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野蛮邻居

我的野蛮邻居

时间:2019-05-17 22:18:27来源:网络

感情如果可以确定,那么会是什么?依稀模糊的背影,却告诉我你仍是你。俊秀斯文的面庞,梳理得一丝不乱的发丝,修长的身材,宽肩窄腰,配上一套白色的亚曼尼西装,怎么看都该是去参加晚会的贵公子,而不是手上拿着爆米花坐在观看全国X届跆拳道大赛。不协调的感觉犹如猩猩坐在餐桌前吃着法国大餐。“你今天带我来看比赛。”

我的野蛮邻居小说

康溢和华也哲向来可说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毕竟他们一个出生在警察世家,一个来自黑道世家。先天的家世条件使得他们成为死对头让人一点也不觉得奇怪。自从两人在初中第一次相见后,就注定了他们以后想解都解不了的孽缘。自身的优秀让他们谁也不服谁。从初一到初三,两人不断地比成绩、比运动,举凡考试或比赛,不论是大考、小考,还是重要的比赛、不重要的比赛,都在他们比的范围内。然后……三年比赛的结果是谁也没有占到半点优势。康溢压不了华也哲,华也哲也胜不了康溢。

感情如果可以确定,

那么会是什么?

依稀模糊的背影,

却告诉我你仍是你。

俊秀斯文的面庞,梳理得一丝不乱的发丝,修长的身材,宽肩窄腰,配上一套白色的亚曼尼西装,怎么看都该是去参加晚会的贵公子,而不是手上拿着爆米花坐在观看全国X届跆拳道大赛。不协调的感觉犹如猩猩坐在餐桌前吃着法国大餐。

“你今天带我来看比赛。”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华矢纹看着场上正在比赛的人,转头问着带他来的始作俑者。已经开场半个小时,即使是她走错地方,也早就该发现了。

“对啊。”康雯雯双眼紧紧盯着在赛台上对打的两人说道。她历来喜欢跆拳道,自小父亲教她的许多防身术、擒拿术中就包含了不少跆拳道的基础,在高中的三年中,她甚至跑到道场特地去学。

况且这场比赛她已经候了很久了,难得这个星期天有空,当然要来看了。惟一美中不足的则是,身边却多了一个不相干的人。

“如果你不喜欢,大可由那里出去。”她满不在乎地指了指朝南边的出口处,不介意他的提早退出。反正她今天带他来就是勉强至极的,他若真要离开,她会拍掌致谢。

他蹙起了眉,“我记得我是说让你带我熟悉周围的环境,而不是……“已经搞不清究竟是她带他熟悉环境,还是他陪她来看比赛。

“烦!”她不耐烦地掏了掏耳朵,直接一脚踩上了白色的NUI皮鞋。以阻止身旁人接下来的长篇大论。看比赛的时候,她一向不习惯身边的人太多话。

“唔……”一声闷哼,他低头看着自己的脚,虽然用来踩他的不是三寸高跟而是平底球鞋,但依然疼痛,“你……”

“怎样?”她满不在乎地哼着声,“知道痛就把嘴巴闭上。”省得在一旁吵得她没办法安心看比赛。

“你应该要遵守和我的约定。”事到如今,他只能用这话来提醒她。虽然之前定下约定的目的只是为了多和她相处,但却不喜欢她对他敷衍的态度。

“我有守约。”被他烦得受不了,她说着她想到的歪理,“看比赛有助你了解当地的人文环境。”也算是熟悉环境的一种。反正当初只是说熟悉环境,并没有说具体的地点。

“那这爆米花呢?”他指着手中被她硬塞着的爆米花。

“比赛的空档时可以……”哇,好精彩的一记后旋踢。康雯雯话未说完,随即被眼前的比赛所吸引。干净利落的一腿,时机方位都拿捏得恰倒好处,让对方连闪避的机会都没有。

“……”从来没有人会这般漠视他,她是第一个。而他,明明可以一走了之,却没有走。

比赛如火如荼地展开,一招一式,无不吸引康雯雯的目光。

他静静地看着她专注的神情。在他看来,比赛并没有太精彩,最多只能算是一般水准而已,但她却看得如此认真,他所没有见过的认真表情,“你很喜欢跆拳道?”他问道。

“废话。”否则来这里干吗?“跆拳道和别的不同,在攻防一体的同时,注重的是腿法的多变,若是没有做到很好的呼吸的调节和精神力的集中,是很难把它发挥出来的。我自己也在练,不过,看比赛还是喜欢看男子的赛事。”聊到自己喜欢的事物,她难得多话,只是眼光依旧盯着比赛场上。

“男子赛事?”他疑惑道。

“对,男女先天体格差异,即使可以做到同样的动作,但力道以及身体的冲撞还是会有所差别。”平心而论,她认为男人的体格更适合来练跆拳道。也正因此,赫泉每每总能够打赢她,让她从进人静森的那一天起就处在赫老头的管制之下。

“总之就是看起来很带劲,真想自己也下去比试一下。”她不无感叹,最好能一举打败赫泉。

“跆拳道……真的有那么好吗?”他无法理解她的那份热诚,对他而言,在赛台上对打的两人只是打人者和被打者的区别。

“当然。它不仅是在考验人的技术和体能,更在考验思想和精神。”这也是她喜欢跆拳道的原因。

“不过——你可能不太能理解吧……”她回过头扫视着他,用力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他的身高虽然是够高了,但就体格而言却偏瘦。而且,她实在很难想象他顶着张斯文有余威武不足的面孔穿上道服练跆拳道的样子。“有力量真是好啊。”把目光转回到赛场上,她似在对他说,又似在自言自语。

“有力量——好吗?”他诧异于她的话。

“当然好啊,不仅能保护自己,更能保护你所想要保护的东西。”靠自己是最真实的。而她,喜欢把真实体现在力量上。

他怔怔地看着她,他从来没有想到在她的口中会听到这样的话,这似乎是她的另一面,他所没有看到过的一面,却又像是平时早已看了不知多少遍的一面。

保护想要保护的东西?薄唇微微地抿了抿,修长的手指拨动着额际微卷的刘海,他——有吗?有想要保护的东西吗?

蓦地,长长的睫毛轻轻扬起,漂亮的眸子如黑潭,深且不见底,然后眸子定在清澈的双眼上,他凝视着她的侧面,出了神……

香格里拉饭店一楼的西餐厅,三千多平米的大厅,仿照着欧式的建筑风格,又带着些许的东方风情,刻着精美浮雕的圆柱林立于餐桌之间,在烘托气氛的同时,也把餐桌之间隔离成了一个个小的空间。

“哇,看得好爽!”随意地扭动了一下有些发酸的脖子,康雯雯边吃边说道。全神贯注地看了三个多小时的比赛,精彩的程度没有让她失望。

对于武术方面的比赛,她一向都兴趣浓厚,在观摩别人的比赛中,往往自己的实力也会得到一定的提升。平时没有注意到的弊端,在看别人打斗时,可以有所发现,算是得益匪浅。

“华矢纹,这顿真的是你请?”左手拿刀,右手拿叉,她开始进攻起面前的牛排。能吃就不要浪费是她的优良美德,平时对于这里她是能看不能进,凭当老师的那点微薄薪水,吃一顿就等于吃掉她半个月的伙食费。虽然当警局行政总长的老爸和当律师的老妈收入都颇高,偶尔不介意地给她来点资金补助,但还没有多到可以让她当千金大小姐般乱花钱。

“对。”点点头,华矢纹看着对面人的狼吞虎咽。她是头一个在他面前吃得如此“畅快”的女人,丝毫不在乎女人的矜持。一个上午的比赛,从八点开始到近十二点才结束。饿得前胸贴后背的她,一听说他要请客,马上把他带到了这家饭店。

“唔……”她嘴里嚼着牛排,顺便拿起桌上的玛格丽特喝了一口。既然有人明确表示会付餐点的账单,那她就可以吃得更加了无牵挂。

想来带他熟悉环境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差,至少就这顿午餐来说还不错,可以吃一些平时吃不起的东西。

他看着吃得意兴正浓的她,手轻轻地端起了托盘上的咖啡,轻啜了一口,“今天的你很认真。”他对着她评价道,脑中闪过的是她在看比赛时的表情。

“认真?”埋首于食物间的脑袋抬起,“食物?”她疑惑道。是指她吃东西时吗?

他叹了一口气,她怎么会想到食物?“是你看比赛时。”聚精会神看比赛的她让他吃惊,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她认真的表情。

“哦,”原来他指的不是食物,“可能吧,毕竟我还挺喜欢跆拳道的。”她耸了耸肩膀答道,继续专心致力于牛排。

对于喜欢的事物,她会认真也不奇怪。虽然最初是因为老爸那个穷极无聊且可笑的家庭警察计划,她才被迫去接触跆拳道,但练久了,倒也喜欢上了。而且还喜欢了这么多年,算是难能可贵。

咽下了最后一口牛排,她看着自己面前空空的餐盘,然后目光游移到了他面前的餐盘,“给我。”她指着他点的却还没动过的牛排,一脸的垂涎之色。若是他不吃的话,她倒不介意帮他消灭干净。浪费粮食是会遭天谴的。

他好笑地看着她,她的霸道昭然若揭,他想当做没看到都不可能,“给。”他自动地把牛排递到了她的面前。他的胃口一向不大,况且在看比赛时吃的爆米花已经使他有了七分饱。

“唔……”看来他很懂得识时务的道理,和小时候比起来有天壤之别。她不客气地接过牛排,目光在看见他的手掌而愣了愣。

宽大的手掌上,特别是修长的指上,布满了一层厚厚的茧,实在很难把他的手心和他那斯文儒雅的面容相联系起来。

“你的手掌为什么会有茧?”她奇怪道。在她的印象中,他应该是手不能提、肩不能担的类型。

“因为弹钢琴。”手掌上的茧从他开始弹钢琴时就伴随着他了。

“钢琴?”

“对,从小就有了。”在他们初次相见的时候已经有了,她却到今天才发现。

哦,她都忘了他是学音乐的,“听说你这次演奏会的票已经销售一空了?”她切下一块牛排放至嘴里,边吃边问道。所谓听说,即是听自个的老妈说的。老妈甚至还说他是音乐界里十年难得一见的天才,被誉为是音乐界里的贵公子。

好恶!贵公子?她倒是看不出他哪里像贵公子了;要她来说,她会说他是白开水,平平淡淡,不但没有味道,连温度都没有。

“嗯。”他点头道,“你想来看?”

“免了。”她对古典乐一向没有多少的欣赏细胞,“对了,我和你出来的事你没和华叔丘姨他们说吧?”她一边切着牛排一边问道。虽然事先没有和他通过气,但相信他应该不会笨到把他们之间的约定告诉父母。

“说了。”薄薄的双唇淡淡地吐出两个字。

“什么?”她没有听清楚他刚才说的话。

“我和我父母说了。”他重复了一遍,“说了回来的三个月内由你来带我熟悉周围的环境。”

“你——说——了?”切牛排的手停了下来,康雯雯咬着牙瞪着华矢纹,酒足饭饱盾的好心情一下子由上升转为下降。

“对。”

“你……”愤怒的眼光狠狠地扫视着不明就里的男人,然后,丝毫不在意所在场合地吼着:“你——是——白——痴——啊!”

哇,这下又要应付老爸老妈了。

备受期待的目光,犹如芒刺在身。康家的晚餐时间,一反常态,没有往常康家老父宝刀未老的怒吼声,有的是四道怀疑的目光上下左右地不停闪烁。

我当她是杀人放火还是抢劫银行了?竟然劳动到行政总长和当红律师一起对她用雷达跟进行扫描。

有一下没一下地扒着饭,食不知味的含义康雯雯算是彻底明白了。即使面前放着她最爱吃的菜,但面对着这样“炯炯有神”的目光,还是难以下咽。

“爸、妈,你们的眼皮有问题吗?”看她看到连眨都不眨一下的地步。

“啊?”康溢和方樱愣了一愣,没反应过来。

“啊什么啊?你们看够了没有啊!”放下碗筷,康雯雯没好气地看着父母说道。一顿晚饭下来,活像她是外星人似的。特别是老爸,只差没用强光灯来照她的脸。

“呵,呵,”几声干笑,方樱看着女儿,“雯雯,你在说什么啊?”

还装蒜!“我在说,你们看——够——了——没!”她不介意把话再重复一遍。

“呃,看够了,”方樱笑看着女儿说道。既然偷瞄被识破,那她就干脆把话挑明了说,“那个……雯雯,听你丘姨说你这几天和矢纹在一块。”

老妈说的果然是这事。打从她知道华矢纹那家伙把两人出去的事告诉华叔和丘姨后,她就知道,她迟早会面对这种场面。

那个华姓白痴,她和他约在离家半小时步程外的车站碰面,就是为了不让“多余”的人知道,而他,竟然还把这事明白地说出去。天知道,在他们兴奋过后,知道她和华矢纹解除婚约时的表情会是什么。

“你听丘姨说的?”想来华叔是不会多嘴到来和老爸说这事。

“是啊!”难得雯雯和矢纹会走在一起,她和日璃高兴得差点没落泪。本以为六人大家庭的美梦随着孩子年岁的增长就要随之而去,没想到现在竟然出现了一丝曙光。

“那你一定是听错了。”她“笑容可掬”地打破母亲的美梦,打算来个抵死不认账。

嗄?!“听错?怎么可能?!”

“哎,我就说嘛,雯雯怎么可能和华家的小子在一起。”另一道声音插了进来,康溢拍着胸口说道,悬空的心在听到女儿的回答后总算是平安落地了。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方樱扭头看着康溢,锋利的矛头直指向丈夫。

“字面上的意思。”把女儿和华家小子凑成一对,他历来是持反对意见。当初和华家结成邻居,已经是一步错了,若是结成亲家,那就真是步步错了。

“你……”她怒目向着他,“矢纹哪里不好了?”每次谈起雯雯和矢纹,他就老喜欢和她唱对台戏。

呃,基本上是哪里都好,不好的是他的老子,“我没有说他不好。”想来泄气,比起自个的女儿,华家的小子有出息多了。

“那不就行了?”方樱满意于丈夫的回答,转过头,看着女儿,一脸热切向往地说道:“雯雯和矢纹在一块,慢慢地把感情培养起来,然后结婚,然后我们和华家成了亲家,六个人住在一起……”

“Stop,停!停!”康雯雯对着方樱叫道,忍不住朝天花板翻了个白眼。若是让母亲再继续幻想下去,恐怕说一个小时都说不完,“老妈,你想得太遥远了。”已经遥远得不切实际了。

“怎么会呢?你现在不是已经和矢纹关系慢慢改善了吗?”美好的大家庭梦想啊,怎么可能会遥远呢?

她和他关系改善?!是改善了,不过是以解除婚约为前提,“妈,我和华矢纹八字不和的,你与其指望我和他,倒不如指望我和他的下一代来得实际。”老妈的美梦还是早点戳破的好。

“不行,下一代也不能指望。”康家老父一口否决道。归根结底,只要和华也哲扯上亲戚关系的,他统统都要反对。

“你……”方樱瞪着丈夫,“雯雯,你要记得你和矢纹是未婚夫妻。”她提醒着女儿应注意的身份。

“雯雯,你要知道,你和华小子只是‘未婚’关系。”康溢不忘在旁告诉女儿,革命尚未成功,仍有变节可能。

“……”没有回答声,某人打开了电视机,懒得去理会父母关于她的争执。

“雯雯。”两双期待的目光一齐望向女儿,有不给他们满意的回答决不甘休的气势。

“……”耶,她喜欢看的电视剧开始了。

“雯雯!”

“……”老天,耳朵边的声音好响啊。

“雯雯!”

受不了了!“烦!”一声轰响,手掌拍上了桌面。

争执就此告一段落。

偌大的舞台上,漆黑的琴身,象牙白的琴键以及那倾泻而出的乐声,畅如流水,纤细而灵巧。让人仿佛置身于蓝天绿茵之间,呼吸着清新的空气。

修长而有力的手指灵活地动于琴键之间,漂亮的双眸微傲地半敛,感受着那分音乐的悸动。是什么呢?很久没有如此自然地演绎着乐曲,手指似有生命地自己在动,脑中不停地闪放着她那看比赛时聚精会神的表情。她的专注让他吃惊,认真的表情是他所没有见过的。

感受什么呢?是感动吧,因为她的认真……

有力量,就可以保护自己所想要保护的东西……

他有想要保护的东西吗?他不知道,也从来没有去想过这个问题,但是……若有的话,又会是什么呢?什么是他想要保护的呢?

手指准确地按在了最后一个琴键上,为曲子划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啪!啪!啪!”一阵清脆的掌声响在空旷的剧场里,亦让舞台上的华矢纹睁开了双眸看向来人。

“是你?”他站起身来看着一身休闲服的好友彼利,淡然道。

“你看到我来就只有这两个字吗?”彼利不满道。他可是千里迢迢从美国赶到中国来的。坐飞机过了大半个地球,却只换来这么简单的两个字。

最起码也该问声好吧,而不是摆出这张101号的脸。和刚才他弹奏钢琴的表情也差太多子。

“怎么进来的?”他没有理会他的话,只是问着他想要知道的回答。他一向不喜欢在练习演奏的时候有人旁听,所以通常会在练习演奏前先清场。

很好,现在由两个字变成了七个字,但依然不是他想要听的:“你就不会说‘很久不见,你好吗?’之类的话吗?”

这才是朋友之间见面该说的话。

“你是怎么进来的?”依然是先前的问话,惟一不同的是多了个“你”字。

唉,一声叹气,彼利的头重重地垂了下去,“走进来的。”他有气没力地答道。

看来下次应该在门口多备几个守卫,“你该知道我不喜欢在练习的时候有人旁听。”华矢纹步下舞台走到彼利的面前说道。他在练习时,习惯一个人的空间。

“Sorry.”耸了耸肩,彼利抱歉道:“因为听到你在弹《献给爱丽丝》太吃惊了,所以忘了离开。”《献给爱丽丝》,贝多芬的名曲,总体来说并不是难度很大的曲子,只能称之为是一首精致的钢琴小曲,若非是矢纹,而是换成其他任何人来弹,他都不会吃惊至此。

“你现在练习这首曲子,是打算在一个多月后的演奏会上弹奏吗?”印象中,矢纹从来不会把这首曲子列为公开演奏的曲目之一,甚至连弹奏的次数都极少,就他听过的只有两次,一次是在音乐学院的时候,一次则是现在。

“没有,只是今天兴致所至而已。”莫名地,当手指碰到琴键,想起了她那认真的表情,自然而然地,就弹奏起了这首曲子。

“还是因为那个原因,所以不把它列为表演的曲目?”

华矢纹微微颔首。每次弹奏这首曲子,即使别人都觉得演绎得完美,但他自己却依然觉得缺少了什么。

“对了,你怎么会那么早来?不是说要到下个月才来的吗?”

“本来是这么打算的,不过,因为有个人非逼着我带她来,所以,只好……把她带来了。”

“谁?”他眉头微微一皱。

瞄了瞄老友不悦的神色,彼利缩了缩脖子,“是娅纱。”基本上他是属于无辜的,因为他不是石头,没有硬到铁石心肠,在软磨硬泡的眼泪中,挣扎了三天,终于受不了地带她来了。毕竟这么一个大美人在你身边泪流满面,即使是会被老友责备,他也认了。

“你把娅纱带来了?那她人呢?”

“因为时差的关系,现在在饭店里休息。所以我就先过来给你通风报信。”他这个好友实在是当之无愧啊,“不过说真的,娅纱在你离开美国后,天天以泪洗面,我还是头一次发现,原来她是那么会哭的女孩。”

“是吗?”不甚在意地吐出两字,华矢纹朝着剧场的出口走去。弹奏了一个下午,今天的练习量已经够了。

好淡的语气啊,仿佛在说着一件事不关己的事,“你难道就不会同情或动容一下吗?”他有点替娅纱的眼泪不值。

“同情了又如何呢?在那之后再给她爱吗?彼利,你该知道我对娅纱没有一点的感觉,她不会让我心动,也不会让我想要爱她。所以……”

“所以?”彼利疑惑地接口。

“所以她的眼泪只会让我觉得是种负担。”是的,没有爱,所以即使她为了他而流泪,他亦不会有任何的感觉……

每个月的月底,历来是康华两家的家庭聚会日。没有原因,没有道理,只是自从十多年前第一次比邻而居后,在两个老婆大人的极力主张之下,就有了一月一聚这个“优良传统”。聚会的地点以抽签来决定,有时在康家,有时在华家。尽管两个大男人对这种聚会向来嗤之以鼻,但他们的老婆却是聚得不亦乐乎。

于是乎,每当两个男人在前院里吵得天翻地覆,甚至大打出手的时候;两个女人就在里屋彼此聊着感兴趣的家常。当然,聊得最多的不外乎是美好的六人大家庭的梦想。

又于是乎,很自然地,当华矢纹回来后的第一个家庭聚会日,方樱和丘日璃干脆地甩甩屁股,顾不得外面刮风下雨,硬是拖着各自的老公出门,美其名曰为去郊外欣赏雨景。徒留下坐在沙发上像没事人一般的华矢纹以及瞪大眼睛的康雯雯。

老天,这是哪门子的状况,阿!若不是地上车胎的痕迹以及老爸和华叔的吼声还荡漾在耳边,基本上,她会以为自己还在做梦。一月一次的聚会,向来是她大吃特吃的日子,一转眼的工夫,竟然全没了。

更可恶的是,老妈走就走好了,临走之前还嗳昧无比地甩下一句,说什么要她和洋娃娃好好地互相深入了解一下彼此。

她还用得着深入了解他吗?自从两人七岁那年第一次见面,她把他的衣裤全扒光后,连他腰上长着两颗痣都知道,还需要深入了解什么?!

懒懒地斜躺在沙发上,康雯雯再一次地瞥了一眼华家客厅里空空如也的餐桌,唉,健忘的老妈,要走,最起码也得做好午饭再走,居然这么不负责任,浑然忘了自己的女儿有多容易受饿。

“喂,洋娃娃……”慵懒的嗓音缓缓地从娇润的红唇中逸出,康雯雯看着坐在对面沙发上气定神闲地边喝咖啡边看乐谱的华矢纹道。

两道剑眉不悦地皱起,放下了手中的乐谱,华矢纹抬起头,“雯雯,你不该怎么叫我。”洋娃娃?何其“熟悉”的称呼啊。就他所知,她通常都是有事要他干的时候才会叫他这个称呼。

“那应该怎么叫你?白开水?”她挑了挑眉道。想来洋娃娃的确是有点不太适合现在的他了,也许该改个称呼才对。

“你应该叫我华矢纹或者矢纹也可以。”他提出他的建议。

“哦。”她状似了然地点点头。

很好,看来她是明白了。他拿起乐谱继续看着。再过一个多月就是演奏会的时间了,需要敲定好一些演奏的曲目。

“喂,洋娃娃,我肚子饿了。”

拿着乐谱的手僵了僵,“不是对你说过不要再这样叫我了吗?”

“我知道啊,但是要不要这样叫你的决定权在我耶。称呼嘛,只不过是个代号而已,你又何必这么在意呢?”叫习惯了的名字,焉有那么容易能改的?

称呼是只是一个代号而已,但相信,没有一个男人会喜欢这种代号。

“喂,我肚子饿了。今天的午饭怎么办?”无视对面人的不悦,康雯雯拨了拨长发,说着话题的重点。不经饿的胃已经在哀嚎了,估计撑不了多少时间。

“可以叫外卖或者是出去吃。”

“不要。”不屑地撇撇嘴,康雯雯一口否决道。具体来说,这两样她都不想选,原因很简单,懒得动。外卖需要人先打一通电话,然后再看上半个小时的手表,苦苦等待着半冷不热、丝毫谈不上美味的食物。而出去吃,更是需要劳动她的两条腿,在刮风下雨的日子里出门。

不要?“那你想要怎么样?”华矢纹合上手中的乐谱,望着康雯雯道。

“冰箱里有丘姨买好的菜,”她伸手指着放在厨房里的冰箱,“而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我知道。”

“所以……”

“所以?”他疑惑地看着她。

“所以你就该进厨房去做饭菜。”她掏了掏耳朵,说出了目的。

“我去做饭菜?”这好像应该是他对她说的话才是吧。

“对啊,”她一脸的理所当然,“快点去做,对了,我今天想吃荷兰豆、糖醋里脊、宫堡鸡丁、海鲜三味汤、苹果羹……”

“我不会。”简单三个字,打断了某人洋洋洒洒的通篇菜单。

嗄?“你不会?”她没听错吧!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康雯雯跨步走到华矢纹面前,“你是不是男人啊,居然连最基本的做菜都不会!你不是一个人在美国生活了那么多年吗?多少总应该会做点菜吧!”

男人和做菜有关系吗?“我只会最简单的水煮蛋,再多的就不会了。”华矢纹淡淡道。在美国,自有专人照顾他的饮食起居,用不着他自己下厨。

水煮蛋?这根本不用学,只要把一个放在锅子里煮五到十分钟后自然就成了,连七八岁的小孩都会。

“你到美国究竟在学什么啊!”在电视上,出国留学回来的人明明都学得一手好厨,只有他是例外。

“学音乐。”他弹了弹手指,“若是你饿了的话,大可自己下厨做。”

“我——”她只认识放在餐桌上的菜的样子,而放在冰箱里的生菜,抱歉得很,只认识青菜萝卜西红柿这几种基本的,更不用说是把这些生的变成熟的了。

“那——还是叫外卖吧。”

可怜兮兮地看着冒着尚余一丝热气的铁板烧,康雯雯即使再不情愿,也只得劳动手中的一双筷子。虽说她是不屑吃外卖的啦,但有总比没有强,既然仅存在客厅里的两个人中没有一个会做菜的,那就只有勉强吃外卖了。

警界行政总长的女儿在麒影集团总裁的家里,居然只得吃外卖?若是别人知道了,恐怕还当是笑话一则。谁叫两家的老妈坚持凡事要亲力亲为,每天为自各的老公做所谓的爱心饭菜更是少不了的事,也使得两家这十多年来没有雇过一个厨师。

吃完最后一口外卖,康雯雯打了个饱嗝,双手枕在脑后看着慢条斯理吃着的华矢纹,端正的坐姿,微微垂下的眼帘闪动着浓黑的长长睫毛,修长而白皙的手指似重而轻地拿着筷子,性感的薄唇轻轻地咀嚼着,优雅得仿若在吃法国餐而非是铁板烧。

“你在看什么?”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华矢纹抬头望着盯着他看的康雯雯问道。太直接的视线。即使他想要当做没看到都不可能。

“没——什么。”蓦地一惊,她撇过了头。老天,刚才她居然差点看他的吃相看得人迷。她该不会是生病了吧?“你回来好像已经有一个多月了吧?”她打着哈哈随意地拉开话题问道。换言之,她陪他熟悉环境也有一个多月了。

“嗯。”他点点头,拿起了纸巾擦拭着嘴角。

唔,算算日子,距离他们解除婚约的日子好像也只有一个多月耶。当初只是一心想要解除婚约,谁能想得到,当两个老妈知道她在陪他进行所谓的“熟悉环境运动”后,沉睡了十几年的亲家热竟然又迎来了第二次的膨胀。

“对了,当初你为什么一定要我陪你熟悉环境?”这个问题她一直想要问他,若不是因为这个,恐怕老妈和丘姨的六人大家庭的美梦不会升温得那么快。

薄薄的嘴唇轻抿了一下,当初只是莫名地想要多和她接触,想要了解对她的感觉究竟是什么,但真的要他说

为什么,却又说不上来。

“喂,你的回答呢?”她不耐烦地等着他的答案。

“只是想,所以就做了。”叹了一口气,他说出了他整理好的思绪。

这算是什么回答啊!“什么叫做想就做啊?你就不能用简单明确的话来说吗?”这种回答,除了哲学家之外只怕没什么人听得懂。

“有些东西是很难用言语来表示的。”

好吧,对着学音乐的人,算她问题问错了。耸了耸肩,康雯雯对着华矢纹道:“你想好怎么对华叔和丘姨说了吗?”

“说什么?”他不解。

“当然是我们解除婚约时对他们的解释啦!你该不会白痴地以为他们会好心到直接点头同意我们解除婚约吧?”老爸和华叔是很好说啦,主要问题是在老妈和丘姨身上。

可惜基本上,男方的他是这么想啪没错。

她看着他,然后受不了地仰天翻了个白眼,“好吧,到一个多月后解除的那个时候,你应该要对他们说我们解除婚约是因为个性不和、兴趣不和、人际关系不和、生活环境不和……总之什么都不和,但,千万不要说是感情不和。”因为那会使老妈她们会很爽快地丢下一句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然后,仍然让他们继续保持着未婚夫妻的关系。

“哦。”他微颔首,站起身来。

“喂,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啊!”毕竟这关系到她的“终身大事”。

“我有听,只要不要说是感情不和就可以了吧。”他转身朝着楼梯走去。

嗯,是没错,“你去哪?”她叫住他问道。

“琴房,再过一个多月就要开演奏会了,需要练习一下曲目。”

二楼的琴房,向来是华矢纹在家练习钢琴的地方,即使在出国的十几年间,亦有专人进行打扫,并每隔——段时间就有专人上门为摆在房间窗口边的贝森朵夫漆黑色的立式钢琴调音。

“你现在准备要练习曲目了?”推开了琴房的门,康雯雯越过华矢纹,走到了钢琴前问道。很久没有来到这琴房了,尤其是这架钢琴,想来还是她和他第一次见面就大打出手的根源——虽然好像都是她在打,他全然只有被打的份。

只是可惜了当年她的那条宝贝裙子,她后来足足磨了一个月,老妈才肯再买条一模一样的给她。

由此可见,女人果然是容易记仇的,早八百年前的事,她到今天还记忆犹新。

“你想要弹吗?”他走到琴前,打开了琴盖。

“呵,免了。”自小音乐细胞就少得可怜,连唱歌都会走调,更何况是弹琴,恐怕除了五音不全还是五音不全,“你弹好了,我只不过是免费听听而已。不过最好是能够弹些容易让人睡着的曲子就是了。”顺便看看能不能把琴声当成催眠曲享受。

自动地走到离钢琴五步之遥的沙发旁,康雯雯随意地摆了个姿势躺下。既然闲着没事干,倒还不如睡觉的好。

托着琴盖的手顿了顿,“你要睡觉?”华矢纹诧异道,直觉声音有些走调。头一次,有人在他的面前明白表示想听声助眠。

“有什么不可以的吗?”。

“没——有。”旁人为了听他的一曲,往往砸下千金,她却只把他当成是人工播放带。

深吸了一口气,颀长的身影直直地走到漆黑色的钢琴前坐下,眼帘轻轻地半敛下,修长的手指搭在琴键上轻试了几个音后,随即灵活地游走在键与键之间。他练习钢琴的时候,向来不喜欢有旁人在场,现在,却自然地接受着她的存在。也许,她——是不同的吧。

乐声畅然而出,回旋曲式的结构,平静的缓缓的调子悠然而起,犹如一个少女的天真和纯洁,明朗开放却又有着质朴的情趣——绝对的世界顶级水平!

长长的睫毛垂下,盖住了黑眸,几缕发丝散在额前,优雅怡人。即使他只是穿着一身的休闲服,但却不会让人觉得有任何的不协调的感觉,他——仿佛天生就适合于钢琴。

温柔、灵巧、秀丽伴随着明朗、天真、自信,流畅的乐声从手指的缝隙间泻出,似泉水叮咚。

心似乎也随着曲子而渐渐地平静下来。

好美的旋律,康雯雯有些醺醺然地呆看着坐在钢琴前弹奏的华矢纹,即使是音乐白痴的她,也听得出他弹得绝对一流。

从小,在老妈的唠叨下,知道他是音乐的天才,长大后,亦从报纸上知道他的演奏向来被称为高水准。甚至,小时候,身为邻居兼未婚妻的她,听他弹奏曲子的次数多到烦。一直以为,他不过只是个会弹钢琴的人而已。

但——直到现在,他在她的面前弹着,赋予曲子生命,她才可以理解,为什么他会被称为音乐界的贵公子。完全的冷静,沉稳且优雅,感觉遥远、不真实,让人可望而不可攀,然而手指却又能够富有激情地来演绎曲子。

此刻的他,不管是音乐还是人,都像是会迷惑人心般。俊雅得逼人,亦让她的心有种不规律的跳动。

“怪不得……会被称为贵公子。”她喃喃地自语道。原来白开水亦有这么雅气的一面,陌生得让人怀疑。真是难以想象,他竟然是她的未婚夫。若是以后解除婚约了,恐怕就很难再听见这样的琴声了。

眼有些迷蒙地望着琴前的人,心似乎有点不一样了……

琴声悠扬地环绕在室内,由浅至深,直至渐渐转弱……修长的手指轻停在了象牙白的琴键上。

《献给爱丽丝》,连他自己都不懂,他竟然会在她的面前那么自然而然地弹起这首曲子,像是特地在为她准备般的。

目光由琴键游移到了沙发上,华矢纹站起身来,缓步走到沙发旁,“雯雯。”他轻唤着已然闭上眼眸的她。

是熟睡了吧。他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她,不知是该为自己的乐声达到她的要求高兴,还是为自己的乐声竟然没吸引力到让她睡着感到悲哀。

小心地抱起她,走到了二楼尽头的客房。他把她轻放在床上,拿起了一旁的绒被盖在她的身上。睡着的她,少了一分野蛮,却又多了一点纯真,这样的她,竟然让他产生一股想要保护的冲动。

定定地,他望着她的睡颜,缓缓伸出了手指,不由自主地抚上了她的双颊,然后……轻轻地划过了润泽的红唇……

看了我的野蛮邻居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童话村小说哟。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