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

时间:2019-05-17 21:57:21来源:网络

对老炮的臭揍绝对发泄了我2个半月以来受到的那种让你没脾气的玻璃小鞋的待遇的一肚子无处诉说的恶气。老炮聚众打我绝对是个严重的错误,在这以前我没有打过架,我说过我是个喜欢写诗的内向的小男孩。但是这不是说我不敢打,是我压根就没有过这根神经。其实没打过架的人你才惹不起,因为一旦动手不知道轻重,我后来会打架了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小说

一些刻意压制极力忘怀的经历一旦汹涌而来,就如子弹命中心脏,热血带着生命,呼啸而出。回忆击中了小庄,带着风声带着影子从他四周擦身而过。关于爱,关于军人,关于男人,小庄就这么一路走来。二十七岁的小庄,坐在电脑前,记起他那如梦般的岁月:新兵连,侦察连,狗头大队,维和部队;小影,陈排,苗连……17岁的大学生小庄,为了追随初恋女友而暂时休学参军,于是他有了一段异于常人的绿色军营经历。这是一部关于情感的小说,虽然很多人将其归属于军旅小说范畴,但是作者自己却将其归属情感类别的小说,那种浓郁的复杂的感情也是在国内的军旅小说当中比较少见的。通读这部《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一个敢爱敢恨、感情丰富的中国陆军特种兵小庄的形象,在这部小说当中呼之欲出。

对老炮的臭揍绝对发泄了我2个半月以来受到的那种让你没脾气的玻璃小鞋的待遇的一肚子无处诉说的恶气。老炮聚众打我绝对是个严重的错误,在这以前我没有打过架,我说过我是个喜欢写诗的内向的小男孩。

但是这不是说我不敢打,是我压根就没有过这根神经。其实没打过架的人你才惹不起,因为一旦动手不知道轻重,我后来会打架了,这个自己总结的经验就一直记着。

这回老炮是把我惹毛了,兔子急了还要咬人的,何况我还是个17岁的小伙子。

老炮住院了,轻度脑震荡,加上一些鸡零狗碎的外伤。

我住了禁闭室的小单间,等待团里的处理。

在我被关进禁闭室的10多天里面,每天都有老炮的山西老乡们聚在外面叫唤,磨刀霍霍等羊出来的意思。警通连的兵不敢管他们,都是老兵油子,哪儿惹得起?我倒不在乎这些,我那时候已经知道了会咬的狗不叫唤的道理。而且人已经打了,顶多的顶多是把我退回原来的武装部,不当这个兵而已。况且说句实在话,野战部队的兵们对殴是太正常的事情,关在山沟里面精力过剩都是青春期的大小伙子多余的力气往哪儿使?打架算是干部觉得最好办的事情了,火力壮打打泻火。

我在里面吃的香睡得饱,警通连的兵对我也不错,连几个连排长没事的时候都来这儿转悠转悠,看看我何许人也。

我还每天做做俯卧撑,或者倒立,要不扒着门框子引体向上,反正闲下来难受。习惯是很难养成的,但是一旦养成你想改也难。每天不活动活动你就受不了,觉得痒痒,甚至是肌肉要抽搐……后来又学了点文化,知道是长身体的缘故。

住到第5还是第6天的头上,团领导把我叫去了。

进了办公室发现除了团部三巨头还有我们新兵连的连长,还有一个瘦高瘦高的上尉,黑的要命,我估计是师部来的参谋或者干事,专门来宣布对我的处理意见的。

先问我反省的怎么样,我说我没错。团长就说你打人怎么没错?我梗着脖子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他要不先打我我吃饱撑的?政委就乐了,说你这个学的到挺快的。

陪审的新兵连长是个小个子湖南干部,急得要命。他给我使眼色,我看见了没理他。

副团长一直就没有说话,最后说宣布对这件事情的处理决定。

我就听着,准备打包袱回家。

三个团头儿对视对视,好像是说谁说。最后团长咳嗽咳嗽说,给你一次警告处分。我一怔,这么轻?

政委就拿出一个公文包,黑皮革的那种,上面还写着“中国人民解放军某政治学院”,政委原先是副政委,去学院进修了一次就提正团了,所以这个包就老带着。

他哗啦啦拿出一把信,哗啦啦又拿出一把。

我傻眼了,问这是什么?

政委就说这都是新兵们的信,有的有名字,有的没名字,不管有名字没名字说的都是一件事情,就是老炮同志对你的各种不公平待遇;也有一个新兵指证老炮同志和那几个山西班长怎么密谋的,他们开小会的时候有个兵被他们用来倒水扫烟头作杂物,还是他们的山西小老乡,这个来自老炮老家的新兵愿意出来作证。

我一下子就呆住了。

政委没有让我看信,我就看见了一大堆封皮,上面用歪歪扭扭的字写着“团长、政委收”,各种信皮,各种字体,圆珠笔钢笔签字笔甚至还有铅笔。

我的农民兵兄弟!

我的眼眶一下子湿润了,忍了忍才没有掉下来,只是在打转。

新兵连长也傻眼了,这么大的情况他居然不知道。显然是他这个连长不受到新兵弟兄的信任,他本来就是老炮所在的连队的副连长,虽然跟老炮尿不到一个壶子里面去但是也轻易不敢招惹老炮。大家对他不信任是理所当然的。

我虽然只当了三个月没有领花肩章的兵,但是有一点我是明白的——越级报告是军队的大忌。所以现在我看电视剧里一个小少校动不动找中将反应情况浑身都起鸡皮疙瘩,简直是没有一点当兵的常识。

但是我可爱的农民兵兄弟,好多和我一句话都没有说过的农民兵兄弟……我至今回忆起来,仍然眼角发湿。

最后副团长说这事到此为止,老炮那边他们营里出面作工作,让他不要打击报复。你就回去吧,等待新兵连最后的考核。

我转身要走,那个一直没有说话的上尉说话了,你站住。

我转身立正:“首长!”

上尉说你叫那什么什么?……我想了半天也没有想起自己该在这个小说里面叫什么,想想就叫小庄吧。

我说是。

他看我半天,一挥手走吧。

我跟我们连长出去了,我们连长还直擦汗。部队办事一出是一出,我的事情完了,团部就等着收拾他的管理不严了。他也不敢说我什么,知道我是个刺头。

不过我倒是想问他,那个上尉是谁,但是后来还是没有问。

我回到新兵连,看见那些农民兵,我本来想冲过去拥抱他们,后来发现他们还是冷冷的连看我都不看一眼。我当时就明白过来了,老炮的山西老乡们都在,就不是在新兵连这个鸟步兵团有多大地方?招呼一声就过来,谁敢答理我啊。

我只能默默的看着他们,一句话都没有说,愣了半天。

至今我不愿意别人说农民兵不好的原因,除了后面的逐渐认识,就是因为这件事情。我们朴实的农民兄弟,用他们的汗水生产粮食蔬菜,养活了全国的人,又用他们的廉价的劳动力盖起一座座立交桥和高楼大厦,我们生活在城里却鄙夷这些默默劳动的人,我不知道为什么。

而我们的8亿农民,又把自己的子弟送到部队,构成了国防力量的坚实基石。在几百万解放军中,农民出身的干部和战士占了绝对比重,我没有统计过,但是起码应该在70%还强。

我不知道有什么理由要鄙视我们的农民兵,他们的文化程度低不是他们的错,为什么要嘲笑他们?

而他们的朴实、善良的心,是我们这些在都市里自己觉得很小资的人比的了的吗?

转眼到了新兵连的考核,我还是军事成绩第一,综合评比应该也在前10名吧,我记不清了。

发领花、军衔、帽徽的时候我真是感到激动了,那种庄严和神圣是没有挺过新兵连的人难以想象的。我含着眼泪把自己的领花、帽徽、军衔装到了我新发的陆军冬季常服上,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激动,是自己成功了?还是别的什么?反正面向军旗宣誓的时候,每一个字都是我心里的声音。还是强忍着没有掉下眼泪。

然后开始把刚刚出壳的新兵蛋子往基层连队划拉,有的去了步兵连,有的去了炮兵连,有的去了炊事班,有的去了警通连……顺便提一下,那个愿意为我作证的山西农民兵提前被分到了很远的一个弹药库,我想是团头儿怕老炮出院以后打击抱负。再说一下老炮,实际上我后来再没有跟他打过交道,还是在团里的时候见过那么几面,谁也没理谁——这是事实,但是小说要是这么写的话就浪费了一个主要人物了,前面白废了那么多笔墨。但是事实是我无法改变的,我也只能这样写了。

我去哪儿了呢?不会没人敢要我吧?

我正在屋里合计着,外面有人喊我,我答声到急忙跑出去。一见是那个瘦高瘦高的黑上尉,他面无表情的看着我:

“收拾你的东西,跟我走。”

我一怔,不是过去了吗?怎么又来了?

上尉看我半天:“怎么还不收拾东西?跟我走吧。”

我看着他:“您是?”

“我姓苗,是侦察连的连长。”

看了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童话村小说哟。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