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与你都不再

时光与你都不再

时间:2019-05-17 21:29:10来源:网络

主人公叫苏沐暖厉铭贺的小说叫《时光与你都不再》,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青糖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苏沐暖浑身无力,瘫软在地,眼角伤口因为悲伤过度泪水浸染,骤然产生灼热的痛感。人生熬到了此刻,已然失去了坚持的意义。苏沐暖想起当年她生下豆豆的情景,那天的天空下着鹅毛大雪,她缩在没有暖气的廉价租房里,哄...

时光与你都不再小说

《时光与你都不再》 第十章 永别 免费试读

苏沐暖浑身无力,瘫软在地,眼角伤口因为悲伤过度泪水浸染,骤然产生灼热的痛感。

人生熬到了此刻,已然失去了坚持的意义。

苏沐暖想起当年她生下豆豆的情景,那天的天空下着鹅毛大雪,她缩在没有暖气的廉价租房里,哄着孩子不要哭闹,连月子都没坐几天,就忙着找工作,一天打三份工,那时再苦再累,她都咬牙坚持过去了。

可此时此刻,厉铭贺口中的那句“你去死吧”却轻轻松松地抽走了她灵魂里的所有支架。

叶箐箐捂嘴掩笑,“哈哈!苏沐暖,听见了没有?厉铭贺叫你去死,你去死吧!死了,说不定我会大发善心,饶了那贱种一命。”

“怎么样?用你的命换她的命。”

“叶箐箐!你以为我还会信你?”

苏沐暖被她骗过一次,这次不会轻易上当。

然而,叶箐箐抓住她的软肋继续蛊惑道,“你想啊,要是你死了,就没人知道她是厉铭贺的女儿了,也就对我造不出任何威胁。到时候,我把她治好了,再把她送到福利院……这样,就永远没人知道她的存在了,你说是不是?”

“苏沐暖,你好好想想,这笔交易你不亏。”

苏沐暖蜷缩起身子,想着不知踪迹性命堪忧的女儿,眼睛流出滴滴血泪,最终,她点头答应,“好,叶箐箐,我答应你的条件,若是你再失信,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叶箐箐将苏沐暖带到一艘破旧的轮船上,甲板上的腥臭味让人作呕,一望无际的海水时不时地波涛翻涌,掀起阵阵海浪,随时都有可能掀翻这艘轮船。

做戏要做全套,叶箐箐伸手扯烂自己的衣服,弄乱自己的妆容,并让人将她自己和苏沐暖绑在一起,造成被一同绑架的假象。

苏沐暖因为看不见,并不知道自己又被她再次算计。

等到一切工作准备就绪,扮演绑匪的男人引来了厉铭贺。

厉铭贺听闻叶箐箐被绑架的消息,只身一人匆匆赶来,怕是晚来了一步叶箐箐就会被绑匪撕票。

厉铭贺的发丝凌乱,呼吸微喘,眼神略过苏沐暖,也只是仅仅停顿一秒,转而,专注地看着叶箐箐,“箐箐,我来了。”

叶箐箐眼眶红润,哭得梨花带泪,直叫人心疼,“呜呜……铭贺,你终于来了!”

厉铭贺出口安慰道,“别怕,别哭,一切有我。”

站在一旁的苏沐暖像是隐形的空气,没人在乎她的死活,听闻两人的温情对话,她只觉得冷,彻骨的寒冷,几天滴水未进,再加上手术后遗症,身体透支已至极限。

苏沐暖佝偻着背,呼吸越来越慢,等待着死亡的来临,只是,临死之前,她还奢望着再看厉铭贺一眼,记住他的容颜。

遗憾,她再看不见,只能凭着想象去勾勒他的音容笑貌。

厉铭贺转过身跟蒙着面具的绑匪谈判,余光瞥过苏沐暖,神情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异常。

“你们想要多少赎金?”

“一千万美金,你只能赎一个人。”

厉铭贺皱眉,直觉不对为何只能赎一个人。

“两千万,两个人都放了。”

叶箐箐一个眼神示意,绑匪态度变得十分强硬,“不行,没有商量的余地,只能给你一个人。”

厉铭贺双拳紧握,这种被人拿捏的滋味很不好受。

厉铭贺转过身,看着双眼无助的叶箐箐以及面容平静如死水的苏沐暖,沉思几秒,开口道,“先放了叶箐箐。”

叶箐箐喜出望外,得到意料之中结果的苏沐暖无声地笑了笑,当绑匪解开绳子的时候,她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几步。

受到惊吓的叶箐箐扑进厉铭贺怀里,厉铭贺耐心地抚慰情绪,“好了,不哭了,没事儿了……”

他的温声细语从此再也不属于自己,苏沐暖肝肠寸断,多年来的放不下、忘不了,是时候该画上句号了。

苏沐暖缓缓开口,语气十分虚弱,有气无力,“厉铭贺,你还爱我么?”

厉铭贺抬眸望向苏沐暖的方向,她眼睛上白色的纱布已被换成了黑色,所以,他看不到她的眼角流的都是血泪,更不会知道她的眼睛已经瞎了。

“不爱,苏沐暖,我早就不爱你了。”

厉铭贺语速极快地说出这句话,像是怕自己会后悔一样。

苏沐暖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苏沐暖深呼吸,体内聚集最后一股力气,抓紧身后的甲板扶手,“叶箐箐,记住你答应我的话,不然,我就是变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你!”

叶箐箐身躯一抖,厉铭贺还未明白苏沐暖话里的深意,便只见苏沐暖双手撑着扶手,纵身一跃。

“苏沐暖!”

厉铭贺疾步跑向苏沐暖跳下去的位置,试图抓住她的衣裳半角,可终究是晚了一步,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苏沐暖像只义无反顾的小鱼融入大海,消失不见。

时光与你都不再小说章节试读,医路风云章节阅读。主人公叫苏沐暖厉铭贺的小说叫《时光与你都不再》,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青糖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苏沐暖浑身无力,瘫软在地,眼角伤口因为悲伤过度泪水浸染,骤然产生灼热的痛感。人生熬到了此刻,已然失去了坚持的意义。苏沐暖想起当年她生下豆豆的情景,那天的天空下着鹅毛大雪,她缩在没有暖气的廉价租房里,哄...

关夏真对时光与你都不再点评: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推荐阅读!

童话村小说推荐文案试阅读《医路风云》斐静怡的决定

但好在楚天羽早就跟潘雅说自己因为头部受伤而失忆了,于是便道:“潘总你也知道我头受过伤,以前的事真都记不起来了。”

潘雅看看楚天羽想了一下,也不知道她到底想的是什么,总之也没继续问楚天羽这事,直接让他出去忙了,不过潘雅心里却有了别的想法,当然肯定不是男欢女爱这些事,潘雅是个三十多岁的成熟女人,可不是那些年轻女孩,看到帅哥就想往上扑,早过这年纪了。

楚天羽回去后继续忙活自己的事,跟往常一样,一天也就这么过去了,跟昨天一样下班直接回家,斐静怡这次到没在小区门口等他,而是在家里,看楚天羽脸上有疲色,便有些心疼,也有些担忧,楚天羽在家她才最放心,他整天在外边上班这要是被人认出来怎么办?

于是斐静怡道:“你这工作赚的也不多,还累,你病也没彻底好,要不咱们就先别干了,在家好好养上一阵子,等你彻底好了在去找工作行不行?”

楚天羽摇摇头,然后笑道;“我们老板给我涨工资了,一个月四千,今天刚涨了工资,我不能明天就不干了吧?在有我身体好的很,你放心。”

斐静怡立刻是一愣,急道:“你这才上班两天就给你涨工资了?到底怎么回事?你跟我说实话。”此时斐静怡又成了那个要审讯犯人的斐警官。

这事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楚天羽便一五一十的说了,斐静怡对这事到也没感到惊讶,当年楚天羽可是把她手里的手枪给捏成一个铁球仍到了一边,这家伙力气大得吓人。

不过斐静怡还是不想让楚天羽在干类似的事,一旦这事被人拍下来发到网上,肯定会有人认出楚天羽的,于是斐静怡道:“我告诉你啊,这样的事以后不许在做,多危险?知道了吗?”

楚天羽一边往卫生间走,一边十分敷衍的道:“知道了。”

斐静怡就知道这家伙根本没听进去,心里有些来气,但又不好发作,只能是一个人坐在客厅生闷气。

楚天羽累了一天了,到家又晚,洗完澡都已经12点多了,打着哈欠就回卧室睡觉去了,斐静怡看着家伙一点要过来哄哄自己的意思都没有,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先是把抱枕摔到一边,然后气呼呼的进了卧室找楚天羽打架去了。

女警察也是女人啊,是女人就没有不作妖,是女人就没有不没事找事的跟自己男友、老公打一架的,其实有些时候吵架也有助于男女双方的感情,但不能动手打人,也不能说太过分的话,不然还是会伤两个人的感情。

斐静怡踢掉拖鞋直接用白皙的小脚丫给了楚天羽屁股一脚,然后就道:“我在客厅,你竟然招呼都不打自己就跑过来睡觉,楚天羽你太过分了。”

楚天羽转过身抓抓头看看斐静怡,感觉她今天有些莫名其妙,自己怎么了?也没干什么啊,干嘛生气?

女人的心思楚天羽自然是猜不明白的,便叹口气道:“我以为你看我过来,你也过来睡觉那,好了,都累一天了,早点睡觉吧,我真的很困。”

斐静怡看楚天羽这个样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女暴龙的暴脾气瞬间发作,上去一把揪住楚天羽的衣领道:“楚天羽你什么态度?忘了你当初是怎么追我的了吗?忘了你当初是怎么跟我说的吗?”

楚天羽很茫然的道:“我怎么追你的?我又跟你说什么了?”

斐静怡:“……”

斐静怡差点没被这些话给噎死,楚天羽没追过她,更没给她过任何承诺,甚至连一些哄女孩的话都没说过一句,别说他失忆了,就算是没失忆,这锅楚天羽也不背。

但女人何曾是讲理的动物,斐静怡自然也不例外,揪着楚天羽的衣领就道:“我不管,你给我认错,必须认错,不然你今天就别想睡。”

楚天羽很是无奈的看看斐静怡,感觉自己这女友十分的不讲理,隐隐约约好像还有其他女孩这样,但她们的样子好像跟斐静怡不一样啊,楚天羽想到这瞬间就皱起了眉头。

斐静怡看楚天羽久久不说话,就是皱着眉头在那冥思苦想,立刻急道:“让你道歉没听到吗?”

楚天羽神色严肃的道:“你先别说话,我好像想起点什么?”

这话一出斐静怡立刻是大惊失色,急道:“你想到什么了?”说到这又语气一变,关切而担忧的道:“别想了,想多了头疼,你多休息、休息很快就会想起以前的事的。”

斐静怡此时是不敢在刺激楚天羽了,医生都说过他这种情况可能随时都会恢复记忆,也可能很久都不会恢复记忆,想让他恢复记忆就多用以前的事刺激他,这么一来不想让楚天羽恢复记忆,自然是别刺激他。

楚天羽还在想,但很快就长长叹口气,显然还是没想起来以前的事。

看到楚天羽这样斐静怡立刻是长出一口气,刚才可是差点没吓死她啊。

看楚天羽这失落的样子显然是没想起什么来,斐静怡心里悬起来的石头总算是落地了。

但斐静怡心里还是担忧得要死,万一那天楚天羽真想起来怎么办?他肯定会离开自己的,那自己做的这些岂不是都做了无用功?

斐静怡不想还好,越想就越是担忧,她实在舍不得眼前这个男人,不然也不会干出这么荒唐的事来,可斐静怡没那能力阻止楚天羽恢复记忆,她不知道该怎么把这个男人留在自己身边,并且她清楚一旦他恢复记忆,恐怕首先要做就是从她身边离开。

如何在能留住这个男人那?斐静怡脑海中再次出现一个惊人而有些荒唐的想法,都说孩子是父母联系的纽带,有了孩子,哪怕是离婚了,父母双方也会为了孩子而聚在一起吃个饭,然后跟其他一家人一般带着孩子去看电影,陪他去玩,想到这斐静怡一咬牙做了人生中最大的一个决定。

斐静怡先是把房间里的灯关了,然后躺在楚天羽身边,此时她紧张得浑身上下的肌肉都蹦得紧紧的,现在的紧张程度比她刚警校毕业第一次执行任务还要强得多。

但斐静怡不是那种悠游寡断的女孩,不然当初一棍子把楚天羽敲晕发现他失忆了,也不会立刻带着他就跑到这个偏远的海滨城市了。

就见斐静怡再次银牙一咬,突然抱住了楚天羽,此时她身体紧张得都在颤抖。

楚天羽却不懂风情的道:“大晚上不睡觉,你抱着我干嘛?还嫌不热是吧?”

斐静怡很烦躁的道:“你闭嘴。”说到这直接吻住楚天羽的唇。

楚天羽虽然失忆了,但也是个生理机能正常的男人,斐静怡这种级别的美女主动投怀送抱,楚天羽还是能抵抗得了,那他就真有问题了。

记下来发生了什么就不言而喻了。

次日清早楚天羽先醒了过来,看到身边还在熟睡的斐静怡就忍不住感觉昨天晚上的疯狂跟做梦似的,不过那楚天羽却知道那都是真实的,他到是没事,但斐静怡却是累得够呛,今天是别想上班了。

楚天羽下楼给她买了早点放在一边,这才去了餐厅。

餐厅还是老样子,不过餐厅里的人看楚天羽的眼神都是怪怪的,原因自然是楚天羽干的事了,菜刀捏成铁球,我去,这牛得已经离谱了。

虽然看楚天羽的眼神怪怪的,但在这些眼神中更多的还是敬畏,谁也不愿意得罪一个力气大到这种程度的人,所以昨天大家知道这件事后,心里就有了一个想法,在这餐厅里哪怕得罪了经理也别得罪楚天羽这怪胎。

得罪了经理大不了被开除,顶多也就是不能在这餐厅混了,但还可以去其他的餐厅,这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餐厅了,可要是得罪了楚天羽,这家伙要真发起疯来,那可是要命的,被他一拳打死那可就亏大了。

这么一来大家自然都不想得罪楚天羽,反而都想讨好一下他的,结果就是今天楚天羽干什么活都有人抢着帮他干,这反到是让楚天羽有些不适应。

时间很快就到了十一点多,这个点已经有一些客人来吃饭了,楚天羽正要跟客人上菜,这时候潘雅走过来道:“楚天羽把你手头的活放放,去把衣服换了,跟我出去一趟。”

楚天羽一愣,下意识就道:“经理去那啊?”

潘雅丢给楚天羽一个风情万种的白眼,然后有些没好气的道:“你是老板,我是老板?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好了。”

楚天羽有些无奈,对啊,自己就是个小小的服务员,潘雅才是老板,自然是她让自己干什么就干什么了。

医路风云精彩评论

后面越kan越不爽,开头还是那种日常有趣战斗带爽的剧情,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日常不喜,战斗郁闷,日常就算了,本来就是调剂,篇幅也不大想跳就跳,关键是战斗剧情让人很不爽,没爽感的爽文,还算爽文么?M七八换个人了第七卷M就换个人了,看了时光与你都不再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童话村小说。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