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颜似玉

君颜似玉

时间:2019-05-17 21:27:38来源:网络

楼似玉宋立言小说的书名叫做《君颜似玉》,情节设定精妙绝伦,实属佳作。这里提供楼似玉宋立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君颜似玉小说内容精选:楼似玉屏住呼吸,表情严肃极了,待看见那香再也冒不出烟来,才松一口气,收回了账本。客栈大堂里鸦雀无声,等楼似玉后知后觉地想起来旁边坐着谁的时候。推荐指数:>>《君颜似玉》在线阅读>>《君颜似玉》精选章节:刚燃起的香,被账册的油皮封面压灭,发出“嗞”的一声响,烟雾霎浓,很快却

君颜似玉小说

楼似玉宋立言小说的书名叫做《君颜似玉》,情节设定精妙绝伦,实属佳作。这里提供楼似玉宋立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君颜似玉小说内容精选:楼似玉屏住呼吸,表情严肃极了,待看见那香再也冒不出烟来,才松一口气,收回了账本。客栈大堂里鸦雀无声,等楼似玉后知后觉地想起来旁边坐着谁的时候。《君颜似玉》精选章节:刚燃起的香,被账册的油皮封面压灭,发出“嗞”的一声响,烟雾霎浓,很快却君颜似玉精彩评论,看着玩吧,这作者完全是瞎写的,也就看过直播吧,都没玩过游戏,乱糟的这写的真厉害明明都禁了的英雄又拿出来了ez还能r闪,真牛逼其实rng输了至少人家能进八强,就你们去,随便一个职业选手打你们和打儿子一样,而且我们中国不是,看了君颜似玉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童话村小说哟。

楼似玉宋立言小说的书名叫做《君颜似玉》,情节设定精妙绝伦,实属佳作。这里提供楼似玉宋立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君颜似玉小说内容精选:楼似玉屏住呼吸,表情严肃极了,待看见那香再也冒不出烟来,才松一口气,收回了账本。客栈大堂里鸦雀无声,等楼似玉后知后觉地想起来旁边坐着谁的时候。


>>《君颜似玉》在线阅读>>

《君颜似玉》精选章节

刚燃起的香,被账册的油皮封面压灭,发出“嗞”的一声响,烟雾霎浓,很快却又消散了个干净。

楼似玉屏住呼吸,表情严肃极了,待看见那香再也冒不出烟来,才松一口气,收回了账本。

客栈大堂里鸦雀无声,等楼似玉后知后觉地想起来旁边坐着谁的时候,她僵硬地扭头,就对迎了宋立言不太友善的目光。

“掌柜的身手敏捷,真不愧是狼爪下逃生之人。”他轻扣桌弦,皮笑肉不笑地夸她。

楼似玉的冷汗当即就下来了,抱着账本挡在身前,企图解释:“这香味儿太大了,怕是闻着伤身子,我那儿有轻些的檀香,这就拿来给大人点上?”

淄衣的袖口拂过板凳,又被宋立言拢起捏住。他起身,慢步走到楼似玉跟前,垂眸看她,眼里跟刀子似的,将她脸上僵硬的笑意一点点给刮下去。

“可我若是偏爱这香,就喜欢点它呢?”

楼似玉不笑了,两人离得太近,她能清晰地闻到他身上的气息,初闻是沉沉木香,再嗅,却是一股子香灰味儿。

这种味道她爱极也恨极,曾在前调里得到过安稳一觉,也曾在余香里经历过肝肠寸断。如今再闻着,只觉得窒息。

楼似玉脸有点发白,手也有点发抖,她侧过头,尽量用平静的语气回答他:“浮玉县境内,大人为尊,大人喜欢,那便点,我拦不得。”

宋立言的直觉告诉他,这位掌柜的有问题,并且问题很大。

“掌柜的认识这香?”他伸手,将后头佛龛前的香抽出来,放在她眼前。

楼似玉不看他,只拨弄账本:“怎么可能不认得呢?不就是檀香么?隔壁街上的制香铺子里什么样的都有。”

“是吗。”他颔首,将香重新递给宋洵,眼睛却是盯着楼似玉,一半探究,一半怀疑。

楼似玉装作没发觉,兀自低头翻着账册。

青蓝色的烟重新缭绕在大堂,不一会儿就经过窗户和楼梯,蔓延去后院和二楼。

如果在场的人都能看见这烟的话,那他们会很惊奇,不过半臂长的一根细香,烟雾却起得很大,如高山瀑布一般从香头涌出,翻滚欢腾地卷过客栈的每一处,蔚为壮观。

然而,除了楼似玉,没人能看见,而楼似玉就算看见了,也只能低头装瞎。

这是夺神香,乃上清司得意之作,一旦点燃,百步之内妖气必消,是上等的宝贝。

并且,它很贵,十两银子一根,不还价。

有钱真是好啊,楼似玉想,这么点妖气也值得他花十两银子。

翻腾的烟雾没过了她的膝盖,这人却也毫无反应。宋立言不死心地观察了好一会儿,然后不得不放弃怀疑——

这掌柜的不是妖,因为没有妖怪能在夺神香的烟雾里站着。

可是,夺神香既然与她无害,那她为什么这么紧张?

“大人,齐仵作那边有进展了。”

收回神思,宋立言立刻带着众人去往后院。

楼似玉自然也是跟着走的,只是,撩开后院门口的帘子,她问了李小二一句:“人呢?”

李小二低声道:“走了。”

轻舒一口气,楼似玉放了帘子跨过门槛。

后院墙上的男尸已经被取了下来,盖上了白布,背着木箱的仵作恭敬地朝宋立言拱手:“大人,此人致命伤为咽喉处的兽齿咬痕,内脏全无。就血迹和身上刮痕来看,客栈不是其咽气之地。”

宋立言颔首,接过仵作笔录又看一遍,方道:“将尸身抬去义庄复检,这后院暂时封锁。”

听前半句,楼似玉跟着点头,觉得这人做事尚算谨慎。可听着后半句,她没忍住跳了出来:“大人,仵作都说这儿不是案发地了,怎的还要封锁?”

宋立言侧头看她:“案子未结之前,此地理应封锁,这是规程。”

那她的生意怎么办?楼似玉暗自跺脚,想开口争辩,可一看这人,又硬生生将话咽了回去,只剩一张分外扭曲的脸,挤得额心的梅花钿都变成了狗爪子状的。

“掌柜的有话说?”宋立言斜眼扫到她,侧头。

楼似玉咬着牙笑:“哪儿敢啊?大人说封,那就封吧,就是可怜了我这客栈里的伙计,下个月不知道能不能吃饱饭。”

说完,还装模作样地捏起袖口抹了抹眼泪。

霍良偷偷打量大人的面色,觉得心里发忤,正犹豫要不要上前打个圆场,却听得宋立言慢条斯理地开口:“掌柜的放心,客栈的生意耽误不了。官邸要修葺,出入不便,你这客栈既然离衙门近,那本官且就住上两日,直到结案。”

楼似玉:“……”

要是说这话的是个普通的县令,那她肯定当场给人磕头行礼,欢天喜地迎接大人入住,顺便再把那收起来的红幡子堂堂正正地挂在门口。

然而眼下,她笑不出来,也不能哭,整个人傻愣愣地站在他跟前,拳头微紧。

“怎么?掌柜的还是不满意?”

“……没。”深吸一口气,楼似玉仰脸拉开嘴角,“满意,这能有什么不满意的?大人肯屈尊莅临,我掌灯客栈自是万分荣幸。小二,快去收拾客房。”

“好嘞。”

“大人。”霍良有些不放心,“您若住在此处,那是否要多调派些差人?”

“不必。”宋立言返身回去前堂,“你们照常做事便是。”

他这么说,霍良却不敢当真啊,跟着往外走,却轻轻拉了拉楼似玉的袖子:“掌柜的,你可得多费点心。大人真在这里住下,若是有什么差池,那可就麻烦了。”

楼似玉应付地笑着,心想这人还用别人担心呢?他不去让别人有差池都算好的了。

之前她还一直想不明白,那穷凶极恶的狼妖,怎么会在即将得手的瞬间止住动作,甚至眼里充满了恐惧、转身就跑?

如今见着这位,楼似玉猜到了原因。

昨夜,他怕是刚好抵达烟霞镇,从邻街去往官邸,所以十丈之内群妖退避、百怪皆惧,碰巧救她一回。

修为还是不低啊,却在那儿跟她说什么不信怪力乱神。

腹诽两句,楼似玉还是对旁边的般春招了招手,低声吩咐:“让厨房做些糕点给大人备着。”

“是。”

夺神香的烟雾消失殆尽,客栈各处重新变得清晰,好像干净了不少。宋立言跟着小二上了二楼,就见头一间房门口很是随便地挂着个“天字一号”的牌子,推门进去,灰尘扑面。

“……”

“大人见谅,这间房许久没人住过了。”李小二赔笑着进去擦桌子换枕头被褥,“马上就能收拾干净,委屈大人稍等。”

宋洵站在宋立言身后,眉头拧得死紧:“大人,您确定要住在这里?”

“既来之则安之。”跨过门槛,宋立言在擦干净的凳子上坐下,看向正在忙碌的李小二。

“你们掌柜的,开这客栈多久了?”

李小二想了想,笑答:“小的也不清楚,许是有几年了。咱们掌柜的是个苦命人,听闻许过夫家,但夫家命不好,还没成亲就因病折了,再嫁也不合适,所以掌柜的就自己出来做生意。”

“倒是稀奇。”宋立言又问,“那这客栈里,可来过什么可疑的人?”

“瞧您这话说得,咱们客栈人来人往,什么龙蛇都有,哪儿说得上谁可疑不可疑呢?”李小二铺好床,回头笑,“大人若有什么吩咐,只管叫一声,小的随时候着。”

“有劳。”

房门关上,宋洵嫌弃地推开了窗扇,正好看见后院小门处,楼掌柜正打着扇子跟送菜来的人讨价还价。

“五文一斤?来,你让我看看这白菜是不是镶金边了,金边硌牙不?进不进盐?”

“掌柜的,咱们这赚的都是血汗钱。”

“谁的钱里没血汗啊?这么多年我指着你送货,就是因为便宜,你要是坐地起价,那我立马去找蔡大婶,从她那儿买。”

……

牙尖嘴利,咄咄逼人,分明是个美人儿,却一身铜臭,叫人怪不舒服的。

“这掌柜的真抠门。”宋洵忍不住嘀咕。

宋立言起身过去,扫了下头一眼:“宋洵,依你看,这掌柜的可有问题?”

“大人怀疑她是妖?”宋洵觉得不可能,“夺神香已经点过了,她若是妖,早该露出原形。”

“但这客栈里不止一股妖气。”宋立言道,“霍良鞋上的灰是在这儿沾的,有狼妖的腥臭,也有一股子狐狸的骚臭。”

“狐狸?”宋洵更是摇头,“若那掌柜的是狐狸,哪里敢站离大人那么近?”

上清司世代缉妖,他家大人又是嫡系里修为最为卓越之人,但凡妖族,见着都得绕道走。

“再查查吧。”宋立言垂眸,又想起那掌柜的看他的眼神,皱眉道,“把她上三辈都查清楚。”

“是。”

后门处的楼似玉好像终于谈到自己满意的价钱,侧身让送货的人进门,不经意回头,却发现二楼有人在看她。她一顿,打着香扇朝他嫣然一笑,眼角弯弯,媚气又俏皮。

宋立言眼角微抽,拉过窗扇,“啪”地一声合上。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