是想想,褚嫣就又对褚慕咬牙切齿了起来。

“爹,现在褚慕成亲了,过两天褚慕会不会回门?她会不会故意做什么,好引得我的身份暴露?”褚嫣担心地问。

“应该不会的。她现在一个人牵扯到我们全家人的命运,所谓全家人当然也包括她自己。如果她真的把事情闹大,那她也算是参与者的一个,她也不会有好下场的,她又怎敢这么做呢?”

褚丰说这话的时候完全看不出来那个叫褚慕的人也是他的女儿,也是他的血脉。

他说这话的语气冰冷的像是一把寒铁利器,字字锥心,但却抚平了褚嫣的担忧,让褚嫣松了一口气。

……

褚慕觉得到了这里,最艰难的就是晚上。

听到丫鬟们铺床的声音,她就想起来前一天的事。

她现在浑身都还有酸疼的感觉,她真是不愿和墨琛同床共枕,

丫鬟们铺完床之后就告退了。

原本应该是那些丫头们为墨琛更衣,但现在墨琛不管说什么就是不配合。

褚慕自己什么都看不见,竟然被迫接下了这么艰巨的任务——为墨琛更衣。

可笑的是她什么都看不见,她自己都不一定能给自己穿好衣服,更何况是伺候一个男人脱衣服。

褚慕就坐在床边一动不动,过了一会儿,墨琛用手肘撞了撞褚慕。

“娘子……脱衣服……睡觉了。”

褚慕的嘴角微微抽搐,但她还是维持着刚才的姿势一动不动。

她就这么静静地坐着,不说话,也没有反应,像是个石像一样。

过了一会儿,墨琛又戳了戳褚慕的脸颊。

他的动作很轻,像是在挑逗一样……

褚慕虽然看不到眼前的状况,但她还是红了脸。

接下来就听到墨琛用好奇地语气“咦”了一声,然后好奇地说:“娘子的脸红了!”

褚慕的内心有点崩溃,但她还是强忍着,打起精神继续一动不动。

可褚慕越是这样,墨琛就越是不死心。

墨琛索性跪在了床上,好奇地观察着褚慕,像是在观察着什么新鲜的宝贝一样。

“娘子真漂亮,娘子……”

墨琛用两只手轻轻地,先是试探着的捧住了褚慕的脸颊,然后靠近……贴上去……

就在墨琛的嘴唇马上就要触碰到褚慕的额头时候,褚慕终于装不下去了,马上慌张地把墨琛推开。

墨琛猝不及防地被推了一下,竟然直接从床上掉了下来。

褚慕看不到,如果她能看到的话,此时此刻她就能看到,墨琛的眼神里带着一些笑意,像是恶作剧成功了一样。

不过墨琛并没有因此而得意,他反倒是坐在地上喊了起来。

“娘子……娘子欺负人!好疼啊……我摔得好疼啊……”

大晚上夜深人静,墨琛的声音实在是太突兀了。

褚慕整个人都不好了,她觉得墨琛简直就是在整她。

她担心墨琛的叫喊声会把府上的人都引来,她现在只想找个什么东西堵住墨琛的嘴巴,让他叫不出声!

只可惜,她什么都看不见。

褚慕摸着床边蹲下,然后又摸索了一会儿,终于摸到了墨琛本人。

她想了想,用手像是安抚小孩子一样,轻轻地拍了拍墨琛的手臂,安抚他。

“对不起,我刚才不是故意的,你别哭了好吗?”

褚慕的话确实有用。

本来褚慕还以为自己说的话墨琛听不懂。

但她说完这话之后,墨琛马上就停止了哭闹,一下子变得安静了起来。

褚慕叹了口气,扶着墨琛的手臂,想把墨琛扶起来。

她什么都看不见,自己能自理就已经很不容易了,现在竟然还要扶着这个小孩子起来,还要哄着这个小孩子……

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娘子,娘子你好香啊……好想亲亲。”

褚慕的耳根不出意料地红了。

褚慕不自在地松开手,尴尬地说:“还是不了。”

“娘子……你是我的娘子啊。他们说,他们说娘子就是来给我抱的,而且娘子还会抱我……可是他们骗人!娘子你根本就不愿意抱我……”

墨琛说完这话之后还做出了一个求拥抱的造型。

只可惜,褚慕只能听到墨琛的话,却看不到墨琛这话剧的动作。

墨琛似乎也觉得自己做了半天动作却得不到回应有点无聊,索性就直接抱了过去。

褚慕一惊。

她下意识地想要把墨琛推开,但是一想到刚才自己把墨琛推开之后,墨琛就闹了起来,为了安全起见……她最终还是没有把墨琛推开。

他们两个人就这么抱在一起,什么都没做。

褚慕不敢动,她不知道自己稍微一动会让墨琛做什么。

她觉得自己昨天是因为被下了药,所以才迫不得已和墨琛生米煮成熟饭。

墨琛终究就是一个傻子,一个傻子应该不懂得这些。

所以只要她什么都不做,只要她不去撩拨墨琛,她应该就是安全的。

于是他们真就这么抱了好一会儿,直到他们两个人都累了,墨琛这才放开了这个尴尬的怀抱。

“娘子,要睡觉。”

褚慕深吸一口气,扬起一个很得体的微笑说:“好,那……那你就先上床吧。我看不见,我没办法伺候你。你好像还没脱衣裳?不过也没关系,你不脱也没关系,和衣而眠也可以。”

但是墨琛显然对和衣而眠不是很满意,他竟然自己动手脱起了自己的衣服。

他的动作有些笨拙,但大体还是对的。

“娘子,我来帮你脱衣服吧……”

他自己的衣服都还没脱下来,竟然又想要脱褚慕的衣裳。

褚慕吓了一跳,赶忙捂住自己的胸口。

看了傻王盲妃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童话村小说哟。不过虽然褚慕不想承认这个父亲,也不想为这个所谓的父亲做什么,但她的家人却不是这么想的。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