猩红热

猩红热

时间:2019-05-17 21:11:27来源:网络

这时候贝格尔向卡尔拉扑了过去。她这句讥讽话像是鞭笞一样打到了他的身上。他想把她痛打一顿,揍几下,惩罚她,使她不敢再讥讽他。但是这个结实有力的姑娘一下子就熟练地抓住了他的拳头,把他的手往下弯。他感到很疼、手腕被她紧紧地抓住了。现在他丝毫活动不得。卡尔拉抓住他如同抓住一个孩子,如同抓住一个玩具。两个人的

猩红热小说

在家的时候,朋友们对他说过:如果他往维也纳去,那么,就应该在约瑟夫施塔特找一间自己的房子。这里靠近大学,大学生们都喜欢在这里居住。因为这里是一个安静的,略有古色古香的市区;还因为,由于传统的关系,这里成了大学生们的大本营。因此他把行李暂时留存在火车站,立即进行打听,然后穿行了许多陌生而喧闹的街道。他从许多匆匆忙忙的人旁走过。那些人像是被雨追着跑一样,都不大乐意答复他,只给个简略的回答。

这时候贝格尔向卡尔拉扑了过去。她这句讥讽话像是鞭笞一样打到了他的身上。他想把她痛打一顿,揍几下,惩罚她,使她不敢再讥讽他。但是这个结实有力的姑娘一下子就熟练地抓住了他的拳头,把他的手往下弯。他感到很疼、手腕被她紧紧地抓住了。现在他丝毫活动不得。卡尔拉抓住他如同抓住一个孩子,如同抓住一个玩具。两个人的脸相距一步远,相对注视:贝格尔的脸因愤怒而扭曲,眼中涌起盈眶的热泪;卡尔拉的脸惊愕不已。她会用力,有优越感,几乎是在微笑。她抓住贝格尔有一分钟之久,就像抓一只咂舌有声的小狗一样。他的手腕疼痛难熬,再有一分钟,肯定就要屈服了,这时候她把他放开了,和缓地把他推开:“好了——现在你又听话了吧!”

但是他又扑了过来。他竟然软弱到被她制得束手无策,这使他很恼火。现在他必须战胜她,她。不许她对他进行讥讽嘲笑。于是他突然抱住她的腰部,想把她摔倒。现在他们两个人胸膛紧贴胸膛,气喘吁吁。对他那令人费解的激愤,那种怒气冲冲,咬牙切齿,她觉得很惊讶,也很开心。他张开的手愈来愈有力地紧压在她柔软的,没有穿紧身胸衣的身上。她的身体总是灵巧躲闪开来,扭动着宽大的臀部。在扭打中贝格尔的脸碰到了她的肩膀和胸脯。他在混乱中感觉到一种柔和、暖人和使人陶醉的香气。这香气使他的胳膊越来越软弱无力。他不时地听到她的心脏颤抖的跳动声响和从她被压的胸部深处发出咯咯的笑声。他觉得自己的肌肉都麻木了。他像是摇撼树干一样摇撼她健壮有力的身体。这个身体有时候作一点让步,但是决没有弯下腰来,而且在反抗中好像劲头越来越大了。直到她觉得这样的游戏太愚蠢,才三下两下挣脱开了身。她猛然把贝格尔往后一推,就甩开了他:“现在你可该安静了吧!”她的声音里充满了愤怒,甚至是威胁。

贝格尔踉跄后退。他的脸火辣辣地发烧,两眼充血,因此他觉得眼前周围的一切都是红色的,火红色的。他又第三次扑过来。他盲目地,不假思索地,张开双臂,活像个醉鬼。突然之间情况有了变化。她那散发开的浓烈香气,她的衣服的沙沙声,还有与她的身体热呼呼的接触,使得他疯狂起来了。他不再想狠狠地揍她,或者惩罚她了,而是要占有这个刺激起他的性欲的女人。他把她拉向自己,一头拱到她那刺激人的身上。他激动地双手抱住她的整个身体,急切地咬她的衣服,想把她压倒。她一直还在大笑。他的触摸使她有些痒痒。不过在她的笑声中,现在有了一种陌生的,嘶哑的声音。她好像全身更激动了。她的胸脯惶恐不安地起伏。她的身体在扭斗中紧贴着贝格尔狂躁的身体。她强有力的双手愈来愈不安地颤抖了。她的头发披散开来,飘落到肩膀上,发出色情的香味,而且很浓。她的脸变得越来越激动。在扭打中她的短上衣被揭了起来,还被弄掉了一个钮扣。情绪冲动的贝格尔突然看到她雪白的胸脯在紧张不安地闪动。他筋疲力竭,起来。他感觉到,她根本不想抗拒他,她是愿意被征服,被摔倒的。但是他的力量连这一点也做不到了。他无力地在她身边摇摇晃晃。有那么一瞬间仿佛她自己想往后倒。她狂喜地把头向后边弯。他看到她的眼睛突然闪射出从未见过的光亮。现在她说“哎呀,毛孩子,毛孩子!”的时候,含有一种温情,一种不能抑制的急迫叹息。这时候他拉住她,他感觉到,她没有倒在他那瘦弱和颤抖的孩子手里,这时他突然贪婪地抓住她披散的红色头发,想一下子把她弄倒。她由于愤怒和疼痛尖叫起来。在暴怒中她用力一推就甩开了贝格尔的虚弱身体,他便像个轻轻的棉团那样跌飞出去。

贝格尔跌跌撞撞地往后退去,然后当啷一声在放佩剑的墙角他摔倒了,从他的手直到胳膊出现一道明显的伤痕。

他像昏迷了一样,有一分钟躺着没动。这时候她走了过来。她还在激动得颤抖,但是不放心地关怀说:“你这是怎么啦?”

他没有回答。她扶他站立起来,还抚摩他。她的心里毫无恶意。他站立起来很是费力。因为他的左手插在上装口袋里,目的是不让她看见他的伤势。他不愿意承认,他的体力竟然虚弱得不能一个有意顺从的女人,这使他心中的愤怒像烈火一样燃烧起来。有一瞬间他觉得,他必须再攻击一次。同时他感到衣服口袋里的伤口已经流血,热呼呼的,湿漉漉的。

他踉跄地往前走,对惊惧地想要扶他的卡尔拉不加理睬。他的眼前是一片泪水的云雾,几乎不能透过这块潮湿云雾看见房间门。他心中觉得万事皆空,一切都无所谓了。在他的衣袋里血还在流。他模糊地觉得身上别的一切都不复存在了。他盲目地摸索着向前走去……走向房门……走出房间……进入自己的房间。

一进入自己的房间他就躺到床上,把受伤的胳膊伸到床沿以外。伤口还在流血,有时候还重重地啪哒一声落到地板上一滴,贝格尔根本没有注意到。他心中波涛翻滚,仿佛要闷死似的。终于爆发出了一阵猛烈的啼哭痉挛,一种愤怒而痛苦的趴在枕头上的抽噎。这种痉挛把他孩子似的发烧的身体一连折磨了好几分钟。然后他才觉得比较舒畅了。

他谛听隔壁房间。卡尔拉在那边故意用重步走动。他在这边纹丝不动。现在隔壁的脚步声沉寂了,她把箱子弄得咯吱咯吱响,还擂鼓似地敲打桌子,意在让人注意她。显然她是在等他回到那个房间。

他继续进行谛听。他的心跳越发响了,但是他的肢体一动不动。

她又来回走动了一会儿。然后她用口哨吹奏起一支华尔兹舞曲,同时她还敲击着节拍。过了一会儿他到外边的门开了,并且在走动中重重地关上了。

在那个漫漫长夜里和第二天的早上,贝格尔都在等待施拉梅克前谈他与卡尔拉之间发生的事。他确信,卡尔拉会立刻把一切告诉施拉梅克。他只是不知道,她是把事情描绘成一次凶狠的战斗呢,还是说成一次可笑的、无意义的乱发脾气。他通宵都在冥思苦想,他该如何回答施拉梅克。他构思了质问与反驳的长篇对话。如果他无路可走,他还编造出某些活动,急速切断讨论。有一点他很清楚:现在友情处于危急关头,现在一切都成了过去,或者必须彻底从头再来。

但是他白等了一场。施拉梅克没有来,一连几天都没有。

实际上这个情况并不奇怪。因为通常施拉梅克也只是在需要人帮忙,或者是想讲述自己的什么事情的时候才来找贝格尔。往常贝格尔为了见到他总是得去登门拜访。这一次他觉得施拉梅克是不想露面,而他也不想到施拉梅克那里去。他怀着平静、含怒而且使得自己痛苦的固执心情等待着。这些天里他完全是独自一人,没有人到他这里来。他的自卑感空前地强烈;他觉得没有人需要自己,没有人喜欢自己,也没有人用得着自己。现在尽管有各种失败和屈辱,可他加倍地感受到,这种友情对他的意义。

就这样过了一个星期。一天下午他坐在写字台前正想工作的时候,听到急速的脚步向房门走来。他立即听出来这是施拉梅克的脚步声,便当即站起身来。这时候房间门已经被推开,又砰的一声关上了。施拉梅克站在他的面前,气喘吁吁,一边笑,一边抓住贝格尔的胳膊,摇来晃去说:

“你好呀,毛孩子!别的人都来了,只有你缺席,我们也要看到你,因为你必须整天聚饮。还有事情也很顺利。真的,我通过了考试。谢天谢地,这是我的最后一次考试。下一个星期你就得对我说博士先生了。”

贝格尔十分惊讶。他设想过各种可能,只是没有想到,他们两人会这样相见。他正要结结巴巴地说几句表示祝贺,但是施拉梅克打断他的话说:

“好啦,好啦。现在别说了。你不要太劳累了。现在就走,到我那边去。要好好庆祝一番。我还要把一切事都讲给你听。就走吧。卡尔拉已经在那里了。”

贝格尔有些惊慌。他突然害怕与卡尔拉在一起。因为她现在还会嘲笑他,而他在她与施拉梅克之间又会像个小学生一样脸红。他想进行回避。

“你一定要原谅我,施拉梅克。我不能去。在这里表示最好的祝贺!我就不去了,我有很多事要做呢!”

“你要做什么?你这家伙,现在我通过了最后一次考试,你要做的是什么?你必须高兴起来。你必须到一块来。其他什么事也不要去做。快点儿i”

施拉梅克抓住贝格尔的胳膊,把他拉走了。贝格尔觉得自己太软弱,无力反抗。他只是模模糊糊地感到施拉梅克还具有支配他的威力。施拉梅克像拉一个姑娘似的把贝格尔拉了过来。他抓住贝格尔像抓住一个姑娘。他第一次完全懂得了,一个女子是如何完全违背自己的意愿,只是出于对强力渐渐萎缩的崇拜感情而不得不听任一个这样强壮、开朗、生活乐观的男人的控制。此时此刻,一个女子对丈夫的印象必定就像他对施拉梅克的印象一样。她必定有憎恨,有愤怒,然而也有受强者支配的软弱感受。贝格尔根本不觉得自己在走路,也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突然进入了施拉梅克的房间。

卡尔拉就站房间里。她看到贝格尔,便向他走过来,用引入注意的亲切目光打量他。这目光便像轻柔的波浪那样围住了他。卡尔拉还向他伸出了手,但没说话。她很好奇地又一次注视他,就像是在打量一个陌生人,但又有所不同。

施拉梅克为餐桌忙碌不停。他需要干些事情,讲讲愿望。他兴奋激动心情的强大活力需要这样的阀门。每逢有什么事情吸引他,他就需要来人,好结束他的兴奋。往常他本来是很冷漠的,更确切地说是沉默寡言的。但是今天他整个人都活动起来了,都处于孩子似的狂热喜悦之中。

“那么,我们现在用些什么呢?我这干燥的喉咙什么也不能给你们讲。怎么,没有酒?通常我们晚上已经没有饮酒之乐,今天晚上一切都乱七八糟。我们来煮茶吧,煮一种很令人厌倦的,非常滚烫的茶。你们意下如何?”

卡尔拉和贝格尔都表示同意。他们并肩坐在餐桌旁边。但是贝格尔不与卡尔拉说话。他脑海里有一个思想翻来覆去,就像被关在房子里的灯蛾一样嗡嗡乱飞。他像个绝望的人一样与身旁这个女子搏斗过,那是一场梦吗?他不敢正视她,只觉得周围的空气令人窒息。他的喉咙就像被绳子扎住了。幸好施拉梅克毫无觉察。施拉梅克把杯盘碗碟弄得叮当响,嘴里吹着口哨,还说个不停。他很高兴为这两个人充当堂倌,精神焕发地为他们服务。然后他在他们对面的靠背椅上坐下,豪迈愉快地开始了他的讲说:

看了猩红热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童话村小说哟。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