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杂货店2

古董杂货店2

时间:2019-05-17 20:46:11来源:网络

苏星冷冷地望定他:“你想说,这一切子安都不知情?”侯洙默然片刻,苦笑了笑,说:“这结局是不好,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好。绛彤是个刚强的女子,便是情郎真的将她抛弃,她也会活个好样儿的,绝不会自尽。”苏星心里蓦地一酸,想不到转过来世,他还是如此了解她。那一世,他便是这样的,叫她以为他是个知己。呆呆地出神,忽听

古董杂货店2小说

侯洙偶然间走进那爿古董店。他那时在夜市里逛,到处是喧嚣的人声。他本不喜欢待在人多的地方,可是当他经过这里的时候,忽然看见刚刚升起的月亮,就那么细细的一弯,静静地悬在树梢头。风吹树梢动,倒像那弯月摇摇欲坠。便那么看着,摇摇欲坠的月,照着嘈杂纷乱的人群。看了许久,心里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觉得该去那夜市里走走。这念头来得莫名其妙,然而一浮上来便像非这么做不可。于是慢慢地走进来。他已经很久没有来过这里。原先这里也是一个集市,只是没有这么宽敞,如今旧时的房子大概都拆去了吧,但那份喧嚣始终不曾变过。目光在人群中穿过,似乎在找什么,可是又不知道到底在找什么。

苏星冷冷地望定他:“你想说,这一切子安都不知情?”

侯洙默然片刻,苦笑了笑,说:“这结局是不好,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好。绛彤是个刚强的女子,便是情郎真的将她抛弃,她也会活个好样儿的,绝不会自尽。”

苏星心里蓦地一酸,想不到转过来世,他还是如此了解她。那一世,他便是这样的,叫她以为他是个知己。

呆呆地出神,忽听侯洙问:“我还是不明白。绛彤那样聪明,为什么会轻信那两人一定是子安派去的?”

“有他亲笔的绝情信。”

侯洙叹息,“可以是别人代笔。”

“还有那方绢帕。”

“可以是硬抢来的。”

苏星忽然不语,咬了咬嘴唇,一点殷红慢慢地渗出,刺目如同并蒂的花瓣。

侯洙若有所思地看着她:“这故事还没有最后结局吧?”

“人都已经死了,还要怎样才算结局?”

侯洙一笑,“可是我却总觉得,还没有到最后的结局。”

苏星沉默良久,终于慢慢地点点头,说:“是,还没有最后的结局。”

“那么后来呢?”

后来?……后来清醒过来,已是一只鬼,一只不甘心的鬼。

纵然已是一把破碎的玻璃,拾掇不起,却总还不肯死心,便在世上游荡。一只孤魂野鬼,被那一腔的恨燃烧着,被那一丝不甘心冰冻着,满怀心事地游逛。

好生辛苦,这世上却鬼的宝物太多,一出门,寸步难行。

费了好多气力,终于到了公府。

却只见双双对对的红灯笼,喜字灯笼,红得如同并蒂的花瓣。

她怔愣间,便见一乘大轿缓缓地来。

他在里面。

到底是鬼了,不消看,也感觉得到,便不由自主地跟。

二门轿停,看他下轿,携一个女子的手,下轿。

当朝的公主。

那是他的妻,配得上他的妻。

怪不得。

怪不得,不能再容一个青楼女子,坏了驸马的名声。

看自己身上,尤是那一身喜服,一枝梅花攀上,一双喜鹊婉转,有道是“喜上眉梢”,玲珑精致,一并艳艳地嘲笑曾经的不甘心。

还有什么不甘心?没有了。

终于,彻底地,死心。

只是这段仇恨,却不肯忘却。

三生三世,定要找到他!定要他偿了这条命!

她出神地想,不由笑得狰狞。

忽听侯洙说:“你穿这红色旗袍,倒真有几分像新娘子。”

她一怔,浅笑:“原来你留意到了,我特地做的。”

“我一进来就留意到了。”侯洙上上下下地打量半晌,又说:“要是件嫁衣,还应该再精致些。”

“哦?”她侧过脸来,似笑非笑,“怎么样才算精致?”

“裙边该有不断边的‘福’字,裙摆该有‘喜上眉梢’,还该有一块‘百子’大红盖头。”

不由得怔住。昔日她正是这副模样,但,他怎么知道?

他微笑,“我说过,恨可以记得三生三世,喜欢也是一样。我喜欢你,所以不管你怎么转世,我都认得你。”

她迟迟疑疑,“你真的记得?”

侯洙点头,“你还想报仇吗?”

不由眼神一黯,是苏星,还是绛彤,她已分不清,只知胸口的恨,化不开的冰。

侯洙望定她,忽然说:“这茶,定是一壶好茶,既然已经泡了,那就让我尝尝吧。”

她看看手里的壶,眼神就像忽然不认识这只壶了一般。

侯洙伸出手,她踌躇良久,终于递给他。

看他一饮而尽,心里便一松,到底还是这样结局了。

却又有一股说不出的悲伤,止不住地冒上来。

“朱朱。”

忽听那男人这样唤她,朱朱,她的小字,他给她取的,只得他们两个知道。心如刀绞,却不明白,这一世终于偿了心愿,为何还是这般难受?

却听他又说:“你知道么?其实我从来不曾骗你。”

她一愣。

“我赶去得迟了几天,却已经找不到你。”

“你……”她困惑地,“你是……”

“我一直在等你。”他伸手轻轻抚上她的面颊,冰冷的手,却仍是那般温柔,“我也是不甘心,所以不肯转世。等你三生三世,只为了告诉你这一句话:朱朱,当日我不曾骗你。”

她迷迷茫茫地看他,与前世一模一样的脸庞,忽然心里一阵清明,原来,还是子安。

侯洙,就是“候朱!”

他竟为了这一句话,等了那么久。

终于再也忍不住眼里的泪。

“为何不早说?”

“天人两隔,说了又如何?我只要你不再恨我。”

他的笑,越来越模糊。得偿心愿,游荡的野鬼终可以再去投胎。

“等我!”她伸手要取连理壶。

“不。”他倾尽壶里的最后一滴茶水,“你是一个刚强的女子,会活一个好样儿的。”

他的形已散,只留一抹微笑在她眼里。

“恨可以记得三生三世,喜欢也是一样,我等你的来世!”

“好。”她在心里回应,“今生我会好好地活,来世我一定找到你!”

便紧紧地握住壶身。

依旧,连理并蒂。

附录:紫纱壶考证:紫砂壶是明清时期江苏宣兴地区所产的一种陶质茶具。紫砂壶泡茶不走味、贮茶不变色,即使是盛暑时节,所泡之茶仍不易馊。由于泡茶日久,茶素慢慢渗入陶质中去,如果只泡清水,也有一股清清的茶香。

紫砂壶从选泥、制作成壶坯等关键工序都是用手工操作的,因而制作十分精细。陶坯一般多不上釉,以其自然色泽取胜,只是在陶坯成型后,上面印刻的书画诗文纹案都要用粉质颜料加填于轮廓中。这种自然本色和着色方式是紫砂陶壶的一个显著特点。

在造型上,虽然每个制壶名家都有自己的风格和特色,但大体上还是可以分为素色、筋瓤和浮雕三种类型。

鉴定紫砂壶的真伪,可从两个方面着手。一是从亮色上看。真正的紫砂壶体重、色紫,因为长期为人手抚摩,上面呈现出汕润的光亮。而新制的紫砂壶一般说来质地都比较疏松,颜色偏黄,有光亮的少,无光亮的多。即使有光亮,也是用州白蜡打磨上去的。

再从文字上看,旧壶的款都是用阳文,字体极为工整。新壶如果用阳文,字体因为摹仿或显呆板,或笔划长短粗细不一。如果是用旧壶加刻新款,则所刻文字为阴文。

那是一个很久很久之前的故事了。

那时的白月和红云都穿着一身美丽精致的清装。

今天风和日丽,她们一大早就把店里所有的古书拿出来透透气。

那是一本乍看并不起眼的书。

也就是这本书,引起多少凡尘人世的纷争。

“咦?怎么在这里?上次牛头和马面来借怎么也找不到。现在它倒出来晒太阳了。”红云把它拿起来随便翻了一下。

“你跟那不识字的清风比起来也好不到哪边。这么重要的东西还随便乱丢,真不见了看你拿什么补偿我。”

白月拿过她手上的书,宝贝似地拿进自己房间了。

红云耸耸肩不在意地继续翻看着这些年代久远的书。

看了古董杂货店2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童话村小说哟。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