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水的鱼

溺水的鱼

时间:2019-05-17 21:00:30来源:网络

尤奇赶到局里上班时已是八点半。办公楼里显得异乎寻常的安静。他沿着楼梯往上走,经过会议室时,他怔了一下。会议室的门关闭着,呈现着一种死板陈旧的灰色。平时无论会议室是否在使用,它一律是关闭状态,只有在会议开始之前,它才是敞开的。他之所以怔了一下,是因为听到了门内一片嗡嗡嘤嘤的声音。以他敏锐的听觉分析,里

溺水的鱼小说

一个男人的艳遇记、尴尬录、挣扎史。一个刚刚大学毕业进入政府机关工作的年轻人,他并非清心寡欲,却与这个充满欲望的时代格格不入。结果为世俗不容,官场排挤,奸商欺诈,妻子反目,他所心爱的女子也一一投入他人怀抱逃离了爱情。可他终究不能逃到现实与欲望之外,他该如何安置自己,往何处存放孤独的灵魂?而当这一切似乎有了答案,爱情也将失而复得时,意外的灾难却突然降临……命运多舛,灵肉浮沉,是心灵的轨迹,也是时代的缩影!

尤奇赶到局里上班时已是八点半。办公楼里显得异乎

寻常的安静。他沿着楼梯往上走,经过会议室时,他怔了一下。

会议室的门关闭着,呈现着一种死板陈旧的灰色。平时无论会议室是否在使用,它一律是关闭状态,只有在会议开始之前,它才是敞开的。

他之所以怔了一下,是因为听到了门内一片嗡嗡嘤嘤的声音。以他敏锐的听觉分析,里面正在召开一个近乎于全体人员的会议。而之所以只能说是近乎于,是因为他还站在门外。他舔舔嘴唇,转身离去。

他猜不出里面是个什么样的会。党员政治学习?他不是党员所以没通知他?或者是在推荐选拔对象?他没有得到任何信息。

办公室专出通知的黑板上没有写,科长李模阳也没有对他说。谁也没对他吐露一丝半点风声。

走廊里弥漫着油墨与纸张的气息,寂静得像一条隧道。他缓慢地从这寂静里走过去,脚步显得格外清晰。两侧的办公室大都关闭着,寥寥几间敞着门的也是人去房空。

他踅进自己的办公室,沉沉地坐在椅子上,感到自己陷落在一种巨大的虚空里。

这是一种从来未有过的感觉。

按照固定的程序,上班之后就要扫地抹桌,然后沏茶看报纸。但今天他没有情绪做。

他坐着发呆,也不晓得自己乱七八糟想了些什么,没有一点头绪。

尤奇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

后来他觉得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就出了门,走进局办公室。

小袁在值班守电话,见了尤奇就问:"你没开会?"尤奇轻描淡写地:"我没资格。"

小袁说:"开个会还要什么狗屁资格?你又不是那些退休老干部,忘了通知他就喳喳叫,说没有给他政治待遇。哪次开会你不溜出来聊天?难道你还想开会不成?"

不想开会是一回事,不让你开会却是另外一回事。尤奇翻着报架上的报纸,缄默片刻才顺口问道:"哎,这个会那个会的,又是什么会呀?"

小袁摇摇头:"不晓得,听说是临时开的紧急会议,马主任亲自发的通知。你管他呢,既然没通知你,说明与你无关,乐得清闲。"

尤奇没有作声,但在心里反驳了小陈:如果惟独没有通知你开会。正好说明与你有关。

顺着这条思路一想,尤奇莫名地有些紧张。

这时小袁提起两瓶开水说:"你多呆一会,帮我接接电话,我给会议室送点水去。"

尤奇心里一动,说:"办公室的事还是你亲自处理为好,水我帮你送去。"

小袁连声道谢,尤奇充耳未闻,接过两个开水瓶就往会议室而去。

开水瓶是他敲开会议室门的由头,在门拉开的杀那,竺苎能够反焉会者的脸上捕捉到一些内容的。究竟是他被有意排除在会议之舔,还链元意儡瞩了通锪他?有刁能因髭雨摇捌验证。倘若是后者,人们无疑要顺手牵羊留下他开会,他将名正言顺地进入到那扇灰色的门里去,成为嗡嗡嘤嘤的一分子。开水瓶吊在手上,很有分量。尤奇迎着门走去,那个灰色长方形慢慢大起来。

门忽然开了一条缝,挤出一个人来,冲他矜持地一笑,就踅到卫生间去了。

尤奇的心被这个笑刺疼了。这个人与他同是科员,有什么理由笑得这么高人一等?

他想,倘若不是刚才领导亲切地拍了这个人的肩膀,就是因为门内确实在开一个与他无关(或有关)的重要会议。别人的矜持意味着他的另类,显示出他身份的贬低,这是毫无疑问的。

尤奇感到事情似乎已无须证实,或者说已经得到证实了,脑子就有些懵然,一时丧失了推门或敲门的勇气和愿望。他呆立在门,听着门内语焉不详的话语,有点不知所措。想至卫生间的那人快回来了,这才硬着头皮将门挤开一条小缝——若是敲门会惊动更多的人——将两瓶开水递进去。

坐在门边的一个人接过水瓶,一言不发,却意味深长地觑尤奇一眼,迅速地将门掩紧了。

尤奇居然没有认出这个人来,但那审视异己的眼神却像一条蚂蝗一样叮在他脑子里。

尤奇在走廊里徘徊了一阵,又习惯性地朝远山眺望了一阵,仍是烦躁不安,心绪不宁。他没有再去局办公室。他怕万一小袁让他去会议室叫人接电话,会给门内的人留下一个削尖脑袋往里钻的印象。他不是胆小怕事的觊觎者,既然这确是一个与他无关(或有关)的会议,那么最明智的作法就是离那扇门远远的。

于是尤奇下了楼,在机关院子里遛了一圈。看看天上的白云,抚抚花坛中的花草,显得很闲适。平时,他是难得有这种诗意的举动的。瞟瞟手表,见到了每天分发报刊信函的时间了,就进了传达室。

兼管收发的吴伯正在忙乎,见了尤奇,就将一叠报低信函塞进他手中:"你们科的你又逃会呀?"

尤奇翻看着信函f闷声道:"逃什么会,我没资格。"

吴伯笑道:"这种会,只要是人就有资格,你想逃还逃不掉呢!昨天马主任跟各科科长交待又交待,说任何人都不许缺席!"

尤奇愣住:"真的?"

吴伯说:"我骗你你发奖金?"

尤奇心里先是豁然开朗,紧接着又阴沉下去:既如此,李模阳为何不通知他?这不仅剥夺了他开会的神圣权利,而且使他在不明真相的群众和领导眼里成了异端——群众以为他无权与会,而领导则会认定他目无组织蔑视权威。自从上次李模阳过生日他没有前往祝寿以来(只怪他把那个重要的子忘记了),他一直没见过科长的好脸色。科长是有充足的理由忘记他一回的。

尤奇从信件中翻出一封李模阳的信,满怀怨忿地捏在手里,郁郁地问:"开的什么了不得的会?"

吴伯说:"嗨,市里不是要创建文明卫生城市么?大搞卫生的动员大会!这不,我扫帚撮箕都买了一大堆回来了!"

尤奇愕然,随即自嘲地笑了。但他心里怨忿未消,这么一个鸡毛蒜皮的会议,李模阳竟然也不让他参加!他绷着脸出了传达室,回到办公楼。路过会议室,那扇灰色的门正好打开,与会者打着呵欠伸着懒腰鱼贯而出,这个与他无关(或有关)的会议看来不是休会就是散会了。

李模阳的脸晃了出来,尤奇视而不见,转身要走,但科长把他叫住了。科长的脸严肃得像一份红头文件,厉声喝道:"尤奇,这么重要的会议,你怎么可以不参加!"

尤奇反驳道:"你通知我了吗?"

李模阳眼睛鼓凸出来:"你没长眼睛吗?我特意写了张便条,放在你办公桌上的!"

尤奇全身一紧,快步回到办公室。

自己办公桌上果然有张便条,用烟灰缸压着的。他拿起便条,揉揉眼睛,白纸黑字,非常清晰。他的视力很好,刚才为什么没看见它呢?他一点也不明白。

尤奇颓丧地坐下,回想起刚才一系列的心理过程,不由深深地鄙视自己。这种状态完全不是他应该有的,也完全不符合他的一贯性格。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呢?你那种卑琐的心态是从哪儿来的?你到底也还是不能免俗呀,你这可怜的家伙!

尤奇想,这机关只怕是不能再坐下去了。

看了溺水的鱼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童话村小说哟。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