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少女恋

异时空少女恋

时间:2019-05-17 20:56:52来源:网络

“天青青,水蓝蓝,看日出,看云海;波浪鼓,咚咚咚,妹妹笑得泪晃晃……”“许姑娘。”陈子俊温文尔雅地打断歌唱得正尽兴地我,委婉地道,“姑娘可有口渴,要喝杯水吗?”我摇了摇头,起身拜谢道:“多谢先生好意。”继续唱,“我知道我的未来不是梦——!”“悠然。”云飞叹了口气,无奈地将我扯过来揽坐在在身边,马车中

异时空少女恋小说

讲述一个灰常彪悍的女高中生穿越到穆嘉王朝六皇子的澡堂里,并被错认为皇子心上人禁锢在皇子府中,从而引发一系列囧事的故事。">

“天青青,水蓝蓝,看日出,看云海;波浪鼓,咚咚咚,妹妹笑得泪晃晃……”

“许姑娘。”陈子俊温文尔雅地打断歌唱得正尽兴地我,委婉地道,“姑娘可有口渴,要喝杯水吗?”

我摇了摇头,起身拜谢道:“多谢先生好意。”继续唱,“我知道我的未来不是梦——!”

“悠然。”云飞叹了口气,无奈地将我扯过来揽坐在在身边,马车中甚窄,他这么一拉,我就整个人缩在了他怀中。听他道:“从一开始出来唱到现在,你不累吗?”

我眯起眼睛看他:“嫌我唱得难听?”

云飞好笑地掐了掐我的鼻尖:“再难听的我也听过,还听了整整三个晚上。”

我一怔,正想问他何时听过。却被虞姬娇滴滴且满怀愤恨地声音打断:“殿下,我们这是要去哪呢?”

云飞并不理会她。虞姬气得再度掀开窗帘,嘴翘得老高,纤纤五指不时狠狠击打窗棂,浑身冒火。我存心气死她,一脸神秘地道:“我们这可是去微服私访。”

“微服私访?”一道清清雅雅的声音传来,一直闭目在马车中歇息的太子妃忽地睁开眼,看着我问道,“许姑娘此为何意?”

“字面意思啊!”我懒散地靠在云飞身上似笑非笑道,“我们今日秘密出行,云飞不是六殿下,你不是皇子妃,我们去体察一下民情。”

司徒莎深深地看着我,半晌面无表情地问道:“那么姑娘又是什么身份呢?”

“莎莎!”云飞面色骤然一冷,正待发作,却被我信手堵住了嘴,挑眉看着她,巧笑道:“别这么瞪着我。我承认,我就是那准备抢你丈夫的坏女人……”

一双温热的大手骤然覆上我喋喋不休的嘴,云飞低头看着我,紫金色的眼眸几分哀伤几分绝望,终化为一个温暖的怀抱,将我紧紧包裹在其间。

我忽略掉周边冰火煎熬的视线,忽略掉心中隐隐的不安,沉浸在这个温暖的怀抱中,无法自拔。

怀抱沉浸过头了,所以当马车骤然一阵剧烈摇晃,车外传来荆无名“殿下小心”的喊声时。我真有撞墙的冲动。正事啊!居然把正事给忘了。

一阵“乒乒乓乓”声在耳边响过,多半为木质材料的马车忽地灼热起来,而我们就像那蒸笼里的美食,正待熟透好搬上桌。

车帘布上都是火,映得人人惊惧交加的脸上一阵通红。云飞拥紧了我,蹙眉听着车外响动,脸上虽有惊怒,却并不焦急。我知他定是成竹在胸。可我却万分想不明白,为什么出行不到一个时辰,就会被人知道,那个所谓的奸细,究竟是如何在我们眼皮底下传递消息的呢?

还有,按理来说,白痴也知道这种匆忙的刺杀没有几分胜算,只徒然增加云飞的戒备心里。这么做,究竟有什么意义呢?

正想的入神,云飞猛地将我的头按进他胸前,大声道:“护住头脸!”还未等我反应过来,只听“砰——”一声巨响,紧接着是如地震般的剧烈摇晃,和四溅的滚烫火星。我吓得牢牢抓住云飞,面无人色。总算是趔趄地脚底踏实,我惊魂未定地向周围看去。

只见双手使着铜锤的荆无名正指挥着随行的侍卫与蒙面黑衣人对抗。我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自然不知道究竟谁的武功高些,哪方优势大些。可仔细一看那荆无名一锤一吼便能抡死个对手的神力,也就心安理得地窝在云飞怀里看戏了。

身上又是一阵冰火煎熬的目光,我回头对上司徒莎阴暗沉郁的脸和虞姬愤怒到想杀人的表情,以及陈子俊的若有所思,忍不住对着他们一个个灿烂微笑。随即耸了耸肩,继续看戏。

“殿下没事吧?”一道清冷的声音忽地在耳边响起。

我吓了一大跳,这才发现一身青衣的司徒啸不知何时到了身边,正一脸淡漠地向云飞请礼。

我一怔,恍然大悟道:“刚刚劈开马车的是你?”司徒啸点了点头。我咋舌道:“牛人!难怪云飞不担心了,有你隐在暗处保护,自然不怕偷袭。”

司徒啸脸色冰冷如昔,并不答我的话,只密密护在我和云飞周围。

黑衣男子的数量一个个减少。我正一面松了口气,一面发愁如此这般怎么可能找到凶手。忽地听到一声痛苦的呻吟声从背后传来。

我愕然望去,只见一个身高体壮的黑衣男子竟不知何时绕到了我们身后,胁持了皇子妃司徒莎,大吼道:“全部住手!”

云飞与他对视了五秒,那男子狠劲一来,手上的刀加了力道,瞬时割破了司徒莎颈上的肌肤。司徒莎低低呻吟了一声,鬓发散乱,一脸惨白,却是倔强地咬着唇不语。站在他们左后方的司徒莎身后的虞姬和左前方的陈子俊早已吓得浑身发抖,虞姬更是只知啜泣。

云飞挥了挥手,荆无名骂咧咧地停了下来,那些黑衣刺客刹那间便跑了个精光。

云飞微眯起眼看着他,冷声道:“你想怎么样?”

黑衣男子在那如有实质的冰冷目光下竟打了个抖,勉强才维持住平静道:“殿下明鉴,我们也只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实不知对象竟会是殿下。还望殿下看在小的们糊口不易,放弃追究,放我们一条生路。”

“可以。”云飞想也不想冷冷地看着他,“只要你告诉我,是谁指使你的。”

黑衣男子眼神闪烁,静了半晌,默然无语。

云飞松开揽住我腰的手,不耐道:“我保你不死,说吧!”

“殿下仁厚。指使我们的是……”黑衣人的声音顿了顿,目光慢慢落到我身上,又黑又粗上面隐隐沾着点银色粉末的手举起来,指尖正点向我。只见他双唇微张,似是要吐出什么话,却忽地脸色大变,重重呻吟了一声,往后倒去。

我呆呆地看着这场变故,有些反应不过来。眼前黑影一闪,司徒啸已蹲下查看复又立起回复道:“殿下,此人已气绝身亡。喉头有一枚银针,想必是抹了见血封喉的毒药。”

我跨前两步越过云飞道:“让我看看!”还未接近尸体一米,只觉一道劲风扑面而来,待反应过来,我只觉左颊剧痛,浑身一个狼狈的翻滚,已被掀翻在地。

我龇牙咧嘴地捂着被掴痛的脸望向罪魁祸首,只见司徒莎颈上滴血,正无比愤恨地看着我,一字一顿问道:“为什么要出卖殿下?!”

我一愣。忽地心中豁然闪亮,目的,是啦,这就是他们进行这次吃力不讨好刺杀的目的了。嫁祸我是此次刺杀的罪魁祸首。想想这种怀疑也无可厚非,这次出行本就是我提出的,其他人临时被拖上车,根本没有传递信息的机会。那么,信息究竟是怎么被泄漏出去的呢?

“不说话吗?”司徒莎一步步逼近我,目光冰冷有如利剑,“还是正在想着蒙骗殿下的说辞?说,究竟是谁派你来的?”

我扯了扯仍有些麻痛的嘴角,正待说话,却听云飞忽地一声不冷不热地低喝:“够了!”

司徒莎浑身一颤,双目含泪地看着他,沉默不语。

“殿下,你还要再袒护这个女人吗?”虞姬大呼小叫地冲了上来,一副恭敬地模样扶住司徒莎摇摇欲坠的身体,恨恨道,“这女人来历不明,举止怪异,殿下你……”

“我说够了!”云飞面上一片幽暗,只冷冷地一一扫过她们和欲言又止的陈子俊,绝决地挥手道,“无名,带两位夫人和军师先回山庄。”

荆无名摸不着头脑地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终是领了三人浩浩荡荡往山庄而去。司徒啸却早自动消失于空气中,不知又隐在了何处。

我看着空空荡荡,唯留几具尸体的旷野,忍不住叹了口气。

“悠然,不要离开我。”一双手将我拥进怀抱,裹着我的身体微微颤抖,“不要因为他们的怀疑和我的身份而离开我。”

我抬起头认真地看着他,问道:“你没有怀疑我吗?”顿了顿我复又加上一句:“我要听真话,是否连一点点也没有?”

云飞身体猛然一僵,紫金色的眼眸种种波光涤荡而过,终幻化成一声无声的叹息:“我说过,即便是你要我的命,我也一样会给你。”

我探手搂住他的腰,将下巴搁在他肩上,痴痴地笑了起来:“不是完全相信我,却还愿意给我你的命。云飞你真是……”

声音嘎然而之,我的瞳孔猛地一阵收缩,眼见着前方的那个黑点有小而大,由模糊至清晰。我清楚地看到那是支利箭,箭尖闪着幽蓝的寒光,,目标由后方直指云飞心脏。

“小心——”我扯着他直直往后仰倒,一个翻滚避过了一箭。两人还没站稳,三支形状速度完全一致的箭完全没有间断的呼啸而来。

眼看着两支射向我的箭均被云飞拨开,他却再无力顾及直刺他胸口的第三支箭。我觉得有一瞬间这世间的一切都放慢了速度,闪着蓝光的箭尖一寸寸逼近云飞心脏。

我拼命提醒着自己,有命才能回去,比起完成任务保住自己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这样的话,在我脑中一遍遍回荡,像是因为知道了这个身体会做什么,而不断地想阻止。然而,仿佛只是刹那间,本能像一只被关了数年之久的野兽,一旦出笼,便丝毫由不得我控制。

于是,我踏前一步,挡在了云飞面前;于是,我的手冲破了身体的极致瞬息间死死握住箭杆,却丝毫阻不住它的去势;于是,那闪着寒光的箭头整个没入我体内,剧痛和麻痹遍席全身。于是乎,我便华丽丽地倒在云飞怀里,晕了过去。

恍惚间听到云飞惊痛的喊声,司徒啸惊惶失措的声音,还有风声,水声,心跳声,声声入耳。我面带微笑躺在某个温暖的怀抱中,梦中的我正恶狠狠地掐着柳文泽地脖子逼他放我回去……

看了异时空少女恋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童话村小说哟。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