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宠婚:毒医狂妻太强悍!

八零宠婚:毒医狂妻太强悍!

时间:2019-05-17 20:32:17来源:网络

《八零宠婚毒医狂妻太强悍》水灵犀褚闫奚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这里有!《八零宠婚毒医狂妻太强悍》讲述了水灵犀褚闫奚跌宕起伏的故事,八零宠婚毒医狂妻太强悍水灵犀褚闫奚小说节选:在灵犀出屋后,毒医也开始鼓捣起了自己的瓶瓶罐罐,最后鼓捣出了一碗黑不溜秋的东西,给竹榻上的男子灌了下去。

八零宠婚:毒医狂妻太强悍!小说

《八零宠婚毒医狂妻太强悍》水灵犀褚闫奚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这里有!《八零宠婚毒医狂妻太强悍》讲述了水灵犀褚闫奚跌宕起伏的故事,八零宠婚毒医狂妻太强悍水灵犀褚闫奚小说节选:在灵犀出屋后,毒医也开始鼓捣起了自己的瓶瓶罐罐,最后鼓捣出了一碗黑不溜秋的东西,给竹榻上的男子灌了下去。

《八零宠婚毒医狂妻太强悍》精选章节:

就在师徒俩人几句话的谈论间,毒医已经把做手术需要的刀具都准备好了。

“你现在去烧些热水来!”

“好!”此时对于毒医的吩咐,灵犀不敢有任何的耽误。

在灵犀出屋后,毒医也开始鼓捣起了自己的瓶瓶罐罐,最后鼓捣出了一碗黑不溜秋的东西,给竹榻上的男子灌了下去。

甚至还拿着银针,扎在了胸口的几个穴位上。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后,灵犀又进来了。

“我水已经烧好了!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你就在一边看着吧,为师有需要的时候会喊你的!”

说话的工夫,毒医已经拿起了一柄小刀,就准备往男子的伤口处割去。

“等等!”灵犀看到眼前的这一幕后,赶紧出声阻止,“老头,你就准备这样动手了!你就不怕这人被你给活活疼死!”

“怕什么,老头我已经给他喝过麻沸散了,这会儿你就是把他剥皮抽筋了,他都感觉不到疼的!”毒医看着自家紧张的小徒弟,丝毫不以为然。

“麻沸散,是华佗发明的那个吗?”灵犀傻傻问着。

“当然不是,那药方早就失传了,这个麻沸散是你师父我自己研制的!”毒医的语气里满是骄傲。

只是灵犀听了后却不禁一阵心惊胆颤,因为她忽然觉得那根本就不是什么麻沸散,而是毒药!

不过男子脏兮兮的脸,也看不出中毒的反应,灵犀也只能暂时随他了。

这次没了灵犀的阻止,毒医的刀刃已经划开了男子的伤口,可奇怪的是却没有鲜血流出来,想来是那几枚银针的功效。

但是这血肉横翻的场面,已经让灵犀的胸口翻腾。

“你如果连这都受不了,这毒医你还是趁早别学了!”

毒医明明没有转头看向灵犀,却似乎已经看到了灵犀的反应一样。

“谁说我受不了了!你专心给他手术就好了!”灵犀深吸一口气,似乎在平复着眼前的血腥带给她的刺激。

大概过了三四个小时后,这场手术终于结束了。

而灵犀整个人也有了种脱力的感觉,可还没等她松口气,毒医又开口了,“拿着热水帮他擦擦身子,一屋子的血腥味,难闻死了!”

毒医说完后,随便拿着烈酒擦了一下手,就往床上躺去了,很快就传出了呼噜声。

看到老头这疲惫的样子,灵犀也只能认命的倒了热水,拿着毛巾小心翼翼的给男子擦起了身子。

灵犀先擦干净了男子的脸,这下可好,一张棱角分明,皮肤白皙的年轻帅脸出现在了灵犀眼前。

看着这张帅气的脸庞,好像也就比自己大个两三岁的样子。

“年纪小小,也不知道是个什么人,竟然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

灵犀看着少年的帅脸,在花痴了一会儿后,这才认真地给人擦起了身子。

可这次,灵犀的眼睛都直了、

“八块腹肌,竟然还有人鱼线!”

“少年,你这身材也太逆天了吧!”

于是灵犀一个没忍住,伸手摸了好几下,“这手感简直了!”

昏迷中的少年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豆腐都快被人吃完了!

八零宠婚:毒医狂妻太强悍!小说章节试读,权门贵嫁章节阅读。《八零宠婚毒医狂妻太强悍》水灵犀褚闫奚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这里有!《八零宠婚毒医狂妻太强悍》讲述了水灵犀褚闫奚跌宕起伏的故事,八零宠婚毒医狂妻太强悍水灵犀褚闫奚小说节选:在灵犀出屋后,毒医也开始鼓捣起了自己的瓶瓶罐罐,最后鼓捣出了一碗黑不溜秋的东西,给竹榻上的男子灌了下去。

茹谷雪对八零宠婚:毒医狂妻太强悍!点评: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推荐阅读!

童话村小说推荐文案试阅读《权门贵嫁》二十七章·逼人

孟符收起脸上的笑意,审视的望了面前的李名觉一眼,很快就又垂下头不动声色的迎着他们两个人往里去,道:“巡按大人这话从何说起呢?本官从来不因私废公的。”

这倒是真的,孟符是出了名的孝子,也是出了名的清官,很得百姓们的爱戴,他当初在丰城任知县期满的时候,听说全城百姓哭送。

没听说过他有没什么以私废公的事发生过。

苏同知隐约觉得气愤不对,僵硬着脸转过头看了看李名觉又去看了一眼孟符,总觉得是有什么事不对。

对了,李名觉原本没有理由越过孟符,直接调兵给他去剿匪的。

按理来说,这原本是该给孟符的差事。

更别提,孟符还是王太傅的女婿了,这个身份多多少少,肯定是有很多特权的。

可是李名觉却没有这么做,总不能是李名觉真的不知道官场上这些弯弯绕绕,那是为了什么?难道真是孟符这里出了什么差错吗?

已经进了府,李名觉站在了廊下没有再动,嘴角还含着一抹微妙的笑意,眼里的神情却是淡漠的,他喊住了孟符,一眼不错的盯着孟符的脸:“府台大人不必忙了,我此次来,是有公务在身,不宜饮酒。”

孟符同样也站住了,跟苏同知对视了一眼,心里隐隐觉得不安,却还是勉强维持着平静点了点头:“大人说的是,我这就去提审那些俘虏的山贼,这才是要紧事......”

这个李名觉真难对付,可是偏偏这回失了先机,功劳被苏同知抢到了手里,孟符无可奈何,又隐约觉得烦躁,总觉得自己好像是错过了什么东西。

“不是山贼的事,山贼的事,苏同知既然一手操办,自然该由他来处置。”李名觉抬了抬手,看了满脸茫然的苏同知一眼,对面色铁青的孟符淡然道:“我要说的事,是关于老夫人的。”

老夫人?!

孟符察觉到了什么,猛地抬起了头,看着李名觉皱眉。

李名觉丝毫不怵,后退了一步稳稳当当的站住了,仍旧是那副含笑自若的模样:“事有凑巧,我接到了一桩案子,首告人......正是尊夫人,实不相瞒,我此次过来,为的就是查明真相。”

首告人?!王嫱?!

孟符面色雪白,像是始料不及,猝不及防的后退了几步才勉强站稳。

苏同知后知后觉的啊了一声,立即便惊讶的想起了今天早上那位朱姑娘说过的话......

果然,她说孟家很快就会出事了,让他不要去打扰孟大人。

这位朱姑娘,到底是何方神圣哪路神仙?

他从前素来不信鬼神的,难道这回真的被他碰上了?那他是不是该去烧个香?

李名觉脸上笑意不减,看着孟符神情变得严肃:“你也知道,我巡按湖北,这些事按理来说,我是能管的......”

孟符心乱如麻,无论如何也没有料到王嫱嘴里说着去小叔家里小住一阵,转眼就去找了李名觉告状,一时之间心里除了纷乱之外,还生出无比的恨意来。

他一生清清白白,官声好身家清白,是难得的被众人称颂的对象。

老家的人除了给他母亲立了牌坊,甚至还打算给他也立一块孝子的牌坊,他现在走到这个地位,父老乡亲都把他当成骄傲。

他是天之骄子,哪怕是京城那些大官,哪怕是六部官员,见了他也多给他几分笑脸。

他得到的一切这么的不容易。

王嫱竟然就这么舍得?!她明明知道他最在乎的是什么,却要亲手毁了他的一切!

他已经说过了,孟老夫人的个性几十年来都是如此,思维都已经僵化了,她是不可能改变的,死也不可能改变,他除了顺从还有什么办法?

何况,孩子没有了可以再生。

哪怕是真的不能再生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她是主母,他的妾侍生下了孩子,那也是他们的孩子啊!

他会很尊敬她,会给她挣来诰命,让她风风光光,让她在人前看起来雍容华贵夫妻恩爱,这些都是外面的女人一辈子都向往的。

而她只需要迎合一下婆母就可以将这一切都收入囊中了,她为什么就如此不知足?为什么非得跟他对着干呢?

真是愚不可及!

孟符脸上的笑意消失的干干净净,抬起头果断的对着李名觉摇了摇头:“说起来真是惭愧......人家都说修身齐家平天下,我竟然连齐家这一点也做不到......”

苏同知心里有些尴尬,他不想立在这里听上峰的私事的,可是现在被李名觉拉来了,听都听到这里了,李名觉摆明了就是要拉他来当见证的,他也没有办法,只好眼观鼻鼻观心的站在旁边安静的当个木棍。

李名觉笑容微妙的听着孟符把话说到这里,就哦了一声:“这么说,这件事是真的?”

也不知道王嫱到底跟李名觉说到了哪一步,孟符心里恨意更甚,似乎是有一团火在烧,半响才挤出一丝笑意摇头:“怎么会呢?其实这件事说起来,纯粹是一个误会......她跟我母亲之间素来相处得不是很好,我母亲脾气急躁了些,她也是受惯了娇宠的,两人之间发生了些不愉快,昨天她刚跟我说要去青州的小叔家里散散心......谁知道......”

孟符苦笑了一声,尽量诚挚的望着李名觉:“因为家事让您看了笑话,实在是不好意思......”

这一番话说的倒是没有什么毛病,可是李名觉伸手阻止了他,含着笑意却坚定的摇了摇头:“不是,尊夫人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说孟老夫人意图谋杀亲孙女,因此求我审出个是非黑白来,还她一个公道......”

苏同知后退了一步,瞪大了眼睛满脸惊恐,心里有些想哭。我的亲娘唉,他有没有听错?

一向美名在外的孟老夫人谋杀亲孙女?!孟夫人也就是王嫱,还亲自告状告到了李名觉这里?!

吃错药了吧?

这怎么可能会是真的啊?

孟符脸上的血色一下子褪得干干净净,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冷了下来,那一瞬间,他手里若是有刀,王嫱若是在身边,他一定会毫不迟疑的手起刀落杀了这个碍事的女人!

权门贵嫁精彩评论

关于苏玛丽的剧情我好像感觉作者你已经再为之后铺路了而且我感觉这段剧情我好像在别的书里看到过,看了八零宠婚:毒医狂妻太强悍!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童话村小说。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