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不幸惹到你

三生不幸惹到你

时间:2019-05-17 22:23:18来源:网络

结束了不甚愉快的晚餐,在洗好碗盘回到房间后,许天爱就一头扑倒在床上。今天发生太多事了,多到让她承受不起,好累!真想就这么睡着算了。不过--澡还是要洗,还要换一身干净的衣服……衣服?对了,她都忘了要拿衣服过来,这下有得瞧了,莫非要她穿着这套衣服过好几天?她会发霉的!还是说她该偷偷地溜回家拿换洗的衣物?

三生不幸惹到你小说

她想,再也没有人比她更倒楣的了!才刚进她梦寐以求的T大校门,准备好好享受她美好的大学生活,竟就让她遇上一个可恶的男人──先是看上她圆圆软软的苹果脸,把她当成麻薯熊揉揉捏捏,接著还运用他该死的学生会长的权力,让她成了学生会的打杂小妹──不!根本就是成了他的贴身女佣加专属玩具!更糟糕的是──她竟还著魔似的任他予取予求,说不出一个不字?天啊!她到底前八辈子是造了什么孽啊!为什么这辈子会惹上这个恶魔般的男人啊?

结束了不甚愉快的晚餐,在洗好碗盘回到房间后,许天爱就一头扑倒在床上。

今天发生太多事了,多到让她承受不起,好累!真想就这么睡着算了。

不过--澡还是要洗,还要换一身干净的衣服……

衣服?对了,她都忘了要拿衣服过来,这下有得瞧了,莫非要她穿着这套衣服过好几天?她会发霉的!

还是说她该偷偷地溜回家拿换洗的衣物?

叩叩。响起了两声敲门声,在她还未来得及答覆之前,来者已自发自动地打开了房门,从容自若地走了进来。

司轩逸穿着一件深蓝色的睡袍,手中还拎着一个GUCCI的包装袋。“这是你这几天要换洗的衣服。”他伸手把袋子递给许天爱。

许天爱接过袋子,“谢谢!”没想到他会那么细心,连这都注意到了,“是你妹妹留在你这儿的吗?”

“不是。”

不是?难道是他女朋友留在这儿的?

“是让人刚买回来的。”小胖妹今天看起来似乎很累。

刚买回来的?那就是说里面的衣服全是新的?天哪!GUCCI耶!许天爱急忙打开袋子。没搞错吧?居然连内衣裤都有!

“你怎么连内衣裤都买?”许天爱红着脸尴尬地抬眼看着司轩逸。

“难道你不需要?”

“当然……需要。可是,你买这个……你知道我的尺寸?”

“抱你的时候就知道了。”

好……神奇的手!只抱一下就立刻能测量出对方的三围?许天爱已经不知道此刻该说些什么才好。他……确实有当色狼的本事。

“那……我去洗澡了。”许天爱说完即拿起衣物,逃命似的冲出房间。

“小胖妹!”司轩逸懒懒地靠在门框上,好笑地看着逃命似的身影,“洗完澡后,到我房间来上药。”

如愿以偿,司轩逸满意地听到了浴室传来一声重物跌落地的声音……

在客厅拿了药箱,司轩逸走回房间,随手拿起了一本世界金融论原文书,坐卧在床上翻阅起来。

很轻的敲门声响起,轻得让人不易察觉。

司轩逸抬起头,“进来。”

门缓缓地被推开,许天爱不自在地站在门口。“我洗好了。”

本想门敲得那么轻,不会被发觉,这样她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回自己的房间,不过,她的如意算盘显然是没法实现了。

“过来。”司轩逸拍了拍身边床的空位,打开药箱,拿出消炎药膏。

许天爱咕哝了一声,不情愿地慢慢走到床前,坐在他的身边。

司轩逸挤出药膏,一只手小心地捧住她的脸,另一只手则轻轻地把药膏均匀地涂抹在她脸上的红肿处。

好温柔的动作……许天爱初时的不情愿,已因司轩逸的靠近而变成了呆滞状。他的动作是如此的轻柔,让她有一种被珍惜的感觉,就算这是她的错觉,她也必须承认,她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迷恋上了他。

也许她的逃避、她的反抗、她的不情愿,都是她迷恋他的表现……或许在第一眼看到他时,就迷恋上了他,只是,她一直做着鸵鸟,不愿承认罢了。

“喂,回神了!”司轩逸轻拍许天爱没有受伤的右脸,“你在想什么?”

小胖妹从刚才起,就一直盯着他的脸发呆,“你该不会对我有兴趣吧?”

“怎么可能?”才怪!她明明哈得快要死了!

“是吗?那不如我们试试看,你说的是不是实话。”司轩逸微眯着眼,小胖妹的否认让他有种被丢弃的感觉,不安感莫名地充斥着整个心脏。

她只是他的玩具而已,不可以让他有这种感觉:而且只有他不要她,她没有资格说不要他!

“试试看?”怎么试?正想着,脖子上传来一阵湿意与刺痛感。他居然在吻她的脖子!

“你在干什么?快放开我!”许天爱尖声叫道。

这姿势太暧昧了!他明明说过对她没兴趣,却又老是对她做出一些情人之间才会做的事,只是为了好玩?还是……她是不是可以有那么一点期待……

司轩逸像是浑然未听见许天爱的叫声,仍旧把头埋在许天爱的脖子上。

被抱得好紧,紧得她几乎快透不过气来,让她的头脑混乱成一团,也让她浑身的力气为之丧失,只能任由他紧抱着。

这时候她该做些什么?表白吧!趁这机会,告诉他她喜欢他,对!要告诉他……

“你是不是又在要着我玩?想要吓唬我,还是想要看我哭?”不对呀!她明明是要对他表白的,怎么话到了口边就全走调了?

她要说的是她喜欢他啊!可是看来她的身体比头脑的行动更快,反射性地说出这种话,谁叫他以前为了让她成为全校女生的公敌,而当众亲吻她。

猛地,司轩逸拾起头,盯着许天爱的脖子看了良久,然后满意地点点头后,才把目光看向许天爱的脸。

“是又怎么样?”黑色的发丝散乱地披在他的肩上,深蓝色的睡袍半敞开着,露出结实的胸肌,此刻的他看起来狂野又迷人。

“你……”他果然是在耍她!还好喜欢他这三个字没说出口,否则她会给他笑死的。

既然他是在要她玩,那么--

“你答应过我不碰我的。”他就不可以对她做出这种事,除非他也同样地爱上她。在她的想法里,只有相爱的人才可以结合。

“我后悔了。”司轩逸蛮不在乎地说。有无答应过,对他而言,没有什么区别,“莫非你要拒绝我?”

司轩逸低下头,轻抚着许天爱的额头,细碎的吻洒落在她的脸上,舌尖微微探出,挑逗性地描绘她紧闭的双唇,一只手顺着她的脖子往下滑落……

“你可别……别乱来,虽然,我是很喜欢你,可是在我们还没结婚前,你是不可以随便碰我的。”许天爱闭着眼睛哇哇大叫。

手定格停在她的胸口,他微微地仰起头,先前戏谵的表情已被深沉的严肃所取代。“你喜欢我?”

“你当我没说过好了。”许天爱拚命地甩着头,急切地否认道。

“说了就是说了,我不允许你收回。”他不喜欢看见她拚命否认她喜欢他的样子。

“我偏要收回!”话是她说的,她当然有权利决定要不要收回。

“你敢收回就试试看!”司轩逸眯起了眼睛,双手不自觉地拽紧了许天爱的肩膀。

乍听到她说喜欢他,他的心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震撼,然而她却马上说要收回她所说的话,让他的心由吃惊转换到了生气。

情绪似乎已经不受自己的控制,他的心就好像荡秋千一样,匆上匆下。

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有这种感受,他快要变得不像他自己了。

好痛!她的肩膀好痛,她真的不应该来他家的,现在好了,典型的羊入虎口。她该怎么办?他看起来好像很生气,像是要把她剥皮拆骨似的……

“那,不收回好了。”呜,为什么她这么懦弱,一看别人发火她就怕了,“请高抬你的鬼……不,你的贵手,我想回房间了。”

“不可以。”

“什么意思?”许天爱微微颤抖,老天保佑啊,不要是她想的那样啊。

“意思就是我不想把手抬开,你也不可以回房间。”她在把他的心情搅得一团乱后,就想这么走人?他不允许!

“你!”不行了,她就快要气炸了,马上就要炸了!委曲求全了半天,却换来他这种气死人的回答,他……他实在是欺人太甚!

“你明明不喜欢我,凭什么老是对我动手动脚,又凭什么不让我回房间去!”许天爱对着司轩逸狂吼道。

管他家的势力有多大,管他是什么学生会长,她豁出去了,她要告诉他,她也是有脾气的!

“你……”

“你什么你!要不是你,我不会在上课的时候被人甩一巴掌,也不会被人在课桌里塞垃圾,更不会在学校里被人打,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你很快乐吧?看到我这么凄惨,你开心了吧?如果我在大学里没有遇到你,我一定会过得很开心的,都是你的错,都是你、都是你!”

好难过,明明是她在吼他,为什么她的眼泪却开始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都是他害的!

许天爱忿忿地甩开司轩逸的双手,一把扯起他身上穿的浴袍,使劲地往自己的脸上擦,管他是眼泪还是鼻涕,全都擦在他的浴袍上,反正……算是给他一个教训,告诉他女人不是好惹的。

司轩逸愣住了,很少会有事情让他愣住,但这一次他真的愣住了。

她哭了,小胖妹哭了……在他的印象中,小胖妹并不像学校里的人一样,会一天到晚讨好他,她会处处反抗他,每一次她的反抗,都带给他一股想要征服她的欲望,但是即使这一次征服了,下一次,小胖妹又会再继续反抗他。

小胖妹是乐观的,她的表情永远是那么多变,他喜欢看她各式各样的表情,然而此刻,他却肯定自己不喜欢看见她哭的表情!

她不应该哭,那会使得他的心一阵抽痛,像要窒息般。

“不许哭。”司轩逸烦躁地说,他不想见到她的眼泪。

“凭什么,我偏要哭!我就是要哭!”说罢,许天爱哭得更大声,眼泪更是成串地往下掉。

“我说不许哭!”司轩逸低吼。双手粗暴地捧起许天爱的脸,手指拚命地拭去她脸上的眼泪。

脸被他弄得好痛,眼泪使得她眼前一片迷濛,“你在干什么,放开我,我……”

唇上传来温热的触感,堵住了许天爱末说完的话,也堵住了她的思考线路。

他重重地咬啃着她颤抖的唇瓣,像是要发泄似的,以舌尖霸道地撬开她的双唇,粗暴地掠夺她唇内的一切。

她的唇柔软而甜美,那么浓郁的馨香,犹如罂粟般让人沉迷不已,引诱人犯罪。

原本只是想让她停止哭泣,同时发泄自己心中的烦躁情绪,现在却不自觉地沉迷于其中……他竟然这么受小胖妹的馨香气息所吸引!

良久之后,他的唇离开了她,她开始猛烈地吸取着新鲜的空气,整个脸上布满了红晕,若不是他的手搂住她的腰,撑住她的身体,她早就瘫软地跌倒在地上,“你……”

“不可以这么做,这是你想说的吧?”司轩逸缓缓地说道。

“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这么做?”她生气地指责他。

“我为什么不能这么做?”

“因为这种事只有两个相爱的人才能做的。你不喜欢我,就不要对我做这种事!”

他低着头定定地看着她,看了许久,“如果我说‘是’,就可以了吗?”

嗄?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许天爱还未来得及思考,随即被再次覆盖在唇上的温热,夺去了思考……

很久没睡得这么舒服了!许天爱在床上懒洋洋地伸了一个懒腰,眼光无意中瞟见挂在墙上的闹钟--

“天,已经十点了,该死的司轩逸,居然没叫醒我,我今天早上还有课呢!”许天爱一阵手忙脚乱地穿起衣服。

这下她死定了!今天上午的课的教授是学校出了名的严厉,每堂课都要点名,要是旷了他的课,那期末这门课八成会不及格,天!她可不想明年再重修这门课。

铃--铃--

刺耳的手机铃声响起,许天爱快步跑到床前,翻出放在包包内的手机,心中不住暗暗诅咒,是谁挑在这种时候打手机给她,嫌她还不够忙吗?

“喂,谁呀?”

“我啦,方灵!”手机那头传来方灵兴奋的语调。

“拜讬,方大姊,你可真会挑时间打,我现在已经旷了一节课了,好了,不说了,我现在就要赶去学校了。”

“安啦、安啦!你不用来啦!”

“不用去?为什么?你帮我请过假了?”如果是,她会马上三跪九叩对她行大礼,感谢她救了她一命。

“不是啦!”

她就知道!

“是司轩逸帮你请假的!”

什么?他帮她请假?“怎么可能,你不要要我,今天不是愚人节。”

“什么愚人节,是真的啦,你都不知道,今天早上,教授刚要点名的时候,司轩逸来到我们教室亲自帮你请假,那教授眼珠都快瞪出来了。好好笑噢!对了,你老实交代,你和他是不是有一腿了?”

“呃……”这该怎么回答?昨天晚上,在他说了那句莫名其妙的话后,第二次吻她时,她居然被吻晕了。而今天她起来时,他已经不在了,她也就一直没机会问他昨天那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他喜欢她?有可能吗?

“喂,你神游太虚啦!该不会真的是有一腿吧?”

“没有!你别乱说!”

“我不乱说,那你说,你现在在哪里?”

“在……”

“在他家吧!”

“你怎么知道?”许天爱感到诧异。

“小看我噢!本人号称什么?‘资讯手机’耶!当然会知道你在哪里。”

方灵得意洋洋地说。

“快说,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好啦,其实呢,是昨天有目击者看见你坐上司轩逸的车离开学校,而今天一早我打电话去你家,你妈说你参加学校的露营活动。所以啦!像我这么聪明的脑袋梢一推敲,就猜到你八成住在他家。喂,你们是不是睡在一起了?”

“睡你个头啦!房间是分开的。”她怎么可能会去干那种事!

“干嘛一下子这么大声,想把我耳朵震聋呀!你要声明你们是清白的,也不必说得那么大声嘛。”方灵揉着耳朵,“总之,你今天不用来上课了。对了,司轩逸他家住在哪里?等会儿我想过去看你一下。”

“你是想看我还是想看他的家?”

“嘿、嘿!都……都有啦,你是我的好朋友,我怎么可能不去看你呢?至于他家嘛,我这‘资讯手机’不知道全校最风云的男生的住址,也太逊了,放心,这纯粹个人爱好而已,我不会把这地址拿去卖钱的。”

看来方灵真的是很“够朋友”!许天爱摇摇头,随即说了司轩逸的地址。

“好了,我早上的课结束后就过去。”

学生会会议室

宋琦仪迫不及待地推开了学生会会议室的门,一颗心像是难以抑制似的不停地狂跳。

“轩逸,凌子崖说你找我?真的吗?”他第一次主动找她,让她好开心,他终于发现了她的好,开始要接受她了吧?

“没错,是我叫他找你过来的。你听着,我可以不管你以前对许天爱怎么样,但从今以后,你要是再敢动她一下,我会让你后悔活在这个世界上。”

司轩逸冷冷地盯着宋琦仪,面无表情地说。

“你--要我过来是要对我说这些?”宋琦仪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望着司轩逸,泪就这么从眼眶中奔涌而出。

冰冷的字眼,没有感情的语调,犹如一盆冷水朝她泼来,她不相信,他怎么可以这么对她?她为了得到他的爱,把她的自尊,把她的自傲全都抛开了,他怎么还能够为了另一个女人这么对她!

“对!你可以走了。”司轩逸转过身去,懒得再看眼前泪流满面的女人。

昨晚小胖妹的眼泪让他觉得怜惜不舍,还有一股难以言喻的烦躁感,只一心想要她停止哭泣;而看见眼前的女人的眼泪,他却没有任何感觉,看来,他是真的对小胖妹……

“不!我不走!你是骗我的!是骗我的!对不对?”宋琦仪快步扑上前去,紧紧地抱住司轩逸,仰着头拚命地向他求证着。

司轩逸皱着眉,看着眼前死命抱着他的女人,用力掰开她抱他的双手,把她推开。

“滚开!你不够资格做这种行为。”他只允许小胖妹这么做。

好痛,她的心好痛,为什么?他可以如此冰冷地面对她!

“当初,你明明不在乎她的呀!在我打了她之后,你明明是不在乎的呀!”怎么才过了几天,他的态度就转变了?

以前当有女人为他争风吃醋时,他总是冷眼旁观,从来不会去维护哪个女人,那个丑女人凭什么得到他的维护!

“总之,从现在开始,我不希望许天爱身上再出现不必要的伤。听懂了就马上给我滚出去,我不想再看见你。”

“可是,我爱你呀!”沙哑的声音,哭出了最无奈的感情。

“那又怎么样。难道说你爱我,我就一定要爱你吗?太可笑了!”他嘴角掀起了一丝嗜血的冷笑,按下电话内线,“子崖。”

“什么事,阿逸?”

“马上到我这儿来一下。”

三分钟后,当凌子崖来到了学生会会议室,只见宋琦仪坐跪在地上哭个不停,而司轩逸则在会议桌前,看着学校各年级交上来的计画书。

“阿逸!”凌子崖叫道。

司轩逸抬头看见凌子崖来了,不耐烦地伸手指着宋琦仪,“你把这女人给我拖出去。”

凌子崖看着跪坐在地上的宋琦仪,好好的一个美人,如今却哭成这样,“走吧!”他走到她面前,伸手把她拉起来。

“不,我不走!”宋琦仪挣扎着,她不要离开他的视线!

凌子崖受不了地摇摇头,女人为什么总是那么看不开呢?抬头瞥见司轩逸的双层紧皱着,他知道阿逸的耐心已经濒临爆发边缘了。加快速度,他把宋琦仪拖离学生会会议室,一直拖到行政大楼下的一颗树下。

“放开我!”宋琦仪大声叫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把我拖开?我不要,我不要离开他!”

“你为什么这么执迷不悟?你应该知道阿逸他一点都不爱你。”凌子崖平静地说,“阿逸他说不爱就是不爱,不可能转变成爱的,我劝你不要惹恼他,那后果不是你可以承担得起的。”

“我不听、我不听!”宋琦仪拚命地捣着耳朵,她不要听这些!

“随便你。”凌子崖无奈地耸了耸肩,转身走开。

宋琦仪呆呆地站在原地,她该怎么办?她到底该怎么做才能得到他的心?

她好恨……

凌子崖推开了学生会会议室的门,“阿逸,你究竟对末琦仪说了什么,让她成了这副德行?”

“没什么,只不过是让她不准再动天爱,以及不准再出现在我面前。”

“天爱?”阿逸会这么称呼一个女孩,让他着实吃了一惊。

看来这个女孩对他而言很特别。

“在我的记忆里,我不记得你什么时候维护过一个女孩。你该不会喜欢她吧?”

“不关你的事!对了,明天我不希望学校里还有宋琦仪这个人出现,还有在一个月内,让宋琦仪家的家族企业宣布破产。我要让他们整个家族一文不值。”司轩逸微眯着眼,冷冷地说。

“哇!你会不会太狠了点?她才刚失恋,你就马上要她家破产,对她的打击也太大了!”

这下子他真的是十分十分同情宋琦仪了!

“我猜你十之八九是喜欢上许天爱了,说不定你已经爱上她了。”

“爱?”这是他从未接触过的字眼。

“对!所谓的爱呢,就是看见她高兴你会跟着高兴,看见她难过你会跟着难过,你的情绪会随着她的变化而变化……”凌子崖开始对司轩逸上起了爱的教育课程。

“够了,你可以闭嘴了。”司轩逸随手把手上的计画书丢给凌子崖,“明天早上之前看完,再给我做一份总结报告。”

“不会吧!你也太狠了,也不想想刚才是谁赶过来替你义务赶人的。”

凌子崖拿着计画书,嘟嘟囔囔地离开了学生会会议室。

司轩逸垂下眼……

看见她高兴你会跟着高兴,看见她难过你会跟着难过,你的情绪会随着她的变化而变化……

小胖妹的眼泪会让他的胸口有着一股窒息感,让他……让他想要停止她的眼泪,想要缓和自己胸口的窒息感……

他……爱上她了?

看了三生不幸惹到你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童话村小说哟。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