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堂妻

下堂妻

时间:2019-05-17 20:02:14来源:网络

第二天早上,迎曦醒来的时候,发现黑耀司已经不在身边。她并不意外,因为她知道,残忍如他,伤害她已经来不及,岂会留下来安慰她受创的身心?一直躺在床上也不是办法,迎曦围著被单,把自己包得密不透风后,才敢从床上爬起来。起床梳洗完毕后,她看到豪华浴室的穿衣镜中,自己脸上还依稀带著昨夜的疲态。她不知道,昨夜竟然

下堂妻小说

只要是他黑耀司想要的东西,就绝对逃不出他的掌握!即使是女人,也不例外。而商迎曦——他的未婚妻,竟胆敢在订婚当天放他鸽子,妄想躲到国外,就能逃出他的羽翼?!没有人能背弃他而不受惩罚,她的哀求,将提供他最高的乐趣……商迎曦一直以为,黑耀司是真心爱着自己的,至少,在目睹他和妹妹,衣衫不整地互相纠缠之前——为了抚平心中的伤痕,她只好远走他乡,没想到回国之后,面对的竟是妹妹和「他」的婚礼。如今她唯有冷漠以对,才能保护自己的心,不再受伤……

第二天早上,迎曦醒来的时候,发现黑耀司已经不在身边。

她并不意外,因为她知道,残忍如他,伤害她已经来不及,岂会留下来安慰她受创的身心?

一直躺在床上也不是办法,迎曦围著被单,把自己包得密不透风后,才敢从床上爬起来。

起床梳洗完毕后,她看到豪华浴室的穿衣镜中,自己脸上还依稀带著昨夜的疲态。

她不知道,昨夜竟然会那么痛……

虽然休息了一夜,大腿内侧不但维持著抽痛感,还在持续发热。

“没关系、没关系的……我会撑过来的。”

她抬起手背,重重擦过自己素白的脸孔,和泛著水光、发红的眼圈,喃喃自语著。

翻开昨晚搬进来时,自己随身带来的小衣箱,里面只有两套便宜洋装。

这是她这一个星期来,在酒店工作存下薪资,到夜市去买的地摊货。本来她共有三套换洗衣服,昨天晚上被黑耀司撕坏了一件,她觉得好心疼。

穿好衣服后,她找到放在穿衣镜前的钥匙,随即出门,准备再开始找工作的日子。

虽然成为黑耀司的情妇,但她不会容许自己堕落,她要比以往更坚强才行。

今天幸运之神似乎比较眷顾她──

她竟然在公寓附近,遇到正在装潢新店的Mike!

“迎曦!”

还是Mike先发现她的。

“Mike!你怎么在这里?”

“这是我的新店面啊!”Mike得意地道:“我用那笔卖房子的钱,买了这间更大的店面,装潢得美轮美奂,再过半个月我的咖啡店就要开张了!”

“真的?恭喜你……”迎曦由衷替他高兴。

Mike搔搔头,突然想到什么。“对了,你找到新的工作没?”

“我……”她黯然摇头。

“那正好,”Mike笑道:“我的咖啡店正在征人,你回来帮我好不好?”

“你愿意用我?”迎曦脸上绽开笑容。

“你既勤奋又谦虚,每个老板都会喜欢你的。”

“谢谢你,Mike。”迎曦几乎快哭了,她心中充满了感激。

当天她就在施工中的店面里,帮忙收拾场地,同时与Mike一同兴奋地,规画咖啡店未来的愿景。

她想起回到公寓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暗了。

“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迎曦。”Mike热心地道。

“不必了……”

“你还跟我客气什么!”

迎曦不便再推辞,Mike于是牵出他的豪迈125,递给迎曦一顶安全帽后,就催促她跨上后座。

“好孩子骑机车一定要戴上安全帽。”他耍宝地,学布袋戏里怪老子的怪腔怪调,教训迎曦。

逗得迎曦开心地大笑。

已经好久、好久,她不曾这样大笑过了。

※※※

迎曦回到公寓后,天已经全黑了。

她打开门,发现屋子里的灯已经被打开。

“你来了……”

看到黑耀司坐在客厅里,她不自在地侧过头,脸孔开始发热。

“我等了你一下午了,你跑去哪里了?!”他在沙发上,冷冷地瞪著她,一开口就不高兴地质问。

“我总不能一天到晚关在家里发呆,我只是出去走一走、散散步。”

她不是傻瓜,当然不会傻得告诉他,自己去找工作的事。

“散步需要这么久的时间?”他阴沈地问,口气充满怀疑。

“我是人,必须吃饭。这里什么东西都没有,继续空等下去,我不知道我的‘老板’什么时候才会想起我的存在,记得给我送民生物质过来。”她关上门,尽量装作若无其事地走到客厅。

“啧啧,一天不见,你好像变得伶牙俐齿了?”他嘲弄道。

“我想情妇的定义,并非行尸走肉、如同游魂一样,整天呆在家里,等男人临幸她。”

他挑起眉。

“你有事吗?”她凝望著他,克服了羞涩和退缩,与他的目光对视。

“既然我是‘老板’,不需要理由,我高兴来就来。”他嘲讽地道。

迎曦默然以对,她知道,他每一句都很乐意刺伤她。

“卧室里,有两柜子的衣服,你去换上最红的那件,今天晚上陪我吃饭。”他终于说出目的。

“衣服?”迎曦固惑地问,她记的早上衣柜里空无一物。

“怎么?太感激,所以呆住了?”他嗤笑。

她随即想通,她不在的时间,他已经随心所欲地安排好,未来要如何摆布她的生活。

走到卧室内,她打开那间佑大的更衣室,不止看到满满一室的新衣,从最红到最白、从春衣到冬衣,还有两大排各款各式的新鞋。

她不懂,他为什么买这些看起来昂贵不已的东西给自己,这该是男人“宠”女人的方式,但不是黑耀司对待她商迎曦的方式。

回过头,她看到他已经走进卧室,正从身后抱住自己──

“一点也不奇怪,我豢养‘情妇’,向来很大方。”他轻而易举,猜透她的心事。

虽然他的话再一次刺痛她,但迎曦决定漠视。

“你要我穿哪一件?”她平静地问,深深掩藏自己的情绪。

他伸出手,指向一件大胆、火辣的低胸露肩红色礼服,无言的下令,却如同君王般笃定得不容置疑。

“我立刻换上。”她柔顺地回应,平板的声调,没有情绪地轻之又轻。

仿佛感到迷惑,他突然握紧即将自手上脱离的她──

“这么乖巧,会不会有什么目的?”他的手,充满占有性地握住一只女性温暖的Rx房。

“我逃得出你的手掌心吗?”她的声音轻颤。

“逃不过。”他笃定道,满意地放手。

※※※

黑耀司似乎有忙不完的工作。

他并不常来找她,但有时候,他却会突然心血来潮,安排她搭飞机到国外与他会合,在饭店要她,隔天早上再命人把她送回台湾。

这种时候,迎曦就被迫必须跟Mike请假。

很难想像,她过著像是双面人的生活。

当黑耀司不在的时候,她觉得自由快乐,但在他身边,她连呼吸都小心翼翼。

而大多数时候,他不会来找她,迎曦很清楚,黑耀司绝不拥有她一个女人。

她相信,再过一阵子当他对自己厌烦,就会淡化他的复仇心,到时她应该可以自由,过她想过的生活了。

这一次,她没有远渡重洋,到海的另一岸与他会面。这家位于东台湾的度假知名饭店,是迎曦被知会必须在圣诞节前赶到的地点。

在车上,她听老张提过,他到东部来是探勘一起土地开发案。

远眺美丽的东海岸,令人心旷神怡,能在假日期间,在这间知名饭店订到这么理想的位置进餐,并且包下一整周的总统套房,肯定要透过关系。

距上一次,黑耀司命人将她送到饭店,已经隔了一个多月。

而她,乐得自由,当然不会过问,他在忙些什么。

表面上,这也是她体会到的生存模式──在黑耀司的羽翼下,她的“乖巧、顺从”是保护另一个真实的自己,最好的伪装。

从前,她一昧的反抗,只为她的人生招来更悲惨的下场。

“等很久了?”男人占有性的手臂,突然从身后环住她的腰。

她回过头,倩然一笑。“还好。”

理所当然地吻了下他的女人,黑耀司这才放开手,走到迎曦对座。一旁伺立的侍者,立刻为贵宾拉开座椅。

正要点菜,餐厅经理突然走过来。

“黑先生,您的手机响了。”

这间高级餐厅,为维护用餐品质,有专责替客人保管手机的人员。

“等我一下。”黑耀司交代一声,随即起座。

迎曦待在座位上,延续无聊的等候,善尽她情妇的角色。

“小姐,一个人吗?”

一名英俊的男人手执著酒杯,走到迎曦身边,温柔地问她。

“我……”

“介不介意我坐下?”见她略犹豫,男人随即问。

“恐怕不方便,我在等人。”

“我陪你一起等如何?”他已经坐下。

迎曦吁出一口气。这名陌生男人的穿著十分体面,相貌堂堂,看起来极度自信──她不禁猜想,是否衣冠楚楚的男人都不懂得谦虚?

例如黑耀司,更是狂妄中的狂妄。

“小姐贵姓?”男人接下去问,低嗄温存的嗓音,十足十情圣的姿态。

她凝视男子深邃的五官,似乎有混血的嫌疑。

“我姓商。”她答。

男人伸直长腿,优雅地交叠。“今天我很幸运,你是我见过最美的女人。”

迎曦忍不住微笑。是啊,“今天”最美的女人。

跟黑耀司在一起久了,她已经能轻易解读男人话中的语病。

但不讳言,对方的话,确实让她略微心动……

这两个多月来,不必再忧愁生活、更不再自我折磨,可能她的外观真的改变了许多。

“你笑起来很美。”男人低嗄地道。

“我的女人美不美,不干你的事!”黑耀司冷峻的声音突然插进来。

“阿司?”

陌生男人一脸惊讶状,却直接叫出黑耀司的名字。

“该死的。”看清对方是谁,黑耀司皱起眉,喃喃诅咒。

“你的女人?”男人挑起眉眼,似笑非笑。

“起来!”完全不理会对方的疑问,他毫不客气地推开对手,夺回属于自己的宝座。

迎曦错愕地瞪视著这一幕。

“喂,阿司,这赶走你的好朋友,太没有兄弟爱了。”他朝迎曦眨眨眼,举止暖昧。

“滚回你的位子!”黑耀司瞪著对方,脸色阴沈。

即使不是他最中意的“物品”,但只要是他黑耀司的东西,就不许别人觊觎。

“OK,别在女人面前发火,省得‘你的女人’觉得你没风度。”利人隽不怕死地嘲弄道。

据他了解,黑耀司行事谨慎严密,对女人更是如此。倘若只是用来寻欢作乐的床伴,那女子绝不能让他脱口而出──够格叫做“他的女人”。

“滚开!”

黑耀司的脸很臭,极端难看。

利人隽却有如中了乐彩,有幸看到黑耀司这张臭脸,不跟那伙狐群狗友大肆宣扬一番,岂非有违他做人的原则?

只不过,他好奇的是──这名女子是谁?惯常在情场以钱易“物”的黑耀司,换女人如换衣服,居然也有想独占一个女人的时候?

陌生男人神色诡秘地离开后,迎曦紧张的坐在位子上,等待他的脾气。

“menu。”他却臭著脸、一言不发,仅跟侍者要了另一份菜单。

让他懊恼的是,利人隽临走前的提醒──他竟在利人隽面前脱口而出,承认商迎曦是“他的女人”。

他的臭脸,显然比他的脾气更具有威吓的效果,侍者吓得立刻送上早中晚三份菜单,任君挑选。

虽然他没发脾气,却让迎曦如坐针毡。一整个晚上,黑耀司的脸色,始终很阴沈。

※※※

那一回相聚,黑耀司第二天一大早,就命人把她送回台北。

当天晚上,他也根本没回饭店。

之后,相隔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他不曾再来找她。

“迎曦,你一个下午在发什么呆啊?”Mike走到她面前,故意伸出手掌在她眼前挥舞。

“噢,没有……”被老板抓到自己在上班时间神游,迎曦的脸孔微微泛红。

“刚才5桌的客人点了一份起士蛋糕,你送过去了没?”

“糟糕,我忘了!”

她急忙从柜台前站起来,把蛋糕送到客人的桌上。

Mike瞪大眼睛,站在她背后猛摇头,因为迎曦一向很细心,这种脱线的情况简直难以想像。

为了弥补自己的大意,这天晚上迎曦在店里加班到十点。反正最近黑耀司鲜少出现,她几乎已经习惯一个人的生活。

晚上十点,咖啡店打烊后,Mike牵出他的豪迈125,热心地送迎曦回公寓。

和Mike挥手道别后,迎曦拖著疲惫的脚步走进电梯,边打著呵欠,心底只想快点回到家,泡一个暖呼呼的热水澡,解除一整天的疲劳。

“还记得回家?”

迎曦一打开门,就看到黑耀司冷著一张脸,站在门外守株待兔──

“你怎么来了?”她小嘴微张,掩藏不住惊讶。

“我在这里养了一个情妇,我想来就来!”他伤人地道。

迎曦别开眼,当作没听见他讽刺的话,默默把门关好。

“你上哪去?”他质问。

“我只是出去一下……”

“一下?”他冷哼一声。“我从下午等到现在,你的‘一下’还真久!”显然她的谎话激怒了他。

从下午到现在?迎曦开始紧张起来。

“你、你吃过晚饭了吗?如果没有的话,我现在就去煮宵夜。”她慌慌张张地越过他身边,差一点撞到桌角。

“不必了!”

他上前一步,恶狠狠地抓住她的手,像擒住一只小鸡。“少模糊焦点,还没解释你上哪去了?!”

挣脱不开他的掌握,迎曦两眼低垂,瞪视著昂贵的大理石地板,沉默是金。

“少装这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立刻回答我的问题!”他低吼。

“我、我真的没上哪去……你可不可以先放开我……”

“不可以!”他眯起眼。“我听管理员说,你时常三更半夜才回家,有没有这回事?”

“我哪有!”迎曦睁大无辜的双眼。“一定是管理员伯伯年纪大了,所以认错人……”

虽然她“偶尔”晚归,但平常都准时五点下班。

“这里没有管理员‘伯伯’,只是特种部队退下的专业保全。”他冷冷地戳穿她。

迎曦愣了下,想起自己根本没注意过,楼下的管理员到底是老是少。

“看起来,这阵子你好像很‘不乖’?”他倾身,冷峻的面孔跟她只有不到三寸距离。“怪了,原本我还觉得开始乏味,现在看来,游戏还不到尾声。”

迎曦打从背脊凉起来……

“你想太多了……”她勉强地道,声音却在发抖。

她担心的是,自己的愉快生活,可能不保了。

“是吗?”

黑耀司冲著他咧开嘴,俊朗的脸孔,头一回显的无害。

迎曦却感到,脚底开始发麻。

“既然是我想太多,”他斜觑她。迎曦打赌,他伪善的笑脸,英俊得可以迷死一打女人。“为了杜绝我的怀疑,我会替你换个地方。”

迎曦错愕。“什么地方?”她轻锁眉头。

好不容易找到咖啡店的工作,她很喜欢这份工作,根本不想离开。

“明天,你就知道了。”他撂下话。

迎曦心事重重地瞅著地面,不发一语……

她开始茫然,不知道这种身不由己的日子,还要撑多久?到底还要等到何年何月,她才能完全摆脱黑耀司,重新开始自己的新生活……

看了下堂妻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童话村小说哟。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