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城

她的城

时间:2019-05-17 20:51:10来源:网络

11今夜不是往日。今夜蜜姐数完钱出门吓了一跳,逢春坐在大门口的马路牙子上,垂着脑袋,手里握着半瓶水。蜜姐使劲拍拍自己胸口给自己压惊,心想:哎呀老天爷,这还真是一个没有见过的倔的。逢春站起来,拍拍屁股的灰,面对蜜姐。蜜姐把身子一转。蜜姐不想谈!简直太出人意料了,蜜姐以为自己已经把问题处理掉了。看来,问

她的城小说

如果说这个春天的小说阅读季属于武汉女作家池莉,一点也不为过。今年以来,池莉的中篇新作《她的城》,被各大文学期刊逐月转载,可谓是风生水起。而池莉笔下别样的武汉女人和武汉文化风情也深深打动着读者,作品中的妙语更是被网友们奉为经典。《她的城》讲述的是发生在汉口联保里水塔街的故事。女主角一个是擦鞋店老板,一个是擦鞋女。曾是汉正街百万富翁的蜜姐与丈夫曾有过情感出轨,在丧夫后蜜姐在水塔街开了一家擦鞋店。汉口女白领逢春因与丈夫关系不睦,赌气来蜜姐的擦鞋店打工,在擦鞋中,逢春与有家室的富商碰出火花。蜜姐果断阻止了街坊逢春的红杏出墙,两个女人起冲突。而后来,蜜姐得知逢春的丈夫竟然是同性恋后,重新安排了逢春与富商的再次相见。两个女人不打不成交,终成闺密。

11

今夜不是往日。今夜蜜姐数完钱出门吓了一跳,逢春坐在大门口的马路牙子上,垂着脑袋,手里握着半瓶水。

蜜姐使劲拍拍自己胸口给自己压惊,心想:哎呀老天爷,这还真是一个没有见过的倔的。

逢春站起来,拍拍屁股的灰,面对蜜姐。蜜姐把身子一转。蜜姐不想谈!简直太出人意料了,蜜姐以为自己已经把问题处理掉了。看来,问题不仅没有处理掉,显然比她以为的更麻烦。蜜姐以为不就是一个小小的激情碰撞么?不就是一个刹那间的灵魂出窍么?半个小时,萍水相逢,手都没有碰碰,姓甚名谁也不知,风吹过,水流过,都是不再复还的东西。原来逢春还是一个这等痴情的,显然鬼迷心窍了。蜜姐大伤脑筋,一时刻也说不出话来。从背包里掏出香烟,拿出一支抽起来,在人行道上踱过来,踱过去。

逢春窘住了。她满以为蜜姐上来就会问她的。蜜姐不开口问,逢春也就不好意思说,也不知道怎么说,还不知道说什么。她今天发生的状况,就只是一种状况,就只是在她和那人心有灵犀心照不宣之间,简直连事情都算不上一桩。可是逢春就是不能够就这样离开蜜姐。

蜜姐一口口吐烟圈。如今让她束手无策的情况,还真是蛮稀少的。她把心一横,自己就毅然下了人行道,大步过马路,往对面自己家的耕辛里走。待走到耕辛里大门口,回头一看,逢春又坐下了。还是坐在蜜姐擦鞋店门口的马路牙子上,还是垂着脑袋,手里握着半瓶水。这一下,蜜姐倒是被治住了。蜜姐的意思很明确:这么晚了,回家睡觉!她俩都住在耕辛里,蜜姐带头一走,逢春理当跟上。逢春却坚决地没有跟上来。蜜姐站在耕辛里大门口,看着街对面的逢春,叫她也不是,不叫也不是,又知道叫不叫她都是没有用的,逢春就是一副不回家的样子。蜜姐气得就这样直眼睛看着逢春,直到烟头烧到手指。蜜姐恼火地掼掉烟头,用脚尖碾得火星直冒,又大步横过马路,返回擦鞋店。蜜姐横竖总不能这么晚了,就让逢春一个人这样留在大街上啊!

蜜姐冲上来,一把拽住逢春衣袖,逢春随之站了起来。蜜姐又打开擦鞋店大门,把逢春推了进去。进去一拉开关,忽地大亮刺刺的,两人都把眼睛一躲,蜜姐急急地又关掉了灯。蜜姐这下是真的烦了。她走进里间,从热水瓶里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一仰脖子喝干了。再往楼梯上爬了几步,想起阁楼上老人早已经睡觉,又停下来。反身坐在了楼梯上,抱住膝盖,说:“我的姑奶奶!这么晚了你到底要干什么啊?!”

逢春动了动嘴巴,千言万语都堵在嗓子眼,说不出来,只有眼泪先扑簌扑簌流下来了,她又要强烈抑制自己不要哭,于是肩头抽耸得厉害。

蜜姐说:“好吧好吧。我想起来了我忘记了给你钱。”

蜜姐从自己包里拿出一张百元钞票,递给逢春。这是骆良骥下午给逢春的小费。逢春不接,哭腔哭调地说:“我又不是这个意思!我不是要这个钱!这钱我不要!”

“错!”蜜姐把弄着钞票,说,“如果今天你一定要我说点什么,我只有一句忠告给你:钞票就像婴儿一样无辜,你任何时候都不要拒绝它。”

蜜姐再一次把钞票递过去,严厉地说:“拿去!这是你的劳动所得。难道还真的要我去带你儿子吃麦当劳?我哪有这个时间。拿去拿去!”

逢春只得走近蜜姐,接过了钞票。

蜜姐一不做二不休,她想,那就索性不睡了,今夜一定把问题解决了算了,要不然似逢春性情这样痴又这等倔,还不知道以后会闹到哪步田地?蜜姐宋江涛夫妇往上三代,老街坊都知根知底,从来都无条件信任,不要啰嗦的,若不是蜜姐,你想逢春一个年轻小嫂子,现在这社会风气之下,随便跑到路边小店打工做事,水塔街岂有这样风平浪静的?水塔街这几个里分,有城市以来的百年里,发生过多少惊天动地的事情。但凡风平浪静,那不是忽略马虎,是信赖,是他们知道他们信赖的人在掌控,是他们知道没有谁会忽略人家日子,都知道吃饭穿衣、饮食男女,是人伦物理大事情。今天已经警告过逢春了,她还是这样愚痴,蜜姐岂能不管?

说到底,逢春也还是一个混沌无知的。说出来真是怕吓着了她。逢春父母所在单位市油脂公司,哪来的?蜜姐家的!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初,蜜姐家祖辈就在汉口做桐油,那时候就与外商做生意,那都是英国怡和,美国福中,法国福来德,日本三井与三菱一些正经老牌大公司。抗战胜利以后,蜜姐的父辈又接着做,把储炼厂都开到汉口江边租界的*****路去了,厉景文经理这个名字,汉口桐油业谁不知道?!是新中国成立以后搞公私合营,政府不断派进来干部,油脂公司不断改制分解,这才慢慢变成了公家的。变成了公家的又怎样?油脂是有技术含量的生意,还是离不开厉家。开玩笑,几代人,都学储炼油,都做储炼油,这是谁能够替代的?!直到“文化大革命”到来,厉家才被油脂公司的造**反派彻底拉下历史舞台。造**反派发誓要把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和反动技术权威打倒在地,再踏上一只脚,永世不得翻身。蜜姐父亲被造**反派红卫兵批斗得脊梁打断口鼻喷血再也爬不起来,那时候蜜姐才两岁。然而又怎样?十年的“文化大革命”又能把厉家怎样?二十年后蜜姐不还是一条好汉?蜜姐与宋江涛结为夫妇齐心合力闯到汉正街东山再起,不还是成了油脂公司这一片水塔街这一带个体经营第一户百万富翁!现在水塔一百年了,成了摆着好看的汉口老建筑,年轻人来来往往谁知道它的分量?可是如果哪天忽然没有了水塔,汉口中山大道的大汉口水塔街江汉一路璇宫饭店江汉路步行街,连地名都将无所依托!宋江涛的曾祖父就是汉口第一家既济水电公司股东之一,宋江涛的父亲,解放前老早就是江汉路邮政局局长。那是什么分量的邮政局?谦虚一点不说全中国第一,也敢说全中国没有第二。那是做着对面整条交通路的邮发,还开辟一柜台专供全中国最牛的书报杂志宣传册。汉*****通路那都是什么名号的书馆书局杂志社?商务、中华、大东、世界、开明、生活、全民抗战,新学识,都是哪些人在交通路办刊物杂志?随便哪一个都是文豪或者名人,像沈钧儒,李公朴,邹韬奋,连瞿秋白都是后起之秀。汉口之所以成为汉口,水塔之所以在湖淌子之中拔地而起,是宋家厉家以及许多家有识之士,拿出自己祖祖辈辈积累的财富,开办水电厂,油脂公司,建筑水塔,建筑联保里,永康里,永寿里,耕辛里,形成城市,是他们开创了汉口这个城市和最先进的城市文化。居民们的深深信任,就是这样来的。从开创这个城市的第一代人身上来的。尽管城市的创伤与腐烂,也自城市中心开始,一次又一次的战乱,革命,分割,改建,现在是差不多要烂透了。联保里每一处危墙颓壁每一处破残雕栏,剥剥落落,污水油烟,处处都是难管难收的无可奈何花落去,但是人的感情是去不了的。只要水塔街的街巷还在,只要联保里最后一根柱子还在,城市居民之间那种因袭了几代人的无条件信赖就在。不用说出来,也不能够说出来,不是号称与广告,不是电视与网络那种隔山隔水的虚拟表达,就是一种面对面的大义,面对面的慷慨,一种连借了一勺子细盐都要归还一碟子咸菜的相互惦记与诚信,是人与人之间的心灵联盟,他们既然选择聚居城堡以寄托子孙后代,就必然要对人情世故深谙与遵守,这就是城市居民骨子里头的生死盟约。

这是逢春不懂的。逢春的乖,现在年轻人就很少有了。但要她懂得这个城市的缘起由来人文历史以及人情世故,那还远得很呢。就凭逢春在学校课堂埋头一口气读书十几年然后穿一紧腰小西装,在办公室颠来跑去复印、接电话、发传真发电邮,就能够认识到么?

因此眼下的事情,蜜姐是必须拿出决断与魄力,快刀斩乱麻。主意一定,坐在楼梯上的蜜姐就伸直了腰背,摆出居高临下之势,声音压低仿佛耳语,出语却有雷霆之威,她对逢春说:“从明天开始,你不用来上班了!”

这是逢春的晴天霹雳,逢春失声道:“为什么?”

“不为什么。”

“我又没有做错什么?”

“等你做错就来不及了!”

“什么意思?”

“你心里明白。”

“我不明白!”

“只要你明白你被炒鱿鱼了就行了。”

“蜜姐啊——”

“别求我。没用的。我这巴掌大店铺里的事情我说了算,没有改!反正你也是演个戏又不可能长做。走吧,回去吧,得睡觉了。以后一样还是街坊,你常来玩玩坐坐就是。”

蜜姐说着扶了扶手站起来,打了一个大呵欠,拿巴掌直拍嘴巴,是完全不想再说话的样子,她今天的确是累极了。

逢春怎么也想不到蜜姐心肠硬到这种程度。她接受不了。逢春伸手挡住了楼梯口,气得浑身发抖,说:“你!你凭什么这么不讲道理?是的,是我先求你的,可是我也样样都照你说的做了。你待我很好,姐妹一样,奶奶也待我像自家人,我从心里感激你们。可我又做错什么呢?我又哪点对不起你呢?我尊重你,处处维护你,完全和其他工人一样做,我还比她们做得更好,这段时间我的回头客最多这你是知道的。今天你有损失吗?没有!分明还让你多赚了钱!你刚才不是说了你的人生格言:钞票就像婴儿一样无辜吗?可是你怎么能够这个样子?翻脸比翻书还快,到底为什么也不肯说就要我立马滚蛋。那我也告诉你,我就是不滚!打工也有个劳动法来保护的。”

逢春的发泄,蜜姐自然是料到的。让她发泄吧。蜜姐疲倦地托着自己的下巴,冷冷地瞅着逢春。逢春稀里哗啦一大通倾泻出来,忽然也就说完了。止住。天地却似一阵眩晕。昏暗迷蒙中一片静,只闻洗碗池上水龙头一滴一滴的漏水声。

蜜姐这才说:“发泄完了?”

逢春无言以对,还是恨恨的。

蜜姐说:“好了,你狠。你有法律,随便你怎样。我可说的,回家睡觉!”

逢春绝望的眼泪大颗大颗地滚了出来,她也不去擦,任泪珠子顺脸颊骨碌骨碌地落下来,嗓子也嘶哑了,她说:“蜜姐,你再狠我也不服的。明天你就是拿棍子打我出去,我抱着大门也不离开就让你打,除非你告诉我真实原因,就是法院杀犯人也要让犯人死个明白吧!”

蜜姐一听,大叹一口气,只好又去摸香烟抽:“逢春啊,我本来就是一个倔的,你可比我还倔啊!早知道,我哪里敢招你?我惹不起还躲得起吧?好好好!我就让你死个明白。”

蜜姐长长吸了一口香烟,说:“很简单,我不能让你在我店子里搞红杏出墙!道理很简单,我没脸面对源源和你们两家的父母还有所有水塔街的街坊邻居——这是你逼我说出来的,我本想给你脸是你自己不要脸!”

“红杏出墙?”逢春说,“我今天做什么了?就叫红杏出墙了?”

蜜姐摔烟,道:“嘿,你还给我之乎者也?他妈的!今天你们身子没有红杏出墙,你敢说你的心没有吗?你们两个人眉来眼去忘乎所以当我不存在?他平白无故一张张百元大钞送给你就为你擦了一双皮鞋他*****了?你这样深更半夜不让我睡觉纠缠不休是因为你太热爱蜜姐擦鞋店?不就是害怕你自己滚蛋了就再没有机会见到那人——你在盼他来,你觉得他会来,你在给自己讲故事,你在为自己拍电影呢。你心里那点小暧昧小情调小酸词,还以为瞒得过我?你们没有留下任何联络,就只有蜜姐擦鞋店是你们唯一能够再见的地方,难道不是吗?傅逢春,我告诉你,我让你死个明白,你也就应该懂得咱俩必须直截了当点到即止。我把你当人,你还做鬼吓人呢。他妈的给我来之乎者也这一套,也不看看自己才几大年纪?才吃过几斤盐?走过几座桥?吃过几次亏?见过几个男女?”

蜜姐一番话把逢春说得又羞又恼,她被刺激得奋起护短,急煎煎口不择言,书生意气也出来了,说:“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几千年前古人就很分明,你懂不懂男女爱慕是一种自然的健康的正常的感情呀!有你这么臭它的么?难怪别人说最毒莫过妇人心,你自己没有过爱情,就硬是见不得人家有。原来你的心这么毒啊!”

这一下子两人就真叫吵架了。蜜姐说:“这就稀奇了,你怎么知道我没有过爱情?”

逢春说:“谁不知道?水塔街不知道?我是聋子瞎子?宋江涛对于朋友来说是一个大好人,可是对于你呢?他好吃好喝好赌好嫖,谁不知道?他在窗帘大世界,公开与那些小嫂子大姑娘打情骂俏,摸这个捏那个,你当大家都没有长眼睛啊!”

“好!”蜜姐喝了一声。她闭上了眼睛,摸着楼梯慢慢站起来,披发立在黑暗陡峭的楼梯上,调匀了气息。说:“好了,你也把我臭够了。这下你我总该两清了吧?走人哪!”蜜姐说着一掌推开面前的逢春。逢春猝不及防跌倒在楼梯口,蜜姐毫不犹豫从楼梯下来,跨过逢春的身体。逢春像受了欺负的孩童般哇哇地哭出来。

阁楼上的房门打开了。蜜姐的婆婆出现在门口,叫道:“蜜丫!”蜜姐立刻站住,回身叫道:“姆妈。”

老人说:“你把春扶起来。”

蜜姐迟疑了一下,还是听了婆婆的话,俯身去扶。逢春就自己赶快爬起来了,也不再哭,只忍不住抽泣嗒嗒的。

老人只让蜜姐逢春上楼到她房间去,自己也不再说什么。有一种慈祥老人是颜面素到没有表情的,她却已经在地板上为蜜姐逢春打好了一个地铺,垫的厚厚两床棉絮,盖的两床被子,都放在那里,房间走路地方都没有了。老人回自己床上睡觉,上床,脱衣服,躺下,一一都不要别人帮忙,自己不慌不忙睡下。蜜姐与逢春就再无话可说了。两人默默呆了呆,坐在地铺上,各人发手机短信出去,又各人打开料理自己的被子。这一天,已经够长,这个夜,也已经被她们人生漏掉,黎明曙色,已现窗帏。

看了她的城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童话村小说哟。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