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公主的野蛮法则

CC公主的野蛮法则

时间:2019-05-17 20:55:58来源:网络

我挣扎啊挣扎,大概十秒过去了,他黑着的脸稍微地平和了一点点,语气也软了下来:“别挣扎了,你还记得自己是谁吗?程婕妤同学?我早就说过你等着接招吧!怎么?怕我拖你下水了?”“闭嘴!你再说下去,我给你的从颜太那里爱屋及乌衍生的百分之一的友情也没有了!”我大叫起来,居然拖我下水!“随便,我根本不需要你的什么

CC公主的野蛮法则小说

我、程婕妤!十四岁半,B型双子座,高一,性格嘛慢慢聊,这里先解释一下这个婕妤,那是古代宫中女官名,以我这个只懂爱憎分明不懂八面玲珑的性格,地球人都知道八百年也当不上女官的。但是,打娘胎里出来那一刻我就深深地明白,当我有一个古文教授的爸爸,一切的反抗都是徒劳,因为我亲爱的爸爸曾经表示,就算生了儿子,也要用官名,并且,反对无效……

我挣扎啊挣扎,大概十秒过去了,他黑着的脸稍微地平和了一点点,语气也软了下来:“别挣扎了,你还记得自己是谁吗?程婕妤同学?我早就说过你等着接招吧!怎么?怕我拖你下水了?”

“闭嘴!你再说下去,我给你的从颜太那里爱屋及乌衍生的百分之一的友情也没有了!”我大叫起来,居然拖我下水!

“随便,我根本不需要你的什么鬼友情!”说着,他低下了头……他的声音消失在我的唇边……

1

第二天一整天都提心吊胆的,突然很惶恐见到颜子建,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哎,女人真是麻烦,连自己想什么都不知道,难怪人家总说女人心海底针啊!我无奈地甩甩头,算了,既然害怕,那就躲吧,别不小心碰到就行。躲吧,躲过了初一再躲十五,要是有幸能躲过十五,那就试试看能不能躲过三十。

这天中午和小跳在饭堂吃完饭,她偷空溜到校外去逛,用膝盖想也知道又是去偷瞄那个橱窗里有好看的鞋子可以买,哎~头一次看到把脚看得比脸重要的人,她别是把自己当成灰姑娘吧?

我无聊地躺在科技楼后面大树下的草坪上休息。四月都过去好多天了,天气开始热了,再晒太阳,就要晕了。

周围的风吹草动我已经习以为常了,只有在熙那家伙出场才会那么兴师动众的,搞得草皮都在热烈的跳舞欢迎他似的。

我睁开眼睛,他已经帅帅地出现在我的眼前。

“好久没看到你了,想不想我?”他居高临下地看着我。

“你猜?”我也笑笑地说。

“我猜是想,很想,非常想。”

我笑笑:“猜中了三分之一。”我没那么想他,又不是没他不行。而且他的粉丝令我很有压力。颜子建肯定没什么粉丝,他虽然也帅也聪明,但是他的臭脸一定会把大家都吓跑……

我正这么想着,突然脑袋被敲了一下。

“喂,你想什么呢?”声音离耳朵很近很近。

我转脸去看,在熙正和我并排躺在大树下。我猜远远地看上去一定显得很暧昧,他的粉丝要是看见了,一定拿眼珠崩了我。

“我在想,你一定可以把画展办到法国去。”我敷衍地说。

“不对,你的表情出卖了你。”他一幅自己超聪明很能察颜观色的样子。

“那卖给你什么?”我好笑地问。

“你为情所困呢。”

“我?”我不敢置信得差点咬到自己舌头:“我为情所困?你会不会想太多。”

“我是想很多啊。”他笑笑地说,“我一直把它当成是你在喜欢我。”

“好啦,你不要再乱讲了。”我抬脚踢踢他的脚,“你让开一点啦,等一下你的粉丝看到了,会唾弃死我的!”

他还在那里不要命地往自己脸上贴金:“原来你真的是为了我啊,我好感动,来,CC宝贝,亲一个!”说着,他便作势要亲过来的样子。

没好气地扔他一脸草。看着草皮外面的路上,颜子建飞快的脚步路过……

我“嗖”的一下坐起来。

两秒后……

“子建,你等一下我啊。”林安安紧跟其后。

他转过脸,毫不温柔毫不热情地说:“请你不要跟着我,让我安静两分钟!”

林安安一下子怔住,颜子建甩说话,转身走了。林安安还愣在那里,低着头,我猜她的眼泪正叭嗒叭嗒地往下滴。

“可恶的颜子建,干嘛对女孩子那样。”我愤愤不平。我是不喜欢林安安没错,不过他对女生的态度,真的让人很想打他。

“搞不好是林安安做了什么惹他生气呢,你不要不管三七二十一,空在那边义气好不好?”在熙说。

我无聊地撇撇嘴:“本来男生就没几个好东西。”

“怎么没有,我就是喽。”他指着自己的鼻子。

“不要让我笑死好不好?”我没好气地瞪他一眼,继续躺下,望着大树上墨绿浓密的叶子,偶尔的阳光从中斑驳地撒下来,有些刺眼。

我……真的会误会颜子建吗?

“你猜子建喜欢的女生是谁?”在熙坐在我旁边,笑笑的看着我。

“谁?”

“你猜嘛。”

“不知道啦。”我顿感烦躁。他一直说颜子建跟林安安在一起貌合神离,其实他心里有别的女孩。可是我根本没有相信过他的鬼话。他一定觉得颜子建跟林安安在一起是由于不得已的苦衷,所以他一定觉得颜子建是个心地特别善良的人,一定不会随便发脾气,所以他总觉得是我在误会颜子建。

我……我这么想着想着就晕了,我不知道该相信什么了啦!崩溃!

“虽然我也不愿意相信,但我猜那个女孩是你。”在熙说。

“我?”我差一点又咬到舌头,“你别搞笑好不好?东西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讲的。”

“我也不愿意相信啊,你是只属于我个人的女神哎。”在熙夸张地说。他的脸上有一丝有些受伤的表情一掠而过,只有那么零点零一秒。

我无聊地打他一下:“什么只属于你的女神啊,你以后不要再说这种劲爆煽情的话好不好?你会让我更加自卑的。”

“我说的实话嘛,而且我有什么说什么,想什么说什么。”他一本正经地解释。那种表情那种语气,真的好像纯洁的艺术家。他一定会变成那种纯洁的艺术家对不对?

“在熙……你是真的喜欢我吗?”我小心地问。我一直把他当成好朋友哎,就是我们俩在一起可以忽略性别的那种。

“当然喜欢啊,不然我干嘛送你手链,画里都画你。”他一脸的理直气壮。

“你说那个手链最适合我,你的画里画的是你想象的完美了的我。”我说。

“这还不够吗?”

不够?这不是够不够的问题,为什么这种的感觉,听上去有些怪怪的?

“啊!”我突然兴奋地叫起来,“在熙,其实你不是喜欢我,你对我的感觉不是男生对女生那种,而是有一些艺术家对待艺术品的感觉。”难怪还说我是他的女神呢。真受不了这家伙,刚刚简直吓我一跳,因为我不能接受他的感情,所以一直担心会伤害他。

现在我可以放下心来啦。

“我不管啦,反正你是我的女神。”他小孩子气地耍赖,还在草地上打了好几个滚。

我无奈地敷衍他:“好啦好啦,我就是你的女神。我们一辈子是好朋友好不好?”

“好啊好啊。我的粉丝一定羡慕死你。”他臭美道。

“你还好意思说,我要是死于非命,一定是因为你!”我没好气地打他一下。哎~这个家伙,真是叫人又好气又好笑啊。

我无聊地从草皮上站起来,往外面走,“走了啊,去上课了。”

“再玩会儿嘛,反正你老翘课的。”

“喂,这不光荣好不好?”如果不是我走远了,一定飞他一脚。我早就说过嘛,他们这种学艺术的,脑子里基本全是草。

我回到教室,上课铃响了,老师还没进来。

八卦同学又开始“狗仔”我。这群家伙,真是无处不在,无孔不入!

“CC,你和在熙学长进展到哪里了,牵手还是接吻?”

“今天有看到你们秘密约会噢。”

“先打住吧,先问问在熙学长有没有表白嘛。”

……

我看着周围无数张三八加鸡婆的脸,大声地说:“我们什么都没有。我,CC,现在正式宣布,我和在熙是——朋友!”语毕,八卦女惊诧花痴女鼓掌。

走进来的老师见状,脸上开出一朵花,以为热烈欢迎他来着。

又是礼拜四下午第一堂的语文课,换了座位,和小跳坐到最后面一排,方便说话。

“你刚刚上楼时有没有碰到林安安?”小跳问。

“林安安?”我有些吃惊,像鹦鹉一样重复。

“有同学回来八卦说刚刚看到林安安和颜子建学长吵了几句,同学们正在八卦呢,林安安突然怒气冲冲地冲进来,看了一眼,又怒气冲冲地走了。大家都以为她是气晕了头跑错了教室。”小跳一幅死都想不明白的样子,“可是真的很奇怪,她和颜子建学长那么好的,怎么会无缘无故吵起架来。”

“管它呢,那个女人本来就没什么好,我早说过他们不会长久的啦。”我很大条地说,心里却在想,林安安那女人跑我们班来干嘛,她又不智障,怎么可能会被气愤冲晕头?只是……她到底为什么冲进来?她来找谁?

“不管怎么说,他们真的很配,希望他们早日合好吧。”小跳好心地说。

我一听,气就不打一处来。

“你管那么多干嘛,管好你跟文赞啦,跨国柏拉图够你受的。”我没好气的说。

“哎,我随便说说,你那么冲要死啊!”她捏我一下。

“我……哎呀,你少管人家的闲事啦。”我不耐烦地说。

“你干什么啦,发那么大脾气!”她拍我一下。

“我……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我郁闷地低下头。对啊,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嘛!

“你……不会是喜欢颜子建学长吧?”她很惊悚地问。

我没好气地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你没事吧?”居然问出这种话。

“那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嘛,真是愈来愈奇怪了。”

“我要是知道,还能这么郁闷吗?”我没好气地反问。

她的回应是——乖乖地闭起嘴巴,不再理我。

2

下午第二堂的体育课,我正在校园里瞎晃,遇见一个女人——那个一而再、再而三地扬言要和我抢第一和在熙的梁静。如果这种行为可以当成进取心强,那么说老实话,我一直挺BS这女人的。第一她爱抢就抢,可在熙不是我的。搞不清楚状况就不要在那边乱说话嘛,简直一副蠢相。

今天她又是一副蠢相,穿着体育运动服,怎么看怎么别扭,一猜也是在上体育课。谢天谢地,我可以不上体育课,不用跟她同班!

“程同学。”她把客客气气的称呼称呼得一点也不客气!

“梁静!”我很酷地叫道。

“程同学有没有心情跟我比赛八百米?”她一脸的挑衅。

我很干脆地甩甩头:“没有。”没事跑八百,不是吃饱了撑的是什么?

她拐不了我,就开始使激将法:“你怕了吗?我说过期末一定超过你。”

“哈,我会怕你?不过我们不比跑步,比别的!”体力有什么好比的,人家都说四肢发达,大脑简单,她想以赢了我来证明她的确比我笨吗?真是拜托!

“那你要比什么?”

“恩!”我想了想,我根本没想跟她比什么,不过前面正好有一对情侣走过。我突然在心里坏笑一下,说,“我们来猜他们是谁先追的谁,我猜是女生追男生。”

“你……”她一定觉得我在捉弄她,气得脸都白了。

“你有够无聊!”她不屑地讽刺道。

“无聊就无聊,无聊你也猜一下嘛,多好玩啊。”我笑得很嘻皮。没错,就是要气死她!

“男生追女生。”她很干脆地说。

我向不远处刚做完运动正在自由活动的同学们呐喊:“各位同学,现在我和梁静同学正在比赛测智商,大家来捧个场吧……”叭啦叭啦的,我把我们的比赛跟所有同学说了一遍。

“永远支持CC!”这是我们班同学的呼声。

“加油啊,梁静,看她那么得意,千万不能输给她!”这是敌人的狗腿和爪牙!

“CC必胜,CC必胜。”

“第一名下位吧!”

……

哇哇哇,场面好不热闹。

“各位同学,有没有同学愿意压点儿钱的?咱赢了一起去K歌啊!”我很跋扈地说。

这一回,在场的各位抽气声连连,连本班同学呼声也渐渐低落。

哎,这帮人,真是不好玩。我无聊地摇摇头。

“别玩太复杂了,谜底快点揭晓吧!”有人等不及了。

谜底要揭晓,自然是一个班派一名代表很三八地去问那对情侣啊,不过这不用我出马了,已经有好奇心强的人主动杀出去了!

两个代表一回来,我们班的M同学眉飞色舞,隔壁班的Q同学一脸抑郁,结果不用说也明了啦。

“哈哈!”我得意地看着梁静:“你输了哟,别光顾着读书,回去多涉猎点别的吧,成绩再好的书呆子是没有用的。”

我知道我的得意显得特别欠抽,可是,我还是很爽!不给她点颜色看看,以为我真的是吃草的!

败军之将带着一帮乌合之众很没面子地撤走,本班同学以我为荣,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哎,我叹口气,赢是赢了,可是我可没他们那么有成就感,这群胆小的孩子,要是能压点儿钱,我们就不只是精神胜利这么简单了!干嘛跟钞票过不去呢,对我CC姑娘没有信心吗?

“CC同学,经过我们一致商量,决定赐予你‘东方不败’封号。”

我乐:“好说好说。”

“你是智慧和运气的百分百结合!”

我假讪:“过奖过奖!”

……

“那你是怎么知道是女生追男生的啊?”终于有人对这个好奇了。

“很简单!”我恶作剧地笑笑,“因为有一天我在外头草皮上睡午觉,悄悄听见女生向男生表白的。”

“啊——”

这一回,是所有人倒塌的惨叫。

好吧,我知道用这一招对付梁静是很贱,不过挫挫那种人的锐气,也是很值得的。谁叫她没事就在我面前得意啊!

总归是赢了的,本班同学不敢BS我,仍然以我CC姑娘为荣。

“CC同学,永远拿第一,气死不知天高地厚的。”

“没错。就算跷课,还是那么厉害啊!”

……

我在一边,美得只知道嘿嘿地干笑了。

“啊!”突然有人尖叫。

接着又有两三声惊悚的“啊”“啊”……

又是什么事啊?听这帮女人叫的,又是那里来了帅哥吗?我好奇地看过去,什么都没瞧清楚,一个东西已经迎面飞过来,撞上我的脸,我只感到眼前金山银山似的一阵金光闪闪、乱珠光宝气的,我还想多看几眼的,可是撑不住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唯一的印象是,倒下去之前,有人扶住了我,让我有幸没有活生生地仰面倒下,那种姿势可是很没有气质的!

……

浓浓的消毒水扑鼻而来,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周围的一切熟得不能再熟了——倒霉啊,又进了校医院!

我看一眼床周围,怎么没有一个人啊!天啊,我顿感身世凄凉,我……我CC姑娘能称本班的巾帼英难,新版花木兰了,怎么……怎么受了伤,没一个关心的人默默地在床边等着我醒来啊!原来,我一直活得这么悲壮啊,天!真想哭晕啊!

我正沉浸在悲哀中,突然门外的说话声引起了我的注意。

“她醒了吗?”一个女孩的声音有些战战兢兢地问,“我可不可以进去看看?”

我仔细听了听,辩了辩,好像是梁静的声音。她来看我的?不会那么好心吧?本班同学一个都不在身边哎,本班同学啊!一个影子都没有,一想起这个,我好想惨叫!

然后我听到门外另一个又酷又干脆的声音:“滚!”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是来跟她道歉的。我们比赛我输了,心里特别火,接过同学的球就朝他们那边扔过去,我发誓我只是要发泄,没有要打人的意思,我不知道……不知道会这么巧砸中她……”

我就知道!那个梁静哪里会那么好心啊!原来她才是罪魁祸首!

“晚了!她已经受伤了!”那个酷酷的声音说。

他是……他是颜子建!我突然感到好惊,天啊,为什么……为什么是他?他为什么在这里?是他抱我来医院是不是?我记得有人来扶住我,我记得我当时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气味……那种味道好像是他的,是的,是他身上一直有的淡淡的肥皂香。

门外,他一点也不客气地对梁静说:“你走!别再让我看到你或者找她麻烦!”

天啊,我从来没有听到过他对女孩子说这么不客气的话,上次他对林安安已经很让我为女生们气愤了。不过……不过这次他好像是站在我这边哎。

那……那让他把梁静骂走好了,以我这个有仇必报的个性,一定也不会对她客气的。

哎……我无聊地抓抓鼻子,突然发现有不一样的感觉,仔细摸摸了,如果没猜错,那里应该是贴了一块创可贴。一想到这个,我惊慌失措地叫起来:“妈妈呀!”一定毁容了。

“嘣”的一声,外面的人破门而入。

我尴尬地看着冲着我面前的人——颜子建。后面跟着进来的是梁静。

“你怎么样?”他看到醒着的我,表情明显地放松了很多。

这……这是关心吗?我不敢多想。

“我……我是不是毁容了?”我很紧张地问。

他好笑地摇头。

没有就好!

“那……我……我的同学呢?”一个熟悉的脑袋都没见到,我不会真的这么凄凉吧,连死党丁小跳姑娘都不在。

“医生说你没什么大问题,我打发他们走了。”

“哦。”我看一眼表,已经过了放学时间。

“程同学,对……对不起。”梁静终于走到我面前,她可怜巴巴地说。

“没关系,已经放学了,你快回去吧!”我一脸的和蔼,简直可以跟肯德基爷爷媲美!

“我……”她似乎还想说些什么,我猜是要把刚才在门外跟颜子建说的话再说一遍。

我打断她:“好啦好啦,你别说了,我不介意的,你快回去吧,晚了不好。”

她一听只好作罢,低着头,愧疚地离去。

我看着她的背影,摇了摇头,她也挺不容易的,也没什么毛病,就是好像不怎么讨人喜欢的样子。要学会做人啊!我很大条地在心里呐喊。

回过神来,瞟见颜子建的微微一笑,脸上酷酷的线条柔和了很多。这家伙最近是不是心情很好啊,总笑啊笑的,虽然笑得都比较含羞,不过总比马起一张脸好多了。我们要表情笑的,不要表情臭的!

“你干嘛笑我?”我有一点点坏脾气地问。

“我是不是错看你了?以为你会骂她到哭呢。”

“我是会啊!要是她态度不好,我一定会把她骂到臭头,不过她都道歉了,我还骂她,不是很不讲道理吗?那会显得我一点气质都没有的!……而且……而且你不是已经骂过她了?”想起刚刚那几句话,已经够那个梁静姑娘难受好一阵子了。

他的脸上仿佛浮过一丝浅浅的害羞:“你……都听到了。”

“是啊是啊,我都听到了,而且我的结论是——你的脾气比我的臭一千倍,所以你不准笑我!”我很霸王地要求道。

他没说话,若有所思地看着我,看得我心里嘎嘣嘎嘣响,我也乖乖地闭起嘴巴。我撅起了嘴巴,他还在那里看哎~

气氛一下子变得无比诡异。我一抬眼睛,就遇上他的,我只好假装没看见地转到别去,再转回来,他还是在看着我,眼神都直了,不会吧,他在想什么呀?

“喂!”我用手指戳戳他的手臂。

他回过神来,脸上有一丝丝为刚才失神的尴尬,不过只用了零点零一秒,他已经完全把它摆平了!

“有没有头晕、恶心之类的?”他特点自然地问。

我很干净利落地摇摇头:“没有!”

“那走吧,回家了。”

“好!”我一个鲤鱼跃龙门般,跳下床。

他好笑地摇了摇头:“好了伤疤就忘了痛!快走吧!”说着,就随意地拉住了我的手。

我愣了一下,居然没有挣脱,我发现他的手不是很光滑,是不是以前弹吉他、弹钢琴磨起的茧啊!

走到门外,医生护士来来回回的,我不好意思地挣扎了一下:“我自己走啦。”

“别闹了,快走吧。”他难得好脾气地说。一点也没有要放手的意思。

我识相地闭起了嘴巴。他是不是把我当成了林安安啊?不然我俩非亲非故的,他干嘛牵着我啊?怕我又意外吗?

果然,他一面带着我往自行车棚的方向走,一面就数落我了:“你这个笨蛋,以后别到人多的地方去!一去就遭殃!”

我站住,抬手就掐他一耳朵:“你敢骂我笨蛋!”

“就是你,笨得要死,再被球砸到,你的IQ就完了!”

“你——”敢诅咒我!我抬脚就踢他。

他利落地跳开了,放开了我,去车棚牵车。

我看着他的背影,再一次想、非常想、特别想用念力杀死他!真是一刻也不能不给人气受啊!

一分钟后,他骑着车子到我面前停下:“上来吧!”

我突然想起他的自行车后座好像不是我的地盘,没有写M-ZONE嘛,是林安安那个女人的。

我把头一扬:“我才不要你载我,我要搭公交车!”

“你——”这一次轮到他瞪我了。

“干嘛瞪我,我有说要你骑车带我吗?”我瞪回去,然后管自己往校门口方向走,一直在等着那家伙飞车经过,然后我再用一遍我的念力杀他一遍!我可真够阿Q的啊!

可是一直等,一直没有!他干嘛呢?这么慢。可是我要是回头偷瞄被他发现又很丢脸是不是?我一路想着,晃晃悠悠地往前走……

走着走着,一个声音略带戏谑的传过来:“走这么慢,腿不够长是不是?”然后手被人牵住,然后发现有人和我牵着小手并肩走着。

这个人,当然是颜子建啊。

真讨厌,说我姿色平平,说我胸部平平,说我屁股扁扁,这会儿还说我腿短,这家伙很欠抽是不是?

我没好气地抬起巴掌就要挥过去,不过不幸被他捉住了:“好啦好啦,不要再打了,你要打死我是不是?”

我没好气地瞪他一眼:“打死最好!”

“我刚刚开玩笑的啦!”

“你这个猪!”

“其实你长得还可以啦!”

“你这个混蛋!”

“你胸部会如愿以偿地长大的!”

“你这个变态!”

“好啦,别骂了,又丢掉气质了。”

“你再损我,我就用念力杀死你。”

“好啦好啦,快走啦!”

……

这是第一次两个人还算相亲相爱和和睦睦地回了家,虽然也骂骂咧咧的,不过心情一点也不低落。

出了电梯,我按了一下我家的门铃,等那个慢动作的爸爸来开门。

颜子建一面掏钥匙,一面问:“你要不要到我家吃饭?”

我现在一想起他家里的妈妈,颜太,就好惶恐:“不要了,不要了……”我赶紧拒绝。

他突然笑了出来,我想他一定感同身受吧,知道我在惶恐什么。

“那你快回家吃饭吧!”他脾气很好地说。

“哦,再见!”

“咣当”一声,我家的门打开了。

“爸,我回来了!”我钻进门,踢掉鞋子,踏上拖鞋,书包扔进沙发上,进洗手间洗手。

“鼻子怎么了?”爸爸跟在后面问。

“被球砸到了啦。”我到饭桌边坐下,闻一闻满桌的饭菜,大吸一口气。

“子建带你回来的?”

“是啊!”

“谢谢人家没有?”

我很大条的摆摆手:“小事一桩,有什么好谢的。”

“你这丫头,真是越来越玩劣了。”爸爸无奈地说。

“好嘛好嘛,您别说了,我有机会会谢他的啦!”

我突然想到,我是不是从来没跟颜子建说过谢谢啊?晕~真的不记得了。我们的关系很臭的,基本上他好像也没帮过我什么。

那什么时候碰到了就说说呗,反正又不会少块肉,省得爸爸又数落我。

3

接下来好几天都没在学校看见颜子建,他可能在家里复习吧。倒是偶尔会看到一副哀怨表情的林安安,她那个没精打采的样子,成绩不走下坡路才怪。看样子,吵架了还没和好呢。哎,我怎么有一点点幸灾乐祸的感觉,是不是心灵太邪恶了?

我猜他们上一次吵架一定吵得很凶,不然怎么会这么久没和好呢?哎呀~恋爱真麻烦呀,这些恋爱中的宝贝们呐,简直自寻烦恼。

我甩甩头,本姑娘就不恋爱了,年纪差不多了,直接找个人嫁掉好了。在这之前,我就永远地忠诚我的金城武吧!

这天晚上我拿了几本同学托付给我的书出了门,去按对面的门铃。他们要拜托我跟颜太要签名啦。我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会做这么无私的事,以前颜太的签名可是我赚钱的武器啊!

哎,没有办法,本班同学,都是手足,我再要钱,他们一定会灭了我!

对面的门一开,迎面是颜子建的脸。

“怎么是你啊?”我怪怪地问。

“这是我家好不好?”他又摆出一幅臭脸。

“我知道啦。”我没好气地瞪他一眼,挤进门来。因为一般都是颜家老爸开门的嘛,不然我干嘛那么问,智障啊?!

房子里冷冷清清的,好像没有人的样子。我走到书房门口一看,真的没有人。

“颜太不在家啊。”我说。

“不在。”他看着我抱着书的架势,讽刺地问:“你拿我妈的名字赚了多少钱?”

“关你什么事啊?这叫商业合作,我是挣了钱,但是也为她在我的同学中打出了名声,我的同学再推荐给他们的同学,这个市场就很大了好不好?”

“我怎么越听越觉得你是做传销的?”他笑起来。

我瞪他一眼:“一点经济头脑都没有,我懒得理你!……不过这次跟颜太要签名我是纯粹学雷锋啦。”一提起这个,我的表情不免郁卒一下。

他笑了一下,什么也没说。

我走进他房间,把书放在他的书桌上,顺便看到了一边正摊着的习题,原来刚刚在做作业被打断了,难道脸那么臭。算了,原谅他了。我这个人还是偶尔还是很讲道理,虽然我的原则是道理可以不讲,原则一定要有!

我拿起一本跟砖头差不多厚,比砖头要大好多的《世界建筑史》兴趣缺缺地翻了翻,这家伙怎么还看这种书啊。

“颜子建,你对建筑感兴趣啊?”

“我没兴趣难道你有兴趣啊?”他一脸的好笑。

我瞪一下他:“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你不讽刺我会死啊?”

他没生气,又笑了笑:“你有没有什么感兴趣的?”

“我?”我嘿嘿一笑,“学习,我一点也不感兴趣,我对钱和金城武比较有兴趣。”

“小鬼!”

小鬼?他才多大敢叫我小鬼?!我火了:“喂,你说谁呢?”

“这里谁比较幼稚谁就叫啰!”

“喂!你不要以为在你家我就不敢跋扈,告诉你,再冒犯我,我照样拿巴掌煽你!”我很泼辣地警告他。

“我妈都不在,你还赖着不走?”他开始下逐客令了。

其实他不是没有道理,他妈妈不在家,我在这里纯粹是浪费时间,可是他的话一说出来就叫人听了不爽!什么语气啊!

“我在这里很碍眼是不是,要不要我去客厅里待着啊?”我没好气地说。

“不用了,你还是待这里吧。”

我名正言顺地在他的椅子上坐下来,他走过来靠在桌边,拿过一本书翻啊翻的。

“哎,颜子建,你怎么还有画夹啊?”我看到放在一边的画夹,好奇地问,顺便把桌上的棒棒糖剥了放嘴里舔。

“你有意见啊?”

“问一下不行啊?”

“有这个时间,怎么不回去多读点书?”

我白他一眼,有事没事就知道说读书,这家伙不是脑子坏掉就一定神经病!

不过他神经病也跟我没关系,我才懒得理他。“喂,颜太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啦?”

他头也不抬地闷哼一声:“不知道!”

我撇撇嘴:“不想说就不说,装什么不知道,小气吧啦。”

“她跟踢踏舞班里的同学蹦迪去了,没说几点回来。”

“啊,什么?踢踏舞?蹦迪?你说……说……颜太去蹦迪?”我一个惊叹号叹在脸上,难怪长期以来,我早上在公园里跟爷爷奶奶们打太极跳老年健身操遇见不了颜太,原来这些对颜太来说,太不劲爆了。

那么开朗活泼外向的颜太怎么会养出这么一个闷骚的儿子啊,真是好想问出第十万零一个为什么。

我无聊地舔着棒棒糖,无聊地问:“哎,颜子建,你要考哪所大学?什么系啊?”

这家伙终于提起了些兴趣似的,从书中抬起头来说话了。

“我打算考建筑系。”

“建筑系?那肯定就考T大了。”对这些我虽然比较白目,不过那种热门的还是知道的啦!T大建筑系最好啦!

他不点头也不摇头,而是嫌恶地把我从椅子上提起来放到一边,很不识相地说:“是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

“我说一下不行啊,你那么冲干嘛?难不成你没信心考T大啊?”哇,高三年级A班的第一名对T大建筑系没信心,说出去只会被人笑死。

“你还不走?”他不客气地下逐客令。

“喂,你说话不那么冲会死啊?”我没好气地瞪他一眼。这家伙,就是加菲猫说的,应该拉到大街上毙了的那种!

“我妈又不在,我要学习了,你请回吧!”这家伙是打定了主意要逐客到底。

“哼,神气什么,T大了不起啊,你还没考呢。”我没好气地说,把书留在那里,自己回了家。

这家伙到底哪根经不对,这么不讨喜?如果我是颜太,如果儿子像他这样,我一定一天照三餐打,打到听话为止!

第二天中午我和小跳在饭堂吃完饭,在校园里散步,看到一个男生背着画夹从我们前面走过。好像有些些面熟哎。

“咦?”我突然拉一下小跳的衣角,“那不是你家邻居,那个爱在阳台上弹吉他的,叫什么的……”

“是啦,是他啦,叫黄子捷啦!”她不耐烦地嘀咕一句,“真丧啊,怎么刚吃饱饭就碰到他,一定会引起我消化不良!”

哈!我深有同感,看来邻居都这么令人讨厌,令人消化不良。

不过,看着他背着的画夹,我有些好奇。“他是美术生吗?”我问。

“不是啦,他现在高二,不过听他妈妈说他想考建筑系,建筑系要求有绘画基础嘛,所以很早就在学画画。”

“哦!”我点点头,“原来是这样。考建筑系还要求那个,好麻烦。”不过颜子建那家伙也没必要小气到不跟我说嘛,告诉我会死啊!

她听了一脸的惊诧:“这你都不知道?你还配做我们班第一,脂粉队里的英雄吗?”

“干嘛我一定要知道!”

“不是应该,这应该是常识吧?”

我的额上立马多了三条黑线,我,CC姑娘,永远的第一,居然有一天被她,丁小跳,永远吃草的姑娘教训,真是乱没面子的。这说出去,我还怎么混怎么拐钱怎么在同学们中间维持我的智慧型美女形象?

不能!我赖着脸皮反驳道:“我干嘛要知道那些,我又不考建筑系!”

她若有所思地盯着我看了好久,然后认真的问:“你……是不是恋爱了?”

“恋爱?是吗?”我好白目啊。

“问你呢,问我!”她没好气地白我一眼。

“哇,姐姐,东西可以乱吃,话别乱讲,我哪有恋爱?我全身上下有透露出一丁点恋爱中的信号吗?”玩笑开大了,可是会影响我跟金城武的感情的!

“有!全身上下都是!特别是最近总问些傻问题,还那么在乎胸部大小!”她感觉自己一语中的。

“哎,你不要总跟我提胸部好不好?”我低头看看我的飞机场,这简直是我永远的痛!

“哎呀你也别太自卑啦,你发育比较迟,属大器晚成型的,而且,人家都说胸大无脑,这正好证明了你的智商一流嘛!”她很大条地说。

我没好气地白她一眼:“这是什么猪逻辑啊,胸大无脑本来就不成立,哪里还能推出胸小就有脑?不成立啦!”

她也白我一眼:“我数学差,你干嘛跟我计较?”

“算啦算啦!真够兵慌马乱的!不跟你争了,我去午休了!”我丢下她,抬脚往科技楼后面的草坪走。跟聪明人打交道,太累,跟笨蛋打交道,没耐心。去跟周公约会好了,搞不好他会把金城武发到我的梦里来!搞不好也可能碰到在熙,在熙至少还是比她聪明的。

……

4

科技楼后面的草皮上。

我舒舒服服地躺在大树下,望着不远处的天空,真好,天是蓝的,云是白的,心情是无比happy的!梦,来吧!金城武,来吧!我满足地闭起眼睛,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东风就是周公!

五分钟后……正在我晕晕欲睡之时,不知道哪个杀千刀的家伙蹦出一句话,扰人清梦,破坏我和金城武的美好约会!

“拜托你不要跟着我好不好?”

男生的声音,听着挺混蛋的。

哎……我无聊地眨巴着眼睛叹口气,用膝盖想也知道又是一场你追我赶的校园花边新闻,也不知道男女主角是不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如果是,那我CC姑娘就要考虑看看要不要去狗仔他们了。在学校里,风云人物的花边新闻也是可以卖钱的,尤其当男主角帅毙粉丝成群结队的时候,那这条新闻基本上就不是新闻,是白花花的钞票了。天啊,青春啊,校园啊,八卦啊,挣钱的好方法啊!抢钱女CC为了金城武和她的伟大理想,是什么磨难都可以受的!只盼望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点。

我躺在草皮上不着边际地为要不要出动犹豫着,那边,花边新闻的女主角出场了。一出来就仿佛林黛玉般弱柳扶风似的,只听见细声细气的声音说:“对不起,你不要生我的气。”

“我会遵守约定,请你也尊重一下我,现在先让我静一静好不好?”男生不耐烦声音。

这个混蛋!真是个杀千刀的混蛋!怎么能用那种语气对女孩子说那样的话?咦?不对啊,这声音好像耳熟哎,哇,要是撞上熟人的花边新闻,就算拐不到钱也很劲爆啊!我赶紧把出门旅行的思绪都收回来,认真地回想这个声音……男生的声音……还有……女生的声音。

天啊,不得了了,不得了了,是他们!颜子建和林安安!妈妈呀,怎么又是他们啊?这两个人还真是闲得欠抽哎,到了现在,高三班还有几个有那个美国时间像他们一样谈谈心恋恋爱,还时不时故意来场小闹剧衬托温馨。

“你的心不在我这里,约定又有什么意思。”林安安可怜巴巴的声音听上去无比的忧怨。

“我的心从来不在你这里,当初的约定并没有这一层内容。”颜子建强调,“我遵守你的承诺,是以朋友的名义照顾你,并没有要求我的心要怎样,请你不要强人所难,不然你会更难堪。”

“你一定爱上她了,一定是的。你以前并不在意在别人的眼里我们是什么关系,大家一直把我们当成情侣,你一直不在意的,可是现在,我明显感觉到你在讨厌我。”

“对不起我没有那个意思,如果是你的感觉,那一定是你的错觉,无论你怎么向别人诠释我们的关系,在我看来,我们是朋友,也只是朋友,所以我遵守那个约定。”

“可是我们已经是大家眼中的情侣,我不想就这样被甩掉,不想承受被甩的嘲笑。你知道的!”

“……放心吧,我会遵守约定……只不过,你这种心态对你只有伤害,请你保重吧。”

“你……真的那么爱她吗?”

“现在这个年纪说爱太重了,只能是喜欢,是只看得到她的那一种喜欢。”

“她已经有男朋友了,你就不怕她会给你难堪?”林安安说。

哇,我终于听明白了,原来颜子建那家伙爱上“有妇之夫”,天咧,好劲爆!被人家男朋友知道了,一定会干一架。天!一定要记得带相机,拍下来,拿到学校网上去拍卖,肯定有无数花痴正嗷嗷待哺。

不过,那个“以朋友的名义照顾”是什么意思啊?晕咧,语文不好,应该把小跳拐在旁边,她并不是别无长物的嘛。

“这与你无关。”

“她……为什么是她?”

“看着看着就喜欢了!”

“为什么……为什么那么那么喜欢她,你一点都看不到的存在吗?”

“我只看得到她。我答应你的约定是因为我把你当成朋友,没别的意思。”

……

哇,听到这里,我又云里雾里了,感觉颜子建是为了那个所谓的约定才和林安安在一起和她做朋友的,其实他并不喜欢她,他和她走得这么近纯粹是因为帮朋友的忙?是她一厢情愿地表现给别人看他们是情侣?不是吧?小小年纪搞这么复杂?吃饱了撑着还是显示自己IQ和EQ都超高无比?

晕!颜子建那家伙是那么讲义气的人吗?怀疑!搞不好他和林安安在一起,本来就是借朋友之义行情人之义呢,得了便宜还卖乖!没错,肯定是这样,天啊,颜子建那家伙越想越像越看也越像那种人哎。哎~笨蛋在熙还一直说我误会了他呢,看来纯属识人不才,我就说嘛,那种搞艺术的人,不但文盲还弱智。看吧看吧,其实颜子建根本就是个见异思迁的人,他和林安安一起,并没有向谁交待,现在喜欢上了别的女人,他不想跟林安安在一起了,就把他们的关系拉回朋友的范畴,还拿约定当借口,说他们一直只是朋友!

啊~又是哪个不幸的女人又被她喜欢上了?可怜啊可怜,我相信那女人在不久的将来也会步林安安的后尘,被颜子建那个人面兽心的混蛋抛弃!哎~可怜啊可怜~

天杀的颜子建!

我情不自禁地握紧了拳头……

真想冲出去打死他!

可是,这个时候,我是要奔出去,被他们逮到了不是死翘翘了?尤其是颜子建那家伙不知道要拿眼珠怎么枪毙我呢。

我缩紧手和脚,把自己缩成一小团,棉花糖似的一团,生怕被发现。

良久良久,我竖起的耳朵没听到任何动静了,说话声也早早地没有了,谢天谢地,终于走了。我舒服地伸展四肢“放浪形骸”,望一眼头顶上枝枝密密的树叶,大树底下好乘凉啊!

我再一次闭起眼睛,来吧来吧,金城武,这次没人打搅我们约会了,你赶紧来吧,别怕,我保护你!

……

十秒后……

“你都听到了?”一个声音传入耳中。

“哈?”谁在说话呢,金城武声音哪里是这样的?不是不是,肯定是梦里的路人甲,走开走开,别挡着我和金城武的道儿……再梦再梦,金城武啊金城武,我已经好久没有见到你了,你再不来看看我,我连挣钱的动力都没有了,没有钱,我们的前途会很灰暗的!金城武啊金城武……你也要为我们的前途努力啊……金城武啊金城武……呼唤中……

“你的金城武来了没有?”一个声音略带戏谑地传来。

“快了快了!”我无限美味地回答。

下一秒,闹中一记警钟拉响——咦?!不对!凡人!绝对是凡人的声音!

我睁开眼睛,回过头来,下一秒吓得魂飞魄散!一个鲤鱼翻身坐起来——大叫:“妈妈呀,真是天上掉下个瘟神,你怎么突然从我后面出现?”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

是颜子建啦,他站在我的后面,树旁,正居高临下地看着我。阴魂不散!

奇怪了,这家伙是不是后脑勺上都长眼睛了?

“你……都听到了?”他的表情是基本没有表情,臭得要死,看不出喜怒哀乐。

“听到了!”大方地站起来,大方地承认,算是给足了他面子,不把他当弱智耍,不然传出去,他的名声就臭了。

“那最好!”酷酷的语气。

“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最好不过!”酷得欠抽的语气。

真是个不讨喜的家伙,除了“那最好”“最好不过”说点别的会死是不是?

就是了,这种人干嘛要对他客气?逮到机会最好就刮他一次,最好刮得他国库亏空!于是我扬起眉:“我这个人最好说话了,要我保守秘密也可以啦,交一点点钱过来吧。看在你是颜太儿子的份上,给你算便宜点,二十块保三年,五十块保一辈子,你自己选吧。”

他此刻的表情是完全没有表情。干嘛?还困惑啊?用膝盖想也要选五十啊!一辈子多好,二十块难保三年后我们关系恶劣到不行,我会添油加醋地诽谤他!哎~不愧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小气到连IQ都投降了!

“你别想从我这里拐走一毛钱。”他小气叭啦地说。

“一毛不拔的铁公鸡!小气鬼,喝凉水!变态!劈腿!我倒要看看甩了林安安你一个人喝凉水会不会爽死!”性格这么不好还这么小气,甩了林安安,以后肯定找不到女人!

我不知道哪个字居然触怒了他,只见他脸色一沉:“你知道什么!”

“喂,你吼什么?比声音大是吗?”我解开声带作好准备了。怕他啊?

“不要再说那些无聊的话,你这个笨蛋,什么都不知道!”

“笨蛋?”我惊得要眼珠要脱窗下巴要掉到地上,“你骂我笨蛋?你居然敢骂我笨蛋?!”

“就是你,笨得要死,搞不清楚状况就不要胡说八道,太不可爱了!”

“喂喂喂,你把话说清楚,谁搞不清楚状况?自己不讲道理就算了,干嘛教训别人?”

“我不讲道理?”他一脸的平静。

“就是你,不讲道理,霸王逻辑!你找不着女人,就跟林安安出双入对亲亲密密,喜欢上别人了,就不承认跟林安安的关系,理由还那么冠冕堂皇,得了便宜还卖乖!”

“我没有得到任何便宜!”

“听听!听听!得了便宜还卖乖!你敢说跟林安安在一起的时候,你对她的感情只是友谊,手牵手只是为了表示友好?”

“如果我敢说呢?”他的表情一点也不像在开玩笑。

我心里突然嘎嘣一下,立马又想到,这个家伙肯定又要打什么鬼主意,立刻道:“骗鬼去吧你就!”

他一下子好像要气爆似的,额上的青筋都暴了出来,阴沉着脸,要杀人似的,恐怖得要死!天啊,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颜子建!他……他不会因为我说“骗鬼去吧”就生气吧,至于吗?

“你……你要干嘛?”我后怕地往后倒退一步。

“你说我喜欢上了别人,没错!你说我变心了,我告诉你,你错了!”

“错了就错了,干嘛,难道你还要打我一顿?”说是这么说,我还是很没出息地后退。

“你这个笨蛋,什么都不懂,笨蛋!”

“喂,你今天骂我好几次笨蛋了,别以为我不敢拿巴掌打你!”我真的扬起了手,当然是用来恐吓他的。我哪敢打人啊~

他的脸色一点也没有变化,仍然是臭得要死:“你就是一个百分之百的笨蛋!你知道我跟林安安是什么关系吗?你知道我喜欢的人又是谁吗?我现在就告诉你,那个人是你!是你!程婕妤!”他一把钳住了我的手,好像怕我一听完他的话就会被他吓跑似的。

我才不会!我使出吃奶的劲想甩开他:“喂,你不要为保护你的她就随便拖别人下水,这很不道德的!”可是……我这个没出息的东西就是那么弱,甩都甩不开啊,要怎么办呐?这样下去,我会被他的黑脸吼到心脏嘣出去的!我的身体可是很脆弱的!喂,我的身体比林妹妹还要脆弱的,你不要随便吼好不好?

我挣扎啊挣扎,大概十秒过去了,他黑着的脸稍微地平和了一点点,语气也软了下来:“别挣扎了,你还记得自己是谁吗?程婕妤同学?我早就说过你等着接招吧!怎么?怕我拖你下水了?”

“闭嘴!你再说下去,我给你的从颜太那里爱屋及乌衍生的百分之一的友情也没有了!”我大叫起来,居然拖我下水!

“随便,我根本不需要你的什么鬼友情!”说着,他低下了头……他的声音消失在我的唇边……

他在亲我?

……天啊!

“笨蛋,闭上眼睛!”

……地啊!

“笨蛋!你的EQ负无穷是不是?”

……神啊!

“还瞪,闭上眼睛!”

……闭上眼睛。无声地呐喊:金城武啊!

……

缺氧了缺氧了!我闷叫一声,挣扎不出来,只好抬手一拳,打中他耳朵。

“噢!”他闷叫一声,终于恨恨地放开了我。

“你——”我看着他的嘴唇,突然感觉自己从脸一直红到脚脖子。

“你记住,刚刚亲你的人是我,颜子建,我亲你是因为喜欢你。还有,虽然说憋气是可以练的,你的接受能力似乎很差。加油吧!程婕妤同学!”

他一副魔鬼装天使的笑。然后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地走了……

我愣在那里,半天回不了神……

看了CC公主的野蛮法则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童话村小说哟。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