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情入腑,岁月且姑

深情入腑,岁月且姑

时间:2019-05-17 19:56:14来源:网络

独家小说《深情入腑,岁月且姑》是五木木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主角林离歌夜寂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八千万!!她怎么不去抢呀日他妈!"蔻丹听到林离歌说到费文静要八千万才肯把房本儿交出来的时候吗,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林离歌赶紧捂住她的嘴:"家里还有孩子呢,你说脏话干嘛!""没事,孩子在楼上游乐厅...

深情入腑,岁月且姑小说

《深情入腑,岁月且姑》 第九章:我遵从父母遗嘱 免费试读

"八千万!!她怎么不去抢呀日他妈!"

蔻丹听到林离歌说到费文静要八千万才肯把房本儿交出来的时候吗,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林离歌赶紧捂住她的嘴:"家里还有孩子呢,你说脏话干嘛!"

"没事,孩子在楼上游乐厅呢,听不着。"

蔻丹掰开林离歌的手,依旧不解气,"我说林离歌,你这脑子在这里水土不服呀?傻缺了一样,费文静捏着你的房本,你去挂失呗,补办一个不就完了。"

"还八千万呢,给她八千万冥币都嫌浪费纸张,他妈的。"

林离歌苦笑摇头。

之前养父母事发被查,这套房产也应该跟其他财产一样被收缴的,后来养父花了很多钱找人将这套房产的信息从资料库里删掉了才把它保下来,也就是说无论是国土局还是房产局的资料里,都不再有这套房子的信息存在,挂失补办这条路根本走不通。

"鸽,你跟我说实话,你到底是一定要这套房子,还是缺地方住?"蔻丹坐下,点了根烟递到林离歌手里,"你要是缺地方住,我在A市还有几套房,离两个小家伙学校近的学区房也有……"

林离歌没接烟,而是从一边从包里拿东西一边说道:"两个月前我在墨尔本的家里收到了一份快递,是养父母的遗嘱……"

没在包里摸到那东西,林离歌眉头皱了起来。

"怎么了?"

"我的零钱袋不见了。"

林离歌把包里的东西都倒了出来,里面杂物挺多的,就唯独不见那个零钱袋。

"你那个零钱袋都破成那样了,丢了就丢了呗……"

"不能丢,零钱袋的夹缝里有个U盘,我父母的遗嘱就拷贝在那个U盘上的。"那是父母在遗嘱里交代的,纸质的文件阅后即焚不要留下,保留拷贝的文件就行。而且,那个U盘里还存了开开跟心心从小到大的照片,大大小小上万张,都是两个小家伙的成长记录,宝贵无比。

"你养父母不是六年前就……怎么遗嘱两个月前才送到你手里?"蔻丹看着林离歌着急的样子,也开始跟着她翻翻找找。

"肯定是他们当年预料到了要发生的那些事,所以才提前封存了遗嘱。他们遗嘱里要求我回国将所有的不动产都收回来,所以我才回来的。"不然,她肯定一辈子都不会踏进A市这个伤心城的。

想想也是,养父当年费尽心机跟钱财才保下了那栋房子,肯定在天之灵也是想她守好那栋房子的。

如果林离歌这都做不到,怎么对得起他们十几年的养育之恩。

蔻丹挠挠头:"那你想想,你那个零钱袋是不是落在家里了?这么大个东西,要是掉了丢了,也能发觉的。"

"不会落在家……"那个零钱袋于林离歌来说就像是心理安慰,她一直都是随身携带的。

"等等,我知道在哪了。"

林离歌突然脸色苍白的站了起来,拿着车钥匙就往外走。

"诶诶,你去哪呀,我今晚在云亭订了房间请……"

"我会准时回来的!"

林离歌丢下这句话的时候,已经开着车子跑远了。

蔻丹站在原地,有点凌乱。

深情入腑,岁月且姑小说章节试读,一家之主之农家女章节阅读。独家小说《深情入腑,岁月且姑》是五木木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主角林离歌夜寂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八千万!!她怎么不去抢呀日他妈!"蔻丹听到林离歌说到费文静要八千万才肯把房本儿交出来的时候吗,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林离歌赶紧捂住她的嘴:"家里还有孩子呢,你说脏话干嘛!""没事,孩子在楼上游乐厅...

金彭彭对深情入腑,岁月且姑点评: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推荐阅读

童话村小说推荐文案试阅读《一家之主之农家女》惩恶奴

第二百二十五章惩恶奴

雪见这才明白了家里的这一些往事。但看这个大姐和这个大姐夫都是那种老实得有些憨厚的人。可能是在家被那个老虔婆压狠了。也压顺了的人。

雪见没作声,小草继续道:

“奶奶可是先答应了给大姐夫找事做了,说是找你有办法,你心里得有个数。大姐夫这人,就只知道闷头做事。大姐带着孩子,怕也不好做事,最好怕得住在咱家了。大姐连那边招呼都没去打,直接就问着到了我们家的。”

雪见笑笑道:

“没事,我们家现在也不会养不起这一家人。没事,现在我们家正缺劳力。有了他们来正好。我还正好有事要人做呢。行了,没事。回头把西厢那边的一间屋整理出来,给他们一家住吧。先让他们住在一起吧。孩子也小,分开住会害怕的。”

小草点点头道:

“哎,我回头就去找奶奶,让她去跟大姐说。”

雪见推一下小草道:

“现在就去说吧,你没发现奶奶都瞟了我们好几眼了。可能就是在等我的回答吧。你也得跟娘说一声,让娘多给她们一套被褥。多个孩子,不放便。”

小草立即转身就去找奶奶,俯身在奶奶的身边把雪见的意思一说,王氏立马放下手上的事,就去给沈月蓉说,沈月蓉高兴得似乎不知道把手脚往哪里放一样,左转一下,右转一下,都不知道该先做什么,该先说什么,王氏拍了她一下笑着说了句,她又安心的切她的菜了。

小草又去绣房把事给梁成芳说了一下,梁成芳抬手就抬钥匙给了小草,小草就去打开柜子拿了一套新的棉被出来,就抱去了西厢。就是在屋里一起帮着忙的众绣女都露出羡慕的眼光,这新被子看着也舒服。

众人都在忙乎着。大家一条龙的劳作,不一会就把雪见想要做的事都准备好了。几个小孩子在承文和月薇的带领下也都围着看着。郡主今天下午也终于走出了后院,跟着雪见来到前院,虽然那个如风还是跟在郡主后面一会儿提醒这一会儿说那的,但郡主从和雪见谈了话后,也不知道哪来的叛逆之心,反正就是不听她的,都按自己想做的去做。

一会儿跑到雪见她们身边来帮着拿竹签子,一会儿又去看着王氏她们拌肉。王氏知道她是郡主,看到她来了,不免有些拘束。小心的叫了声:

“郡主。”

长孙悠也没在意,只是笑笑点点头,看着那些肉被他们翻来翻去,而如风在她身后轻轻拉她一下道:

“郡主,这个太脏了,我们走吧。回头我跟你单独做。”

长孙悠回头瞪了她一眼。转身又去了月芸她们的桌边。看着月芸和月蓉都在切肉,笑道:

“我能不能试一下切肉啊。”

月蓉抬头轻笑一下道:

“姑娘没切过肉啊?”

“放肆,这是郡主,什么姑娘不姑娘的。”

如风又端起架子的喝斥月蓉。月蓉吓得手上的刀都一下掉到了桌子上,本能的就往下跪。月芸转过来扶着姐姐。那如风一下尖叫一声,骂道:

“你是什么丑人,还敢出现在郡主面前,存心吓着郡主!”

伸手就把手上的帕子去遮住长孙悠的眼睛。另一只手抬起来指头月芸就骂。原来月芸转过来,她就看到了月芸脸上的那个伤痕。那手指都要指到月芸的脸上了。一院子本来开心的人都静了下来,雪见一个箭步冲过来,一不小心就用上了轻功,抬手就给了如风一巴掌道:

“你算个什么东西!这满屋里的人都只有你是个卖身的奴才,你还敢在这里指手画脚的胡说八道!她是郡主都没说什么,你一个狗就在这里叫叫叫的。滚!这还是我的家,在坐的都听着,从今天起。这个人的一切生活都不准给,要吃东西自己付钱来买,买去了自己去山上砍柴来做,我们这个家不欢迎你!”

“你,你敢打我!你可知道我是......。”

如风自是不甘被雪见这样打,当着众人的面。完全没把她放在眼里。抬手她就要回击雪见,因为雪见只到她腰上一点点的高度,打雪见对她来说顺手得很。只是她刚抬起的手就被一根筷子打过来给打了,同时还有一根竹签也飞过来就直接插到了她的手掌上。穿手掌而过。

如风‘啊’的一声尖叫起来。她转身看向郡主,希望郡主为她做主。可是郡主看她的眼神是冰冷的!反而伸手去牵过雪见,还在跟雪见和月芸姐妹道歉!如风很是失望的叫道:

“郡主,你是郡主啊。怎么跟她们道歉!回去说起来,老王妃会怪罪的。京里的小姐们都会笑话你的!”

“滚!不要再让我看到你,让车夫把你送到镇上去,你可以自己回京!”

如风的耳边响起一个冷冷的声音。正是大师兄连去尘。那一瞬间,雪见真的在大师兄的眼里看到了狠厉!一股冷气不由自心底升起。如风也是马上就一脸惨白的跪下叫道:

“世子饶命,世子饶命,我也是奉了王妃的命来照顾好郡主的。我不能离开郡主!”

连去尘轻轻把长孙悠揽到自己背后,才微弯下腰对如风冷冷的说道:

“你只是一个陪嫁丫头,你的主子是郡主。郡主现在是我的夫人!你要搞清楚!你那么喜欢侍候王妃,那我就送你回去侍候王妃。顺便帮我转告她,长孙悠现在是我的夫人,归我管了。叫她少插手我府上的事。不然,别怪我连去尘不给她面子!来人!”

一直坐在耳房那边候着的跟着来的一个车夫站了出来。

“属下在,世子!”

“你辛苦一趟,把她给我送到县城去交给县老爷,就说这是代王妃出来看管郡主的丫头,太想念王妃了,所以我们给送回去。叫县老爷给安排一个车送,你不用送了,交待清楚了就回来,这是一百两银子。给到县老爷,说这是赏给送人的车夫的。”

“是,世子爷!”

“不要,不要,世子爷,我错了,我错了!不要送我回去,送我回去王妃会打死我的!我去闭门思过,我错了!求求你了!郡主,我不能走,我走了谁侍候你啊?看在我也尽心照顾你的份上,饶我一命吧。我不敢了,真的不敢了!沈小姐,沈小姐,求求你。救救我吧!”

一家之主之农家女精彩评论

主角真的想厉害的话,完全可以搞工厂,只要不亏本就行,越大越好,越多越好还可以搞建设,也是规模越大越好,越多越好,搞的中国几千万人给你打工那就牛逼了,没有人敢动你,都完全可以要挟政府了,看了深情入腑,岁月且姑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童话村小说。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