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蛮侏罗纪

野蛮侏罗纪

时间:2019-05-17 20:53:03来源:网络

第二章:原来我是霉神1.安承泫住院了,每个人都带着那些无比高级的礼物去看望他。唉——谁叫这里是贵族学校呢,连生病收到的礼物都是那么的高级。那些礼物简直比我收到的圣诞礼物还要高级几百倍。而我……也很想去看看他,但是……去看望他我又没有钱买那些高级的礼物,难道叫我空手去吗?我看还是别去丢脸了!而且我为什

野蛮侏罗纪小说

受到命运诅咒的少女,接近她的人都将遭遇厄运,爱她的人都会离开这个世界,她似乎注定永远无法接近自己的爱情。在寻找幸运的某一天,天神似乎开始眷顾她把她送到两个王子身边,一个是永远不服输的倔强王子,一个是温柔忧伤的体贴王子,这个可爱的爱之灰姑娘究竟会穿上谁赠予她的水晶鞋?谁又甘愿孤独而将化身成为她的守护天使呢!

第二章:原来我是霉神

1.

安承泫住院了,每个人都带着那些无比高级的礼物去看望他。唉——谁叫这里是贵族学校呢,连生病收到的礼物都是那么的高级。那些礼物简直比我收到的圣诞礼物还要高级几百倍。而我……也很想去看看他,但是……去看望他我又没有钱买那些高级的礼物,难道叫我空手去吗?我看还是别去丢脸了!而且我为什么要去看他啊?!我要过平静低调的生活,我不能去招惹他的炫目光辉的!

唉……可是我心里还是忍不住想去啊!为什么我会这样子?!难道我是在犯花痴吗?

总之就是心情很糟糕!超级糟糕!无比糟糕!

放学坐在家里看了N部搞笑片,可是我现在还是心情糟糕的正义美少女,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桐桐,怎么了?最近心情这么糟糕?"妈妈从公司回来,便发现我在窗前当123木头人。

"有个同学住院了,我不知道要不要去看望他?"

"你和他同一个班?他和你是前后桌。你们关系如何?"

"只见过两次面!"我苦笑着,"不过……他的住院可能和我有关!"我是亲眼看见他撞到轮胎,不!是轮胎撞到了他!

"那就去看看他,表达一下慰问吧!咦!我家桐桐怎么突然间这么殷勤?喜欢上人家了?"妈妈用怀疑的眼神看着我。

我的脸噌地一下跟泼了红漆一样,我焦急地否认:"怎……怎么可能?我和他还不是很熟的,啊哈哈……只是一般的同学。我可不会喜欢上他。"

我怎么会喜欢上他啊?

一、喜欢他和我要过平淡低调生活的意愿相违背。

二、我不喜欢狮子,狮子太粗暴不会关心人。

三、他好像是这里的衰神,因为他在我面前总是很倒霉,好不容易脱离了霉运的我不想再沾上霉运。

四、我不想成为花痴。

……

但是,他帅气的脸总是出现在我的脑海里,连我喝的红茶里的泡沫都会排列成他的样子!难道我真的不能否认他对我有很大的吸引力吗?唉……算了,现在我才发现自己其实也就是花痴一个,而且还是很花痴的花痴!

"桐桐能交男朋友是好事情,记住交朋友重要的是心意!"妈妈摆了个帅气的POSE进了房间,留下了我一个人……

心意?!

哈哈……我知道要送什么给他啦!那就是我的心意……这可是比任何的高级礼物都要珍贵的哦!

呵呵……他那么倒霉,不是沾到鸟屎就是撞到轮胎。那我就织一条幸运手绳给他吧!好开心哦好开心,这样我就可以去见他了。

奋斗了一个晚上,我手里捧着刚弄好的织绳,美滋滋地笑着。呵呵……一般有钱人的大少爷,一定讨厌那些只是用钱买来的庸俗的礼物。而这个我亲手做的幸运绳,他肯定会喜欢的!

可是……他真的会喜欢吗?会的……一定会的!

所以我决定了,带着这幸运绳去看望他。哈哈……时间就是明天啦。

为了低调也为了不被那些声势浩大的大小姐花痴团当做攻击目标,我在第二天晚上较晚的时候才去了医院,这样我就可以避开那些家规严厉得要在九点半的时候准时回到家的花痴大小姐们了。

来到医院打听了安承泫住在哪里,接着我来到病房前。深呼吸三分钟后,我脸红心跳地敲响了病房的门。

干吗?!我干吗会有这么花痴的心理和举动呢?!难道我真的沦为了花痴的正义美少女?!

"谁啊?"房间里传出来安承泫沙哑的声音。

糟,糟了……我要怎么回答呢?刚刚只顾着想别的事情竟然忘记了要做好应答的准备。在万分着急之下我支支吾吾地从嘴巴里挤出了一个字:"……我。"

里面的安承泫的回答证明了他的神经很大条:"进来!"

呃……这也太意外了吧,我还以为要装熟人才能骗开这扇门呢!

我推开门走进去。安承泫正在懒洋洋地翻着杂志,看都不看我一眼。我走到他床边小心翼翼地把幸运绳递到了他的面前:"安承泫同学,这是我亲手编的幸运绳,祝愿你能及早出院!"

听见我逼近的声音,安承泫才把眼神从杂志上抽出来转移向我,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后他似乎确定他不认识我,便当我是普通花痴一样打发:"不要。"

心意……我的心意啊!这个家伙怎么不会好好欣赏我的心意就用这么冷冷的一句话来拒绝我?!

"这个……这个是我亲手做的,请你务必收下吧!"

他的拒绝使我结巴了起来!

"这是你亲手编的?"听清楚是我自己做的,安承泫似乎提起了点兴趣,接过幸运绳,漂亮的眼眸写满了不可信和欣赏……啊……是欣赏呢!

看来心意还真是很有吸引力的!

"嗯!我编的时候满含着心意,所以请你务必收下!"

"这是当然的,这可是你用爱心编织的,我会好好对待它的。"安承泫展开了迷人的笑容,把他白皙的手腕递到了我的面前,"来,你帮我戴上吧!"

"哦嚯嚯……哈嚯嚯……啊哈哈……"

站在医院的大门口,我十分没品地狂笑出声,别怀疑……刚才的那些景象只是我的想象而已。

"妈妈,这个姐姐好恐怖!"一个缺了颗门牙、剪着可笑的西瓜太郎头的小不点畏缩地躲在了女子的背后。

"别讲了,你知道医院里都会有精神病人在的,我们快走吧!"两人在我的面前快速飞过……

精神病人?什么嘛,他们是说自己是精神病人吗?我赶紧擦干净流在嘴里的口水,低着脑袋急速向安承泫的病房走去……

不一会我就站到了安承泫的贵宾病房门口。怎么办?心脏突然扑通扑通跳得好厉害,天哪……有点小紧张,手已经汗津津的了,深吸了口气,我轻轻地扣扣门扉。

"进来。"门内传来安承泫充满磁性的性感嗓音。他的回答和我想象的一模一样。嘻嘻……我聪明吧!

进了房间,我看见他果然在看杂志。

哈哈……我很聪明吧!又被我猜对了。

虽然情形我和猜想的一模一样,可是我每接近他一步,心脏的韵律还是会愈来愈快……

我紧张得拼命吞咽口水,咕噜……咕噜……试图能让小小的心平静那么一会儿。

"安承泫同学,你还好吗?"

"嗯。"他瞥了我一眼,就把注意力转移回到了杂志上。

"那个……"我的手不安地扭曲成了一根麻花……

"嗯……"他纤长的手指翻过了一页杂志……

"我……"眼睛也慌张得四处张望着。糟糕,该说什么呢?我居然忘了刚才在医院外面反复练习的台词。

"嗯……"他似乎并不在乎我说的话,只是敷衍地应着。

看到他不经心的态度,我的心情DOWN到了谷底,慌张的心跳也瞬间平静,甚至……冻结!

不行,这样可不行!总要开个话头,不然两个人都很尴尬的。呃……好像尴尬的只有我一个人,安承泫几乎当我是空气,可是……可是……我辛辛苦苦编织成的幸运绳,那满含我心意的幸运绳……没错,先起个话头,然后再自然地送出我那充满心意的幸运绳!

"安承泫,那个……我……"我的眼睛开始如扫射仪般快速地搜索起话题的源头……

"嗯……"

"我可以……吃那个苹果吗?"我的手指向了那一篮篮精致的水果。

"嗯……呃?"这次安承泫终于抬起了精亮的黑眸,哦……这一刻,节能灯的瓦特率急速降低,只因为媲美不上那道和阳光一样绚烂的眼神!

我傻傻地笑着,伸手拿了个又红又大的苹果,假装它是十分美味的食物,认真地啃食着。呜……我是笨蛋吗?来看病人,居然要求人家给我苹果吃?讨厌,我本来是要说我帮你削苹果的,怎么一出口话就变了?

"你是来吃苹果的?"安承泫冷冷的一句话,让我险些沦落为第二个白雪公主——被苹果给噎死。

"咳……咳……不……不是的……我是来送这个的!"我嗖地走到他面前,恭敬地把幸运绳递到了他的面前。那虔诚的模样,比向上帝祈祷的时候还要认真严肃!

安承泫再次反复端详我的脸,才将视线转移到了我手上那根寄托着我极大希望的幸运绳。

"这是什么东西?"他的眉毛轻轻地蹙起,眯起眼睛,黑瞳里厌恶的寒光一闪而过,棱角分明的嘴唇此刻抿得像根硬邦邦的钢条似的。

"这是幸运绳,可以保佑你平安的。"我一脸期待、紧张、兴奋地送出了我的幸运绳。

拜托老天爷,千万……千万要让他像我想象中的那样做出反应。拜托你了老天爷。

可是……

"总之就是要把这根绳子套到我的手上?"他的嘴抿得更硬了,就连口气也多了几分伤人的硬度,似乎我的手上拿着的是一坨牛粪!

"你……不喜欢吗?"

"很、不、喜、欢!"他十分坚定地开口,甚至用的还是一字一顿的语调,生怕我没听清楚。

事与愿违……

我的心情就像是在荡秋千般,一下子滑到了最低点……

"你……不需要吗?"再次不甘心地开口,我企图让心的秋千能够飞上枝头,跃向高空……

"很、不、需、要!"

"怎么不需要了?"另一道醇厚的嗓音在我的上方响起,我手上的幸运绳被一只大手拿走了,然后直接扣在了安承泫的手腕上!

安承泫的手上,真的套上了我的幸运绳!啊!他……他真的戴上了我的幸运绳,怎么……这是怎么回事……

心里好像有无数像蜂蜜一样甘甜的浆液涌出来,似乎灌溉着许多橙色的汽水,噼里啪啦地冒着快乐的小气泡……

"你这个老头子,该死的!我说我不要的!"安承泫气愤地想把手上的幸运绳给脱下。

"如果你不想要那辆宝蓝色的跑车,你就尽管脱下它!"

男士假装无意地开口,但是那简单的言语却极其有效地泯灭掉了安承泫不安分的手……

"咦……大叔是……"我带着疑问的符号抬头望向这不知什么时候进门帮我把幸运绳戴在安承泫手腕上的男士。他和安承泫一样,有着一双漆黑的眼眸,只是那双眼睛却温柔慈祥得很呢!

"我叫安亚瑟,是这个小子的父亲!"男士微笑有礼地回答。

"亚瑟……"好熟悉的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

"我们家泫就读的亚瑟贵族高校就是我一时兴起而建的。"发现我脸上的疑惑,安爸爸很是体贴地为我解答心里的疑问。

"花了将近30亿,还真是一时兴起!"安承泫在旁边不冷不热地讥讽着。

"那么……你就是亚瑟高校的董事长?"我倒吸一口冷气,原来这个安承泫是校董的儿子!

"喂,现在你应该可以离开了吧?!"安承泫有些不满地晃了晃他手中的幸运绳……

努力摇晃的力量,认真叫劲的动作,使那张高级病床,也咯叽咯叽地发出了尖锐的叫声。唉……他果然很不甘愿戴这条幸运手链。你看他不开口,他的病床都为他叫屈了。

"知道了,你别摇晃了,身体重要!"我失落地瞥了眼他正在得意地晃动的身体,刚想转身……

"我哪里摇晃了……"

"轰……"

病床居然在我的面前坍塌了……那灰飞烟灭的场景,那脆弱不堪的床架,还有……跌坐在地上的狼狈的家伙……

安承泫的脑袋上挂满了可笑的木屑,就连他的嘴角也沾着几粒……安承泫彻底傻掉,他黑亮的眼睛瞪到了最大,捂着身体的双手也颤巍巍地抖动着,修长的腿暴露在了被子外,上面还压着几根不老实的木头架子……

"安……安承泫,你……还好吗?"我蹲在他旁边仔细地为他拿掉头上的木屑!安承泫有些呆愣地望了我一眼,目光转向自己的手……就连他的手也抓着一根床脚!

"我……我觉得……你……没想到你人这么重,居然把床给压塌了。啊哈哈……哈……哈……"笑声逐渐减小,最后因为那道凌厉的眼神,我乖乖地闭上嘴巴低下了脑袋。在低头的同时,我看见了安承泫抓着的那根木头"啪"地……粉碎成了一堆木屑!是粉碎哎……那种武林高手也很难做到的事情竟然发生在我面前,看来他真的是功力十足的狮子!

难道是刚才安承泫忍不住发了内功,所以导致床瞬间崩塌?

"阿泫,你还好吗?"安爸爸忍着笑来到了安承泫的跟前……是啦是啦,这个场景真的很可笑。再加上这个狼狈场景的滑稽演员是一向酷帅的安承泫,那就更值得开怀一笑,可是……他的表情……他的脸就像被迎头泼了杯墨汁那样黑得吓人,鼻孔不住地往外冒着黑烟,他……哦……火山要爆发了吗?

他……很冷静地站起来,很平静地把身上狼狈的木屑给拍拾干净。虽然手上和脸上的青筋已经明显得很凸现,可他还是强忍着怒火优雅地迈着修长的双腿跨过那张可怜的病床径直走向房门。

"你要去哪里?"我和安爸爸两人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异口同声地发问!

"把这医院给拆了!"安承泫冷酷地回头,黑亮的眼眸里有着不可劝说的决绝!

我和安爸爸赶紧一人抓着安承泫的一只胳膊,要求他冷静下来……

"该死的,我能冷静吗?这个叫贵宾病房吗?床会塌掉,我在楼上那么走路下楼梯是不是会地震?"寂静的夜晚全是安承泫像一头发怒的狮子般的咆哮声……

"吭……"门突然被打开,十分巧合地撞到了安承泫挺直的鼻梁,安承泫终于安静下来,蹲下去痛苦地捂着鼻子。

"对不起,听见你们这边有动静,我就过来看看……安……安少爷还……还好吗?"闻声起来的医生,十分惊讶地看着蹲在地上哀号的安承泫。我很想告诉这位尽责的医生,安承泫原先还很好的,可是自从他进来后……

今夜的尾声就是,院长半夜里从被窝里被挖起来向安承泫赔罪。原来那张床铺是要拿去处理掉的,因为运输工人的疏忽才会把这已经被白蚁蛀得不成模样的红木病床搬进了高级病房里。前几位病人住得倒也平安无事,偏偏安承泫搬进来床就塌了!

看了野蛮侏罗纪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童话村小说哟。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