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龙的美人

青龙的美人

时间:2019-05-17 20:00:54来源:网络

停妥了小绵羊,回到快餐店换回她的妖姬装、抹妥一脸俗艳浓妆后,飞快奔到街上拦了部出租车,到百货公司狂刷、滥刷一番,在自己也弄不清楚,到底刷那龙老板的卡买了些什么东东的情况下,她再度匆匆忙忙拦了部出租车,返回到招待所。果然,逃不过的命运……龙大老板,已经坐在他那豪华奢靡、堆金砌玉的Lobby,等待她了。

青龙的美人小说

亚洲「黑色企业」巨子──青龙,曾在道上立下规矩,凡带龙纹金箔而来的,他有求必应。但这拿着龙纹金箔上门的女人,竟开口要求做他的情妇?!原以为这浓妆艳抹的女子,如其它拜金女般虚荣浮华,但当她以另一张未施脂粉的清水脸蛋示人,却诡异的装做不认识他?!这谜样的千面女郎!勾引他陪她玩上一回,最好够特别到让他值回票价!邢芮思十分清楚,擅于利用媒体,包装成商业精英的青龙──实际上这男人的「黑底」,有多吓人!明知这样的男人招惹不起,撩拨他,可不止为了好玩,反正她那势利的爹迟早将她进贡青龙,她干脆先把自己送上门,借他的种,偷生个小孩来养可以吧?!

停妥了小绵羊,回到快餐店换回她的妖姬装、抹妥一脸俗艳浓妆后,飞快奔到街上拦了部出租车,到百货公司狂刷、滥刷一番,在自己也弄不清楚,到底刷那龙老板的卡买了些什么东东的情况下,她再度匆匆忙忙拦了部出租车,返回到招待所。

果然,逃不过的命运……龙大老板,已经坐在他那豪华奢靡、堆金砌玉的Lobby,等待她了。

「我以为,你已经回来了。」龙向来冷峻深沉的脸孔依旧,只稍稍动了一下眉毛。

「呵、呵,刚收了第二张钻石卡,当然得到百货公司大肆采购一番了,否则怎么对得起龙老板的盛意呵。」她俺嘴假笑,五指是冰冷、嘴角是僵硬的。

向来吝于一笑的男人,竟然冲着她咧开嘴。「过来。」

他的语调可疑得轻柔。

以太空漫步的速度,她不情愿地蹭到他身边。

龙曲伸出手臂,将女人纳进自己怀里,让她坐在他腿上。

「我好象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他忽然问起。

诡异,他干吗突然问起她的名儿来?「不就是lily吗?」持续着假笑,芮思直觉得僵化的嘴角快凝固了。

「我是问本名。」

「噢,那俗到没人探听的名字,你不会想知道的啦。人家还是觉得Lily比较符合人家的气质。」她俗不可耐地掩着嘴抢白,像花痴一样尖笑。

龙大老板意态优闲地挑起眉,莫名其妙地伸手擦抹她脸上的厚妆。「我记得,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刚洗过澡?」

她全身僵住。什么意思啊?

不过,那一次灯光全暗,月光下看得不十分仔细。第一次上床的时候,」他顿了顿,像是故意想折磨她的神经。「我又走的太匆促,好象没见过你不上妆的样子?」

「呃,不上粗的样子,乏善可陈,没什么好看的。」她平着声回答。

讨厌他搂住自己的感觉,这不设防的距离,亲密得让她皱眉。

「嗯,」他低哼,淡淡的笑。「倒不是上妆的问题。我说过,当我弄不清真假的时候,绝不会贸然行事。可是怪了,现在这种不确定的怪异感觉,居然奇异的吸引我?」

她屏息地僵固在他的双腿上,毫不怀疑自己会变成一尊石膏像。「人家很怪异吗?龙老板真爱说笑——「我很好奇,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lily?」他低嗄地道。

突然冒出来的话,可恨的凌迟着她的心脏……「龙大老板真的很爱说笑话。呵呵……在你眼前的这个不就是lily吗?」冰窒的沉寂中,她掩着嘴仰天阿笑。「难道龙老板指的是外头的狐狸精?唉,这样人家可是会吃醋的哟——啊——」

她惊声尖叫,因为他突然将她腾空抱起,直接往楼上房间走。

把脸闷进他的胸口,她的心跳不受控制地加快她知道他想做什么,但突然而来的激情,对向来控制力一流的龙老板来说,似乎不太寻常。

房门打开,她被放在柔软的大床上,不同于以往,这一回他的手劲很温柔。

「不必吃醋,今晚,我一定陪在你身边。」

他的口气低嗄的简直诡异。

不知道为什么芮思觉得全身发毛……真是——真是好讨厌的感觉。

斑露潞可疑。

昨夜,龙大老板亲呢的温存,实在透露着极度诡异的气味。

一大早,龙老板前脚刚踏出招待所,芮思后脚就迫不及待出走,一个人跑到信义路的小别墅,坐在后院的躺椅上,瞪着院子里的栀于树发呆。

那个男人——昨夜的行为怪的可以。

想不通,向采借「种」如金的他,竟然毫不设防直接与她「亲密接触」,并且一夜大战三百回合,直把她累得半死。

他发的是哪门子的疯?她当真想不透。

思及他莫名的温存,以及床上的大胆亲呢,反而惹得她双颊燥热。

在躺椅上翻个身,努力屏除昨夜滞留在她脑海里,那一幕幕色情画面,她瞪着小别墅的米白色的墙壁发呆。

这幢小别墅不豪华、更不够气派,很诧异他名下有这么清淡如水的产业,一直以为他财大气粗,习惯排场和气派,这清粥小菜式的袖珍小别墅,根本人不了他的眼。

其实,她也并不讨厌那金碧辉煌的招待所,反正花大把银于堆砌起来,岂容得人嫌弃见笑?只是——只是突然的,那里让她觉得哨不过气。「一定是因为他突然反常的缘故……」眉头越皱越紧,她喃喃自语。

平常在床上「滚来滚去」,总是她配合他。而昨夜他竟然一反常态,温柔的让她全身起鸡皮疙瘩……最让她介意的是,他的「反常」害她别扭到极点。

「奇怪,我干吗别扭啊?」她嘟嚷。

甩甩头,她拋开心头那怪异的气窒。反正,只要达成目的,龙大老板想玩什么游戏,她都奉陪。

跳下椅子,为尽早回复愉悦的心情,她决定到超市买一堆食材,回来做一顿好吃的,犒赏自己。

拎着大包、小包纸袋回到别墅时,已经将近中午了。

「芮思。」

刚拿出钥匙打开大门,一名英俊的年轻男人突兀地挡在门前。

眨眨眼,看清来者是谁后,她笑开脸——「洛阳?」她叫出对方的名字。

她、李凉悠和洛阳,三个人念同一所高中、混同一个社团,在校刊社内是有名的三剑客,毕业后仍然是最好的朋友。

「想不到是我吧?我找你好几个月了。」洛阳的脸色很忧郁,没有好友重逢的喜悦。

「进来再说吧。」手上拎茼大包小包,她闷着头往别墅走,假装没注意到他忧郁的神色。

暂时把纸袋搁在客厅,芮思抬起脸笑瞇瞇地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她明知故问,用膝盖也能猜到,是小悠告诉他。

「你干吗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他皱着眉,不苟同地瞪着她脸上的浓妆,没有直接回答问题。

「不好看吗?」

「很丑,足够掩盖你的天生丽质。」他的口气听起来很不高兴。

「洛阳,你专程到这里批判我的吗?」板起脸,她不想听训话。

他抿着嘴,半响闷闷地吐出话:「小悠告诉我,你现在是——」顿了顿,他忧郁的眉心皱得更紧。「芮思,我没想到几个月没见,你怎么会变这么多?」

「你想说,我现在的身份是『情妇』?」耸耸肩,她不在乎「自曝其短」。

「为什么?你的家境不差,没必要做这种事。」洛阳的口气激动。

我不想解释,因为你是来指责的,既然不想了解就一定听不懂。」她轻描淡写。

「这是什么逻辑。」屏住气,他试图控制自己的情绪。「我不是不想了解,而是这种行为根本上就是错误的。」

「错误?」尽管是朋友,但她向来有精神洁癣。「如果你是这么想的,那么我们之间的友谊,大概也是一桩美丽的错误。」摇摇头,她不偏激、没有讥讽,只觉可惜。

「的确是错误。」她的话让他再也压抑不住激动。「我们之间的『友谊』,错在你明明知道我喜欢你,却从来不给我机会把话说清楚。」

「洛阳,我不喜欢你这样,如果你是来闹场的,那么就请回,因为现在我没心情奉陪。」说完话,她举步越过客厅,想走到门口。

「今下天我一定要把话说清楚。」他奔到沙发前拦住她的路,神色很悲愤。「芮思,你为什么一直不肯接受我,却宁愿做一个毫无名分的情妇?是,我知道自己的财富和身份地位比不上那个包养你的男人,但是我能给你全心全意的爱,何况我工作努力,去年公司配了不少股票,我一样有能力,给你衣食不虞的丰足生活。而他,他能给你的只有钱,绝不会有心。」

「心?那个东西一斤能卖几两钱。」皱起眉,她势利地嫌弃,抵制他的夹缠不清。

「你不是这么势利的女子,我认识你这么久了,岂会不了解你?」

「人都会变的,更何况你有一阵于没见到我。」她很冷静。「而现在,我偏偏很爱钱。」

洛阳的脸色很沮丧。「芮思,你为什么不肯让我喜欢你?」

望着他天崩地裂的颓废神色,芮思冷淡以对。「你不是自以为了解我?但其实你根本不了解我,一点都不了解。基本上我跟龙大老板正好配成一对,因为我跟你口里诅咒的男人一样没心少肺,懂了吗?」

洛阳睁大眼睛瞪着她,彷佛她说的是外星话。很明显的,他不懂。

「跟我谈情说爱,承诺你能给我的只多不少——对别的女人来说,这番话也许受用,但基本上,这番话对我而官却是种负担。因为听到这种话,我不会感激你更不可能因此爱上你,你丰沛的情感和承诺,正好足够把我吓得逃之天天。解释的这么明白你总该懂了吧,洛阳?」

他愣愣地瞪着她。「我不懂……」

垮下肩,她怀疑自己在白费力气。「是啊,我想你还是不会懂。如果你愿意明白,就不会把一腔热情投射在我身上,冀求得到回报,而不去了解我愿不愿意接受。」

「你为什么不接受?因为不喜欢我?」他幽怨地追问。

叹口气,她终于明白,很难让固执的地接收到她真,实的感觉。「不是喜不喜欢的问题,而是我根本就不会、也不想去接受任何形式的情感,因为情感是一种系终,如果我的浅薄从头至尾,不能给你你想要的深情,我们为何要在一起?」

「你为什么不能给?是因为我给的不够多?」他很固执。

「就是因为太多了。」她喃喃道。

「太多?」他又露出「不懂」的神色。

芮思吶喊着投降。「好吧、好吧!那我就简单解释——举例我跟那个男人,虽然我不够喜欢他,但是因为他要的不多,正好跟我能付出的那一点点相对等,所以我们在一起相得益彰,就是这样。」

洛阳深深皱眉,看得出来,他努力想要听懂。

但是,这种事也许不能靠一般理解力去懂,事实上,她会跟龙大老板在一起,只因为「巧合」。

碰巧下,她跟龙大老板轻浮的人生观一拍即合,另一个巧合是,他是父亲属意的最佳人选,因此自然而然促成他们的「孽缘」——如果不是因为这种种巧合,她根本不会让任何男人,有机会接近她的生活和身体。

因为从母亲过世那一刻起,她就决定要过自己的人生。就连她那固执霸道的父亲,也别妄想左右她的命运。而在她认知中,男人跟感情,都是一种系绊。

就为防止这种系绊,所以她身人虎穴,以确保往后无拘无束、不受摆布的美丽人生。

「芮思,你是故意的吗?故意提出这种似是而非的道理,让我却步?」洛阳沉重地凝望她,表情很痛苦。

她想,他永远都没有想「明白」的可能了。「如果你这么以为,那就当是好了,没别的事就请你离开吧。」她直接下逐客令,虽然有点无情,但她已不想再做徒劳的解释。

「芮思——」

「呵。」

打个呵欠,她走到大门边伸手送客。

「芮思,你吓不走我,等你了解我的诚心,我相信一定能感动你。」他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

她再打一个阿欠,这回是真的困了。原来,真有像洛阳这种人,擅长制造无聊又冗长的对白。

终于送走洛阳,她心情恶劣地把自己关在厨房,刚煮好几道香喷喷的菜、堡妥一锅酸白菜豆腐面,正准备好好犒赏自己一顿,突然听见院子里有轻微的异声。

「喵喵喵……」

一只小花猫越过矮墙,从窗台上跳进室内,蹭到她脚边。

「咦?小猫咪,你从哪里来的?」放下大杓子,她蹲在地上抚摸猫咪柔顺蓬松的毛发好一阵子,心情总算愉快许多。

「哺。」小猫喵了一声,算是回答。

「你来陪我吃饭的吗?」她笑嘻嘻地问猫咪,然后站起来,把刚煮好的午餐端到餐桌上。

「咪咪,小花猫,快采吃饭快来吃饭快来这里,有一条鱼……喵喵喵喵,谢谢小小姐姐,喵喵喵喵喵喵喵……,』作怪地,她对着小猫,模仿起小朋友的声调哼起儿歌。

小猫咪站在餐厅门口,睁着晶莹的大眼睛回瞪她,死不肯走进来。

「快进来哟,有好吃的小鱼喔。」她甜蜜蜜的诱惑嘴馋的猫咪。

小猫咪眨巴着眼,呆在门口犹豫了好半晌,最后大概因为食物的气味太香,它终于慢慢踱进屋子里,站在食物盘前方半公尺,还不太敢接近。

于是呢,她笃定是自己的歌声不带劲,决定换一首快节奏的「动感歌曲」,鼓舞小猫土气。「霹雳星球爆炸了,霹雳猫乘宇宙飞船,逃出来、逃出来,船上有最聪明的神猫,会隐形的虎猫,快动作的豹猫,有怪猫、小凯猫和霹雳猫王狮猫,呵呵呵……」

五音不全的破锣嗓子,一边唱一边笑,笑得她抱着肚子喊痛。

这一回小猫总算赏光,在她震撼力十足的歌声鼓舞下,终于接受那一大盘丰盛佳肴,津津有味地舔舐起来。

「好吃吗?还有很多喔厂揉着小馋猫的额头,她又胡乱哼起圣诞小猫歌。

正与猫瞇同乐当儿,冷不防一道耳熟能详的声音,蓦然吓出她一身冷汗——「一直找不到你,没想到,你会喜欢这里。」

芮思全身僵住……强烈希望刚才的声音是幻听。

「歌声差强人意,不过倒很可爱真挚。」龙走进餐厅,低嘎地揶揄。

看到当真是他走近自己,此时此刻,她真有一头撞死的打算——龙大老板是「前任屋主」当然有钥匙,而她居然笃定到不去提防,他会突然「闯」进来。

「呵、呵呵呵,龙老板送的房子,怎么会不喜欢呢?」掩着嘴尴尬地假笑,暂时不去管猫咪的事,她尽量模糊焦点。「对了,龙老板不必上班吗?」现在可还是上班时间。

「今天没事,回招待所找不到你,本以为你又去逛街购物,原没料到在这里能找到你,更没料到能耳闻你动人的歌声。」他咧开嘴。

她知道自己的嘴角正在抽搐。「是呵,昨夜才在一起,不到半天又想找了?没想到我的魅力可真大呵。」他最近大闲没事干吗?{摆出一张应酬嘴脸,她庆幸早上出门前已经上了浓妆。

「不在家等我,一个人跑到这里来,喂小猫吃饭?」他讪笑嘲弄。

「家?龙老板果然异于常人,原来招待所算是个家吗?」掩嘴尖笑之余,忍不住对他的揶揄有意见。

他挑起眉,眸光深邃。「如果你想要一个『家』,未尝不可。」伸手搂住她的腰,一气呵成的动作再自然不过。

她瞬间变脸。「唉呀,龙老板,您可真会哄女人。」开什么玩笑。自从她被抓包后,龙大老板好象得失心疯了?

他笑一笑,不置可否。低头看到一桌丰盛的佳肴,他英俊的脸孔略微浮现说异之色。

她明白那表情意味着什么,垮下脸,芮思强颜欢笑。「刚才叫外卖送的,一起吃吧。」微微笑着,她的情妇脸再也<<l<不出一百分。

突然之间,对于这个游戏,她有一点厌烦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当初报复父亲的目的好象变了质,现在,居然成了她不得不玩的游戏。但若不是因为他谨慎过了头,她本来可以很快就全身而退的。

「我以为,这些菜全是你煮的。」别过那一桌菜,他低柔的道。

「怎么可能嘛。龙老板实在太抬举我了。」她急忙撇清。

「是吗?」他低笑。

这笑容,诡异得讨人厌「吃饭吧。」一屁股坐下,她笑瞇瞇的张罗两副碗筷。「吃饱了我们就回去」

「住在这里也不错,没人打扰反而清静。」拉开椅子,他打断她未完的话,径自拿起碗筷,毫不客气地大口吞噬她的午餐。

「噢。」芮思没啥反应地努力赔笑,怎知龙大老板不是一时心血来潮?

「我是认真的。」边挟菜;他淡道。

突然冒出的话,让她差点喷饭——认真?!这两字出自龙老板口中,直可列世界十大奇迹。

「噢,龙老板高兴就好……」

该死了!

他这么「认真」做什么?存心给她压力吗?食不知味地咀嚼一桌饭莱,她开始「认真」考虑,结束游戏的时间表……

看了青龙的美人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童话村小说哟。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