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玉无缺

美玉无缺

时间:2019-05-17 21:22:18来源:网络

精品小说《美玉无缺》由花缘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斌子,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决定继续赌下去,因为,我欠的是二十万,五千块钱,太少了,我拿着这五千块钱,也不可能把事情给解决的。所以,我必须要赌下去。后江的料子,出色了,还是阳绿,这已经赚大了,这么大的料子,如果是个满料,打成蛋...

美玉无缺小说

《美玉无缺》 第4章:过关 免费试读

我决定继续赌下去,因为,我欠的是二十万,五千块钱,太少了,我拿着这五千块钱,也不可能把事情给解决的。

所以,我必须要赌下去。

后江的料子,出色了,还是阳绿,这已经赚大了,这么大的料子,如果是个满料,打成蛋面的戒指,能打十几个,每个都是一万以上的蛋面戒指,所以,我很想赌。

现在这块料子,要赌的,就是裂,如果没有裂,那么我就发了,以小博大,用一千块钱,赌出来一块至少十几万的料子。

我把料子交给切石头的小哥,我说:“小哥,你帮我切,顺着这道裂切。”

“哟,听懂啊,行,这块料子,现在卖没什么赚头,给你来一刀,顺着裂切,这个裂,要是没有吃进去,你小子就发了,至少十几万,你得给红包啊。”

我听着就笑了一下,但是随后就紧张的吞口水,顺着裂切,能把裂规避掉,如果裂没有涨进去,那么料子就赚大了,如果涨进去,那么这块料子就垮了。

赌石有很多赌法,赌色,赌种,赌水,赌场口,赌裂,现在就是赌裂,没裂,我就赢了,但是后江的料子,有一个最大的缺陷,就是小裂特别多,而且料子还特别小,所以后江的料子,只能做蛋面的戒指。

我握着拳头,切割机开动了,那声音一摩擦,我浑身都起鸡皮疙瘩,我第一次赌石,就遇到这样激动的场面,以小博大,十几万的料子,赌赢了,我就可以还债了。

我哽咽了一下,嗓子有点干,我下意识的舔着嘴唇,看着料子被一点点的切开,我心中祈祷,我希望能赢,我一直在心里呐喊,我希望爷爷可以保佑我。

虽然,我爷爷不想我赌石,但是现在不赌不行了,我三叔欠债被人给抓了,虽然我恨他,但是我还是希望他能活下来,而且,就算他死了,麻烦也会惹上我们的。

赌石这玩意,陷进来,就麻烦了,就如我爷爷说的,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你能看到赢钱,但是永远看不到输钱。

我紧张的看着料子,被一点点的切开,当最后那一点被切开的时候,师父的手一抖,料子两半了,我看着料子,紧张的不敢说话,我期待着,祈祷着。

但是当我看到师父的脸色的时候,我内心一下子就爆炸了,他的脸色不好,皱着眉头看了半天没说话,然后摇了摇头,我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果然那句话说的对,一刀穷一刀富,这一刀下去,你可能赢,也可能输,这次可能连五千块钱都没有了。

“这运气,怎么说呢,满料,但是可惜,这个裂,进去了,全部都是裂,帝王裂。”

我听到师父的话,就颤抖着手,把料子给拿过来,我看着料子的切口,是的,里面都是裂,密密麻麻的都是裂纹,我心里在滴血,料子是满料,如果没有裂,这清澈如湖水的阳绿的老坑料,至少十几万,但是现在这些裂纹在,他就一文不值,有裂的料子,没办法做东西。

我深吸一口气,脸色死灰,切石头的小哥说:“我在给你来一刀,如果能有个蛋面,你也能赢个万儿八千的,丢了怪可惜的。”

他把料子拿过去,横着在切割机上切,我心如死灰,没有报什么希望,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我现在终于知道,我爷爷为什么宁愿一辈子趴在那个小赌石店里切石头,有一身的赌石的本事,他都不去赌一次,我现在终于知道了。

因为那种本来满怀希望又陷入绝望的心情真的是无法言喻,真的,我看着料子被横着抛开,没有希望,但是我没有走,还是紧紧的盯着,那种不见棺材不落泪的心情,没有人能体会。

切割机的声音已经覆盖了一切,我什么都不管了,只看着料子,突然,料子被切开了,师父拿着料子,放在水里润了一下,清理掉杂质,然后放在平台上,仔细的看着,横着剖开之后,内部的情况一目了然,都是裂。

但是切石头的师父却笑了,伸手在料子上画了个圈,说:“二八口的蛋面有一个,嘿,你看,**走运,就这有一个没裂的地方,可以掏两个蛋面,这边我也给你切开。”

我听着,有点发愣,我看着料子,只有拇指盖那么大的地方没有裂,我眨巴了几下眼睛,还没有从悲伤中走出来,我嘴巴裂了几下,想要笑,但是都没笑出来,当切割机再次响起来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立马把料子拿在手里。

我看着料子,确实,只有拇指盖大的地方有戒面的位置,我看着,大概有两个,嘿嘿,如果另外一半也有这个位置的话,那么我就赚了,至少能赚四万块钱,至少的,这种阳绿冰种的蛋面戒指,至少都是上万一个。

我拿着料子,爱不释手,那种感觉,像是从天堂掉到了地狱,然后又从地狱里爬出来,有种再世为人的感觉,心跳的噗噗噗的,真的**,紧张。

我看着师父把料子又切开了,但是他摇了摇头,说:“这块就没这个运气了,看,都是裂,你自己看,没位置。”

我看着他拿过来的料子,是的,就如他说的,没位置,都是裂,他把料子丢在框子里,我无奈的摇头,这同样一块石头,但是却有天差地别的区别,一块可以卖两万块,但是另外一半,就是一文不值。

我口干舌燥,拿着料子,小哥抽了颗烟,说:“老弟,料子我帮你处理吧,给你一万五,我赚的不多,顶多赚你两千块钱,行吧?”

我看着他老油条的样子,就知道,他说赚我两千,至少是四千,但是我现在急着用钱,我说:“行,你现在就帮我变现,一万五就一万五。”

小哥见我挺豪爽,就说:“行,等着,十分钟就给你钱。”

他把料子拿走了,拿到了柜台前,跟结算的女收营员打情骂俏了一会,然后拿着一叠钱就过来了,他把钱塞到我手里,说:“老弟,你数数。”

我听着,就赶紧数数,一万五,一分都不少,我手上都是汗,头上也是汗,小哥看着我的样子,就说:“老弟,第一次赢这么多钱啊?想赌大的吗?楼上有好料子,上去玩玩?”

我听着就摇头了,也没跟他说什么,急急忙忙的就出去了,虽然我有了一万五,但是我不敢在赌了,真的,那种赌石的紧张**感,我承受不来,如果赌输了,真的就是一场空,手里现在有点钱,虽然离二十万还差很多,但是至少能让我三叔活下来,剩下的钱,我在慢慢想办法吧。

赌石,真的太折磨人了。

我照着纸条上的地址找了过去,在昆明郊外的缅民聚集地,这里是黑道上的人经常出入的地方,赌场到处都是,这里是缅甸人偷渡过来打工聚集的地方,所以很混乱。

这里都是棚户搭建的房子,我找了一会,终于找到了樊姐给我的地址,是一家赌场,我看着门口的两个人,他们打量着我,我说:“我,我来还钱的,樊姐让我来还钱的。”

听到我是来还钱的,两个人很高兴,一个搂着我的肩膀,但是实际上是控制我,把我给拉进了屋子里,屋子里面很黑暗,都是在玩牌的人,乌烟瘴气的。

我被他们拉到了后面的屋子,很快门就开了,我被叫了进去,屋子里的等很暗,也很热,虽然开着风扇,但是那种燥热的感觉,还是让人有点窒息。

我看着樊姐穿着内衣,靠在沙发上,手里拿着啤酒,一手夹着烟,她很豪气,因为热所以把外套都给脱了,我不敢看,也不好意思看,说实在的,我没有见过女人这个样子。

我看着我三叔,被链子拴着,拴在屋子的拐角,真的惨,他看到我,就急忙站起来,但是大汉瞪眼指着他,他立马又乖乖的蹲在了地上,老实的跟狗似的,我真的很奇怪,我三叔这么一个老油条,怎么就能被治的这么服服帖帖的。

我也不奇怪我三叔会在这里,因为他要是不在这里,这帮人怎么可能找的到我,哼,他真的害我害的够惨的!

“钱呢?”樊姐冷冰冰的问我。

我从兜里面,把厚厚的一叠钱拿出来,放在桌子上,一个大汉拿了起来,看了一眼,然后数了起来,但是很快就说:“樊姐,只有一万五。”

“我他妈看的出来,二十万跟一万五差多少我不知道?”樊姐生气的说。

那个大汉吓的不敢说话,樊姐站起来,捏着我的脸,说:“还差十八万五呢?”

“下次,下次还给你,给我点时间,求求你。”我害怕的说着,说完就咽了口唾沫。

她笑了一下,说:“你挺聪明,也讲信用,我喜欢讲信用的人,你长的也不赖,我告诉,这一万五是利息,我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你还不上来二十万,我再涨一万五的利息,放了他们。”

我听着,就很不情愿,但是我能说什么?我只能默默的承受着,我看着他们把我三叔给放了,我就咬牙切齿的,真的,我恨不得他在这里多受一点罪。

“哎,老弟,你长的挺帅的,要不要到我的歌厅做公关啊,我给你开包。”樊姐笑着说。

听到樊姐的话,都笑了,我使劲的摇头,赶紧就走,我知道做公关什么意思,我不会做的。

离开了房间,我拼命的呼吸,紧张的都快要吐了,终于过了一关,但是我知道,这只是开始,后面的路,还长着呢!

美玉无缺小说章节试读,甜在心咖啡店章节阅读。精品小说《美玉无缺》由花缘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斌子,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决定继续赌下去,因为,我欠的是二十万,五千块钱,太少了,我拿着这五千块钱,也不可能把事情给解决的。所以,我必须要赌下去。后江的料子,出色了,还是阳绿,这已经赚大了,这么大的料子,如果是个满料,打成蛋...

束寄波对美玉无缺点评: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推荐阅读!

童话村小说推荐文案试阅读《甜在心咖啡店》小风波

柳飞瘫坐在自己工作室,两眼无神的发呆。

两天前,他回到自己的工作室,艾米已经不知去向,而王芬就坐在他的位置等他。

见到他一副气冲冲的模样,她了然于胸说道:“相信你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事,为了不让你觉得我是在你背后戳你,现在我明白的告诉你,事情是我做的。”

“你!”柳飞第一次克制不了自己的冲动上前要打她,幸好阿哲和小郭提前察觉事情不对劲,跟在他身后拉住他,要不然这是柳飞第一次真的打人。

王芬浑身发颤的在激动的柳飞面前离开。

现在想起来,还是心有余悸。

柳飞顺手点起一根烟,事后他细细想过父亲跟他说过的话,虽然他心里不认同,可是不无道理。

他主动打给艾米的电话没人接,而王芬这几天打电话过来,他也没接。

徐觅从门口进来,那天若不是徐觅及时赶到,王芬和柳飞或许真的会在工作室大打出手。

柳飞见到徐觅上前阻止情绪激动的他,气顿时消了一半,倒是王芬,一看到徐觅,气愤的指着徐觅说:“要不是徐觅从中牵线,你怎么可能有机会认识她。”

“徐觅!你扯徐觅做什么?是不是想把我身边的人赶跑你才甘心?”柳飞甩开徐觅抓住的手用力往前一指:“为什么不怪董事长,是他介绍艾米。”

王芬虽然在气头上,见到盛怒之下的柳飞,不自觉后退一步,语气依旧坚定:“我怪他,是你自己心意不坚定,怎么能怪人!”

柳飞耳朵还残留当天吵架的内容,惊得他把工作都晾在一旁,他回过神,目光随着走进来的徐觅,问道:“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都办好了,你记得王得吗?他和艾米早上签约,因为艾米最近人气不错,所以这次签约没有受到云祥公司的波及。”

“可靠吗?”

“我看他的人不错,是我陪艾米一起签约,对方说不会亏待她。”

“那就好。”

徐觅琢磨他的心思,慢声说:“艾米,她,不是故意不接你电话。”

柳飞回过神,目光终于有了波动:“她说什么?”

“她说,你因为她和女朋友的关系闹僵,不是她乐意见到的。”徐觅坐在他对面:“她希望你过得好,万一在手机被女朋友查到你们私底下还有联系,肯定又要引起轩然大波。”

“嗯。”柳飞点头,这样的话确实是艾米会说出口,他问:“她还说了些什么?”

“你在这方面确实很有才华,她希望你继续努力。”

柳飞叹了口气,把身子往后一靠:“努力,被她这么一弄,很多事都要重新来过,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可以互相合作的对象。”

“艾米说如果你有什么话想转达,跟我说也一样。”徐觅勉强微笑:“她还算信得过我。”

柳飞双手交叉在胸前:“都在她面前发生这么难堪的事,哪里有什么话可说。”

徐觅安慰:“别气馁,艾米见到你这个样子,肯定会难过的。”

柳飞听见徐觅如此回答,他扬起眉毛问:“徐觅,现在办公室只有我们俩,你认真回答我,是不是你也觉得我跟艾米在一起了?”

徐觅忽然间愣住,语气中充满不确定:“我!你问我做什么?”

“只有你会跟我说实话。”

“你是我老板,我不敢随便揣摩你的心思。”

“我要你说。”

徐觅往前一靠,低声问:“你要听真话还是假话?”

“假话是什么?”

徐觅理所当然的回答:“当然没有,我们家老板怎么可能三心两意。”

“真话呢?”

徐觅故意不看他:“或许再给你们一点时间,你们真的能在一起。”

柳飞低头若有所思的回答:“果然还是被你看出来了。”

“这件事牵扯太大,你们还是先分开的好,若是真的有缘分,或许哪天还是会遇到的不是吗?”

为了缓解僵硬的气氛,徐觅起身替柳飞泡一壶热咖啡,说道:下周要拿毕业证了,记得回去学校。

柳飞寻找桌面的月历,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

徐觅说:“如果你没空,可以写委托书,我替你拿也是可以,不过摄影社的新社长想让你回去看看。

怎么了吗?”

“新社长王琪拍照片是可以,不过在众人面前说话还是显得生硬,下一期的新学员到齐之后,他希望你能出面跟大家说说话。”徐觅趁着咖啡过滤时补充:“这一期的老社员太多毕业,他好像失去了重心。”

室内充满咖啡的香气,柳飞的身心顿时放松不少,他问:“不是还有念祖吗?”

“他打算退社了。”

“为什么?有没有说明原因?”

“还不清楚,自从学校的课少了之后,很少在学校活动,也找不到机会问他。”她把咖啡端到柳飞面前:“连珍珠都不清楚?”

柳飞的心思开始活动,脸上的线条缓和不少。

徐觅重新坐在他的对面,一只手托腮问:“阿哲和小郭都在等你发话,他们已经整理好几份杂志的专题,只要你看过同意即可。”

柳飞平缓的回答:“等会你出去时让他们进来。”

“还有,他们深怕今后发生相同的事,大不了我们不要培养自己的模特儿,物色时下有潜力的也行,如果是服装厂商需要模特儿,找云祥公司借人也是一样的。”

柳飞无可奈何的叹口气:“如果没有更好的办法,暂时先这样吧!”

徐觅嘴角含着一抹淡淡的欣慰的笑容:“那好!回头我跟他们说。”

柳飞伸手端起咖啡问:“你打算什么时候去学校?”

“下周一吧!”徐觅端起咖啡喝上一口,虽然她不懂咖啡,可是从柳飞满意的神色来看,应该在水平之上。

“我载你去。”

“不了,我跟珍珠还有羽静一起去,要毕业了,同学们想出去聚一聚。”

柳飞脸上难掩失落:“是吗?”

“如果你想要人陪,我跟她们说一声,和你去也行。”

艾米的事情刚过,他不想再把徐觅扯进来,说道:“没事,我自己去也是一样。”

徐觅点头:“那好,看到你笑我就放心了。”她站起来:“阿哲和小郭还在门外等,我让他们进来,晚点说不定大家还能一起吃饭。”

柳飞见徐觅在他的办公室忙碌,回想那天争吵过后,办公室内乱的一团糟,王芬撕破的合约洒得到处都是,笔筒歪斜,随着他们的愤怒微微的在玻璃桌面上晃动,里头的笔如同锋利的剑毫不留情向外四射,幸好是徐觅整理才不至于引发更大的灾难,幸好还有她,他心想。

他心里还有一道未解开的结,在徐觅准备出去时,他喊住她:“徐觅。”

“疑!”徐觅转过身面对他。

“那件事…,是不是做错了。”柳飞的语气充满失落:“我应该努力去争取自己想要的不是吗?”

徐觅在原地停顿许久,须臾片刻,她耸肩摇头:“我不清楚,感情的事,谁也说不准。”

甜在心咖啡店精彩评论

听过人至贱则无敌吗?那么多兵器不学,偏偏学通贱的剑,自从知道剑贱了,我就对剑不感冒了你不喜欢看但你别诋毁啊,因为剑是百兵之君,是君子之剑,用起来很飘逸,很帅。,看了美玉无缺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童话村小说。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