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深深爱渐浓

白夜深深爱渐浓

时间:2019-05-17 22:08:03来源:网络

宋清晓白夜琛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带给您!宋清晓白夜琛小说叫做《白夜深深爱渐浓》,小说情节新颖,值得一看。宋清晓白夜琛小说主要内容:医院走廊的灯光映照着女孩,紫色连衣裙被笼上一层光辉,设计精美的裙子恰好衬托出她玲珑有致的身材。

白夜深深爱渐浓小说

宋清晓白夜琛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带给您!宋清晓白夜琛小说叫做《白夜深深爱渐浓》,小说情节新颖,值得一看。宋清晓白夜琛小说主要内容:医院走廊的灯光映照着女孩,紫色连衣裙被笼上一层光辉,设计精美的裙子恰好衬托出她玲珑有致的身材。

《白夜深深爱渐浓》精选章节:

医院走廊的灯光映照着女孩,紫色连衣裙被笼上一层光辉,设计精美的裙子恰好衬托出她玲珑有致的身材。

而她这样微扬着小脑袋的模样,居然显得很夺目亮眼。

沈君瑜下意识地松开了卢语嫣的手,清俊的眸中,担忧和隐忍交织。

他眉头紧皱,一把将宋清晓拉到跟前,清冷的声音压下,“这几个月你为什么一直躲着我?”

沈君瑜的手劲颇大,宋清晓被扯得生疼。

哈,真是好笑,他居然还有脸质问她为什么躲着他。

她抬起一张俏脸,澄亮的眸逼视着他,“不然呢?要我笑着祝福你们这对奸夫淫妇吗?”

“宋清晓!你嘴巴放干净点!”

卢语嫣气得脸都绿了,她就知道!她就知道宋清晓出现在医院有问题!

“抱歉,我只是在陈述事实。”宋清晓扭过小脸,蹙眉说道。

看到她一脸漠然冰冷,男人心中一痛,声音暗哑,“清晓,你还在记恨上次的事吗?我上次……”

“你想多了。”宋清晓打断道,“沈君瑜,当初我扇了卢语嫣一耳光,你把我推下了楼梯,我们之间也算是扯平了。”

卢语嫣早就将宋清晓视为眼中钉,现在见她和沈君瑜又有纠缠,心里恨得牙痒。

她仗着自己是孕妇,挺着肚子就张牙舞爪地冲上来,“扯平了?你说的真是轻松!知不知道上次差点害我流产!宋清晓,你这个**!就是见不得我好过!”

宋清晓心中冷冷一笑,若是三个月前,也许她真就傻傻地被被卢语嫣撞倒了,可是现在她不会再让这个女人碰自己一下。

宋清晓猛地侧过身体,躲过朝她熊扑过来的卢语嫣,漠然地看着对方在自己面前以一个狗吃屎的姿势迎面摔向地板。

“啊!”

卢语嫣一声惨叫,幸而沈君瑜眼疾手快,及时拉住她,用自己的身体当了对方的人肉垫子。

宋清晓看着双双倒地的一对男女,一颗心冷到了极致。

她双眸迸射出冷冽的寒光,稚嫩的声音尖锐讽刺,“卢语嫣,我告诉你,沈君瑜不过是我穿过的破鞋!你如果要就拿去,我宋清晓不稀罕!”

“宋清晓!!!”

伴随着卢语嫣的尖叫,和沈君瑜苍白的脸色,女孩挺直脊背,转身抬步,不急不慢地消失在了走廊尽头。

望着宋清晓消失的方向,沈君瑜清眸微瞠,嘴唇苍白的像两片薄纸。

他的大脑中始终回旋着女孩刚刚那句话,“沈君瑜不过是我穿过的破鞋!穿过的破鞋!破鞋!”

“君瑜!我不许你再想着她!”卢语嫣在他怀里扭了扭身子撒娇。

沈君瑜恍惚中回神,看着怀中的女人,温润的眸中神色有一秒涣散,“语嫣,那一晚,真的是我吗?”

“你……你什么意思?”

卢语嫣杏眸圆睁,一脸不可置信,“君瑜,那晚和我睡在一起的男人当然是你,你怎么能这样怀疑我?如果你不想负责任,那不如让我死了吧!”

卢语嫣语气激烈,一双好看的眸子瞬间蓄满泪水,晶莹的**滑过眼角,显得好不可怜。

白夜深深爱渐浓小说章节试读,重回九零年代章节阅读。宋清晓白夜琛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带给您!宋清晓白夜琛小说叫做《白夜深深爱渐浓》,小说情节新颖,值得一看。宋清晓白夜琛小说主要内容:医院走廊的灯光映照着女孩,紫色连衣裙被笼上一层光辉,设计精美的裙子恰好衬托出她玲珑有致的身材。

何绮晴对白夜深深爱渐浓点评:微虐中带有丝丝甜意,催泪后又会让人满心期待,故事情节引人入胜!适合闲暇时阅读哦!

童话村小说推荐文案试阅读《重回九零年代》还奶奶钱

吕秀娥回来的时候,王紫涵正在大院的路上走来走去。吕秀娥看到了笑着说:“今天怎么回来了?放假了?”

王紫涵笑着说:“军训结束,放两天假。”

吕秀娥关心的问:“军训有没有累坏了?给她们几个相处的怎么样?”

王紫涵笑着一一回答,也将周萍的事情告诉了吕秀娥。

吕秀娥听了皱着眉头说:“这样的同学,你以后少接触,你还小有些事情不懂。”

王紫涵笑着点头说:“妈,你给我两元钱吧,我以前的钱放姥姥家了,没往这边拿。今天坐三轮车回来,借了奶奶两元钱。”

吕秀娥关心的问:“你奶奶没有为难你吧?”

王紫涵摇摇头。

吕秀娥笑着说:“我现在给你十元钱,一会儿你给奶奶,以后别找她借钱了。这次走的时候,我给你30元钱,有什么需要的自己买些。”

王紫涵点点头说:“还是妈妈好。”

俩母女到家的时候,刘桂花在门口溜达,看到俩人同时回来,不高兴的说:“小女孩一天不着家,像什么话,在我们那个年代都要挨打的。现在孩子都娇气的不行。”

王紫涵没有接话,将吕秀娥给的十元钱递给刘桂花说:“奶奶,还你钱。”

刘桂花一看是十元,接过钱说:“你这钱哪里来的,别不干净。”

王紫涵说:“我妈给的,有什么不干净,钱还不都一样花,你不要给我,我还能买东西。”

刘桂花斜了王紫涵一眼说:“小小孩子不学好,这都是给谁学的。”

吕秀娥在旁边给王紫涵使了个眼色说:“涵涵,回屋学习去。”

王紫涵听话的,回到屋里,找出抽屉里的信纸。给穆逸凡写起了信来。说了自己军训的情况,以及宿舍的几个小姐姐。还有自己的新地址。信上也说了自己想挣钱,苦于没有门路。问他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王紫涵现在的英文越来越好了,穆逸凡已经在信里找不出多少毛病了。王紫涵想若是自己现在考试英语四级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王紫涵将信收拾好的时候,王德善回来了,听说女儿回来。笑着说:“紫涵,出来吧,你妈做好饭了。”

王紫涵笑着走出了房间,看餐桌上已经摆好了饭。洗洗手,王紫涵刚坐下,准备拿馒头吃。

刘桂花瞪着眼睛说:“有老人在,怎么不知道先给老人拿!”

王德善听了这话,赶紧将馒头递给刘桂花。刘桂花说:“你这是问猪呀,拿这么大的馒头!”

王德善笑着将馒头搬开说:“妈,这不怕你吃不饱么?”

刘桂花接过馒头没有再说什么。

王德善说:“秀娥,今天咱大老表去厂里找我了。想让我跟着他敢,说是工地上没有自己人管着不放心。”

吕秀娥考虑了一下说:“在什么地方?给开多少钱?”

王德善说:“在平市,说是一年除了吃饭吸烟外给我开1万元。”

吕秀娥一听,工资不低。说道:“行,那你去吧,家里我管着。”

刘桂花说:“看吧,到实际上还得是我的关系。本来有见事情我没打算说的,既然你们俩宽裕了。你二妹前几天来借钱,你们没在家,说是明天还来,你们借给她吧。”

王德善笑着问:“妈,她借多少?做什么用?”

刘桂花笑着说:“说是借2000元,买拖拉机用,以后你们用也方便。”

王德善考虑了一下说:“妈,我和秀娥手上现在没那么多钱,怎么借?”

刘桂花说:“你跟你大表哥先预支2000元,就说我用的,回头从你工资里扣不就行了么。”

王德善为难的说:“妈,我还没去上班,怎么能这样做呢,太不厚道了。”

刘桂花说:“都亲戚,有什么厚道不厚道,你按我说的做。”

王德善苦着脸说:“妈,要不我们有多少借多少吧,这事就这么定了。”

刘桂花说:“我不管这些,你得借她2000元,又不是不还你。你不去说,我去!”

王德善没办法说:“行,我今天去找老表借2000元,明天等二妹来了给她。”

刘桂花这才笑了其来。

王紫涵看着奶奶这个样子,妈妈又不说话,心里急。若再这样下去,可怎么是好,到时候家里非让奶奶弄乱不可。

王紫涵笑着说:“奶奶,我二姑买拖拉机,给我大伯借钱了么?”

刘桂花笑着说:“你大伯那有钱,你爷爷都够你大伯忙了,那来得钱,再说你大伯家的哥哥敢结婚了,也要钱呢。你大伯没找你们借钱,已经不错了。”

王紫涵笑着说:“奶奶,人家都是老大帮下边的兄弟姐妹,我大伯挺好的,总让小的帮他。”

刘桂花不耐烦的说:“去去,你小孩子知道什么。”

吕秀娥说:“德善,我觉的,咱们还是不能找大老表借钱,咱就有多少借多少吧。”

刘桂花说:“王德善,你只要敢不借,我就不让你去你大老表哪里上班。”

王德善皱着眉头说:“不去也好,我在家里照顾你们,就是挣的少点。”

吕秀娥说:“行,那你回了老表吧。咱们这边手里也没多少钱,孩子们还得上学。咱别借了。”

王德善考虑了一下说:“秀娥,存的钱都是你的工资,你当家吧。我挣的那一点都花在生活费上了。”

刘桂花听了这话嚷嚷道:“你们俩不孝的,敢不借试试。”

王德善这次没有去哄刘桂花,说:“妈,我们也困难,在你这里别人都需要帮忙,难道我们不需要么?”

刘桂花看着王德善说:“当初,我就不想跟着你,是你们非要要我,却不肯善待我。”

王德善气笑了说:“妈,怎么善待你。你让我们往东我们不往西。妈,自你来了之后,我和秀娥没有离婚已经不错了。你是非得看儿子我过不是去才好受是不?”

刘桂花冷声说:“当初要不是生你,我和他早领着你大哥去过好日子去了。还能是现在得样子。说不定家里还有好几个保姆。”

王德善冷笑着说:“妈,你这样说,大哥不是爸的孩子?”

刘桂花冷着脸说:“告诉你怎么样,你大哥就不你爸亲生的。”

王德善和吕秀娥听了这话全都楞呢了。王紫涵也楞了。原来王修善和自己老爸还不是一个爸,怨不得他对爷爷不好。

王德善听了这话说:“妈,若这是真的,大哥他没资格管爸。我会去找舅舅从新分的。我管爸。”

刘桂花警觉自己说错话了,说道:“我着玩的,怎么能不是你爸亲生的,不是你爸亲生的能是谁的孩子。好了,你别找你舅了,就这样过吧。我以后不说你们那么多了。”

王德善说:“妈,我和秀娥明天去家里看看吧,若是哥还是对爸不好,我们就换这给你们养老。你不一直想跟着大哥么?”

刘桂花想了想说:“我不同意,你是弄不成的。”

吕秀娥收拾了碗筷说:“德善,别说了,咱们明天领紫涵回去看看。”

王德善点点头没再说话,刘桂花坐在哪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重回九零年代精彩评论

就一个问题,为什么刚刚开始知道剧情,后面就不知道了?吴邪在做什么事,不是应该知道吗?怎么你搞的什么都不懂一样?,看了白夜深深爱渐浓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童话村小说。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