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血鬼的故事

吸血鬼的故事

时间:2019-05-17 20:37:12来源:网络

维克拉姆在审讯案件方面很有一套。一位妇女为了嫁给一个年轻人,竟然下毒毒死了自己已近中年的丈夫。一般认为,像这样的女人真应该拉去喂狗,让她臭名远扬。但维克拉姆却用了很简单的惩罚办法——割去犯人的鼻子。这种绝妙的刑罚不仅惩罚了罪犯,还警告其他人,以免再次犯下类似的罪行。有时,背信弃义与厚颜无耻总是连在一

吸血鬼的故事小说

本书围绕着印度历史上赫赫有名的维克拉姆国王的历险展开。维克拉姆治国有方,天下太平,然而曾被他父亲激怒的一名魔法师乔基设下陷阱,欲杀之神。他要求维克拉姆为他带来一只吸血鬼以便他作法。故事随即转为维克拉姆与吸血鬼的对话,吸血鬼讲述了11个跌宕起伏、引人入胜的故事。当维克拉姆完成乔基的指令后,已经认出了这个仇人,随即先行下手,杀死了这个作恶的魔法师。魔法师和国王的恩怨是个普通的喜剧结局,它只是为了引出全书的主体——呼血鬼的11个故事。在这个11个小故事中,我们可以管窥古印度的政治、文化、宗教等诸方面的风貌,并接受自古以来直到今天仍至为受用的一些道德教诲的洗礼。

维克拉姆在审讯案件方面很有一套。一位妇女为了嫁给一个年轻人,竟然下毒毒死了自己已近中年的丈夫。一般认为,像这样的女人真应该拉去喂狗,让她臭名远扬。但维克拉姆却用了很简单的惩罚办法——割去犯人的鼻子。这种绝妙的刑罚不仅惩罚了罪犯,还警告其他人,以免再次犯下类似的罪行。有时,背信弃义与厚颜无耻总是连在一起,对待这样的人,维克拉姆通常是让犯人穿街走巷,游行示众,并让他们倒骑在裱糊的一个小型的、用麦穗装饰的驴身上。经过这样几个案例的审理之后,乌贾因国的妇女变得非常本分,虽然有时男人也会犯这种过分的错误。

每天,维克拉姆坐在象征公正的王座上审案和惩罚犯人。他总要通过犯人、诉讼人和证人的回答,他们的手势以及面部表情来细心地观察。就像我所提过的,他对女人尤其怀疑,好像她们是罪恶的根源。不管案件有多么棘手,多么令人讨厌,只要经他处理,从不会有错判。他总会突然之间问被告:"她是谁?"被告对这突如其来的问题毫无准备,弄得措手不及,有时,维克拉姆会由此得出事情的真相。一般而言,除非妇女隐藏真相,压在心底不说,没有什么特别能瞒得过他的。而即使在这种特殊情况下,维克拉姆国王也有特殊的方法审讯犯人。

在处理金钱纠纷案时,国王严格遵循成形的法律条例,向法律界人士咨询,几乎没有一件案子是按照自己的主观判断来审判的。在案件处理过程中,当原告与被告操一口难懂的语言或遇到稚嫩的孩子或年过八旬的老人,他总会呈现出极大的耐心。他绝不会因请愿者身份卑下而让他们受到不公平的待遇。他是公正的象征。哪怕是非常简单的一件事,他都非常小心谨慎。因为他没有忘记年轻时学过的一句话:因小失大。他会把请愿书交给一位负责在他面前阅读信件的文书大臣;念完之后,把信件放入内房,诉状交给第二位文书抄写员管理。有一次,一位狡诈的文书大臣竟然伪造一件看似非常重要的案件。经过严密调查,得知事实真相后,这位大臣丢了耳朵和一只右手。从此之后,这类事情再也没有发生过。

而在治国的同时,维克拉姆国王也在抓紧时间攻打敌国的城镇和乡村,但总有人起来反抗他,打败他。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以致他不能完成一统天下的宏愿。

有一天,一次偶然的机会,他走近一个村庄,听到了当地村民的一段对话。一位妇女给她的孩子烤了几张饼,可孩子只吃掉了中间的部分,留下了边缘。当孩子问她再要一张时,她说:"孩子吃饼就像维克拉姆企图征服世界一样,如果能顾及全部就好了。"孩子追问:"妈妈,为什么?我做了什么?维克拉姆做了什么?"她回答说:"孩子,你扔掉饼的边缘,只吃中间的部分。就像维克拉姆,他雄心勃勃,在攻打城镇之前,竟然不去征服边疆地区,只是一味地攻打国家的心脏。那没用,只是在浪费时间。换句话说,如果市镇居民和其他起义者都反抗他,他就不能从边疆地区攻向中心。用他现在的作战方法,只会浪费兵力,这就是他愚蠢的地方。"

维克拉姆记住了她的话。他加强操练军队,重新攻打省市地区。他从攻打边疆地区开始,这样减少了外部城镇的敌人的支援力量。因此,他的战事进行得很顺利。短暂休整之后,他以同样的方法编制了更强大的军队,准备在他统一天下时,掌管每一个王国的首都和省市。

一天,维克拉姆登朝的时候,一位名叫玛尔。戴欧的年轻商人带着一队骆驼和大象来到了乌贾因国,进了皇宫。朝拜礼仪后,他在国王的手中放了一枚他一直带在身边的果子,然后跪在祈祷毯上祈祷。不一会儿,也就是15分钟之后,他站起来,什么也没说就走了。此时,国王脑海中想起了那个巨人,这个人也许就是巨人所说的那个奇异的人的伪装。带着这样的疑问,他没有立即吃掉这颗果子,而是吩咐他的管家,让他好好保管。可是,这位年轻的商人从那以后,天天来朝拜国王,每一次都带着相同的礼物奉献给他。

一天早晨,由大臣们相陪,维克拉姆国王外出巡视,到外面看看安邦定国的局面。这一次,这个年轻的商人也来了,同样,他又在国王的手中放了一个果子。当国王拿着这颗果子细细端详时,突然,一只拴在马群中的猴子从他们的头上(注:波斯谚语:"Balaetavilahbarsatimaimun".意思是"猴子过头,必有灾难".)窜出来,从地上拾起果子,把它撕成了碎片。同时,一颗亮晶晶的红宝石呈现在人们面前,国王和大臣都被这奇妙的景象震惊了,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维克拉姆郑重其事地对年轻的商人说:"为什么给我这么贵重的礼物?"此刻他真的有点相信他的猜测是对的。

"噢,我尊敬的国王,"玛尔。戴欧庄重地回答:"印度圣典的仪式中写道:-在和王侯、德育老师、法官、年轻少女和你要娶的姑娘的父母见面的时候,一定不要空手相见-"维克拉姆想,那我所收到的每一颗果子是不是同样都是红宝石?为了弄清这个问题,国王吩咐他的管家"把所有我信任你、交给你的果子带过来。"听到这个命令后,这位忠诚的司库立即把这些果子拿过来,把它们都劈开,每个果子中都有一颗红宝石,每一颗都大小如一,闪闪发光。维克拉姆国王拿着这些珍宝,非常高兴。他把这些宝石送到一个宝石商那里,让他鉴定一下。宝石商说:"世上没有什么可以和它的价值比拟,它们都是上乘的极品,只配品德高尚的人拥有,我只能引用一句一位在垂死边缘的父亲说的话,来证明这些奇珍异宝的价值(注:垂死挣扎的父亲对伤害他的那些恶毒的兄弟说道:"我向上帝和你及我亲爱的儿子说,我的离去只是暂时的,我还会活在这个世上。")。"

激动地说完这句话后,宝石商又道:"玛哈国王(注:玛哈国王:对国王的一般性称呼。),你说的是真的,任何人拥有了这些珠宝,他就拥有了所有;其实,高尚的美德时时刻刻都在我们身边,这是赢得这个世界的武器。听着,我尊敬的国王,每一颗珠宝在色泽、质地和光泽上都是极品。如果我说每一颗珠宝价值上千亿苏瓦玛司(金块的单位),你还是不能知道它真正的价值。实际上,每一颗宝石能够买下天下七分之一的土地。"

听到这些话后,国王非常高兴,虽然答案并非所想的那样,但他还是很高兴,赐予珠宝商盛誉,然后把他遣走了。随后,他立即召见年轻的商人,让他进宫,坐在自己的身边,对他说:"我的整个王国都不值一颗红宝石的价值;告诉我,是谁买了或卖了这么多的宝石给了我?"

玛尔。戴欧回答说:"噢,我尊敬的国王,这样的事情在公众场合说不太合适,只有祈祷、诅咒、药物、杂事、家庭事务、禁食和邻居的不好才可以在公众场合说,这件事不应该在众臣面前谈论。我会私下告诉你。我做事的方式就是,当一件事情让六个人知道时,就不叫秘密了;如果让四个人知道,也许会传出去;如果只有两个人知道,就连婆罗门的创始之神也不知道,那又怎么会有什么谣言传出来呢?"

听了这些话后,维克拉姆国王把玛尔。戴欧带到一边,对他说:"慷慨的子民,你给了我那么多珠宝,跟了我一天了,我还没报答过你,我感到非常抱歉,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这位年轻的商人说:"国王,我不是玛尔。戴欧,我是尚塔。希尔(ShantaShil)(注:名字的意思是"安静的脾性".),一个虔诚的教徒,我要在哥达瓦里河岸边一座埋葬死人的大型公墓那里实施我的诅咒和魔法。通过这样的魔法,自然界的八种力量就会属于我。这就是我向你要的回报,那时,你和你的儿子要和我待一个晚上。记住,一定要答应我的邀请,我的咒语一定会成功。"

勇敢的维克拉姆几乎快从王位上站起来,但作为一国之君,他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缓缓地对他说:"好的,我们会去,告诉我在哪一天!"

"你跟我来,"虔诚的教徒说,"你可以带武器,但不能带随从,在比哈得拉(注:八月份。在印度农历年,这个月份按照两个星期计算。)月份后一个星期的第14天,即星期一晚上来。"国王说:"你有你做事的方法,我一定会来。"尚塔。希尔就这样得到了国王的承诺,离开皇宫,回到自己的房子。之后,他开始修建庙宇,准备好所有的必需品,以备在公墓里开始他的法事。

勇敢的维克拉姆回到内宫,根据自己以往的经验又考虑了一番,看这冒险是不是还另有它意。他嘲笑自己这点小事就如此恐惧,但他还是不想把这件事告诉哪怕他最信任的大臣。

到了那天晚上,也就是农历八月份的后一个星期的第14天,夜幕刚降临,勇敢的国王就带着自己的儿子去往公墓,他们用穆斯林头巾围住脖子,胳膊底下挟着锋利的刀,以防有什么敌人、野兽或恶魔从看不见的地方钻出来。他们穿过侧门,顺着小道向河边的公墓走去。

漆黑的夜晚来了。在冬雨的催促下,他们情不自禁地加快脚步,疾步前行。深褐色的乌云低沉地压向大地,乌云奇怪的样子像野兽一样难看。月亮随时都会从远处黑幕般(塔玛拉花的颜色(注:一种花,通常在梵语诗歌中出现。))的地平线上升起。再看一眼这两位徒步行走的贵人,踮着脚,一深一浅地前行着,突出的脚趾就像从泥泞的水波中探出的象牙。一场大雨将要迫近,偌大的雨点从树上刷刷地落下来;一阵风吹过,他们随之深深地叹息了一声。在黑暗阴沉的泥泞小道尽头,远远地透出一缕微弱的灯光,忽隐忽现。这道微弱的光线就像用金币在试金石上摩擦所发出的光线一样,它一直指引着他们向公墓走去。

维克拉姆走到河边埋葬尸体的空旷地,迟疑了一会儿,蹭了蹭鞋上不干净的泥土。看到儿子没有任何放弃的意思,他也踩着那些尸骨,用穆斯林头巾捂着嘴,大胆地向前走过去。

过了一会儿,快走到公墓的焚烧地时,他们眼前出现了一个地界。看着那些燃烧着的苍白火苗,他们感到毛骨悚然。维克拉姆国王和儿子已经看出这是个不祥之地。可怕的焚烧地周围是残暴的野兽栖居的地方,听得见老虎的咆哮声和大象喇叭似的吼声,豺狼肮脏的毛皮上带着闪闪发光的磷光,吃着死人的残骸;狐狸、豺和土狼抢夺着猎物;同时,熊在一边嚼着儿童的肝脏。焚烧地的内部是他认识的一些朋友生活的地方(指死尸,并不是活着的人),他们的尸体都已经化为灰烬,或者已经撒在了空气中,好像在等待新生,为自己的投胎做准备。这些被卑鄙手段残杀的灵魂带着深深的伤痛四处游荡;已经发霉的骨架被少许发黑的腱连在一起。恶毒的巫婆满脸皱纹,眼里发出可怕的光芒,蜷曲着已经变形的身体,伏在那里;那些老鬼和小鬼静静地站着,高耸的身形像棕榈树那般高傲,他们在招魂者面前又蹦又跳,翻着跟斗,喜悦无比。四周充满了各种刺耳的尖叫声,再加上一阵阵狂风的咆哮声、猫头鹰的喧嚣声、豺狼长长的嘶吼声和河流发出的汩汩的流水声,奏出了一曲恐怖无比的交响乐,令人毛骨悚然。

尚塔。希尔坐在中央靠近火堆的地方,透过火苗的光,便可看见他那张邪恶的脸。他身后立着的竿子上写着标语,标注着他所邀请的人的名字和他的巫术。他穿着一件他们这类人穿戴的赭色到腰部的上衣;前额伸出一绺乱糟糟的头发,就像马鬃一样;后背用粉笔画着一些条纹,系着一条腰带;脸上抹了一层骨灰,眼睛一动不动,就像一尊雕像,在地狱之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他显然刮过脸,同时没有忘记在脸上画上宗教的标记。维克拉姆走近一看,他正在用两根腿骨敲着一个骷髅,随着骨锤的晃动,传出恐怖的乐声。

现在的维克拉姆国王,因为已经和婆罗门的看守人交过手,显然是一个勇敢的人。这个恐怖不已的地方反而给了他无限的勇气;他决心在此证明自己是一个真正的英雄。同时他也感受到,这个决定性的时刻马上就要到了。他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一战,除去即将降临在他自己、他的王国和家人身上的咒语。

此时,他细细斟酌了巨人所说过的话:"记住,杀了那个想杀你的人,是绝对合法和正义的行为。"他摸了摸自己的宝剑,全然不顾前面的危险,决定奋然前行。但同时,他的脑海中闪过那晚他答应过这个恶魔的诺言。除此之外,他还要确保自己在与恶魔战斗的时候不能受伤。

所有的这些想法在他的脑海中昙花一现,就像人死了要立即升空的星星一样(注:这些星星指的是那些高尚的人死后灵魂升天的象征。)。维克拉姆礼节性地向尚塔。希尔行礼。尚塔。希尔淡淡地答道:"二位请坐。"国王和他的儿子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这位恶魔在他们周围舞来舞去,但他们一点都不惊奇,也不害怕。一会儿,勇敢的国王想起这位虔诚的教徒要履行他的诺言,最后,他问道:"你让我们来这儿,有何指教?"

乔基,也就是尚塔。希尔回答说:"噢,国王,因为你来了,所以你要去做一件事情。大约在两科斯(注:长度单位,每科斯等于两英里。)远的地方,正南方向,有另一座埋人的公墓。在那儿有一棵含羞草树,树上挂着一个尸体,立即去把他扛回来。"

维克拉姆国王拉起儿子的手,他不想让他一个人待在这样一个地方,然后,他拿了一个火把,疾步奔向恶魔告诉他的地方。他知道,尚塔。希尔就是被他的父亲所激怒,想要开始报复他的那位隐士乔基。他脑中的想法就是坚决抵抗到底。他边走边默默地念叨着一句古话,同时,耳边还萦绕着隐士敲骷髅的手鼓声,还有恶魔聚会(这在他和尚塔。希尔见面的时候就在进行了)的嘈杂声,周围还不时地爆发出阴间魔鬼的尖叫声和说笑声。

漆黑的夜晚,几乎什么也看不见。乌云渐去,大雨倾盆而下,好像下完了这场后再也不下了似的。闪电的光芒胜过白天的日照,透过发黑的松果,倾泻出微弱的亮光;隆隆的雷声好像震得地球左右摇晃。在这空旷的荒野中,断断续续传来动物受惊的奔跑声。脏兮兮的小鬼们爱捉弄过往的行人,总会突然袭击,弄出点动静来吓唬行人,阻挡他们前进。巨大的蟒蛇吐出沾有又红又黑的毒液的舌头,在泥泞的道路上盘旋而行,直到它们被利剑或咒语所吓,才不再伸出那可怕的舌头。总而言之,在这么恐怖骚动和吵闹的声音中,就是再勇敢的人也会发抖,然而,国王和他的儿子仍然无所畏惧地继续前行。

最后,他们穿过了一条非常难走的路,到了那个公墓边,也就是乔基指定的那块焚烧地。突然,他看到了那棵正在冒着红色火焰的大树。他径直向那棵大树走去,毫不畏惧。吵闹声一阵高过一阵,不断地喊着:"杀了他们!杀了他们!抓住他们!抓住他们!小心别让他们跑了!把他们烧成灰烬!好让他们也受受帕特拉(注:一个灼热的地带。)的痛苦!"

这些恐怖的叫声根本没有吓倒勇敢的国王,反而增强了他的勇气。在接近这棵大树的时候,他感到火焰并没有伤害他,所以,他坐了一会儿,静静地观察着这个头朝下挂着的尸体。

尸体上略呈绿色的褐色眼睛睁得很大,但没有光芒;头发也是褐色的(注:印度人只喜欢有光泽的黑头发;我们民歌中所喜欢的漂亮褐色头发,在印度只有低层阶级的人、巫婆和魔鬼才长。),脸也呈褐色;身体又瘦又扁,肋骨一清二楚,就像竹竿似的;他吊在树干上的样子就像狐蝠(注:一种体型较大的蝙蝠,一种英国-印度普遍称呼的命名。);他身上没有一点血色;国王摸了一下他的皮肤,又冰又冷,黏糊糊的,就像摸一条蛇的感觉。只有他那一绺山羊胡须还在抽动,这才可以看出,他居然还活着。

细细地端详一番之后,勇敢的国王立即判断出这个人是一个贝塔尔——一个吸血鬼。他迟疑了一会儿,想着巨人的话,困惑不已。巨人告诉他,这位隐士已经把石油商的儿子挂在了树上。但很快,他意识到了事情好像没那么简单,他又想起了那些出奇狡猾的乔基似的人物和其他牧师,感觉自己的敌人有可能在骗他。因此,他决定改变一下这个年轻石油商的儿子的尸体。

想到这个绝妙的主意,维克拉姆高兴地说:"我的麻烦来了。"他会履行自己对隐士的诺言,把这个吸血鬼带给虔诚的尚塔。希尔教徒。国王开始行动了,他带上他的剑,毫不畏惧地爬上那棵树。他让儿子用一只手远远地抓住吸血鬼的头发,用另一只手拿着宝剑砍断从树上垂下的枝干。随着一声巨响,这个庞然大物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它立刻咬牙切齿大声地吼叫起来,就像一个婴儿发出的尖叫声。维克拉姆听到了它哀怨的哭叫声,非常高兴,自言自语地说:"这个恶魔还活着。"接着,他敏捷地从大树上滑下来,看着被自己俘虏的人,问道:"你是谁?"

然而,几乎就在国王问话的那一刻,吸血鬼大笑了一声,把自己又倒挂在另一棵树上。挂在树上的身体晃来晃去。

"果然是石油商的儿子!"国王呆立了一两分钟后惊异地说道,并抬头凝视着它,不知它接下来要做什么。他告诉儿子迪哈瓦易,不要松开手中套着吸血鬼的绳索,以防吸血鬼接下来落在地上,接着,他又爬上这棵大树。当到了他先前爬到的那个位置时,他再次抓住了贝塔尔的头发,用尽了臂力——他开始有些害怕起来——使出全身的力气,把它摔在了地上,问它:"噢,你这个可怜虫,告诉我,你是谁?"

然后,又像先前一样,国王灵巧地从树上滑下来,急匆匆地朝儿子走去,他儿子听从了他的命令,正在抓紧套着吸血鬼脖子的绳子,一动不动。接着,也如先前,吸血鬼大声地狂笑了一下,活动了一下筋骨,又上了树。

这样失败了两次,真有点激怒了维克拉姆国王,在某种程度上,他真有些焦躁不安了。这次,他吩咐他的儿子用手中的剑攻击贝塔尔的头。然后,他更像一头喜马拉雅山上受伤的狗熊,而不是一个曾经开创了一个时代的王子,匆匆地爬上了树,径直拿出自己的宝剑,朝吸血鬼精瘦的小腿打过去。这一重击,使它松开了大树,就在它马上要落地的那一刻,迪哈瓦易的宝剑向它褐色的头上劈去。但是,这一劈用劲儿太轻,没有劈着。很快,维克拉姆国王又问:"噢,你这个可怜虫,告诉我,你是谁?"与此同时,吸血鬼又大笑一声,回到了它原来的位置。

维克拉姆国王这样重复了五次,都是白费。但他并没有灰心,他跟它较上劲儿了。他又爬上了那棵大树,想把这个僵尸似的人拿下。可是,他发现自己的剑根本不管用,他就把剑扔掉,又问吸血鬼是谁,然后眼瞅着它舒展了一下筋骨跳上了树;六次,六十次,或者说即使到第四年代和目前的年代(注:印度人与欧洲古代时期的人一样,用四个年代来计算时间:撒塔亚-育格,或称黄金时代,从1728000年前算起;第二个年代,或称川塔-育格,包含1296000年;多瓦帕-育格有864000年;目前的年代,即卡历-育格,有832000年。),维克拉姆国王还会继续这样做。

然而,事情并不是一定要这样发展下去。在贝塔尔第七次落地的时候,它没有躲避,好像心甘情愿想让他们逮着,它的神态好像在说:"即使是上帝,也不能抵制像你这样一个意志顽强的人。"(注:特别影射祈祷者。索西公正地评论(《可哈玛咒语》的序言)道:"在印度教中有一条非凡的教条:祈祷文、戒律和祭品都具有固有和有实在意义的价值,在某种程度上,依赖于部署或想运用它们的人的动机。如果人们真诚地向天祈祷,众神就不能拒绝人们的请求。而如果那些有不良企图的坏人也想以向上帝祷告的方式来获得超凡的力量,印度神就能辨别出他们来。所以,当一个富人想变成穷人,他的朋友会说:"人的嘴多么厉害啊!"要么就是:"他破落了,因为别人眼红他的幸福!")它看着这个陌生人,他显然有着高贵的身份,经过这么多次的折腾,他剥去了身上的腰带,把它做成了一个口袋。吸血鬼问这个征服自己的人:"你是谁,你想要做什么?"

这位英雄国王气喘吁吁地说:"你这个可恶的可怜虫,我是乌贾因国伟大的国王维克拉姆,我要把你带给一个以敲骷髅自娱的魔鬼。"

"请你记住这句老话,维克拉姆国王!"贝塔尔讽刺地说,"人的唾沫星子可以淹死人。我已经向你屈服,我可以像一个乞丐的要饭袋子一样让你背着,陪你去你所说的那个地方。但是,在我们出发上路之前,你要听我说话。我是一个多话的人,从这棵大树到你朋友所在的地方有一个小时的路程,我需要分散注意力,我要讲述激情高昂的神话和有益的故事让你听,否则,我就不是一个最快乐的人。那些敏感的人喜欢过夜生活,读-重文学-;而那些傻瓜和笨蛋却把时间浪费在睡觉和幻想中。我想问你一些问题,即我们将会是哪一类人,你觉得合适,我们就达成盟约。

"你要随时回答我的问题,不管你是命该如此,还是被我巧妙诱骗,或是你勇敢自负,你都要这样做;否则,我就不和你走,我会回到我最喜爱的地方——希拉司树那里。除非你是出于谦让或承认你无知,或是智力不够,需要思考。如果是这样,我也会跟去见你的主人,但要我自己愿意才行。这听上去好像在贿赂你,但是,听我的话吧,别摆你的国王架子,尽可能别那么傲慢不逊。只有这样,你才可以获得只有我才能给予你的好处。"

听到这些不堪入耳的话,维克拉姆国王不禁有点退缩。但是,当他看到自己的王位继承人离得比较远,不会受到什么伤害时,也就不再害怕了。他又看了一下自己的儿子迪哈瓦易,看贝塔尔是不是能伤害他。而他的儿子正在使劲儿拧着这个妖怪的腿,想把它装在袋子里。紧接着,维克拉姆也急忙抓住腰带的末端,把它拧成一个便于携带的形状,然后弯下腰,猛然一拉,把这个袋子扔上了自己的肩头,并吩咐他的儿子不要跟在后面,朝公墓的西端走去。

阵雨停了,天逐渐放晴。

吸血鬼问了几个关于风、雨、泥土的问题,但没得到相应的回答,它感到不满意,就随口大声吼道:"好,维克拉姆,听着,我现在要告诉你一个真实的故事。"

看了吸血鬼的故事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童话村小说哟。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