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蛇

青蛇

时间:2019-05-17 20:55:20来源:网络

“你们干些什么勾当?”瞎眼的道士嘎然止步,翻起白眼,竖起耳朵,决意跟我耗上了。在桥边,走水道,他枉摇银铃念咒语,哪里是我手脚?三个人咕略咕略的全被我扔下水中去。小惩大戒。老实说,若我不是记挂姊姊与那男人不知进展如何,还真的一直玩下去。他俩如今怎么样?神仙下了凡,不也是凡人吗?凡人结得神仙眷属,自己也

青蛇小说截图

弃士》章节目录

青蛇小说

作者李碧华用周星驰式的无厘头语言作为开篇,将我引到缠绵悱恻的故事中。白蛇与青蛇因误吃了七情六欲丸,开始懂得了人类的感情,相继爱上了美少年许仙。其实这本书是写了两种人在路口的徘徊与抉择,许仙是平凡男人群体的缩影。小青被成功地塑造为觉醒的女子典范。书中描写白蛇的语气是冷的,象她又凉又滑的蛇皮,恰似金庸笔下的小龙女。当她遇到了爱情,义无返顾地舍弃了千年道行时,她如一只自焚的凤凰。在仙人分界的路口,她被迷离的春雨蒙昏了头。为一个平凡的男人奉献了自己的一切。她以为平凡的爱和关心,嘘寒问暖,眉目传情,会使这个男人永远的感动,结果多情反被无情误,她成了雷峰塔底的囚徒,千年与孤独为伴。她永远迷失在感情的十字路口,不知哪儿是正确的方向。在白蛇与许仙结为夫妻后,青蛇对姐姐又妒又恨。一度充当第三者的角色。她面对许仙眼中永远流泻不出的迷茫和永远不知投放在哪儿的眷顾,意乱情迷了。但还好,她比白蛇多了层冷静。也许是心头的愧疚吧!在最后,她终于迷途知返,走出了死巷,也彻底认清了许仙的面目。然而许仙,这个忧郁,儒弱的美男子,他对自己人生的分岔路口几度退缩,并且负情负义。他既贪恋白蛇的美貌,同时又希望拥有小青。在人类自以为是的聪明下,他不断起誓,又不断地违背自己的誓言。最后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卑鄙小人。生死攸关的时候,他选择了保全自己,遗弃了对他情深一片的素贞。法海带着一种几近变态的刚毅和执着,去追寻自己的信仰和理想。他的人生路途上没有所谓的路口,所以他永远不会迷失。他能让人产生与爱等量的憎恨,又让人一筹莫展,但他的内心也有柔软不可触摸的一部分,所以最后无法面对小青落荒而逃。

“你们干些什么勾当?”

瞎眼的道士嘎然止步,翻起白眼,竖起耳朵,决意跟我耗上了。

在桥边,走水道,他枉摇银铃念咒语,哪里是我手脚?

三个人咕略咕略的全被我扔下水中去。小惩大戒。

老实说,若我不是记挂姊姊与那男人不知进展如何,还真的一直玩下去。

他俩如今怎么样?

神仙下了凡,不也是凡人吗?凡人结得神仙眷属,自己也成仙了。

人说眼为情苗,心为欲种。

素贞宽衣解带,一层一层又一层,如同蜕皮。

许仙秉烛来窥看,呆住了。

素贞连忙一口气吹灭了火。

火在帐内烧着。黑暗中,只听见轻微的喘息。她把他纠缠着。

他在她耳畔软语。

她笑:“我不依——”

真选作!

我的身子卷在梁上,双目发出晶光,居高临下,好奇地偷看这一幕。

他们如胶似漆地摇荡和缠绵,动作斯到紧要处,我屏息观戏,随之目瞪口呆。

素贞在他身下,星眸半张,忽地发现了我,使在那儿用眼色赶我走。

我在他俩上面,目睹这发生在春天的、神秘的事件。他俩便是一对了,每朵花都有一只蝴蝶,我不知道我有什么?我的落力和热诚,有什么回报?一从未试过像此刻突然的寂寞。

两个喝过合党酒的人,双颊绯红,无穷恩爱,派如意。如是者我亘于梁上,僵持片刻。

我气闷地,非常无聊地拖曳着,脚步写上个长长的“一”字,不知何去何从。

走着走着,便被一阵耀目银光吸引了。

既是无所事事,穿墙入壁,一看究竟。

这一间密封的屋子,原来是库房,堆满白花花的银子。

想那世人,若命中有欠缺,一旦有银子填补,亦胜过两手落空。

如入无人之境,银子唾手可得。

它们整整齐齐,一式一样,起棱起角,却是人间瑰宝,买得一切。但给我银子,我想买什么呢?

偌大的库房,我显得渺小。托着头,孤单寂寞地,任由银光在脸上反映。几乎可在上头畅泳。我淀地一推,它们哗啦哗啦倒下来,是的,包围了我,淹没了我,仿效着素贞的种种媚态,仿佛听到冷硬的嘲笑。

我站起来,意兴阑珊。

随手拈走一些,回家去了。

难道就在银子堆里过日子么?

那开了草的素贞,精神有了寄托,开始思念起他了。

才不过一两天,她熬不住。

“小青,随着来,找我的许仙会。”

美得她!

屈居次席的伟大的我,只好备只小艇,帮她找男人去。

小艇漫过水乡。

刚好在印刷书坊的后面。

许他在阶下,木板上有观音像,他正心不在焉地动着刻刀。妖统的观音坐在莲座上,活脱脱便是我那亲爱的姊姊。

看来他心中也是她了。

近黄昏,微妙的紫橘色流入西天,观音的脸绊红。

一个年轻的印刷工人哭丧着脸,闷闷不乐地来了。

“今天何以那么迟?”有人问。

“不要提了,我真命苦。”

大伙围上来。

“你不是奉父母之命去相亲吗?”

他带着界音:

“兄弟们,可怜我要与一个陌生女子结成夫妇了

“恭喜恭喜!”

他木然地,自语,如同呻吟:

““我不想做‘丈夫’,这包袱太重了!”

看他的痛苦表情,一定联想到一个平凡资淑的妇人,脂粉不施,不苟言笑,把热腾腾的场吹凉,送到他跟前,侍候着。孩子爬在脚下,一个两个三个,丈夫不悦,妻子一把抱去,又打又骂,哇哇的哭声,惊破黄昏的霞彩。

他叹息一声。又一生了。

“唉”

只见许仙也在叹息:

“唉”

但,许仙的心事,是因为他在越趄,好不好去找她?他的愿望飘飞在水面。

水面有小巧玲殊的彩灯,是青春好色的少年,给写上了芳名,放在水面,随着流向万花楼,妓女们一一抬起,争相调笑,过一个你追我逐的风花雪月夜。

许仙持着刻刀的手止住——

他见到我俩。

在一个意外的时辰。

他心念一动,她就出现了。

不相信这是真的。当下,最老实的人也鼓不过此般诱惑。什么也扔下不顾,在同僚的目送下,他赶紧赴一个注定的约会。

许议原来那么一本正经,德高望重,知书识礼,文质彬彬,但。他跳上我们的船儿。

“你们看,”大伙在诧异,“许仙这厮找到他的活观音了!哈哈哈!”

新月下的西湖。鼓乐声大作,都是游人玩赏助业

素贞道:

“船地划到湖的那边去好吗?”

他忙不迭:

“好,越远越好,人越少越好。”

“多少人比较好?”她笑。

“只我们两个吧。”

素贞看看我:

“我们两个,还有小青。”

“——我不去了!”我道。

他十分自责:

“我只是一对口快说错。又怎会扔下你一人呢?你别小气了。”

小气?你去算一算,我与素贞相依为命有多久?如今你一个新人,成了新欢,还回头来说我“小气”?才不过三分颜色,便上了头脸,气得我:“我不去!”

许仙连忙过来作揖:

“小青,我说错了,诸多多包涵,请与我们一道游湖去。”

一我不去。

在唐代以前,民间活动只限白天,夜里常宵禁,闷得很。唐末五代以来,直至今日,家室南渡后,夜市相当兴旺。坊巷市井,酒楼歌馆,常闹至四鼓后方靖,而到了五鼓,又有趁早市的人开张了,所以最热闹好玩的,便是在本朝。

但这些都不是我的娱乐。

三人仍是困团在一样的瓜皮小艇上,我百感丛生。

舱口亦两条木板作凳。

时移世易,这一回,轮到他俩共坐一条,我坐一条。

几天之间,我沦为了素贞的次选。真叫人坐不住,便跑到船头上去。

并没有谁造出来招呼我。

船慢慢地,慢慢地沿苏堤流去,荷叶刚长出来,还很嫩,因是初长,分外用心,神秘而新鲜,容不得分人惊扰。很自觉地细意暗展。

新月爬上中天,把黑色的湖照得冷冷亮亮,心意澄明。虫声如繁雨急落,发出它们也不了解的鸣叫。

我曾在西湖倘佯五百年,今天晚上,厌倦它的陌生。是我先厌倦它,抑它先厌倦我?一切都分不清了。我只忆从前的懒散,无法接受今日之忙通。

当我回过头去,便见素贞与许他喝喝细诉,她不知预备了什么措词,总之是甜言蜜语,这又不需要本钱,二人交换得密不透风。

自我姊姊的神情,阅读得她之快乐。她从没如此快乐过便是。

她说:“你看,这景致多美满,这环境多清幽,只希望好的东西可以永久。……”

他说:“我一生一世,都待你好,请放心。我许仙永远不会二志。……”

如此这般,又谈了一夜。仅仅是回忆,也足够一百年用。船过孤山,许仙指着桥头:

“这是白堤最先的一道桥,叫断桥。”

“这名字不好,”素贞惺惺作态,好像是第一次听到这名字,“本身就像一出悲剧。如果可以改……”

我进了舱,接碴儿:

看了青蛇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童话村小说哟。

阅读全文
97

弃士

箫杭小说弃士,箫杭小说弃士在线阅读弃士由箫杭所著,是一本题材新颖,情节吸引的历史小说,本站提供弃士笔趣阁最新章节及文字版章节无弹窗免费全文阅读。……

作者:箫杭类别:军事小说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