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出墙记

皇后出墙记

时间:2019-05-17 20:37:40来源:网络

正文第26章吕家庄来了个燕十七(一)凤阳地形自北向南分别是平原,岗丘,山区。出了皇城一行人便向南行。去名山一路上朱棣倒真没为难锦曦,似乎已觉得不好玩了,留她做护卫不过是看上她的武功罢了。锦曦记得朱棣说过黑衣人留下线索称名山会有埋伏。她想起李景隆正在名山一带寻找野生兰花,心中一动,催马前行至朱棣身旁问

皇后出墙记小说

她是明朝第一将魏国公徐达的长女千金。倾国颜色而不自知,聪慧过人却不欲卷入朝堂纷争.三岁便因算命者一言便远远的送往山上抚养。太子清朗温柔,秦王和蔼近人,燕王冷峻威严.憨直骄横的表哥靖江王与深藏不露的曹国公之子李景隆......十年后下山回府的锦曦一一遭遇。命运终于开启她不平凡的经历.她一身武艺想行侠仗义,却敌不过一纸圣旨被迫嫁入燕王府。许下了承诺,相信了誓言,视作为交易。锦曦披甲上阵倾力相助燕王登基成就一代明君大帝.

正文第26章吕家庄来了个燕十七(一)

凤阳地形自北向南分别是平原,岗丘,山区。出了皇城一行人便向南行。

去名山一路上朱棣倒真没为难锦曦,似乎已觉得不好玩了,留她做护卫不过是看上她的武功罢了。

锦曦记得朱棣说过黑衣人留下线索称名山会有埋伏。她想起李景隆正在名山一带寻找野生兰花,心中一动,催马前行至朱棣身旁问道:“王爷,燕七如何死的?”

朱棣斜飞了个冷眼,漫不经心道:“本王被你一脚踹落山崖,你问我?”

“什么意思?”锦曦秀眉尾端扬起,声音里带着怒气。

被她摔了一跤,被她一脚踹在屁股上,还被她用被子蒙住打了一顿,还被她不放在眼里,朱棣骑在马上恶狠狠地想,什么意思?就是让你心里不痛快的意思!

“你怀疑我?”

朱棣微侧了侧头,不理锦曦。

“我说燕王殿下,好歹在松坡岗是我救了你!不然,你早成刺猬了!”锦曦翻了个白眼也不理朱棣了。

“一箭穿心。”过了良久,她才听到朱棣小声说道。

“不对啊,上次记得我告诉过你,燕七大哥拉着我跳崖的时候,他只受过一些轻伤,他怎么会又中箭呢?”锦曦很疑惑,对朱棣的拿脸拿色也有了几分了然,毕竟也是个亲王,她听朱棣吱声,决定大人不讲小人过。脑子里全放在燕七中箭身亡的事情上。

朱棣意有所指地看看她:“所有的疑团总会有解开的一天,燕七不会白死。”

还怀疑她?锦曦哼了一声没有接嘴,转头观察起四周的情况,见眼前的地势渐有起伏,放眼处已到达丘陵地处。触目处水已退去,草木上还带着黄泥,远远看去,一道被水淹过的痕迹分外明显。她不由得叹了口气:“照这个高度,怕是这里的田地都给淹没了。”

“不仅良田淹了,最奇怪的是洪水过后两月,居然没有补种庄稼,今秋收成无望了!”朱棣皱着眉接了一句,接着吩咐道,“燕十一,你去前面村庄瞧瞧,天色已晚,就在此歇息了。”

燕十一打马飞奔而去,半个时辰后回转:“王爷,该村名叫吕家庄,村里只有些妇孺老者,青壮年都去修河堤了。找着了村中大户,房屋还未被冲毁,已吩咐下去收拾行辕,迎接王爷。”

半个时辰后,马队进入了吕家庄。村子中等规模住了百来户人家,低处的民房有些被水冲垮,只立着半堵墙,几根梁木勉强斜撑着盖着竹席破布便又成了住人的地方。稍好的土坯房还没倒,房顶上却连苫房的草也不够,稀稀拉拉露着洞。山坡上的民房被水淹着的,也破烂不堪,摇摇欲坠。

村里人衣衫褴褛,面带菜色,用一双惊恐地目光注视着衣着光鲜的马队。

锦曦瞧见一个妇人灰败了脸搂着个孩子,那孩子脏着脸,一双眼睛却黑亮得很,她随手从荷包里摸出一块碎银经过时不经意扔在妇人面前。瞬间她看到妇人灰败的脸亮了起来,死死的把银子握在掌心便趴在地上磕头。

一声悲呛的声音从她喉间逼了出来:“啊--”

那声音尖锐刺耳,仿佛一头野兽临终时的嚎叫。“咴!”锦曦的马惊得直立起来,她拼命勒马,惊了马四蹄扬起任她武功奇高也控制不住。

“马惊了,快闪开!”锦曦大喝道。

村内道路狭窄,听到锦曦的喝声,人们却很木然,似乎饿得再也动不了似的。

眼看马拼命挣脱缰绳,乱踢乱踏,锦曦眼泪差点急出来。

朱棣在她身前两步,本沉着一张脸看村子里的情况,听到锦曦大喝,他一惊回头,锦曦的马已窜到他的马身后,朱棣的马因为后面有情况扬起后蹄就踢在锦曦所骑的马头上。那匹马惊怒无比,直立起了前蹄。

"非兰!弃马!"朱棣在马上长大,这一回头已看到锦曦似控制不住马匹,情形凶险。

进村小道只容两匹马并行,眼见锦曦马被惊得狂怒,转眼要踩在那妇人与孩子身上,千钧一发间,山坡上突飞来一道灰影,扬手展开一块布笼住了马头,手稳稳地抓住了马的辔头。

锦曦惊惶地看着灰衣人沉着地死死拉低马头,生生被马带得移开了好几步,却又钉在地上似的。浑身爆发出一种气势,马挣扎了一下竟不能移动半分,竟渐渐平静下来。

“王爷受惊!”燕卫和侍从看得心惊,生怕燕王怪罪。

锦曦惊魂未定,她有武功却从未遇着这种情形,只觉得心还在咚咚地跳着,连声谢谢都说不出口。

只见灰衣人温和地解开笼住马头的黑布,爱抚的摸着,口中喃喃道:“莫怕,莫怕!”

朱棣回身看了会儿方淡淡问道:“你是何人?”

灰衣人灿烂一笑,跪地行礼道:“在下吕飞见过燕王!”

“你是吕家庄的人?”

“是。在下是吕家庄的猎户。”

“一身好武艺啊!起来吧!”朱棣浅笑道,“我这侍卫也忒无用,若不是你,怕要伤及无辜了。”

“王爷夸奖。”吕飞不卑不亢地回答。

“这村子里都是老弱妇孺,吕飞怎么没和别的青壮年去修堤?”

吕飞抬起头来,目光炯炯地看着朱棣:“在下听说燕王会经过吕家庄,想投效王爷!特在此等候。”

“哦?”朱棣静静地看着他,吕飞安静地由他审视。片刻后朱棣展颜一笑,“以后你便是燕十七了。”

“多谢王爷!”吕飞绽开一脸笑容。

朱棣没再说话,催马前行。锦曦愣得,只见吕飞回头看了他一眼道:“小兄弟,这马才惊过,我牵着好些。”伸手拉住马往前走。

锦曦又是一呆,这才反应过来,讷讷说:“谢谢……王爷说,你是燕十七,你便是他的燕卫了,不用……为我牵马!”

吕飞回头笑笑:“反正现在我也是走路的不是?”

锦曦这才发现吕飞是个很英俊的年轻人,瘦长的身形,黝黑的皮肤,一双眸子似星辰般闪亮,鼻梁很挺,嘴微微往上扬起,笑起来格外明朗。她暗暗嘀咕比朱棣的皮笑肉不笑舒服多了。一念至此,锦曦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心想,我怎么可以随便评论男人的长相?她忙摄住心神,打量起出现在眼前的吕太公府邸。

这是一蓬灰瓦砖墙的气派院落。院子四角还修有碉楼,上面站着守卫的护院。比起进村时看到的情况,吕太公无疑是这里的富户了。

“吕飞,哦,燕哥,”锦曦不好意思地解释了一遍,“王爷说你是燕卫,以后就要用燕十七这个名字了。”

燕十七耸耸肩不在意地说:“跟了王爷,这是自然。看你打扮应该也是燕卫吧?怎么年纪这般小?你叫什么?”

锦曦尴尬地笑笑:“燕七。”

“哦,咱们名字里都带七,真有缘分。七弟,以后叫我十七吧。你想问吕太公怎么在洪灾过后似乎没啥损失对么?”

“十七哥真是聪明,这就猜到燕七所想了。”

“吕太公早在洪水来袭前就离开了,洪水过后,重新修整了院落。”燕十七淡淡地解释道。

“那十七哥的家呢?受灾了么?”

燕十七侧过身答道:“我家是猎户,一直在山上,房屋还好,田也没种,倒是洪水赶了不少老鼠上山,倒也不缺口粮。”

锦曦闻听忍不住恶心,连忙引开话题:“吕太公很有钱吧?他怎么不接济点村子里的百姓?”

这时已到了吕太公府门口,锦曦翻身下马,不好意思地接过燕十七手中的缰绳:“十七哥,我自己来吧。”

燕十七离她很近,突然很奇怪地看她一眼,递过了缰绳道:“七弟怕是大户人家出身吧?吕太公自己还在领朝廷的赈灾米粮,他老人家家大业大,怎有余粮接济村里的人。”他嘴边扯出一抹讥讽。

锦曦一愣,见府前跪着一群人,正是吕太公带领全家跪伏于地迎接朱棣。

正文第27章吕家庄来了个燕十七(二)

朱棣上前扶起吕太公含笑道:“本王唠叨太公了。请起!”他请自搀扶起有着花白山羊胡的吕太公,态度恭敬有礼。吕太公也不拒绝,乐呵呵地把朱棣让进院内。

锦曦与燕卫鱼贯而入。燕十七站在她身侧,锦曦突然觉得吕太公看过来时眼角分明抽搐了一下。她自然地转过头看燕十七,见他气定神闲地站着,还是一身打着补丁的灰色布衣,没有半点不自然的样子。

“燕九,你带十七去换过衣裳。”朱棣吩咐道。

早有府中仆从前来引燕卫及侍卫休息。朱棣只留了燕十一在堂前与吕太公寒暄。

“燕七,这里房间有限,今晚你就与十七一起住!”燕九吩咐完就安排别的事宜了。

锦曦愣了愣,心道,只能和衣而眠了。她推门进屋,“啊!”摔上房门跳了出来,脸红得似滴血。

不多会儿,换好燕卫服的燕十七一脸诧异走了出来:“七弟,怎么了?”

“我……我看见只老鼠,想,想起,你说吃,吃的那个……很恶心!”锦曦低着头撒谎。想起进去时看到燕十七赤裸着上身换衣的情形就脸红不己。

“呵呵!七弟真是大家出身。洪灾过后没吃的,不吃这个吃什么?”

锦曦不好意思地抬起头,正撞进一双带着笑意的眼睛里。不由得分辩:“朝廷不是发了赈灾米粮?”

燕十七淡淡地说:“你进村时都瞧见了,村子里的人是什么情况。”

“岂有此理!朝廷为这次赈灾专程从江南运粮,太子殿下亲领赈灾事宜,要是王爷查出哪些人在贪赃枉法,定会上奏天听,哦,不,就地正法了!”锦曦想起村口见着的村民就生气。庆幸跟着朱棣做护卫,她暗想,只要朱棣肯彻查此事,她一定护他周全。

燕十七“扑哧”笑出声来,看向锦曦的目光更为柔和:“一百石粮食从江南运来,层层削留到灾民手中只得六成,那是正常的削留,要遇上赈灾的官黑点心,灾民只得三成,三成中又有两成霉烂,太子殿下亲领赈灾是不假,毕竟他远在应天……”

“燕七,燕十七,开饭了!”

燕十七笑道:“我们身为护卫,只需护住王爷安全就是了,这些事,王爷自会操心,走吧,七弟。”

燕十一侍候朱棣和吕太公用饭,别的燕卫与侍卫都在院落内开饭,四张大圆桌上都摆着满满的一簸箕馒头,并三大盆菜,一盆猪肉绿豆粉条,一盆猪下水,一盆素白菜。走了一天的随从们纷纷甩开膀子开吃。

锦曦拿了一只馒头,啃了一口便吃不下去,想起村里的人,雪白松软的馒头便哽在了喉间。她看了看埋头苦吃的人们,使出巧劲,看似挟菜,轻轻松松便偷了十来个馒头藏在身上。笑意盈盈地道:“各位大哥慢用。燕七吃好了。”

她离开时总觉得有双眼睛看着她,也不回头,径直走到府门前。见大门紧闭便道:“护院大哥行个方便开开门,燕七方才似有东西掉在进村的路上了。”

护院知道凡冠以燕姓的必是燕王亲卫便利索地开了门,讨好地道:“七爷走好,莫理村中的人,都是群刁民。好在太公府坚固不怕来袭,寻到遗失的东西早些返回。”说着还递过一盏灯笼。

锦曦点点头,想掏钱打点,想起村里的人又舍不得了。便接过灯笼大摇大摆的出了府。

此时夜色已慢慢掩来。她走了一程突然转身回头对着树林道:“出来吧!跟着我做什?”

燕十七从树后现出身形,微笑道:“七弟对村子不熟,掉了东西,十七陪着你也好找。”

锦曦见他识破自己便笑道:“十七哥,燕七其实是偷了些馒头,想拿给村里的人。”

“我知道,所以,”燕十七突然从身后亮出一个布包笑道,“我也偷了些馒头!”

两人目光一撞,锦曦嘿嘿笑了,然后扮了个鬼脸:“走吧!”

她边走边看燕十七手中的包袱,佩服得五体投地:“十七哥,我实在藏不住了,最多也只拿了十来个馒头,你这个包袱里的馒头怎么弄出来的?”

“我可不想在众目睽睽之下把馒头往身上藏,我不过去了趟厨房而已。”燕十七爽朗的笑了。

“什么叫众目睽睽?我使的是巧劲,没人发现,除了你,咦?十七哥,你眼睛可毒啊?同桌那么多人,怎么别人都没发现呢?你真的是山中猎户?”锦曦突然变了脸,想起燕十七说不定是刺客,马上防备起来。

燕十七不理她自顾自往前走:“我见你个矮手短,正好想挟点菜给你,谁知道就正巧看到了。”

锦曦疑惑地看看他,心想,能想着给村里百姓偷馒头吃,想必也不会是坏人,没准儿真是凑巧了呢。便笑笑跟上了他:“我是说,怎么会这么倒霉,偷个馒头也会被人发现。”

两人走进村落,断瓦残垣中隐隐有星点柴火的微光闪动。锦曦叹了口气走进第一户人家,见一对老年夫妻正端着一碗黑糊糊的汤你一口我一口的喝,不由放软了声音:“老人家,你们吃的是什么呢?”

“草,草汤。你是吕飞吧?”老人吓得手抖一抖,四只枯若骨柴的手赶紧把手中的碗护住,似保护什么宝贝。

锦曦听得声音微弱,便用眼神询问燕十七。

“野菜树皮汤,附近野菜也快被抢光了。”燕十七简单的回答,伸手从包袱里拿出一个馒头放在坑边。

锦曦见少,便要再给,燕十七马上拦住了她:“多了别家不够了。走吧。”

锦曦跟着他出去,回头一看,见两位老人捧着馒头在舔,似想吃,又舍不得吃,眼圈就红了。

如此跟着燕十七在村子里走了一圈,馒头就没有了,身上的金银了没有了。两人默默地往回走,经过来时第一个窝棚时,锦曦又走了进去。

两位老人瞬间吓得呆住,她瞧见那个馒头被掰了一小块下来,余下的被老大爷紧紧地按在胸前,似乎生怕她要回去似的。锦曦什么话也没说,从怀里掏出最后一个馒头又放在坑上,柔声道:“不怕,慢慢吃,燕王爷奉皇令视察赈灾事宜,必会让大家吃饱饭的。”

她说完扭头就走。没走多远,就听到窝棚里传来如进村里那个妇女的悲伤的嚎叫:“燕王爷啊--”

“七弟,你心肠真好,只是男人不该这般心软,不足以成大事!”燕十七静静地看着她。眼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十七哥,吕太公不是吃朝廷的赈灾米粮么?他府上怎么会有那么多白面馒头?”

燕十七笑了笑不说话。

“我觉得他府上肯定有很多粮食,我们偷点出来?”锦曦突发奇想,想弄更多的馒头给村里人。

“七弟,若是我们走了呢?吕太公府的护院会怎么对待分了他府中粮食的百姓呢?”

锦曦嘴张了张,气馁地低下头。

“皇上令燕王巡查,定会还百姓一个公道,你跟在王爷身边,难道不了解王爷的为人?都说燕王出生在乱世,长在军中,最是讲规矩的人。”

“哼,”锦曦哼了一声,想起自己最初不过是被他逼着做护卫的,现在却又盼望朱棣真能将看到的情形上奏天听,心甘情愿地护他。

燕十七笑了笑:“难道王爷不是能把百姓放在心里的人?我可以奔着这点来投他的。”

锦曦心里叹气,也笑了:“皇上既然信任他,嘱他视察灾情,王爷定不会负了皇上厚爱的。”

燕十七点燃了灯笼照明,仔细地让灯光照着锦曦脚下的路:“七弟,你小心。你这么小就做燕卫,又出身大家,武功了得,师承何处啊?”

锦曦一愣,打了个马虎眼:“我那有什么高明功夫啊,我表哥与王爷有些旧交,家中老父希望能随王爷历练一番,所以让我做燕卫,也就王爷巡察的两月功夫罢了。”

燕十七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我是说七弟与那些燕卫不同,倒像个有钱人家的小少爷。不过,你偷东西的功夫还真不错,如果不是我偶尔看到,还真没发现。”

“我家老爷子不就气我只会这些不入流的手法么,马惊了都不知所措。”锦曦笑嘻嘻的撒谎。

燕十七突然停住脚认真地看着锦曦道:“七弟放心,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锦曦一愣,燕十七已拎着灯笼往前走了。她默默地跟着,偷偷看去,燕十七的身影被灯笼的光拉得很长,一种温暖的感觉从锦曦心里泛出。她微微笑了,燕十七真的是个好人。

正文第28章鸡公山遇袭(一)

两人走回吕太公府,刚进院子,就被燕九叫住,他一脸焦急地看着锦曦埋怨道:“你去哪儿了?王爷唤你几次了,还不快去!王爷在东厢房等你。”

“我?”

“快去!”

锦曦迈步朝朱棣的房间走去,听到燕九在身后自言自语:“真搞不懂,这样子还当什么燕卫,早被军棍打死了……”

她又翻了个白眼,进了房间,顺手把门掩上。

朱棣正坐在坑上看书,头也不抬冷声问道:“上哪儿去了?”

“我又没跑!”

“啪!”朱棣把书一扔,猛地站起就想发火,看到关上的房门,想起她的武功手脚又缩了回去,气恼地说,“自作主张!拿些馒头就能抵事?幼稚!”

“有总比没有好!我倒奇怪了,王爷见了那些百姓还吃得下山珍海味?”锦曦挑衅地看着朱棣道。

“你身上的银两怕是早散完了吧?你那点银子能接济得到一村的灾民,接济得了这淮河流域十几万户灾民?”朱棣不屑地道。

“能接济多少是多少!银子是我的,我爱给便给。”锦曦不觉得自己做错了,硬声顶了回去。

朱棣深吸了口气平静了下被锦曦的桀骜不驯带来的不舒服,对她有点无奈,他瞧了锦曦半晌,缓缓靠回坑上端起了一杯茶,朱棣觉得只要和她斗嘴,这个谢非兰说不过就要动手,压根不理不顾他的身份。他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茶平息掉想把谢非兰狠扁一顿的冲动,方道:“你答应做本王护卫,你就得听本王之令,不要坏了本王的大事!”

锦曦一愣,嘴硬道:“我不觉得我把自己的银子给了村里的灾民就能坏了王爷的大事!”

“哼!谢非兰,你还嫩了点,你可知道这吕太公的女儿便是当今太子的侧妃?!”

“啊!”锦曦心中不由更加愤怒,“难怪这吕家庄人人饥如菜色,偏他吕太公府可以有白面馒头吃,敢情太子殿下赈的灾都赈到自己岳家了!”

朱棣吓了一跳,顾不得锦曦会揍自己,手一伸便掩住她的嘴,低声喝道:“这种话怎么敢说?!你没有证据敢说太子不是,你不要命了?!”

锦曦一惊,知道自己失口说错话,却不想认错,轻咬着唇,神情倔强地站在朱棣面前,带着一丝扭捏一丝不服气的娇憨。

朱棣的心漏跳了半拍,突然又没了脾气,他对自己如此纵容谢非兰感到怪异,尽量突略掉那种感觉,朱棣觉得她做事完全凭自己的感觉,是得和她说个明白,便道:“你不是我的燕卫,我才这样和你说话。本王处事向来分明,现在不会和你为难,但两月之后照样找你算账!叫你来还有一事,我知道你武功高强,所以安排你和燕十七同住,你若真心保护本王,就好生盯住燕十七吧。”

“他人挺好的!”锦曦对燕十七印象很好,脱口而出道。

朱棣轻笑了笑:“本王没说他是坏人,吕太公证实他的确是本村的猎户,太公说他是个不好惹的刁民,既做了本王的燕卫,前事不提,倒也罢了。非兰,你觉得他像个普通的猎户?普通的猎户见着本王还能如他一般镇定自若?”

“为何这般信任我?我不是才……才……”锦曦想说才揍了你一顿。又说不出口。

朱棣脸色一变,恨恨地说:“本王说过,两月后自会找你算账!不过,”他拿起书低下头不看锦曦,“好歹你也是靖江王的表弟,魏国公的远亲……”

锦曦忍不住笑了:“好歹非兰还跟着表哥唤你一声四皇叔,说起来也是亲戚是吧?”

朱棣听到这声四皇叔就想起上了年纪的老头子,恼恨得拿着书的手握出了青筋,冷冷道:“下去!”

好拽?!锦曦冲他撇撇嘴,转身就出了门。

回房时她一路想着朱棣的话也有几分道理。燕十七的突然出现,与他不同寻常的气度的确不像普通猎户。

“回来了?王爷发现我们私自外出了?”燕十七枕在坑上悠然地问道。

锦曦叹了口气道:“是啊,王爷训斥一顿,身为燕卫不可擅自离开的。说是念在心系灾民,饶了我这一回。你初来,让我嘱你一声,以后不能再犯了。”

“我本来是山野之人,不懂规矩,以后不会了。”燕十七这样答道,锦曦却觉得他是在笑着回答,没有普通侍卫的诚惶诚恐。他还真不是普通人。

“睡吧!”燕十七开始脱衣服。

锦曦迅速吹熄了灯。

“熄灯这么快干嘛?”瞬间的黑暗中传来燕十七诧异的声音。

锦曦脸红着讷讷说:“对不起……我没看到你在宽衣。”

燕十七笑了笑,一双眸子在黑暗中闪闪发亮,突然一闭消失了:“睡吧!”

屋内只有一张坑,锦曦瞧了瞧,吹熄了灯,睡到了坑的另一头。“十七哥,我向来不喜与人同睡,我就睡这头好了。”

她似乎听到燕十七轻笑了声,又仿佛没有。躺下闭了眼让呼吸放得悠长平稳,慢慢的,她听到燕十七的呼吸声也悠长起来,没什么动静,这才睡去。

清晨醒来,坑上没有燕十七的身影,锦曦一惊,翻身坐起。

见门一开,燕十七走了进来:“早啊!”

她放下心笑道:“十七哥早!”

“你的头发乱了!”

锦曦一惊,伸手去摸,发髻好好的,便看向燕十七。

“这儿掉下来一绺,”燕十七走到坑前,伸手把散下来的那络发绕回了她的发髻。锦曦赶紧戴好帽子跳下坑:“饿了,吃早饭去!”

“这儿,都给你端回来了。”燕十七笑道,递过一盆面片。“你吃吧,吃完燕九说王爷有事。”

“谢谢!”锦曦端起面片就吃,筷子一搅,面里还卧着两枚鸡蛋,她稀里呼噜吃完,把碗一放说,“十七哥,我们走吧。”

“等等,”燕十七伸手用衣袖拭去她不经意掉在衣领上的面片,责怪道,“吃这么急!”

锦曦不好意思地笑了:“昨晚没吃,饿了。”

一抬头,看到朱棣站在院子里看着她,那眼神颇有点奇怪,忙道:“王爷已过来了,十七哥。”

燕十七笑了笑,转身出了房门。

“见过王爷!”

朱棣负着手看着他俩,一个高瘦英俊,一个玲珑俊俏,方才燕十七以袖给谢非兰擦拭的一幕还在眼前晃动,他觉得刺眼之极,一时竟忘了自己来的目的。

“王爷?”锦曦又问了句。

朱棣马上回了神,木无表情地说道:“十七,吕太公的大公子邀本王上山打猎,本王想领略下这附近的风景,你是吕家庄猎户,一同去。还有你,燕七。”

“是!”

别的燕卫也准备停当,燕十七看了眼锦曦轻声道:“七弟,你去过山中狩猎么?”

锦曦想,她就是山上长大的,只不过,没有打过猎罢了,便摇了摇头。

“山中狩猎,最怕是无防备之时突然冲出猛兽,如果遇着,措手不及之时,便施展轻功上树或离开!”

锦曦愣了愣,这是什么意思?

燕十七拍拍她的肩:“我的意思是三十六计走为上,不要去理会别的,不要……总之进了山什么都别怕,紧跟着我便是。”

正文第29章鸡公山遇袭(二)

吕家庄南去二十里便有一山,当地人称公鸡山,因山形得名。正值七月,山上林木郁郁葱葱,听说十年前还有人打到过花豹,野味不少。

锦曦一路听燕十七讲这座山上还产药材等物,不由问道:“那晚我们去村里发馒头,两位老人家喝野菜树皮汤,你说附近野菜也快没了,为何不来此山呢?走二十里地也总比饿死在村里强啊!”

燕十七轻声道:“此山已圈给吕太公府了。”

锦曦看着山势连绵,方圆至少占地几百里,不由吃惊地问:“这座山也是吕太公的?”

燕十七笑了笑:“吕太公常见我打的野味早看我不顺眼,认定我是从他家山上猎的,他又好野味,所以猎三只,才准我拿一只,还恨我入骨。”

“我知道了,定是十七哥武艺又好,拿你又没办法,自己又想不劳而获,所以心里既恨又想要你去猎。”

“七弟真聪明。”

锦曦记得朱棣说过燕十七不像寻常猎户便不经意地问道:“那十七哥家中没人了么?”

“没了,我是山里的狼养大的。后来吃村里的百家饭,再后来就成了猎户。”

“对不起,十七哥。”

燕十七伸手在她额头弹了一指笑道:“七弟心善。”

朱棣正好回头,看到并骑的两人说说笑笑,便唤了声:“燕十七!”

燕十七冲锦曦笑笑,拍马上前:“王爷有何吩咐?”

“吕公子道,这山中有豹,你猎到过吗?”

“回王爷,燕十七向来只在村子附近的山丘猎点兔子野鸡,不曾来过此山狩猎。”

吕家大公子轻浮地笑道:“养大你的狼不是在此山之中么?你会不来?”

“回大公子,人就是人,幼时被母狼养大,大了怎么会认狼为母呢?”燕十七静静地说道。

朱棣眉梢一动,颇有兴致的看二人斗嘴。

吕大公子转过头对朱棣笑道:“王爷你可算捡着块宝了,这吕飞,哦,燕十七被人发现之时躺在狼窝里,自小就能听懂兽语,收了他,百利无一害啊。十七,好好跟着燕王爷,不要丢了吕家庄的脸!”

“王爷收留自当为王爷效力。”

“十七,你是猎户出身,你说若是进山狩猎,如何才能多获猎物?”

“回王爷,山中不比皇家圈养,此山鲜有人往,马蹄一至,飞鸟便惊,动物早跑了没影,还是弃马步行的好。”

朱棣目光闪烁,笑道:“但只有深山之中方可获得豹子一类的猛兽,步行入山那要走到几时?”

吕大公子抢声道:“王爷不需多虑,此山圈为吕府财产,山间还修有别院,从别院往后山密林有小道可行,大多猛兽都在密林,定可让王爷大有斩获。”

“是么?”朱棣呵呵笑了,眼中兴趣更浓,“传令下去,到了别院歇息。本王一定要猎获一头猛兽才下山。”

“可是王爷,会不会耽搁了巡察的行程?”燕九在一旁问道。

朱棣脸一沉:“难道这沿途还少看了么?”

燕九马上噤声。

燕十七什么话也没说,等着锦曦上前,与她并行护着朱棣和吕大公子往山上走。

别院修在半山,上山路很好走,半个时辰便到了。到了别院,才发现原来此处是两山连接处,从别院往南望去,又一座山峰状似公鸡头,那才是真正的鸡公山。从别院处果然有一条小道可以下到深谷。

吕太公已连夜嘱人打理好了,还送有婢女上山侍候。

朱棣下了马,对燕九笑道:“你们就在别院等候,有燕七,燕十七随我前去便好。”

吕大公子穿了件大红箭衣显出几分精神来,倒带了十来个护院,笑道:“有我护着王爷,没有问题。”

一行人慢慢走下山坡,下到谷底,尚途倒也猎了几只撞上来的野鸡。

锦曦见谷底密林丛生,几可蔽日,偶尔听到山泉叮咚,越发觉得幽静。

燕十七一直站在她身边,这时突然说了句:“七弟,你进了林子一定跟紧我。”

就这句话起,锦曦就觉得有种不对劲的感觉。

林子里安静异常,一行人走了几刻钟也无收获,吕大公子无趣地道:“王爷,想必是人多惊得野兽不肯出来,不如我们分头猎去,看谁收获得多。”

朱棣笑道:“好啊,常听嫂嫂道吕公子也有一手好箭技,正好比试一番。”

吕公子带领手下往东边寻去,还回头笑道:“王爷长在军中,此处是密林,如若涉险,请以烟花为讯!”

三人站在林间,朱棣突然坐了下来:“走了许久,歇会罢,十七,你去寻点水来。”

燕十七犹豫了下,看看锦曦道:“王爷莫要乱走,十七马上就回转。”

他一走,锦曦便问道:“王爷,你是拿自个儿当诱饵么?”

朱棣凤目里光芒闪动,慵懒地说道:“本王千金之躯,这等冒险之事怎么会舍得去做?非兰多心了。”他在无人之时还是叫她非兰。

锦曦叹了口气道:“其实,你若想试燕十七或者是想引出想杀你的人,也不必要非兰陪着你啊!这下好了,就咱们两人,你还不会武功,就那几手可以上阵杀敌的武艺,不是拿性命开玩笑是什么?”

“这两个月你的命是本王的,为本王死也是应该。”朱棣还是那副态度,锦曦却发现他目光时不时瞟向燕十七取水的方向。

她也着急地望着那个方向,希望燕十七不会是来刺杀朱棣的人。

“嗖--”林中突然破空飞来一箭。朱棣笑了笑拍拍手站起来,理所当然的看到锦曦挡飞那枝羽箭。嘴里喃喃道:“果然来了。”

锦曦挡去一箭,回头便看到燕十七飞奔前来的身影不由得喜过望,伸手高呼道:“十七哥!”

林中传来笑声:“朱棣你死定了,这里风景极好,为你埋骨也算对得起你。”随着笑声,冲出几十条人影,向二人围攻而来。

燕十七听到声音如鸟一般掠了过来,突然有几人挡住了去路,他远远瞧见朱棣与锦曦被围在当中,心里着急,淡淡地说:“凭你们也能挡我?”利剑出鞘,手手皆是杀招。

朱棣挥剑瞬间砍翻两人冲锦曦笑笑:“本王也非手无缚鸡之人,真当好欺来着?”

锦曦顾不上与他说话夸他武功,心想,面前几十个人,怎么敌得过?她脑中灵光一闪,朱棣怎如此镇定?他经过了松坡岗一劫,难道真的只会带自己与燕十七就进入密林?想起己方还有救援,不由精神大震,接连刺中几名刺客。

对方似乎想速站速决,从林间跃出一人,青衣蒙面,掌风如刀直取朱棣。锦曦一惊,这等高手自己绝不是对手,忙一拉朱棣喊道:“王爷,我们的人呢?”

“来了!本王等的就是他!”朱棣说着放出一枚响箭。

“哈哈!是等你的燕卫吧?莫要等了,来不了啦!”来人大笑道,反身抽出一箭射向朱棣。

锦曦挡在朱棣身前接下这一箭,只觉冲击力震得握剑的虎口发麻。听说燕九来不了,心里暗暗发凉,来人发招攻得更加猛烈。

“你是说别院的燕卫吧?本王没指望他们,不过,本王的燕卫也不止他们。”朱棣笑道。

来人一惊回头,只听密林地上树上传出阵阵笑声,跳出几十条伪装了藏身于此的燕卫,这时燕十七也飞奔前来,与他们回合。

“撤!”

朱棣冷冷一笑:“十七,这个人要活的!”

正文第30章鸡公山遇袭(三)

燕十七盯着那人浅笑一声:“王爷放心,跑不了啦,是吧吕大公子?不用蒙面了,你的身形燕十七认得。”

吕大公子见形迹败露,一把扯下蒙面布巾,狂妄地道:“朱棣,你敢杀我?别忘了,我可是当今太子殿下的大舅子!我妹妹吕妃娘娘正受太子宠爱!”

朱棣摇了摇头道:“你侵吞赈灾银粮,借机收买百姓良田还敢刺杀亲王,我真不知道若是太子殿下知道你的所作所为会怎么想。给我拿下!”

随着他一声令下,密林中刀剑之声不绝于耳。燕十七与吕大公子缠斗在一起,锦曦不由感叹,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真是如此,眼前这两人武功都不比她差。

燕十七身形飘逸,吕大公子刚猛有力,两人斗在一起煞是好看。

“好看么?”

“嗯。”

“若你不会武功,你也觉得好看?”

“我明白,不会武功之人自然是瞧不出高手如何过招的,王爷嫉妒?”锦曦漫不经心扔出一句,目光紧盯着打斗的两人,当是学习,看到燕十七绝妙好招时禁不住鼓掌欢呼。

朱棣想起燕九曾说自己早过了习武的年龄,虽然弓马娴熟,却断不能练成江湖高手,便哼了一声道:“不会武功照样让人敬重本王,照样会打胜仗!”

“咦?王爷虽长在军中,却从没打过仗,怎么可以如此大话!”

“总有一天,王爷会挂帅出征,你再瞧瞧什么是千军万马的气势!”

两人斗嘴之时,燕十七剑招一变,凌厉之极,锦曦瞧得有几分熟悉,又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他似一只苍鹰身形展动,凌空击出一剑,吕大公子横剑去挡,只觉虎口一麻,手中长剑被震飞,大惊失色之际,肩口一痛,燕十七一剑已穿透了他的琵琶骨,口中立时发出一声惨号,跌倒在地。

吕大公子被擒,手下那几十人死的死伤的伤,剩下的,纷纷弃械跪地讨饶。

“绑了回别院。燕九他们该等急了。”朱棣看也不看吕大公子,转身就走。

锦曦笑嘻嘻地走到燕十七身旁赞道:“十七哥好武功,什么时候也教教燕七。”

燕十七把吕大公子交给别的燕卫,温柔地说:“七弟功夫也不赖的,只是,以后莫要再这样涉险,过了这两月就回家去吧。”

锦曦点点头,与燕十七跟上朱棣回了别院。

别院里燕九等人也拿下几十号人等着朱棣回来。

“王爷,一共二十三人,无一逃脱。全录有口供在此!”燕九递上供词。

朱棣瞟了一眼闲闲道:“不留活口,不要见血。”

“是!那吕家大公子……”

“录口供了么?”

“不肯录!”

朱棣扫了眼燕九,燕九马上道:“我亲自去。”

说话间侍卫们已动起手来。

锦曦看到被擒之人一片讨饶声忍不住想替他们求情,还没开口,一侍卫掰住一刺客的头。“喀嚓”一声颈骨便断了。

她闭上眼,耳朵轻轻脆脆的一片折骨声,不多会儿又听到别院一房中传出阵阵哀叫,心知是对吕大公子用刑,她不忍看下去听下去,转身便走出了别院。

绿林青碧,山风送爽。她感觉身后有人回头便看到朱棣。他沉着脸看着下面山谷突问道:“觉得本王残忍?”

锦曦不知如何回答。

“你可知道本王若有半点心软不谨慎,便不能活着回南京了。”朱棣轻叹了一句。

山风烈烈吹起他的衣袂,锦曦突然觉得有点惭愧,为自己的心软惭愧,明明吕大公子是要他们死在山里,自己却还是心软。“王爷一早知道他要下手?”

“本王只是怀疑,并不确定,防患于未然而已,岂料他果然有恃无恐。”朱棣眼中露出讥诮,“本王不过是用膳之时提了一下在凤阳收到不少人告吕太公府强买良田,吞了赈灾银两一事。还告诉吕太公莫要担心,必是刁民诬陷,谁让他儿子沉不住气,想杀了本王永绝后患。”

“你不是说他是太子侧妃的父亲么?还生怕我说似的。”

朱棣笑了笑:“我的确证据不够充分,不过是看到他府上情形与村里百姓一个在天一个在地罢了。”

锦曦恍然大悟:“你是巴不得吕府对你动手?好拿个实在?!”

朱棣横她一眼道:“有时我觉得你极为聪明,有时却觉得你蠢笨之极!不过,若不是你与燕十七拿馒头给村里人,燕卫起了同情之心,吕太公自然会以为是我这个主子指使,不担心才怪!”

“那这下好了?有了他儿子的供词,吕太公便可以吐出从灾民手里掠夺的钱财了。”锦曦想到村里的人可以拿回田地,得到财物,对朱棣的斥责并不放在心上。

朱棣摇了摇头道:“不行,本王要钓的大鱼还在后面,有太子殿下撑腰,连本王都敢杀,这里的证据还不足。”

锦曦失声道:“你,你莫不是真的……真的想……”她硬生生把那个想借机废了太子的话吞进了肚里。

“住口!本王怎会是你想的那种人!但是若真有贪赃枉法之事,为了一己私欲让民不聊生,本王定会在父皇面前据理力争!”朱棣狠狠地瞪着锦曦,眼中寒芒闪动,直看得锦曦心里发毛。

她不由自主地想,自古以来,那个皇子不想登基成为万人之上的九五至尊,朱棣此时是真的为了百姓吗?

似看出她心中所想,朱棣脸色一变:“我以为非兰是性情中人,可以不畏本王权势,连本王都敢……原来不是!”他拂袖而去,临走时扔下一句话,“你武艺超群,我是想笼络于你,但不懂本王之人,留之何用?!你走吧!”

锦曦呆了呆,冲口便出:“当我是何人?!我说过的话也会做到,只要是你是为了百姓,我肯定护你周全,凤阳差事一完,你留我,我还不肯!”

两人恶狠狠地相互瞪着对方。良久朱棣嘴角一牵:“好,一言为定!离开吕家庄前面就进入名山山区,记住我对你说过的话。燕十七,不是普通人!”

锦曦看着他离开,心里反复咀嚼着朱棣的话。她还是不肯信,燕十七会是坏人。

一行人下了山,那群藏身树林的燕卫又先行离开,锦曦只记得朱棣唤其中一人为燕五。她嘀咕着朱棣究竟有多少燕卫?如果从数字排列,目前燕十七是最后一个,但显然不止这个数。大明的亲王若是成年后最高可以有九千亲卫。燕王虽刚过十七,才定下亲王俸禄,但是也不知道他的燕王府中有多少燕卫。想不出来便放弃,锦曦想,有多少人不是她能关心的数。抬头看到吕大公子神情萎顿已昏迷过去,给弄在马上被驼了回去。锦曦马上就明白了,他的一身武功全被废了。

此时吕家庄与往常一样大门紧闭。角楼护院看到他们走近,远远看见大公子骑在马上,忙报与下面门房知道:“燕王回来了。”

大门洞开,吕太公笑着迎了出来。看到被绑在马上的儿子浑身是血,气息微弱不由大惊:“王爷,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太公真的不知?”朱棣面无表情地问道。

“王爷,我儿他……”

“意图谋害本王。太公,咱们是一家人,明人不说暗话,本王也想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不可能,怎么可能?言儿怎么会谋害王爷?!请王爷明察!”吕太公跪了下来,以头触地,老泪纵横,抬眼间看向儿子完全是一位父亲的担忧。

锦曦心里不忍,看情形吕太公并不知情,此间所为全是儿子一手控制。

朱棣叹了口气道:“吕大公子已签了供状了。太公,你说这怎生是好?”

吕太公只一味磕头,不多会儿额头已经见血:“王爷开恩哪!老朽就这么一个儿子。”

朱棣跳下马搀扶起他,往府中行去,随即又押着吕大公子进了府。

一进府中,朱棣亲自给吕大公子解了绑绳,吩咐扶他下去休息,只看得吕太公不知所措。他在花厅坐着悠然的喝了口茶,笑道:“太公,此间无外人,只我两名亲卫,随大公子前往的人本王已处理掉了,除本王亲卫,无人知晓是大公子所为。这是大公子的供状还有百姓的诉状,你一并收着,大公子不过担心本王上奏天听而已。你是太子岳父,和本王乃是一家人。本王毫发未损,此事就算了。”

吕太公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哭着跪地顿首道:“那个不肖子啊!怎么这么糊涂!”

“太公,年轻人一时冲动也是有的。”朱棣伸手扶起吕太公好言劝慰。

锦曦听到这句话就忍不住笑,使劲把脸转过一边,朱棣不过十七岁,吕家大公子看上去还比他大,他这老气横秋的模样太可笑了。

“唉,太公,打斗之中没认出大公子,下属难免出手重,大公子武功已被废了,就当是个教训吧。”

吕太公听了狠狠地一跺脚:“孽障,死不足惜!王爷大量,这武功不要也罢!都是老朽教子无方啊!”

两人相互一番谦虚恭维,仿佛侵吞灾民粮银田地,刺杀亲王的大罪不存在似的。锦曦看着朱棣,暗想,这朱棣城府之深,可见一斑,日后少打交道为妙。

当晚,太公府收拾酒席,款待朱棣与燕卫们。

锦曦记得朱棣说过,就算吕大公子行刺意图谋害新王也掌握了他贪墨的证据,但是拿了吕太公的儿子问罪,吐出米粮,也只是吕家庄一地。她笑着想,朱棣真诡,他是想要把让所有受灾的百姓都能得到朝廷的赈济。就是不知道能瞒过吕太公不。

“十七哥,王爷如此是不想打草惊蛇呢。”她对燕十七说道。

燕十七一笑:“已经惊了,只好安抚一下,不知管不管用。”

锦曦听了这话秀眉微微一展,越发觉得朱棣没错,燕十七真的不是普通的猎户。看着满院的燕卫与侍卫除非了值守之人全吃喝的高兴,她心里隐隐就觉得不安,总觉得刺杀亲王这等大事,真的就被朱棣与吕太公寒暄几句掉了?

晚上她多了个心眼儿,和衣上坑,瞟了眼燕十七,见他也是衣事不解,越发觉得燕十七神秘,也对自己的猜想多了几分肯定。

半夜子时,果然喊杀声四起,锦曦跳了起来,燕十七也跟着跃了出去。吕太公府四处火光点点,刀剑往来。一群黑压压的护院已冲进了朱棣及燕卫住的西院。

看了皇后出墙记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童话村小说哟。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