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俑

秦俑

时间:2019-05-17 20:56:38来源:网络

就在此时,隔了多层石块,传来不清楚的人声:“听见吗?是枪声。”“再测。咦,你看,仪器在跳动呢。”“里头是空的!底下水银含量极重。”“炸药拿来!”“这边有个缺口——”有人要攻进来了。朱莉莉仓皇不已,身在何方?发生什么事?掩着伤口的蒙天放一听,马上联念:“冬儿,可能是陛下的人呢。”“什么‘陛下’?”“始

秦俑小说截图

秦渊》章节目录

秦俑小说

三千年前,秦始皇的郎中令蒙天放与求药童女冬儿相爱。后私情泄露,冬儿被血祭俑窑,蒙天放被泥封为俑像,深埋地下。它是一只蚁。蚁,是万物中最微末的生命。这只蚁,不知如何,开始懵懂地、在土隙中一直往前走。它缓缓地走着。如果蚁有籍贯,它便会知道此处是陕西省临握县一座山的底下。如果它有眼睛呢,得见面前景物,一定震惊得颤抖。四周还是很幽黯。只能借着不明来历的光华扩散。先见到炯炯的眼睛,然后是鼻子,然后是一张威武的脸。浮在黑色上,凝静如死。他直立着。蚁在赭黑色的靴边走过。隔不多远,又是另一对靴……

就在此时,隔了多层石块,传来不清楚的人声:

“听见吗?是枪声。”

“再测。咦,你看,仪器在跳动呢。”

“里头是空的!底下水银含量极重。”

“炸药拿来!”

“这边有个缺口——”

有人要攻进来了。朱莉莉仓皇不已,身在何方?发生什么事?

掩着伤口的蒙天放一听,马上联念:

“冬儿,可能是陛下的人呢。”

“什么‘陛下’?”

“始皇帝陛下呀。”

“始皇帝?是秦始皇吗?你认识他?”

“认识。”

她一皱眉,这人真是神经病了。又问:‘哪你认识孟姜女吗?”

他急强调:

“不。我只对你一心一意,不认识其他女人产

“那,荆何呢?他是大英雄。”

“哼,”蒙天放激动了:“乱臣、逆贼,已为陛下所伏!不过冬儿,我俩也罪犯欺君——”

人声渐响,他也不想磨路下去,只管拉着她的手,找寻藏身之处。忘了自己的伤。

乱闯乱推离地,金人脚下有个活门,缓缓地转动,露出一个狭窄的入口……朱莉莉不问情由,就随着这男人钻了进去。

刚钻进去,身后已有枪声,是打在岩石上的闷响。蒙天放回身见活门由一铁索所系,便拔到把它斩断,剑锋仍精锐,活门“砰”的一声,已关上了。

朱莉莉以为避过危难,方吁一口气,坐下来。什么东西?信手一检,哗!原来是骷髅。脚下一踢,白骨累累。

这是什么地方?

是一个“陪葬坑”。

看来都是女的,宫女妃嫔,穿的是经罗丝缎,空条黑发白骨。——蒙天放呆住了。

“哗!——哗!”

这个神经质的女孩扑入他怀中,他拍着她,安定心神。但自己开始疑惑。

朱莉莉惊魂甫定,又用力推开他。——实在,也有三分自傲。

“你滚远点!我喊,‘非礼’的呀。关久了,见了女人就色迷迷!”

说完不忘掠乱发。

旁观此人,也英武耿直,虽追不上潮流,倒也算个守墓英雄,受伤也不吭声,且好像甚受自己吸引呢,看来自己也勉力四射。

见他无害人之意,也就源他一眼,问:

“喂,这是什么鬼地方?”

朱莉莉因着本能,知道这是个非同凡响的“宝地”了。虽是侍奉灵魂的陪葬者,不过一室是珠宝呀。眼睛闪出光彩,飞身上前,把珠宝狂塞进自己身上口袋中。

“发财啦!发财啦!”

这般的贪婪,真叫蒙天放诧异。她见自已被注目,突感不好意思。

“喂,你给他们看守陵墓,也没什么甜头吧,不妨卖个好价钱,到花花世界享乐去。我不会跟人家说的。而且你的陛下早已翘辫子了,何必那么死心眼?”

当她滔滔不绝地说大道理时,蒙天放望定她,他听不见她的话,她像是另外一个人。一个忘记“历史”的女孩。

她的心魂回不到他的时空?

“你叫什么名字?我倒忘了问。”

他伤心地答:“蒙天放。”

“晤,”她点头:“你在这里住上多久了?”

他没答。

忽愣愣地看着两个旗徽。

“喂,问你呀?”

环视这坑,为巨大的壁画包围一周,还有石碑,碑上这样刻着:…洗帝后宫非有干者,出焉不宜,皆令从死,为先帝殉葬。奉天承运,秦二世元年秋。

秦世?先帝?

蒙天放一悟,跪下来。

朱莉莉看不懂上面所刻的小篆,只好奇:

“你干吗?咦,画的是什么?”

“这是陛下的功绩:建陵、修筑长城、建咸阳宫。阿房宫……还有,我被犯封为诵像,千秋守护陵墓。你以身火祭——这是你的名儿:冬儿。”

“我不是冬儿。”她很气恼:“我是LILYCHU,你不要弄错。听着,英文LILY!”

蒙天放颓然。

“先帝驾崩了!”

“哦,”她道:“崩了。光绪也崩了,老佛爷也崩了。你没有过世面呢!小皇帝也当不成皇帝,投靠日本人去了。现在是民国二十一年啦。我看你很久没出过门似的。”

“漫着,现在是什么‘国’?”

“民国。哎,你放手,轻点!”

“那秦呢?”

“秦?两三千年前吧。”

朱莉莉在忖测,心下渐凛然,颤声问:

“你是秦始皇的手下,帮他看守陵墓……吓?你这么老呀?你是谁?你是人是鬼?

她端详眼前的俑像,一身胄甲,一胜风尘,一直在此待了三千年?桩桩件件,都说明了:他是一个“老人”,或是“老鬼”!

“冬儿——”

她恐怖尖叫:

“我不要呀!你放过我吧!救命呀!”

一声轰烈的爆炸——

地动山摇。

其中一路探测的人马,已经顺利炸开陵墓了。为首的两个,已用绳索系腰,身子一放,浓烟中,直垂下至地室。陆续地来了十多人。

虽看不清脸孔,毕竟那是现代人,朱莉莉慌忙投靠。大家都踩塌酥脆的陶股。

“呀,你们来得正好!”

这批大汉一见她满身珠宝财物,不问情由,先抢掠一空塞进麻袋中再说。她的收获马上易了主。

烟尘未散,这些男人好似很面善,一时间记不起,正欲查看,却又遇袭。自己竟然认贼作父,不禁又气又怒。

简直是一淌浑水。白来一趟。

朱莉莉并不骁勇,平素呼哩哗啦乱嚷,初临大敌,便僵在当场跺足。

蒙天放机警,还记得任务在身:

“什么毛贼?胆敢私闯皇陵!”

其中一名大汉,见他衣饰奇怪,念到自己此行,乃奉老大之命找出始皇陵所在,盗墓为重,陡地放了一枪。

但蒙天放已知它厉害,以剑借力在墙上一弹,飞身至一人身后,在他举枪之前,已一剑把他的头颅劈下。

就这样,他发挥了他的矫健身手,秦代的郎中令,也非浪很虚名。一番激战,杀得兴起。

朱莉莉见他轻功不凡,大乐,竖起拇指表示钦佩。

“你真是‘老当益壮’!

一名受伤的大汉,在他分神之际,取出手榴弹,掷向蒙天放。

“小心!”

她马上把他一扯——这秦代人,根本不知道手榴弹的威猛。

敌不过现代武器,只好落荒而逃。

拉扯攀上石壁,自被爆破的缺口狂奔出来。二人冲出生天。

乍见天日,原来一夜过去了。

朱莉莉见到残留在营幕外,有辆小型吉普车。她打开车门,上去,预备开动。

蒙天放呢?

他没有上来呀。原来他一跃跳到车头,站得挺挺的。一如古代战车上的武士。

车子猛一开动,他被逼跌到座位去。这顽皮的一身残破红衣的女孩哈哈大笑。

——不过,

马上,轰地一响。她笑不出了,因为她忘记了自己并不懂得驾驶。

吉普车胡乱地被开动,又难以驾御地撞向这座山的边上。

二人被抛出车外,翻滚了一阵。

空中飞荡着沙尘。

晨霭中,雾气不堪一击,但四野仍是模糊的。像一个人,四肢五官都是了,但还是感觉他陌生。

蒙天放揉了揉眼睛,挣扎爬起来。

这仍然是他熟悉的土地。

拥山谷地,外观是一片黯然的红色,说是始皇帝焚书,烈焰不灭,把山都烧成这样了。

他认得。

正在思潮起伏时悄人拍他一下。

“唉,走吧。”

最登样的美女,也不堪如此的一番躁啤,朱莉莉手足都擦伤了,蓬头垢面。

见他定睛看着自己,只觉不是时候:

“走走走,有什么好看片

简直自惭形秽。

“走到哪儿去?”

“反正得走到人间去,找有人的地方。我受够了!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隆W的皇陵。”

“我知道!要不走,也就成了我俩的‘皇陵’了。”

“不过下面的贼——”

朱莉莉白他一眼。只管自己走:

“你对付得了吗?一派愚忠,光照顾自己本分吧。你流血了,走啦!”

“我是要回来的。”

她早已登登登地掉头而去。蒙天放只得随着她,这个不知变成什么的女孩。

才走了几步,他忽地一怔,赶忙摸摸自己胄甲,怀中失去一物。

不见了?

他很心焦。马上飞奔至吉普车的残骸,仔细遍地寻找……

终于见到了。如释重负,是冬儿的丝履呀。虽然不过是一只鞋。他会心地、拍去上面的灰尘,重新纳入怀中。她呢,很开心地过来,原来发现地上有块玉,是未被抢去的赃物。哈哈哈!

阳光盛了。

这么长久以来,身处地底,没想到阳光是如此的刺目。蒙天放眯缝了眼睛,有点怕光,不习惯。

朱莉莉回到自己的世界了,正欣喜一片灿烂,还活着,好歹有块白玉,想到这三千岁的老人家,他也曾为自己击退敌人——不,是同仇敌代,联手却敌。好歹是“战友”,便把自己珍藏的那副太阳墨镜拎出来,递给他,见他无所适从,又为他戴上了。

蒙天放只觉眼前一黑,无限奇异。

她伸手过来,拖着他的手。自作主张:

“跟我来!”

一步一步一步地走。

来到一个不知名的小镇。

镇上有间小医院。

还是先疗伤再说,朱莉莉领了蒙天放坐在候诊室中。

他坐不住,走到一面镜子前,见到镜中的自己。脱下太阳黑镜,一瞧,又戴上了。咦,原来是这样的,又脱下来。奇怪的东西。

但镜中不止他自己。

身后的反映,来来往往都是戴上白色口罩的医生和护士。

——蒙面人?

蒙天放陡地转身,十分警觉地、暗中掣划在手。

他俯身向空着眉累得不得了的朱莉莉,关怀地道:

“这是‘黑店’!小心。”

忽闻传来呻吟声,蒙天放飞身贴墙,一口气往电灯上吹。呼——呼——企图把‘触火”吹灭。不果。

她失笑:

“你给我坐过来户

指着一个红十字:

“看到这个‘十’字吧?”

“这是什么?”

“你以为是什么?”她促狭地问。

“这是花押,犯人招供,画了花押,就得服刑。”

她解释:

“在这里不会杀人,只是救人。”

适逢其会,rl外推来悬着盐水瓶滴液的病人在痛苦呻吟。他半信半疑。

“他不是在服刑受虐么?”

医生进来了。

朱莉莉喊:“医生——呀不,‘大夫’来了,过来吧。”

医生见二人,一个穿古装,一个穿晚装,便问:

“为什么受伤?”

她抢答:

“是。拍戏受伤了。——你看过我的戏吧?”满心期待。

医生没看过,也就敷衍地礼貌一笑,向着蒙大放:

“你得先把戏在脱下来。”

护主持着棉花和火酒为二人洗伤口。他从未经历过这些过程,一直目光如炬地警戒着。

正盯着她的手势。大钟忽峻峭地响起来,已是下午二时整,他刚被吸引回头,只觉臂上陡地一凉——

她拿着针筒,正预备注射。

他缩手,喝问:

“住手!你干什么?这是什么暗器?”

朱莉莉烦死了,但也觉得这男人步步为营,很可爱。

“我先来吧。”她哄他:“放心,不要怕,相信我,我不会害你的!看,这是消炎的——”

她率先接受注射,以为可以报从容、勇敢,谁知针刺下去,一疼,自己也尖叫:

“哎”

蒙天放心也疼了,便想保护之,她很尴尬地强忍:

“不疼的,不疼的。”

护士见状,喃喃地道:

“这么大个子还怕打针?你看,小孩都比你强。”

顺势一看,有个戴了笨重厚眼镜的小孩,在看书,抬头,老气横秋地望蒙天放一眼,哼,大惊小怪,非常的不屑。他傲然地道:

“我一看就知道这件戏衣是唐代的。”

“不。”他抗议:“是秦。”

小孩便掀着保本,往前翻,一页一页一页:“啊,秦?是秦始皇的秦吗?”

他大喜,终遇上知己了。

“对!”

“秦,到汉,到三国,晋……隋、唐、宋、元、明、清。民国。看,我背得多熟。”

朱莉莉旁观蒙天放的表情变化,小孩每数一下,他脸色白一阵,渐渐地面无人色。他还一字一顿地:

“民国二十一年,一九三二年。”

蒙天放终于正面接触到岁月的痕迹了,原来已曾经很多年,中国又曾经很多个朝代,秦代毕竟没有流传。他们都已物化,只有自己——

他大为惊愕,无法镇静。身子抖起来,眼睛失神,手足无措:他又不是鬼,那么他是什么呢?他明白了——

始皇帝得不着的,他享用了。

但,怎生是好?

朱莉莉见把他害惨了,便对护士说:

“先打消炎针,再打镇静剂,然后是麻醉药,病人现在很严重。”

她走过去,温柔地,像从前的冬儿呢:

“不要急、不要急,凡事有商量。”

他颓然。百感交集:

“冬儿——”

朱莉莉只得问护士:

“请问你们有德律风(电话)么?我要找我男朋友。”

电话间就在电梯口。

蒙天放站在她身畔。只见她不断地摇动一具黑色的物体,接收了,又向着一个简儿大声地发脾气:

“你是白云飞?我是谁?你好意思问我是谁?你这兔崽子,贪生怕死,自私自利。——我不是人,我是鬼!我现在从坟墓里头出来了,还有个三千岁的魔头押送着!我马上回来取你狗命!”

她向着空气喷怒。

看了秦俑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童话村小说哟。

阅读全文
97

秦渊

月下吟小说秦渊,月下吟小说秦渊在线阅读秦渊由月下吟所著,是一本题材新颖,情节吸引的主角小说,本站提供秦渊笔趣阁最新章节及文字版章节无弹窗免费全文阅读。……

作者:月下吟类别:主角小说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