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世为凰

逆世为凰

时间:2019-05-17 22:39:30来源:网络

凌尘穿越架空小说逆世为凰,逆世为凰讲述了前世,她心爱之人与她庶姐联手,杀她兄长,害她孩儿,灭她母家满门!重活一世,她不再天真软弱,任人蒙骗,誓要让那些谋害她和她亲人的恶毒之人以血

逆世为凰小说

凌尘穿越架空小说逆世为凰,逆世为凰讲述了前世,她心爱之人与她庶姐联手,杀她兄长,害她孩儿,灭她母家满门!重活一世,她不再天真软弱,任人蒙骗,誓要让那些谋害她和她亲人的恶毒之人以血还血,以命抵命!别忘了,她是医门司家的和谋士世家容家两家的培养出来的女子,手中银针可救人亦可杀人,心中谋略可治国亦可覆国!可她千算万算终是没算到,前一世那个被她忽视、伤透的男人,才是这世间最爱她、可为她付出一切之人。不管前世还是今生,他都是那般笃定:若雪衣有任何差池,本王定让他整个夜氏一族陪葬!<

“这是三年前川蒙进贡来的一对香血灵芝,当年圣上赐给王爷,本想给王爷入药之用,王爷却一直没想好要如何入药。司家医术无出其右,王爷道,今日便将这一对香血灵芝交至三小姐手中,相信三小姐定能找到这香血灵芝最好的用途。”

闻言,雪衣不由暗暗冷哼,这摆明了就是要为难她,提醒她别忘了她要给他治病解毒的事!

不过,下这么大的血本只为提醒她这一点,倒是让雪衣有些琢磨不透。

司家众人却不知这其中的弯弯道道,他们只能看到玄王爷送来的这聘礼是何其珍贵,当即对那个总是病怏怏的不露面的玄王爷多了分好感。

不管怎样,司家的人多多少少都是懂些医术的,这么大、颜色如此鲜亮的香血灵芝实为珍贵之物,只怕这一辈子他们也只有此一次机会见到这灵芝之王。

想到这里,司文苍片刻不敢耽搁,连忙将秦钟舸和送礼的人恭迎进府内,还不忘让管家去准备谢礼,却被秦钟舸婉言阻拦。

“司大人和夫人都不必忙碌,我家王爷说了,这些只是他的一点心意,大人切莫为此为难。过些时日,王爷会亲自将钦天监算好的吉日呈到府上,与大人再行商议成婚的日子。”

“这……”司文苍迟疑了一下,显然是想到了雪衣的年龄,“小女雪衣年刚十五……”

秦钟舸笑着接过话道:“听闻三小姐刚刚在三个月前行了及笄之礼,三小姐适逢婚嫁之龄,便与我家王爷结了缘,想来当真是天赐姻缘。”

司文苍到了嘴边的话骤然被堵了回去,不知如何接话。

秦钟舸看在眼里却故作不见,又道:“不过王爷说了,三小姐在大人和夫人身边这么多年,突然要嫁,你们定是不舍,是以王爷有心将婚事定在年后,只不过是先将成婚的日子定下来,如此也好安心,司大人您看……”

司文苍稍稍松了口气,连连点头道:“甚好……劳王爷费心了!”

待玄王府的人离开,已经是未末时了,雪衣回到自己的流霜阁躺着,听着门外时不时地传来一阵叽叽喳喳的嬉笑声,还有东西搬进院子的声音,说不出心底究竟是何滋味儿。

前一世是夜明澜,这一世是夜青玄,不管哪一个,都在这聘礼上下足了功夫,都送来了不少贵重之物,可越是如此,在雪衣眼中看来,就越是居心叵测。

“雪衣。”就在她正沉浸在前一世的回忆中时,容霜在桂妈妈的搀扶下缓步进了屋。

雪衣一见,连忙想要起身,却被容霜拦住,她上前在床边坐下,握住雪衣的手,瞥了桂妈妈一眼,桂妈妈即刻会意,领着所有下人退了下去。

“娘,你怎么来了?”一见容霜的脸色,雪衣便知有什么事不对。

容霜一改往日的慈母模样,脸色严肃道:“你当真要嫁玄王爷?”

雪衣心底咯噔一跳,前一世容霜问她是否当真要嫁夜明澜时,也是这幅模样,“娘,怎么了?不能嫁吗?”

“不可以!”容霜一口否决,几乎没有丝毫回旋余地,看得雪衣直直皱眉,想了想,试探性问道:“那澜王爷呢?”

容霜断然道:“不可以,全都不可以。”

这般不问何人一律否决的态度,让雪衣心里升起一丝疑惑,迟疑了半晌,方才轻声问道:“娘,究竟是玄王爷和澜王爷不可以,还是……还是只要是夜家的人,就不可以?”

容霜愣了一愣,握着雪衣的手缓缓收紧,许久道:“只要是他夜家的儿子,就不可以!”

“那,如果不是夜家的人呢?”

“你说什么?”听出雪衣话中深意,容霜不由吃了一惊。

雪衣挑眉柔柔一笑,轻轻拍了拍容霜的手,示意她不要担心,“娘,你放心,女儿心中自有分寸。”

容霜哪能放心,抓住雪衣追问道:“不对,你方才那话什么意思?你给娘说明白了。”

雪衣深吸一口气,轻声道:“那娘亲要答应我,绝对不能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你我以外的人,就连爹爹和外公都不能说。”

容霜犹豫了一下,重重点点头。

雪衣便贴近她耳边轻轻说了几句话,只见容霜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此话当真?”

雪衣重重点了点头,耳边不由又回想起前一世司颜佩曾经说过的话:“夜青玄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夜青玄,快说,他的真正身份究竟是什么?”

他……竟然不是真正的夜青玄?那他究竟是谁?

雪衣发现,自己已经对这件事,产生了好奇心。

所幸,雪衣的毒发现得及时也解得及时,是以并没有什么大碍,稍稍休息了两日便已经完全恢复。

只是,这身上的疲乏虽然已去大半,然这心里的负担却越来越重,自从鸿鸳宴之后,很多事情就变得与前一世不同,她必须要时时警惕,处处小心。

今天便是她与夜青玄约好的第三天,思量再三,给夜青玄的药她终究没有自行送去,而是让敛秋送到了秦钟舸手中,虽然如今京中上下皆知司府三小姐被赐婚于玄王爷,然越是此时,她的言行举止越要多加小心。

上一次那些黑衣人刺杀她的事,她虽然交代秦钟舸隐瞒,但是她相信,秦钟舸再怎么隐瞒,也不会瞒着自家王爷,她只是没想到夜青玄这么沉得住气,她不提,他便当作不知。

这两天容霜和司文苍一直在商量着嫁妆一事,显然是无心过问还被关在思错阁里的司颜佩,眼看着已经三天了,左云不由有些急了,不顾下人阻拦,硬是要闯入书房。

不料,刚刚到了门前就听到司文苍道:“玄王府既然送来了香血灵芝这么贵重的东西,我司府若是不拿出点像样的东西,怕是压不住。所以我想,把大药方拿出来给雪衣做嫁妆。”

“什么?”左云大吃一惊,冲进屋内,“老爷,大药方可是咱们司家几辈人的心血,怎么能就这么送了出去?”

闻言,容霜脸色骤然一沉,司文苍也忍不住皱了眉,呵斥道:“什么叫送了出去?雪衣是我司家的女儿,这大药方便是做了嫁妆,也还在雪衣手中。”

左云愤愤不平道:“可是老爷,雪衣这丫头嫁出去了便不再是咱们司家的人了……”

“二娘这话就不对了。”雪衣跟在她身后进了书房,对着容霜和司文苍行了礼,而后转向左云,“照这么说,姐姐也会嫁人的,日后也不再是咱们司家的人,这么说,就只有大哥一人有权继承这大药方了。”

左云顿然语塞,不知如何回答。

司文苍脸色深沉道:“怪就怪仲卿根本无心医道,而今又领了十六卫大将军之职,想让他再捧起医书,几乎不可能。”

左云不死心,“可是,那也不能就这么拱手他人……”

雪衣嘴角笑意冷冽,垂首道:“爹爹,女儿也不想您为难,弗如便把大药方留下,待来日大哥成亲之后……”

“你们什么都别说了,我已经决定了,将大药方作为雪衣的嫁妆。”司文苍说着大手一挥,“我累了,你们都回去吧。”

左云想要在说什么,可是看到司文苍脸色不好,便不敢多言。

雪衣低头浅浅一笑,扶起容霜缓步出了书房,心底却掠过一抹寒意。

大药方在司家、在整个夜朝、甚至中原内外的重要性无人不知,这里记载了很多古籍秘方,但凡学医之人,无不想要得到它。

这些年来,司府出现过无数称得上神偷之人的光顾,目的皆是大药方,是以,在司家守卫最森严之处便是存放大药方的司药楼,更有高手守卫,没有司文苍的手令和钥匙,任何人都不得进出。

司文苍向来将大药方看得比命还重要,他苦心钻研多年,尚且未把其中所有秘方都学会、参透,可此番竟然这么爽快、这么决绝地答应将大药方拿出来,事情必然没那么简单。

入夜,晚来风凉。

雪衣在火烛里加了些东西,没多会儿,守着她的敛秋便沉沉睡去了,雪衣拿起早已准备好的衣衫换好,从后面出了门去。

沿着后门外面的河流走了约摸一炷香的时间,她停下脚步,一道黑影闪过,落在她身后,轻轻道了声:“三小姐。”

雪衣颔首,“说吧。”

那女子道:“果不出三小姐所料,司文苍确实与左云私下见了面,聊起了大药方一事,此番二小姐说是被罚面壁思过,实则是悄悄避入司药楼,抄写大药方。明年三小姐成婚之时,二小姐已然能将大药方里面的秘方全都抄下了,到时候若玄王爷有好转,便给三小姐一张假的大药方,若玄王爷无起色,他们……”

雪衣冷声道:“说下去。”

“他们便寻找机会毁了大药方,并将此推到三小姐身上。”

雪衣双手骤然握紧,发出“咯咯”的响声,这可真是她的好父亲,到了此时,不是在筹划着给她准备婚礼,而是算计着怎么害她!

良久,她深深吸了口气,“你叫什么名字?”

“嵇冷玉。”

雪衣点点头,“冷玉……我记下了,你先回去吧,若有用得着你的地方,我会再找你。”

“是。”嵇冷玉轻轻应了声,身形一转便没了影儿。

雪衣寻了块石头坐下,心底的凉意与恨意越来越深,哼,大药方,你们当真以为我会在乎那张大药方?在乎它的人,不过是你们而已!

既然你们已经有了毁掉它的打算,那我便替你们先一步动手了!

身后有轻轻的脚步声靠近,雪衣心中一凛,指间寒光一闪,银针在手,一转身便向着来人刺去,孰料那人身形闪避奇快,避开的同时一把握住雪衣的手腕,将她揽入怀中。

“在想什么,这么入神,连我都没认出来?”

熟悉的药香味儿扑入鼻中,雪衣半悬着的心骤然放了下来,说不出为何,尽管她现在对夜青玄一样不知根不知底,可是她就是相信,他不会害她。

其实说到底,她对于夜青玄,所有的赌注都只是前一世的记忆,以及她临死之前,那一句狠厉的誓言……若雪衣有任何差池,本王定让他整个夜氏一族陪葬!

想到这里,雪衣的情绪平复了许多,从他怀中挣脱,淡淡道:“没什么,发发呆而已。”

夜青玄眉角微微一动,并不追问,只是道:“你在司府似乎过得并不开心,弗如……”说着突然凑上前来,诡谲一笑,“我把婚礼提至年前,如何?”

看了逆世为凰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童话村小说哟。头狠狠撞在地上,疼得厉害,雪衣骤然睁开眼睛,四周看了一眼,这里不是阴曹地府,这里明明就是……在凝然阁!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