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县长

女县长

时间:2019-05-17 21:00:03来源:网络

第二章南湖再起血斗1林雅雯还在床上,手机便爆响起来。一接,又是办公室主任强光景那喑哑的声音。"林县长,我刚接到电话,昨晚流管处又毁林,村民拦挡不住,结果双方又打了起来。""又在毁林?"林雅雯猛地起身,边穿衣服边问。"林县长,毁林事件就一直没停过,不过流管处做得秘,加上村民们最近被乡上看得紧,没敢闹事

女县长小说

当年轻美丽的林雅雯出任沙湖县长时,她做梦也想不到后来发生的一切。地处沙漠边缘的沙湖县,是一个穷县。常年肆虐的漫天风沙,磨砺着沙乡人的面容,也覆盖了他们的土地。雄心万丈的女县长并不知道,比风沙更凌厉的,是官场中贪腐的魔掌,还有种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势力。而当她意识到这一切的时候,已经身处洪流的中心一个年轻女人,尤其是一个美貌的年轻女人,她的生活注定是一个故事。而当这样一个女人踏入官场中时,故事就会变成一本隐秘的书。当官场的生死搏奕激烈上演时,女县长最深的秘密也在浮出水面。那个女人最惨痛的记忆与现实交织在一起,正在向柔弱的她袭来……

第二章南湖再起血斗

1

林雅雯还在床上,手机便爆响起来。一接,又是办公室主任强光景那喑哑的声音。

"林县长,我刚接到电话,昨晚流管处又毁林,村民拦挡不住,结果双方又打了起来。"

"又在毁林?"林雅雯猛地起身,边穿衣服边问。

"林县长,毁林事件就一直没停过,不过流管处做得秘,加上村民们最近被乡上看得紧,没敢闹事。昨儿晚,村民们终是气不过,就……"

"有没有伤人?"林雅雯打断强光景,挑重点的问。

"情况还不明,说是有人受了重伤,正在医院急救哩。"

"让小孙马上过来!"一听重伤,林雅雯就知道情况不妙,冲电话喝了一声,就奔洗手间而去。这时候她对郑奉时,真就成恨了。好你个郑奉时,到现在还敢毁林,这次我饶不了你!

车子驶出县城时,天还没亮透,蒙蒙的晨光映着酣睡的这座沙漠小城,让这座边塞小城别具一番诗意。林雅雯心里,却比火烧还急。司机小孙说:"吃过早饭再走吧,我跟招待所那边打了招呼。"

"吃什么吃,你还有心思打这种招呼?"

小孙挨了呛,也不辩解,小心翼翼地握着方向盘。他自己已经吃过了,自从给林雅雯开上车,他每天都是五点半起床,妻子会在五点四十将早饭端过来。六点过一刻,他就会候在司机室里。林雅雯用车不比别的领导,没个早晚,指不定啥时就给你打电话,你要是五分钟内不把车开过去,就等着下岗吧。还好,这两年,小孙一次也没耽搁。弄得他新婚不久的妻子又是抱怨又是担心,这么开下去,受得了?

小孙倒是习惯了这种生活,这两年,他的性格也变得渐渐跟林雅雯像起来,做事容不得拖延,容不得慢条斯理,更容不得有一丝儿马虎。都说县长的司机在县里相当于二号人物,比部局长的地位还高,哪知道给县长开车,要吃多少苦受多少委屈。小孙的妹妹一直想调份工作,接收单位也说好了,就等林县长给人事部门说一声。这事在心里憋了半年,小孙一直不敢跟林雅雯提,弄得他妹妹隔三岔五就跑来埋汰他。小孙父亲死得早,是因公殉职牺牲的,母亲辛辛苦苦将他们兄妹拉扯大。他没念完高中,因一项照顾性政策提前参加了工作。妹妹前年大学毕业,本来要到林校当老师,结果分在了治沙站。治沙站啥都好,就是工作太艰苦,常年风吹日晒,晒得跟黑人似的。妹妹受不了这个,老是跟他嚷。再说,母亲老了,需要人照顾,他又经常不在家。原想婚后情况会好一点,没曾想媳妇坚决不同意跟婆婆住一起,还说要是敢把婆婆接过来,她就离婚!

车子在路上颠簸着,车内的两个人各怀心事。昨儿晚上,小孙的妹妹孙悦又到家里闹。孙悦最近又恋爱了,男朋友还是嫌她工作环境不好,说有这样一个哥哥,调工作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孙悦这才跑来,跟哥哥提工作的事。

妹妹是不是找了新的男朋友,司机孙愔不太清楚,但前一个男友,确是因工作吹的。为此母亲埋怨过他,怪他娶了媳妇忘了亲人,不把她们娘俩放心上了。昨晚,为这事孙悦还跟嫂嫂杨梅差点吵起来,杨梅刚说了句你哥不就是个司机,说话哪能那么管用?妹妹就不高兴地说,司机咋了,司机不也照样能把你从下岗工人变成吃皇粮的?

妹妹这话说得有点过,杨梅是调了工作,从食品厂调到了自来水站,当出纳。可这不是他的功劳,是杨梅的父亲找了祁茂林,杨梅父亲以前跟祁茂林同在苏武乡蹲过,还一同睡过地窝子,两人的风湿病都是那时候得的。祁茂林念旧情,说县上再怎么困难,老同志的难题还是要解决,要不,他这个县委书记,真会让人戳脊梁骨。

妹妹这么说,杨梅哪里肯接受,当下拉了脸道:"你哥真有那么大能耐,我杨梅这辈子就掉进富矿了。"妹妹反唇相讥:"富矿穷矿只有自己知道,别抱着枕头睡觉还嫌胳膊困。"

姑嫂两个原本就缺少缘分,最近更是成了仇人,见面就吵。妹妹仗着有母亲撑腰,一点也不把杨梅放眼里。杨梅呢,从跟他谈恋爱那天,就本着井水不犯河水这原则,说结婚只是他俩的事,少把两家的事往家里扯。杨梅喜欢过小日子,安安静静的小日子。她对孙悦工作上挑三拣四的态度很是不满,一个大学生,扔掉专业想进政府部门,亏她能想得到。

孙愔原本想,这两天抽空跟林雅雯提提,至于能不能办,他不敢抱太大的奢望,反正他是尽了心,以后在母亲那儿,也好交代。谁知县上接二连三出事,他哪还能开得了口。

正瞎想着,斜刺里冲出一三码子,硬往小车上撞,吓得孙愔一个急闪,避过了那辆飞车。车子剧烈地打个颠,差点甩出路面。微闭着双眼的林雅雯也惊出一身汗,不过这次她倒没怪孙愔,心想,一定又是没交养路费的农家车,赶在交警上班前要从县城跑回家里,免得被抓住罚款。

很多时候,林雅雯觉得自己不像个县长,倒像是下来体察民情的作家或是啥的。比如这三码子,交警部门的同志跟她汇报过多次,说要政府下文,对其进行专项整治,再也不能任其猖狂了。但她就是狠不下心,表不了这态。三码子要是全按规定交费,农民怕是都不敢用了。难啊,农民难,她也难。

"小孙,你妹妹是不是学园艺的?"车子再次平稳地行驶时,林雅雯突然问。

"不是,西北林业大学水土保持专业。"孙愔心里一喜,想不到林雅雯突然问这个,紧忙做了回答。

"哦。"林雅雯"哦"了一声,又闭上眼,不说话了。

这一路,孙愔心里就扑腾扑腾的,猜不准林雅雯问这话的真实意思。

车子进了沙漠,林雅雯没急着去乡政府,她让孙愔把车径直开到沙湾村,想先看看沙湾村的情况。谁知刚进村口,车就让村民们围住了。村民们这一天也是撞了个正着,一看堵住的是县长的车,兴奋了,七嘴八舌,嚷着要跟林雅雯告状。林雅雯听了一会,村民们说的还是昨晚毁林的事。昨晚人睡下后,负责在流管处那边值班的村民跑来说,流管处又在连夜毁林了,喊声立刻将全村的人惊醒,村民们先是奔过去,跟毁林的人讲理,哪知对方根本听不进去,还扬言,有本事就再打。村民们被激怒了,冲动之下就又围上去,把人家给打了。据村民们说,流管处三个推土机手被打进了医院,沙湾村也有两个农民受伤。

"打打打,你们除了打,还知道啥?"林雅雯听到一半,就听不下去了。

"不打不行啊,这帮狗日的,太欺人。"有个村民抹了把脸上的血,道。林雅雯看见,他手里还提着棍子。

"打能解决问题?"林雅雯盯住那个脸上有血的男人,困惑地问。

"林县长,你说说,除了打,我们还有啥办法?"男人伤得并不是太重,他好像对血没一点反应,听见林雅雯批评,反问道。

一句话,把林雅雯给问住了。是啊,除了打,还有啥办法?

"人伤得重不?"林雅雯不敢再责怪下去,开始关心起事态来。

"挨了两棍子,不算重,不过人已送进了医院。他们住我们也住,要不还成我们的不是了。"村支书胡二魁说。

一听伤得不重,林雅雯稍稍松了口气。住院是沙湾人的策略,怕将来打官司吃亏。林雅雯刚到县上时,沙湾村的村民就跟流管处打过一场群架,结果挨了打的村民没住院,自己包扎了下就又下地了,后来法院处理,只让沙湾村承担流管处伤者的医疗费、误工费等,对挨了打的村民,却没一点儿交代。沙湾村的农民因此有了经验,只要一打架,不管伤着没伤着,就先把人往医院里送。

"对方伤得重不?"林雅雯本来不想问这个,她现在是一提流管处就头痛。不用调查,事端肯定是流管处挑起的。"121"后,双方再三协议,在省市两级对"121"没做出彻底处理前,流管处暂停一切生产经营活动,也就是说,不能再毁一棵树了。谁知郑奉时如此目空一切!但不问,又好像于情于理都讲不过去,毕竟,这又是一起恶性事件啊。

胡二魁吞吐了一阵,说对方应该没啥事,说不定也是装的。

林雅雯瞅了胡二魁半天,对这个村支书,她真是无话可说。他简直就是第二个朱世帮,不,比朱世帮还让人说不出话来。林雅雯断定,这起冲突一定是他跟朱世帮串通好了的,只不过朱世帮躲在背后,戏交给胡二魁唱。同时她也想,刚才村民们说的那番话,弄不好就是胡二魁授意的,压根就不可信!

到沙湖县两年,林雅雯别的本事没学到,如何跟农民打交道,她还是学了几手。

"到底伤得重不?"林雅雯抬高了声音,再次追问,她从胡二魁脸上看出了慌。

"这……我还不大清楚。"胡二魁支支吾吾,不肯说实话,林雅雯心里一沉,事态说不定比她预想的要大,这才着急道:"走,跟我去看看。"

"林县长,你不能去。"一听林雅雯要去看伤者,胡二魁突然拦在前面,没等林雅雯再问,便说:"那帮王八羔子,野掉了,进去几个打几个,昨晚王乡长去看他们,你猜咋着,连王乡长也给打了,这阵人已送到了县二院,头上缝了五针。"

"什么?"胡二魁这番话,直把林雅雯惊呆了。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先来村里是个错误,事情一定比她预想的要可怕几倍!

"朱世帮呢,他在哪?"

"朱书记叫他们扣下了,就关在大院里,说是让县委祁书记拿钱赎人。"胡二魁说着话垂下了头,这阵他显得怕了。

"谁让你们闹事的,简直乱成了一锅粥!"林雅雯一直控制着自己,不想在这个时候发火,然而,她又不能不发火!在场的群众全都噤了声,低住头不说话。林雅雯心急如焚,她似乎已经预感到什么。

"林县长,你也甭生气,流管处这帮狗日的,实在欠打,三台推土机呀,要是不打,南湖那片林怕是要让他们给毁掉。"胡二魁几乎要哭了,一提南湖,一提这片林子他就难受。林雅雯清楚地看见,胡二魁眼里已噙满了泪花。

林雅雯的心也跟着暗下来,一股无名之火烧得她难以忍受,恨不得冲谁猛发一通。

都说她的脾气变坏了,原来那种和暖如风的感觉没有了,他们是没到基层来,来了,说不定变得比她还快。

事态比林雅雯预想的还要严重,压根就容不得林雅雯在行动上迟缓。很快,南湖事件的紧急会议在乡政府召开,由于书记和乡长全都缺席,林雅雯临时指派副书记许恩茂主持工作,随后赶来的政府办主任强光景也补充到乡党委班子里,全面处理善后及事件调查。会上林雅雯才得知,流管处三台推土机被村民烧毁两台,另一台让村民抢了去。这个胡二魁!林雅雯心里那个恨,可又觉得这恨不应该冲胡二魁。两台推土机,值二三十万,要是用来种树,能种多少树?林雅雯心里一阵难过,把到嘴边的骂人话咽了回去。的确,从听到事件的那一刻,林雅雯就一直想骂人,这是她当县长两年来头一次冲动。

当初"121"事件发生后,她表现得比任何人都冷静,善后,调查,双方协商,林雅雯以少有的耐心和极端的克制力控制了自己,表现出一个县长良好的素质。惹得郑奉时事后说:"想不到你一当县长,整个人都变了。"林雅雯问:"变好还是变坏了?"郑奉时笑着说:"变得不像女人了。"当时他们刚刚吵完,林雅雯冲郑奉时美美发了一通火,把十多天憋的火全发了出来,把郑奉时吓傻了,不停地给她陪好话。林雅雯怒气未消地说:"跟我说这些没用,有能耐去跟沙湾村的村民说。"郑奉时苦笑着脸:"跟他们说,他们能理解我的难处?一千多号人要吃饭,三千多家属要养活,你让我咋办?"

咋办?这个问题一直在林雅雯脑子里盘旋,到今天也没答案。从工作角度讲,她理解郑奉时的难处。流管处曾是省水利厅直属的大单位,中央都挂了号。胡杨河流域横跨两省十二县,全长三千多公里,是西北地区最大的流域之一,由于最终流入腾格里大沙漠,是亚洲唯一的沙漠水库的水源所在,因此地位相当特殊。最初流管处建在省城,后来响应中央治理沙漠全面改善沙漠地区生态环境的号召,搬迁到了沙湖县胡杨乡。但在五年前,胡杨河流域上游突然断水,使下游几个县闹起了水荒,特别是沙湖县,几乎每年都陷入水荒中。

为了治理流域,省市县三级联合关停了上游不少厂子,这使一向以小工业为补充的流管处陷入了生存困境。两年前省水利厅出台流管处改革方案,将流管处断奶,变成自收自支单位,流管处一下由高峰跌入低谷,变得连生存都维持不了。流域断水多年,相关的水产业全部瘫痪,不仅不为处里赚来一分钱,每年还要处里拿不少钱倒贴进去。加上流域两岸这些年兴办的小企业逼迫下马,大批工人失业在家,跟县上几乎如出一辙。职工加上家属将近四千号人压在郑奉时头上,郑奉时不想歪招怎么办?

可毁的是林子呀,要在别处,毁一两片林地也许算不了什么,但这是沙漠,那些林子就是沙乡人的命。郑奉时不是不知道,他在流管处干了二十年,这一点比林雅雯更清楚,但在现实面前,郑奉时竟变得如此麻木,如此不择手段,毁了青土湖不算,竟然又毁南湖。林雅雯不能再用同情两个字看待他了。

她一直给郑奉时拨电话,出了这么大的事,他居然躲了起来,从路上打到现在,手机还是不通,办公室电话也没人接。村支书胡二魁看她一遍遍打电话,凑跟前说:"跑了,昨个下午我看见他的车,溜出了沙湾。"

"你咋知道他跑了,架是你们打起来的,他凭啥要跑!"林雅雯没来由地就冲胡二魁发了火,噎得胡二魁咽了几口唾沫,悄悄坐一边去了。

会场上,副书记许恩茂还在侃侃而谈,好像是说一定要带领全乡人民,守卫住沙漠的命根子,绝不让破坏者的阴谋得逞。林雅雯哭笑不得,有这样的领导,沙湾村村民的情绪能不激化?

正要示意强光景,让他给许恩茂提个醒,乡上秘书进来说,祁书记电话找她。林雅雯说了句你们接着开,我出去一下,便跟秘书出了会场。

祁茂林在电话里劈头就冲林雅雯发起了火:"你怎么搞的,不是说沙湾村的村民情绪已经稳定了么,咋又发生了恶性事件?"林雅雯刚想解释,祁茂林又火道:"打伤人家三人,还烧了推土机,你这个组长怎么当的?"

"121"事件发生后,县上成立了专门小组,林雅雯任组长,祁茂林在常委会上再三声明,要她把主要精力放在解决沙湾村跟流管处的矛盾上,至于县里其他工作,暂时可由常务副县长付石垒主持。

林雅雯在电话这头,一时不知该做何解答。

"你不要跟我装哑巴,这事已报到省厅,我现在就在水利厅,人家领导把我骂了个狗血喷头。"

林雅雯这才记起,前天祁茂林跟她说过要去省上的事,都怪这些天自己心里太乱,没把这话听进去,看来事情已传到省上,说不定林业厅那边也知道了。

"你马上想办法把朱世帮弄出来,告诉你那位同学,啥事都别过分了,如果他执意要把事情往大里做,我祁茂林奉陪!"祁茂林还在发火,林雅雯啪一下把电话挂了。

如果说,她跟祁茂林真有什么疙瘩,郑奉时的关系就是一个。在祁茂林心里,郑奉时跟她是相通的,这也是祁茂林执意让她当这个组长的用意所在。你郑奉时不是不把我祁茂林放眼里么,那好,我让林雅雯去对付你,看你还敢不敢置林雅雯的前程于不顾?

没想到,这一招还是不灵。

林雅雯揣着一肚子气回到会议室,许恩茂还在侃侃而谈,林雅雯恼怒地打断他,宣布道:"强主任,你跟许副书记去流管处,看看朱世帮到底咋样,注意,不要感情用事。乡上其他领导全力做好沙湾村的工作,要保证不再发生任何冲突,让群众回自己的家,一切由组织出面解决。我跟胡支书去县二院。"说完拎起包,出了会议室。胡二魁赶忙跟上来,一口一个你看这事做的,你看这事做的。林雅雯恼怒道:"行了,现在知道后悔了,当初带上人闹事咋不多想想?"

胡二魁结巴了几下,还是说:"林县长,不是我们想打啊,这帮狗日的太不是东西,不打还不把林子全毁了?"胡二魁的目光在林雅雯脸上搜寻着,极力地捕捉林雅雯每一个表情。

"打?打就能把林子护下?你是村支书,怎么跟群众一个觉悟?"林雅雯说到这,猛然发现胡二魁怪怪的表情,心里一悸,脑子里忽然闪出朱世帮那张脸来,莫非?

"跟我说实话,是不是你带的头?"林雅雯突地盯住胡二魁,目光烙铁一般烙他脸上。

"没,没,这号事,谁敢带头。"胡二魁狡黠地躲开林雅雯的目光,抹了把汗,快步往前走了。走了几步,又停下来,等上林雅雯,惴惴不安地解释:"村民们实在是气坏了,自发的,真的是自发的。"

林雅雯斜睨了他一眼,没再追问,心事重重地往前走。

看了女县长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童话村小说哟。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