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恶犬

家有恶犬

时间:2019-05-17 22:13:16来源:网络

反正,她当沙包被他拖着都快成为习惯了,所以,多拖一回和少拖一回,几乎没有太大的区别。童依依很聪明地闭上了嘴巴,以响应“节约用水”之伟大政策。急急的脚步终于停了下来,在公司最顶楼的天台,一男一女相对而立。他狠狠地盯着她,而她则使劲眨动着一双“无辜”的眸子。虽然——她真的是很无辜啊,天知道他在生个什么气

家有恶犬小说截图

家有恶妻》章节目录

家有恶犬小说

呀!这个呈睡美男姿势躺在沙发上的男人是谁?帅啊,帅得简直没话说!如果不乘机揩点油,怎么能对得起自己这双痒痒的手?砰!什么东西压倒她了?沉甸甸的重量,还有带着黑毛的……狗爪。呃,狗爪?!走开了,别添她的脸了!他是狗的主人吗?不叫开他的狗反而在笑,她的狼狈有那么好笑吗?哼,梁子结大了!

反正,她当沙包被他拖着都快成为习惯了,所以,多拖一回和少拖一回,几乎没有太大的区别。

童依依很聪明地闭上了嘴巴,以响应“节约用水”之伟大政策。

急急的脚步终于停了下来,在公司最顶楼的天台,一男一女相对而立。他狠狠地盯着她,而她则使劲眨动着一双“无辜”的眸子。

虽然——她真的是很无辜啊,天知道他在生个什么气,她好像压根就没惹到他吧。

他不语,她也懒得说,反正就当是免费欣赏帅哥吧,吹着口哨,她闲来无事地干脆欣赏起了他的俊脸。

半晌,莫兰卿那异常冰冷的声音传入了童依依的耳内:“为什么你还要喜欢卫泛舟?”

口哨声戛然而止,她掏了掏耳朵,“我为什么不能喜欢卫泛舟?”她自动省略了那个“还”字。

“你答应过的,以后只喜欢我一个。”冰冷的表情,冰冷的声音,可是说出口的话却带着一丝稚气。

答应?

“我没答应过你吧!”她对他的话嗤之以鼻。

“你有!”莫兰卿语气强硬道,“你的男朋友不可以是卫泛舟。”沉沉的声线里,有着让人无法忽视的独占欲。

晕!敢情他是听到她之前对佳惠说的话啊,“我那只是想象而已啊。”她申辩道。换言之,那是属于根本不可能实现的梦想。毕竟人家是大明星,身边的美女多得是,哪有空来理会她这个小小的追星族。

“总之就是不可以。”他的手捏在了她的肩膀上,越来越重的力道使得她忍不住地皱起了眉。

汗珠从额头滑下,她扭动着肩膀,挣扎着道:“没道理!我喜欢什么人,都不关你的事吧?”

“不是的。”他的眼神之中透着隐隐的热切与执着,“我……”难得的,他说话带着一丝犹豫。

“你什么啊,你先放开我啊!”她又不是铁打的,任他这样捏来捏去。

“不要。”他一口拒绝道,抿了抿唇,略带疑问的声音悄然响起,“你真的想要男朋友吗?”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这年头,女人不能等着男人送上门,见到好男人,就要懂得主动出击,“我的男朋友我自己会找,如果你要担心这事的话,那就不必了。”所以行行好吧,快点松手啊,要是她的肩胛骨碎了,第一个就是找他算账。

唇,张了又抿,抿了又张。他俯下身子,似要看穿她一般。

如果可以,童依依很想大声说上一句——“看什么看,没看过美女啊!”不过为了避免和他耗上更多的时间,所以她还是乖乖地闭上了嘴。

终于,莫兰卿一脸心不甘,情不愿地开口道:“如果你真的要男朋友的话,可以由我来当。”

得!省了吧!拜托,他说这话好歹也顾及一下表情啊。这个样子,活像是被什么人逼着似的,“我想……还是不必了。”干干一笑,童依依拒绝道。

兔子不吃窝边草,这是铁一般的定律,所以对于他……欣赏就足够矣。

“你不喜欢我?”

“就算喜欢也不代表我一定要你当我男朋友啊。”她只是喜欢他这张俊脸啊,虽然曾经有为他心疼过,心疼他从小到大根本不曾有过快乐,但是——那也仅仅只局限在心疼而已。要是她喜欢哪个帅哥美男,那人就会成为她男友的话,她男朋友都可以排到太平洋去了,“成为男女朋友所需要的不光只是喜欢而已,而是应该有更深沉的感情。”

“更深沉的感情?”他的目光之中泛着疑惑。

“就是一定要相爱啦。”真是的,有必要让她说得那么直白吗?

“我觉得,两个人一定要相爱,才可以成为男女朋友。”她摊摊手说道,唉,希望他能够听得懂她的暗示才好啊。

“但是你吻了我。”莫兰卿轻垂着眸子,长长的睫毛随之眨动了一下。

怎么又说这事啊!童依依整个身子往一侧歪了歪,是他主动吻她的好不好,“我想,我们还是忘了这件事比较……”

“好”字尚未出口,他紧随而来的话,正式把她打得趴下,“既然你吻了我,那么你就一定要负责。”带着一丝霸气,带着一丝轻狂,还有一丝稚气的声音响起在了她的耳边,随着风轻轻吹散。

“负责?!”她狼狈地仰着头,不敢置信地盯着他。

接吻就要负责……有没有搞错啊!

“听说,你今天来我的部门,拉着童依依出去了?”47楼的办公室里,李世辉看着莫兰卿道。虽说上来是为了递交一份文件,不过显然问个答案出来,才是他的最终目的。

“嗯。”莫兰卿应了一声,依旧低着头。

“不打算对你的老友说说情况吗?”叹了一口气,李世辉干脆开门见山道。任何暗示性质的话,在兰卿面前便会等同于废话。

“说什么?”头总算抬起,莫兰卿淡淡地反问道。

“你和童依依的事啊,别告诉我,你会没事当着那么多员工的面,拖着一个女人走出办公室。”某些时候,他理智得简直不像是一个人。

“哦。”莫兰卿应了一声,“我对她说要当她的男朋友。”他语不惊人死不休地道。依旧还是平静的语调,却让听到这一消息的李世辉,把口中含着尚未来得及咽下的茶水整个喷出。

“世辉!”莫兰卿不悦地皱皱眉。

“抱歉、抱歉,我刚才太激动了。”李世辉赶紧抽了几张放在一旁的纸巾,擦着散落在外的水珠,“那个……你说你要当童依依的男朋友?”他怀疑地问。

“对。”他颔首。

“那童依依答应了吗?”

“她为什么要不答应?”莫兰卿奇怪地看了好友一眼。

也对,依照童依依那花痴女平时的表现来看,恐怕兰卿一提出此议,她便乐得飞上了天了吧,“你想清楚了,真要和她交往?”毕竟,和一个以看帅哥为乐的女人交往,是需要一定勇气的。

“很清楚。”他快速地回答,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

唔……看来,童依依果然还是有着一定的魅力啊!李世辉暗自想着。

“世辉。”莫兰卿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出神。

“呃?”

“怎么样……”手指扒了扒额发,他似乎在考虑着说词,“怎么样才可以让一个人最喜欢另一个人?”

“啊?”表情是十足的呆愣样,李世辉没反应过来。

“算了。”不甚自在地别开头,莫兰卿埋头准备继续看文件。

“等等!”李世辉赶紧叫道,“你刚才说的‘一个人’指的该不会是童依依吧?”

没有回答,不过某人的脸上扬起了一道几不可见的红晕。

看来是猜对了!李世辉整整衣服,顿时摆出了一副爱情专家的样子,“兰卿,其实这种事情很简单的。”

“简单?”头再次扬起,他的眉眼中泛着疑惑。

“对啊。”李世辉说得轻松,“只要你有足够的耐心,慢慢地去呵护对方、去宠对方,相信她一定会为之感动的。”女人是要哄的,这是铁一般的定律。

呵护……和宠吗?莫兰卿不禁微微沉思着。

只要这样做,依依就会最喜欢他了吗?比起那个卫泛舟,还要更喜欢他?!

接吻就要负责,这恐怕是本世纪最大的笑话。

不过,说这笑话的人是莫兰卿,所以她童依依基本上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唉,男女朋友,多……呃,美好的名词啊,有一个帅哥当男友本来是她这辈子最大的愿望之一,不过,现在她只觉得这一切像是一场闹剧。

蹲在经理办公室里,童依依看着最新的BL动画彩页册。这种彩页册的最大好处是遍地都是帅哥,也大大地满足了她的“眼欲”。

“不……现在,如果放手的话……那个人就不知道会去哪里,哪个遥远的地方……会永远地走开……”

“啊……啊……”

某女闲来无事地念着彩页册里所介绍的动画片中的经典语句,同时不忘来几句尖叫,以表示自己对此经典句子的认同与感慨。

“好吵。”不耐烦的声音,从室内那张办公桌上传来。

“如果你同意的话,我不介意回15楼的办公室。”童依依头也不抬地回道。若不是因为他的霸道,她何须一个中午窝在他的办公室里啊。

只因他的一句:“我们是男女朋友,所以中午要在一起吃饭。”于是乎,她每天中午,就被她那火爆上司李世辉踢到47楼,作用则是——陪吃饭!

当然,她也可以选择到一楼的员工餐厅,不过为了避免到时候被人当猴子看,还是宁可窝在47楼吃外卖比较好。

“我不准。”莫兰卿二话不说地拒绝了她的提议。

没有意外地耸耸肩,童依依继续埋头看着她手中的册子,“泉好帅啊,晃司好帅啊!”她继续发表着她没发表完的感叹。虽然是好多年前的动画片了,但是每每重新看着这本册子,她还是会感慨万分。

当年果然是没有白花1个月的零用钱来买这本册子啊,虽然时代变迁,不过帅哥依然还是帅哥。

闷闷的揉纸声一阵阵地传来,然后则是推开椅子的声音及走动的脚步声。

片刻之后,一双大皮鞋出现在了童依依的视线之内。

修长的手指夹起她手中的册子,莫兰卿俊雅的脸孔上写满了不满,“不许看。”他俯身盯着她,薄唇抿成了一条线。

不是不许,就是不准,他还有完没完啊!两眼往上一翻,童依依摊出双手,言简意赅地道:“还我!”

丝毫没有交出手中册子的意思,莫兰卿定定地看着眼前的人,“为什么你不看着我?”他不喜欢她只把注意力放在这些画册上,他希望……希望她的目光之中只有他。

“拜托!我现在不是在看着你吗?”难道她的两只眼睛是画上去的啊。

“可是你之前没有。”他的语气有着一种酸醋味道。

靠!不是连这都要管吧!童依依使劲地揉了揉额角,“姓莫的,你不要太过分了。因为你,我都没有把卫泛舟的写真集带到这里来看,你现在居然连《绝爱》的动画册都不让我看。”天理何在啊!

瞄了一眼册子上的主人公,莫兰卿撇撇嘴开口道:“他们有什么好的?”

“什么都好啦。”说到自己喜欢的事物上,原本闪着火花的双眼瞬间冒出无数心心,“你都不知道,晃司有多痴情,他有很经典的一句话——‘在我遇见你之前,我记得自己从来不曾流泪,我从不知道,在我自己的身上有这么多的泪水,有这样浓烈的感情’。”她一脸崇拜地回忆着说道。基本上,那部动画片她翻来覆去看了N遍,台词都能背出来了。

“泪水吗?”他低语喃喃着。

“是啦。”她站起身,试图夺回自己的动画册,“一个男人肯因为另一个人而流下从来不曾流过的眼泪,就可以知道他有多爱那人了。”这也是动画片让她感动的地方。

这样的感情,有多浓烈,又有多狂热呢?她不知道。只是……在心中的最深处,其实也在隐隐地期盼着,有朝一日,可否会出现一个人,爱她如同晃司爱着泉那般。

童依依的手抓住了动画册的一边,而莫兰卿的手,则依旧握着另一边,而且……越握越紧。

别握皱啦!她在心里呐喊着,了几下,却没办法把动画册从他的手中抽出。

“喂,你——”按捺不住地抬起头,却发现他的目光正死死地盯在她的脸上,像要穿透她,也像要研究她似的。

薄唇,缓缓地一动,那磁性的声音宛如一张网,轻薄细腻:“在我遇见你之前,我记得自己从来不曾流泪,我从不知道,在我自己的身上有这么多的泪水,有这样浓烈的感情。”

“啊?”她一愣,怔怔地看着他,一下子反应不过来。他没事念这段台词干吗?不过……他的记忆力……只是她刚才那样说了一遍,他就可以一字不差地记住吗?

“如果你想要眼泪的话,我也可以为你而流的。”手指,悄然地滑过了她的额际,他的唇吻上了她的发丝。

眼泪吗?若是为了她的话,他可以流。

心中的缺失,在慢慢地填补着,他似乎……已经越来越不可以缺少她了。

是因为什么呢?只是仅仅因为当年——她吻了他吗?

有点迷惘,再加上一点迷惑,还有那理不清的心绪。在他那双凝视着的眼眸之下,她竟然会有不知所措的感觉,因为不知道该如何去回答他的话。

如果她想要眼泪的话,他也可以?!他知道说这话的含义吗?而一个男人的泪水,又是那么轻易就可以流出来的吗?

“在想什么呢?”同事佳惠抬起手,轻轻敲了童依依的脑袋一下,很少看到对方在不看美男的时候,还能出神发呆。

“没什么。”童依依撇撇嘴,看着佳惠手中拿着的道具服,“你拿这个干吗?”她指了指衣服问道。

“天啊!”佳惠叫道,看着依依的目光活像在看外星人,“依依,你难道忘了明天是什么日子吗?”

“明天?”童依依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日期,“明天是星期五啊。”她答了一个世人都知道的答案。

“你没发烧?”佳惠依旧是一脸震惊的表情,右手同时贴上了童依依的额头,准备探一探对方的热度。

“我健康得很。”没好气地挥开了佳惠的手,童依依不满地继续指着道具服问道,“老实交代,这衣服到底是干吗用的?”

“什么老实交代,明天卫泛舟要来公司指定的摄影棚拍摄下季度广告的海报,你不会是忘记这事了吧!”佳惠哇哇大叫道。难以置信,向来对卫泛舟的事极度敏感的依依,居然会呆到这种程度。

嘎?卫泛舟?!

三个字的名字,犹如闪电一般划过童依依的脑袋。狂晕!她还真是忘了,“对了,明天就可以看到卫泛舟了。”她喃喃自语着,色女生涯的一大败笔啊,她怎么连那么重要的日子都忘了。

“就是啊。”佳惠奇怪地看了依依一眼,“你平时不是老在谈论卫泛舟的事情吗,怎么这会儿居然连这么大的事都忘了?”能够见到卫泛舟的机会实在难得,所以这次广告部众多女同事,个个可是摩拳擦掌,准备跑去摄影棚见识明星的风采。

汗颜啊!童依依掏出手绢,擦拭着额头微微渗出的汗珠,“这个……这个嘛……”总不能说是因为这几天她老想着莫兰卿的事情,压根就忘记了关于卫泛舟要拍摄公司下季度广告的事。

“什么?”佳惠饶有兴趣地竖起两只耳朵。

“可能是因为我这段时间忙了点,所以……呵呵……”她瞎掰着理由。

“该不是忙着和莫经理谈恋爱吧?”

“咳咳!”如果世界上有被口水呛死的人,那绝对非童依依莫属,“你……你说什么?”她诧异道。

“还装啊!”佳惠摆摆手,“全公司都知道你现在是莫经理的女朋友了,一个部门的同事,你就别隐瞒了吧。”

全公司……都知道了?

“你……呃,你们怎么会知道?”咽了咽喉间的口水,童依依问道。

“你当公司的人都是瞎子啊。”佳惠耸耸鼻子,“尤其是那天当莫经理黑着一张脸,从办公室里把你拖走,是白痴都看得出他在意你了。”想到当时莫经理脸色的阴沉,就让她有种发抖的冲动。

虽然美男美则美矣,不过阴阳怪气且阴晴不定的性格,还是让人只可远观,不敢亵玩。

“他……他在意我?”童依依讷讷地重复着。

“是啦、是啦。”有些无可奈何地耸耸肩,佳惠晃了晃手中拿着的道具服,“星期五,你到底还打不打算去看卫泛舟拍广告海报啊?”

无意外的,原本还一脸呆愣的某女,霎时双眼精光四射,答案几乎没有犹豫地回响在了15层的办公室里——“当然要去了!”

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怎么可以错过。

周五的上午,摄影棚外,已经挤满了不少的人;而摄影棚内,则相对好一些,因为公司严格规定,只有有佩戴工作证的人员才能。

至于童依依,则发挥着死皮赖脸的最大优势,从李世辉的手中磨到了一张工作证。

拿着索尼的数码相机,她手指摆弄着,可是眼睛却是眨也不眨地看着几十米之外,正在聚光灯下摆着造型的主角。

卫泛舟,29岁的年纪,却红透了演艺圈。纯洁如BABYFACE的面庞,却有着一双细长而媚人的桃花眼,白得近乎有些透明的肌肤,使得他看起来有些宛如水晶所雕琢的人儿一般。那嫣红的唇,以及浑身所散发出来的冰冷气质,让人不禁想要去探个究竟,想要看到他更多更多的表情,肢体语言。

果然是明星啊,那种浑然天成的气质,硬是让人舍不得移开目光。童依依呆呆地看着那几乎集中了现场所有人目光的人儿,嘴巴里不停地叨念着:“唔……我到底什么时候才有机会可以亲自拍这种帅哥啊!”看着摄影师在不停地按着快门,她简直是恨不相逢未“拍”时啊。

“你别做梦了!”毫不留情的爆栗子敲在了童依依的脑门上,李世辉泼着凉水道。

“哇,李Sir,你不用敲得那么狠啊。”童依依揉着脑门抱怨道。他这种敲法,简直就当她的脑袋是铁打的嘛。

“你还说。”瞪了属下一眼,李世辉开始训起话来,“你当初问我要工作证的时候,说是来干吗的?”

“这……”在他的目光下,她“小小”地缩了一下肩膀,“来倒茶、递水、打扫垃圾。”因为闲杂人等是不能进摄影棚的,所以她只能“勉为其难”地和打杂小妹抢起了这份工作。

“很好,原来你还记得啊。”李世辉双手环胸,皮笑肉不笑地看着童依依,“那你从进了摄影棚,到现在都干了什么?”这个花痴女,除了看卫泛舟,还是看卫泛舟。

“呵……呵……我……我可以马上干。”干笑两声,童依依忙不迭地说道,顺势打算走到角落,去倒几杯茶装装样子。

“等一下。”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李世辉出声叫道。

“啊?”还有事?

“劝你一句话,不要太接近卫泛舟,尤其是不要当着他的面露出这种花痴一样的表情。”俯下头,李世辉小声地说道。

疑惑地眨了眨眸子,童依依满脸的不解,“为什么啊?”李Sir很少会说这种没头没尾的话。

“如果你不想惹火兰卿的话,那么最好听我的话。”李世辉意有所指地道,“其实就某方面来说,兰卿的独占欲很高。”因为过于单纯,所以很多事情会过于直接地体现出来。一个人,一旦对其他的降低,那么某种就会特别的强烈。

而体现在兰卿身上的,则是独占的。那种只想要独占一个人的,也许连兰卿自己都不曾发现到吧。

“李Sir,你说的话好奇怪。”童依依瞥了瞥一脸认真状的李世辉。

“那是因为……”他的话未说完,随即被摄影棚里的一阵骚动声打断。原来海报的拍摄已经把第二套服装拍摄完毕,趁着中间休息的空当,在场的不少女性员工纷纷斟茶递水,或者要求合照,或者要求签名之类的。

“天,被抢先了!”这边的童依依,也不甘落后地拿起了事先准备好的签名板,奋力地向着那簇拥着的人群奔去。

“依依,我说的话你都……”

“哎,听见了啊!”童依依头也不回地回了一句。

“……”望着那拼命三郎似的背影,李世辉苦笑着摇了摇头,她真的有把他的话听进去吗?

“卫泛舟,看这边啦!”

“签个名吧,我好喜欢看你拍的片子、还有写真集!”

“可不可以和我合照啊?”

叽叽喳喳的叫声霎时响成了一片,原本还算空旷的地方,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了。

只不过,现场只有女人的叫声,以及经纪人和其余男性工作人员维持秩序的声音,至于卫泛舟,则犹如一座冰雕般地站立着不动,细长的桃花眸冷冷地看着周围,丝毫不受到任何的影响。

“卫泛舟……啊……”童依依努力地挤着人群,费力地向前挪动。精力不如以前,看来该找个健身房好好锻炼一下。才挤了一会儿,就已经气喘吁吁了。

她的尖叫,迅速被淹没在了别人的喊叫声中。

“安静一下,等会还要继续拍……”卫泛舟的经纪人费力地控制着场面。只不过,挤成一团的人依旧挤成一团。

好吧,她挤,她冲!童依依鼓着双颊,发扬着不怕落后,勇往直前的精神。

呼!前方,总算有着一丝光亮。童依依鼓足了劲拼命地朝着那光亮挤去……

一、二、三……

往前的脚步一下子煞不住,童依依整个人头重脚轻地朝着前面倒去。

“砰!”一声重重的撞击声响起,随之而来的,则是周围一片的尖叫声。怎么了?怎么了?打雷了,还是地震了?

身子撞得有点痛,不过又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痛。童依依摇摇晃晃地撑起脑袋,看着正半坐起身子、有被她压着当“肉垫”之嫌的人。

精致似水晶的五官、胜雪赛霜的肌肤,还有手心底下那略显冰冷的触感。她……她……她和卫泛舟靠得好近啊!

一丝厌恶,从对方的眸子中扬起,不过童依依自动忽略,当作没看到,“签、签……”名字尚未脱口而出,那握着签名板的手随即被一股重重的力道拉起,然后,耳边闪过的则是那熟悉的声音,“你这是在做什么?”

“啊?”平时向来低低的声线,此刻竟然扬高了好几个分贝。童依依有些呆愣的视线对上了一双喷火的眸子,“莫……兰卿!”

周围不知不觉中已经安静了下来,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莫兰卿和童依依的身上。而卫泛舟,则面无表情地站起身子,掸了掸身上的灰尘。

“很好,原来你还记得我。”眼眸的火在灼热地燃烧着,而说出口的话,却犹如寒冰一般,刺得人骨痛。

“我……”她不自觉地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唇。上帝啊,他不是应该在经理办公室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的解释呢?”他的表情,活似一个妒夫。

“解释?”在他的目光中,她不由得缩了缩脖子。老虎嘴上拔毛的事不是人人都够勇气做的,所以现在她还是老实点的好。

“他就是卫泛舟?”莫兰卿眼角瞥向了一旁的人。曾经,在电视机的屏幕前,她指着这张脸庞给他看过。而他的记忆力一向是过目不忘,所以……即使是想忘,也忘不了这张脸。

“对啊。”她傻傻地点了点头,随即看到他的脸色更加阴暗。拜托,用得着摆出那种脸色吗?她充其量也只不过是小小地揩了一点卫帅哥的油而已。

两强相立,莫兰卿死死地盯着卫泛舟,而卫泛舟,则依旧是一副波澜不兴的表情。

四道视线在空中交汇着。

嘶啦,嘶啦!

火花迸发,似乎随时都有电死人的可能。如果平时能够同时欣赏两大帅哥站在一起,童依依铁定会两眼呈冒心状。

不过现在……唉,她只希望莫兰卿的火气不要出在她头上。

哗!那一只握着她手臂的手猛地把她一拉,她的鼻子整个撞上了对方的胸膛,“痛啊!”她忍不住地叫道,还没来得及抗议完毕,整个人便已经身不由己地被卷出了摄影棚。

“喂,别走那么快啊!”

“……”

“等……等一下啊,我还没要到卫泛舟的亲笔签名啊。”

“……”

“还有,你究竟要带我去哪里啊?”难道她的命运,真的注定和沙包一样,只能被拖着走?

看了家有恶犬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童话村小说哟。

阅读全文
97

家有恶妻

佚名小说家有恶妻,佚名小说家有恶妻在线阅读家有恶妻由佚名所著,是一本题材新颖,情节吸引的其他小说,本站提供家有恶妻笔趣阁最新章节及文字版章节无弹窗免费全文阅读。……

作者:佚名类别:悬疑小说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