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玛真相

拉玛真相

时间:2019-05-17 22:07:32来源:网络

第二天早上,尼柯尔睁开眼睛,发现理查德手里拿着两个装得满满的背包。“我们要去探察寻找八爪蜘蛛,”他激动地说。“到那个黑色的屏幕后面……我已经给坦米和迪米留足了两天的食物和饮水,还给艾莉诺和贞德设计好了程序,一旦出现紧急情况,就来找我们。”尼柯尔一边吃早饭,一边仔细观察自己的丈夫。他的眼睛充满了活力和

拉玛真相小说

在家人和朋友的帮助下,妮可死里逃生,与理查德重聚。但伊甸园独裁者中村的追兵紧跟而至,一行人被迫进入蜘蛛领地——一个与人类社会迥然不同的智慧蜘蛛王国。经过一连串的挫折,妮可一行终于与蜘蛛建立了信任,但中村很快将战火引到了蜘蛛领地。一场人蛛大战在所难免,谁将是最后的赢家?两个物种的命运取决于监视着这一切的拉玛人。而关于拉玛和拉玛人的所有秘密,将在航行的目的地一一揭晓。

第二天早上,尼柯尔睁开眼睛,发现理查德手里拿着两个装得满满的背包。“我们要去探察寻找八爪蜘蛛,”他激动地说。“到那个黑色的屏幕后面……我已经给坦米和迪米留足了两天的食物和饮水,还给艾莉诺和贞德设计好了程序,一旦出现紧急情况,就来找我们。”

尼柯尔一边吃早饭,一边仔细观察自己的丈夫。他的眼睛充满了活力和生机。“这就是我记得最清楚的那个理查德,”尼柯尔对自己说。“冒险一贯是他生活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我已经下来过两次,”等他们一头扎进那个抬高的屏幕下面,理查德就说,“但是从来没有到过这第一个通道的底部。”

屏幕在他们的身后关上了,尼柯尔和理查德陷入了黑暗之中。

“关在这里头不会有问题吧,是吗?”他们两人检查手电筒的时候,尼柯尔问道。

“完全没问题,”理查德答道。“屏幕一分钟左右升降不到一次;但从现在算起,任何人或者任何东西要是在这个地方呆的时间超过一分钟,屏幕又会自动升起来。”

“开始行动之前,我得提醒你,”过了一会儿他又说,“这条通道很长。我走过,至少走了1000米;但什么也没有发现,甚至连个拐弯都没有。里面完全没有亮光,所以走开头一段路会感到沉闷,但最终一定会发现什么,因为给我们送给养的生物人一定是从这条路来的。”

尼柯尔抓着他的手,“只不过要记住,理查德,”她从容不迫地说,“我们不像过去那么年轻了。”

理查德先用手电照了照尼柯尔的头发,她的头发已经完全灰白,然后又照了照自己的灰白胡子。“咱们是一对老家伙啦,是吗?”他嘻嘻哈哈地说。

“你自己说呗,”尼柯尔紧紧抓住他的手回答道。

通道远不止1000米长。理查德和尼柯尔一面步履艰难地走着,一面谈话,谈得最多的是他在第二栖息地令人震惊的经历。

“电梯门一开,我头一回看到姆咪猫,简直吓坏了,”理查德说。

他刚刚讲完和艾云鸟呆在一起的情形,又按时间先后,讲到了他到圆柱体的底部的情况。“我真的惊呆了。它们离我只有三四米远,那两个东西都直瞪着我看。两只低级的椭圆形大眼睛充满了乳白色液体,在眼睛里面晃过去晃过来。头的肉柄上那一对对眼睛都弯转过来,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我。”理查德打了一个寒颤。“那个时刻我可永远忘不了。”

“我得搞清楚,还真的有这种生物哩,”尼柯尔过了一会儿说,当时他们正走近一个地方,看起来像是地下通道里的岔道。“姆咪猫在玛纳瓜里孵化,生命相当短,但是非常活跃,然后死在丝网生物里面。你的理论总结说,它们的整个生命过程,进一步增强了神经系统的基础知识。新的玛纳瓜在丝网生物内部一长出来,这一生命周期就完成了。生气勃勃的姆咪猫家族在适当的时候就可以收获这些刚刚萌发的生物了。”

理查德点了点头。“那也许并不全对,”他说,“但应当是非常接近。”

“所以,漏掉的只有促进玛纳瓜生长发育的一系列条件,是吗?”

“我正希望你能帮助我解决这一难题哩,”理查德说,“博士,你毕竟是我们当中惟一受过正规生物学训练的人呵。”

通道变成了三岔路口,两条岔道都又长又直,同他们所在之处形成一个45度的角。“朝哪边走,宇航员德雅尔丹?”理查德含笑问道,一边用手电两边照。两条路都没有一点明显的特征。

“咱们先走左边,”尼柯尔等理查德在他那小小电脑上画了地形草图后说。

左边的岔路才走了几百米就变了,变成一条宽宽的向下走的坡道。坡道绕了一个大圈,最后朝拉玛号地表下延伸了一百多米。他们正在往下走,突然看见地底下有亮光。到了洞底。出现在他们前面的是一条又宽又长的运河,两岸河堤也是又宽又平。他们看到左边对面的河岸上,一对螃蟹匆匆躲开他们,在螃蟹背后远远的地方,有一座桥。在他们的右面,运河上有一条驳船,拖的货物形形色色,不知道是些什么,颜色有灰、有黑、还有白,驶向这个地下世界的某一终极目标。

理查德和尼柯尔看了看周围的景色,随后又相互看了看。“我们又回到童话世界了,艾丽丝,”理查德笑了一声。“干吗不吃点东西,顺便让我把这个地方输到电脑里呢?”

他们正在吃饭,一只百足虫朝他们这边堤岸爬了过来,停了一下,好像在仔细打量他们,随后就过去了。它向理查德和尼柯尔刚刚下来的那个斜坡上爬去。

“你在第二栖息地有没有见过螃蟹和百足虫?”尼柯尔问道。“没有。”理查德说。“我们特意不为新伊甸园设计这些东西,是吗?”理查德笑了。“确实,我们是那样干的。你说服了鹰人和我,说要普通人对付这些东西可不容易。”

“那么说,这些东西的出现,就表示这里有一个第三栖息地吗?”

“很可能。毕竟我们不了解圆柱体南半部现在有什么东西。自从拉玛号重新装备以后,我们就没有去过了。但还有一种解释:假设螃蟹、百足虫以及其他的拉玛号生物刚好是与领土共存,你懂我的意思吧。也许它们在拉玛号各地、在它所有的航行中都存在,除非是某种宇宙航行生物特地把它们排出在外。”

等理查德和尼柯尔吃完午饭,左手方面又来了一艘驳船。跟头一艘一样,装的货物都是白的、黑的和灰的。“这些货物和第一艘的不同,”尼柯尔说。“这一堆堆的东西使我想起堆在我地洞里那些剩下来的百足虫配件。”

“你或许说得对,”理查德说着站起来。“咱们沿着运河走,看看到底通向哪里。”他朝四周看了看,先看看头上10米高的拱形顶,再回头看看身后的坡道。“除非是我算错了,或者这圆柱体海比我想象的要深得多,这条运河是从南流向北的,在海底下。”

“那么说,跟着驳船走会把我们带到圆柱体的北半部吗?”尼柯尔问道。

“我相信是这么回事。”理查德回答说。

他们沿着运河走了两个多钟头,除了一起在河对岸跑的三个蜘蛛,理查德和尼柯尔没有发现什么新东西。又有两条驳船拖着同样的货物朝下游驶去。他们不时还碰到一些一动也不动的百足虫和螃蟹,又过了一两座横跨运河的大桥。

理查德和尼柯尔休息了两次,一边喝水吃东西一边谈话。

休息第二次的时候,尼柯尔建议说也许他们该倒回去了。

理查德看了看手表。“咱们再走一个钟头,”他说。“要是我的方向感正确,我们应该已经到了圆柱体的北半部。咱们迟早会发现驳船要把那些东西拖到哪儿去。”

他说对了。沿着运河又走了1000米,理查德和尼柯尔远远就看见一个五角形建筑。等走近一看,只见运河直接流到五角形建筑中去了。建筑物横跨运河,有六米高,平顶,没有窗户,外面是乳白色。五角形的每一边从当中延伸出去,都有二三十米长。

沿运河的人行道最后上了几步台阶,通往围绕整个建筑物的一条巷道。运河对面有同样的布局,一条百足虫此时正把那条巷道当桥,从运河的一边跑到另外一边去。

“你猜它到哪儿去?”尼柯尔问道。他们俩停住了脚步,让那百足虫过去。

“也许到纽约去,”理查德回答说。“艾云鸟还没有孵化出来之前,我常常散步,有一次就看见远处有一条。”

五角形建筑物只有一道门。到了门口,他们俩都停住了。

“我说咱们进去吗?”尼柯尔问道。

理查德点点头,推开那道小门。尼柯尔弯腰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光线充足的大屋子,或许有1000立方米的空间,从地面到天花板有五米高。走道高出地面二到三米,因此下面发生的大多数情况,理查德和尼柯尔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他们看到一些从来没有见过的机器人,每一个都是为某种特殊任务而设计的。这些机器人正在屋子里从两艘驳船上卸货,并按某种预定的计划将货物分开。从货堆上搬下来的许多货物都装上了卡车,一装满就从后门消失了。

观察了几分钟。理查德和尼柯尔继续沿走道上了另外一条路。此路刚好在屋子中央的上方。

理查德停下来在电脑上作了些笔记。“我想这种布局很简单,看起来一目了然,”他对尼柯尔说,“从左边或者右边走都可以——走哪条路都能到这栋建筑物的另外一侧。”

尼柯尔选了右边的走道,因为当时她心里正在想,卡车装的是百足虫的配件,那些卡车走的就是那个方向。

她的观察非常精确。

第二个房间和第一间一样大,理查德和尼柯尔刚一进去,就发现下面的地面上正在制作一只百足虫和一只螃蟹。他们停了几分钟,观看制作过程。

“太有趣了,”理查德说,一边在电脑上画下这间生物工厂的图形。“可以走了吗?”

理查德正转身面向尼柯尔,她看到他的眼睛睁得好大好大。“现在可别看,”过了一会儿,他轻轻地说。“我们有伴啦。”

尼柯尔转过身子朝后看。一对八爪蜘蛛从屋子的另一头,离他们后面40米的地方,正顺走道慢慢过来了。由于生物工厂的噪音太大,理查德和尼柯尔投有听到他们那种拖铁刷子一样的声音。八爪蜘蛛发现有人类注意到它们,就停了下来。

尼柯尔的心怦怦乱跳。她还清清楚楚记得上次碰到一只八爪蜘蛛的情形,当时她刚刚从拉玛2号八爪蜘蛛的老巢把凯蒂救了出来。跟现在一样,她当时极度冲动,恨不得拔腿就跑。

两个人紧紧盯着那两个异物,她死死攥住理查德的手。“咱们走吧,”尼柯尔屏住气说。

“我跟你一样害怕,”他答道,“但这会儿别走。它们没动了。我想看看它们要千什么。”

理查德注意观看领头的八爪蜘蛛,在脑海里画了一幅详图。它的身子差不多是个圆球,呈灰黑色,直径约为1米,没有什么特征,但从上到下有一条20到25厘米宽的垂直裂缝,身子从那儿分出八条黑色和金色的触手,每条都有两米长,一直拖到地面。垂直的裂缝里有许多结和皱纹(当然几乎都是感觉器官,理查德想),最大的是一个长方形透镜般的结构,里面有一些液体。

在屋子两头,两个人和一对蜘蛛都在打量对方。忽然,领头那个蜘蛛的“头上”,扫过一条宽宽的紫色光带。这道光是从垂直裂缝的两侧中的一侧发出来的,围着头部绕了将近360度,消失在裂缝的另外一侧。几秒钟之后,又现出一条混合光带,里面有红色、绿色,还有几条无色的条纹,这条光带也在蜘蛛头上绕了一圈。

“上次凯蒂和我碰到八爪蜘蛛,也跟现在一样,”尼柯尔紧张地跟理查德说。“她说它在跟我们讲话。”

“但没法知道它在说什么,”理查德答道。“它们会说话并不是说不会伤害我们……”

领头的蜘蛛还在用颜色讲话,理查德突然想起多年前他在拉玛2号航行中的一件事。当时他躺在桌子上,五六只八爪蜘蛛围着他,它们头上都有光带。理查德看到几个很小的动物,在八爪蜘蛛的指挥下,爬进他的鼻子。那种巨大的恐怖,至今记忆犹新。

理查德的头开始“突突”地抽痛。“它们过去对我并不那么可爱……”他对尼柯尔说。“当它们……”

正在此时,屋子那头的门开了,又进来四只八爪蜘蛛。

“够了,”理查德说。尼柯尔在一旁的紧张,他也感觉到了,“我想咱们该撤退了。”

理查德和尼柯尔很快走到屋子当中,走道就像前面那间屋子里一样,连着通往屋外的路。他们转身往外走,但刚刚走了几步,就停了下来。又有四只八爪蜘蛛从这道门进来了。

他们用不着商量,一个转身,就回到屋内的主要通道,朝五角形建筑第三侧的方向直奔过去。这一回,他们没有往外冲,而是直接朝前跑,一直跑到第四侧里面。这儿一片漆黑,他们放慢了脚步,理查德摸出手电筒,查看四周。他们脚下的地面上有一些设备,看起来很复杂,但没有任何动静。

“要不要再往外冲?”理查德问道,一边把手电筒放回衬衫口袋。看到尼柯尔点了头,理查德抓起她的手,两人一起朝十字路口跑去。到了十字路口,往右一拐,冲出了五角形建筑。

几分钟之后,他们来到一条黑洞洞的走廊,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两个人都累坏了,尼柯尔气都喘不过来。“理查德,”她说。“我得体息一会儿,老这样跑可不行。”

他们沿着空荡荡、黑呼呼的走廊匆匆走了50米左右,只见左面有一道门。理查德小心翼翼地推开门,把头伸进去看了看,又用手电筒四下照了照。“一定是个库房什么的,”他说。“但现在是空的。”

他走了进去,到通往另一间屋的后门看了看,又回到尼柯尔身边。他们背靠墙坐了下来。“等回到我们的据点以后,亲爱的,”过了一会儿尼柯尔说。“我要你检查一下我的心脏,最近我一直感到痛得怪怪的。”

“现在好了吗?’‘理查德问道,声音透露出关切。

“好了。”尼柯尔回答说。她在黑暗中笑了笑,又吻了吻丈夫。“差一点就从一群八爪蜘蛛中跑不出来了,真是可想而知。”

看了拉玛真相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童话村小说哟。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