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一对:克妻总裁要转正

天生一对:克妻总裁要转正

时间:2019-05-17 19:39:10来源:网络

小说主人公是苏小淑彭希来的小说叫《天生一对:克妻总裁要转正》,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靠熹最新写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散打赛区类似古罗马时代的斗兽场,壮观,加之血腥点缀,更能激起人内心的狂野**!最中心擂台上,傲然挺立的苏小淑,听着周遭人们的吼叫欢呼声,脑海中不自觉浮现一句话: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今晚的擂主会是谁呢...

天生一对:克妻总裁要转正小说

《天生一对:克妻总裁要转正》 第18章 我119,专治各种火气 免费试读

散打赛区类似古罗马时代的斗兽场,壮观,加之血腥点缀,更能激起人内心的狂野**!

最中心擂台上,傲然挺立的苏小淑,听着周遭人们的吼叫欢呼声,脑海中不自觉浮现一句话: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今晚的擂主会是谁呢?哦,对了,今天啊,我们散打区有位新的小伙伴加入……"主持人站在擂台边上,绘声绘色调动场内热烈气氛。

"大家安静哟,今天在我左手边的,是大家熟悉的血腥海伦!右边是咱们的神秘新伙伴,嗯,新来的119号!大家可以拿出手机扫我们大屏幕的二维码,买定离手,过期不候,赶紧下注哟!"主持人热情洋溢地喊道。

"119号好瘦,老子一个手掌过去就能捏断他娘的小蛮腰,哈哈!"

"那我买血腥海伦!"

"我也是!"

……

五分钟后,大屏幕上的二维码消失,镜头转至擂台上站着的两名女子。

裁判一声尖锐哨向,战斗打响!

海伦是表情凶悍,肌肉胀鼓的金发外国女孩,只见她脸上划过抹嘲讽,就捏紧拳头,以汹涌之势,想将对手,一击溃逃!

苏小淑将两手格挡在脸前,随即从下方抬脚,膝盖直撞对方小腹。

海伦被这一下打得不自觉后退两步,这小丫头动作快,力道更比她想象中要大……不对,她就是个练家子!

不该轻敌……海伦想到这里,脸上表情一凛,整个人卯足力气挥拳,嘴里还是不是蹦出凶狠的怒吼声。

苏小淑此刻,正被一健硕女孩儿压制,打得节节后退。

不过"强欺弱"这幕,看在观众眼里,那叫一个痛快淋漓!

VIP座的彭希来,浅饮口红酒,深邃眼眸投射出的幽光,凝视着大屏幕。

若不是她那张暗黄色小脸和干瘪身材,单瞧这灵活身手,对比她在他面前的兔子表现,他还真就认错人了?!

这次魅野会所之行,意外收获不小。

擂台上,战斗还在继续:

本来吧,两边胜负已经很明显。

"shit!"

海伦怒骂句,面部肌肉抽搐厉害,只有她自己明白,出的每一拳每一脚,压根没有打中对方,反而虚耗了体力。

这算是,恼羞成怒?

苏小淑眯起的双眼中,隐隐透着狡黠,嘴角微扬:"这次,该我了!要你知道,我119,专治各种火气!"

只见擂台上,苏小淑主动将身子贴近海伦,手画"太极"以化解对方攻势,瞅准时机猛出勾拳,打在对方下巴,又趁对方吐口水之际,抬脚,将膝盖狠狠一顶对方小腹,挥拳就将对方打倒在地!

不过一个回合,胜负已分,裁判却没吹口哨……拜托这魅野会所就是个地下黑市,无原则无底线,要么她苏小淑将人打出擂台,要么打到对手认输,要么直接将对方打死。

所以,一场散打,持续半个小时,才在海伦叫停投降的情况下结束。

而苏小淑,虽没挂伤,体力也是有较大消耗……车轮战,也会轮,死,她的!

"淑妹儿,要不我们明天再来?"舒婉淞递了毛巾、热水过去,焦急的表情并没有因为她赢一场而松懈下来。

苏小淑摇头,语气坚定:"连赢,只用打六场!"

眼看就要高考,她亟需这二十万!

天生一对:克妻总裁要转正小说章节试读,纯禽大叔坏坏哒章节阅读。小说主人公是苏小淑彭希来的小说叫《天生一对:克妻总裁要转正》,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靠熹最新写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散打赛区类似古罗马时代的斗兽场,壮观,加之血腥点缀,更能激起人内心的狂野**!最中心擂台上,傲然挺立的苏小淑,听着周遭人们的吼叫欢呼声,脑海中不自觉浮现一句话: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今晚的擂主会是谁呢...

印盼芙对天生一对:克妻总裁要转正点评:章整体流畅,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

童话村小说推荐文案试阅读《纯禽大叔坏坏哒》有脑子很危险

方希悠,看着苏凡,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她惊诧于苏凡的态度,惊诧于苏凡的言语,更惊诧于苏凡的远见。

苏凡,并不是什么都不懂,并不是什么都糊涂,她,一点都不糊涂。

是霍漱清影响了她吗?还是夫人的影响?

那个曾经根本不值得她正眼相看的苏凡,此刻,让方希悠,意外。

苏凡话里的意思,她,怎么可能会不明白?

只是——

“你,骂够了吗?”方希悠道。

苏凡没有说话,坐在沙发上,端起茶杯,喝了口。

方希悠,看着苏凡,也坐了下来。

两个人,谁都不说话。

而外面,罗文茵和江敏两个人——

“江大姐——”罗文茵道。

江敏看着罗文茵。

“希悠和泉儿的事,你说现在怎么办?”罗文茵问道。

江敏叹了口气,道:“我也是,不知道怎么办了。这些年,他们两个人走到现在的地步,说实在的,也是我和慕白没做好,没给希悠做个好榜样——”

“这感情的事,谁都说不来的。姐姐你也别自责了。只是,到了如今这个地步,我们要是不想办法把他们两个给团结起来,就怕外面的人会钻了空子,到时候,就真的不好收拾了。”罗文茵道。

“你,听说什么了吗?”江敏不解,看着罗文茵。

罗文茵难道知道希悠的事了?

“自从上次杨思龄的事情之后,我一直在想,希悠这个孩子的事情,咱们不能耽搁了。泉儿那边,这么多年他对孩子的事倒也不是很上心,可是,要是没个孩子,外界对他总归是有些看法的,而且,咱们跟家里人也不好交代,你说是不是?”罗文茵道。

江敏只好尴尬地点点头。

“希悠这些年一直没怀上,也不知道是他们两个身体的缘故还是在一起太少了,现在时间咱们也等不起了,我说,不如咱们就——”罗文茵说着,看着江敏。

“你的意思是,试管?”江敏问。

罗文茵点头,道:“实在不行就试一试做试管吧!希悠的年纪也不小了,要是再拖下去,对她也危险。姐姐你说呢?”

“你,和元进商量过吗?”江敏问。

“还没,我想着咱们两个当妈的先合计合计,要是差不多,就这么干吧!元进和慕白大哥都忙,也顾不得这些事了,咱们也别给他们添麻烦,你说怎么样?”罗文茵道。

江敏微微点头。

“我就怕要是希悠这边再没动静,就算其他人不搞杨思龄那一套,可是,万一谁给泉儿送个女人呢?送个年轻的,到时候人家那边先有了,希悠不就被动了吗?”罗文茵道。

江敏看着罗文茵,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可是,女儿的实情,江敏又没办法让罗文茵知道。

罗文茵对方希悠一直是当女儿一般对待的,这一点,江敏很清楚,也很佩服和感激。罗文茵做事细心,对方希悠很多方面的关心和照顾,都是她这个做母亲的人难以匹及的,真的是事无巨细。可是,罗文茵这样关心方希悠,方希悠却出了那样的事,他们方家怎么对得起曾家?怎么对得起罗文茵这么多年的体贴关心?

心里再怎么觉得愧疚,江敏也没办法说那件事。

“文因,你说的对。要是希悠这边再这么没动静下去,也难保真的会出意外的事。”江敏道。

罗文茵点头,道:“不管怎么说,希悠是泉儿明媒正娶的合法妻子,将来也只能是希悠的孩子做泉儿的继承人,这一点,咱们不能放松。”

江敏点头。

“我有个想法——”罗文茵道。

“你说你说。”江敏道。

“如果希悠愿意自己怀自己生,就让希悠来生。如果希悠怕耽误工作,我就给她安排一个年轻的代孕——”罗文茵道。

江敏愣住了,看着罗文茵。

“这——”江敏道。

“你和希悠要不先透透风,问问她的意见。最好,尽量是她自己生。要不然这孩子来路不明,怎么拿得出去,你说是不是?”罗文茵道。

江敏点头道:“是,你说的对。这件事,还是,还是尽量希悠自己来做。虽然怀孕会影响身材什么的,可是,对于希悠来说,也许有个孩子的话,会对她的性格也改变一些吧!”

“是,我也是这个意思。咱们以前都想着让他们两个自然怀,可这么多年过来了,一点动静都没有,这也耗不起了。等开年漱清要是入了,再过五年就是泉儿,咱们尽量在这之前把所有的事都给他们准备好。”罗文茵道。

江敏点头深思,道:“是啊,这个时间,真的不多了。”

见罗文茵看着自己,江敏便拉住罗文茵的手,道:“文因,谢谢你这么为希悠着想,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姐姐你别说这种见外的话,咱们都是一家人。说到底也是这些年我做的不够好,要不然这事儿也不会拖到现在。”罗文茵道。

江敏微微摇头,道:“不是不是,你别这么自责。要说错,是希悠的错,是她做了太多的错事了。”

说着,江敏叹了口气。

罗文茵不明所以,还以为江敏是怪怨方希悠对曾泉不够关心,才走到今天这地步的,便安慰道:“希悠是个好孩子,就是,就是,性子不够软。泉儿啊,喜欢性子软一点。两个人老是顶着犟,时间长了肯定是过不下去的。说到底,也是泉儿有错,没有好好让着希悠——”

江敏摇头,叹了口气,道:“泉儿已经,已经做得很好了。我和,我和慕白真想他们两个离了,让泉儿去找一个他爱的人,好好过一辈子吧!我和慕白,还有元进和瑾之,我们这么多的例子在他面前摆着,真是——”

罗文茵微微笑了,挽着江敏的胳膊,继续慢慢走,道:“女人就得要宠着的啊!不宠怎么行?”

江敏听罗文茵这么说,心里更加不是滋味儿。

要是希悠和那个姓沈的没那回事就好了!

罗文茵说的对,孩子,必须要来路清楚、光明正大,要不然,方家抬不起头,曾家,也绝对不会承认。

虽说希悠自作主张把孩子做掉了有些残忍,可是,为了将来,这也是唯一的一条路啊!就算是和泉儿离婚,这个孩子,也是留不得的。

唉!

人生在世,为什么就要这样呢?

两个母亲哪里知道两个女儿之间的交锋?母亲们想的,都是孩子们和和美美,可以幸福生活下去。

被苏凡这么骂了一通,方希悠的心里,怎么可能平静?

特别是,苏凡让她这么意外,又,害怕。

苏凡,如果是个不明事理的女人,整天就知道和男人谈情说爱的女人,就知道在床上哄男人开心的女人,这就简单好办了。这样的女人,没有脑子,很好对付。可是,现在的苏凡,此刻的苏凡,让方希悠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女人有脑子,是一件很可怕的事,特别是苏凡这种被男人们宠着的女人。一旦苏凡利用自己的优势,那么,将来操纵整个局势的人,就有可能变成苏凡。毕竟,霍漱清和曾泉两个人,都是苏凡至亲的人,而且,他们两个人在不久的将来都会手握重权。如果苏凡只是脑袋空空,他们两个男人是绝对不会在重要的事情上听苏凡的建议的,毕竟,他们都是有思考力判断力的人。蠢女人是绝对没有能力左右优秀的政治家!可,苏凡,现在开始,有脑子了——

怪不得几千年里的那些士大夫们要压制女性,不让女人读书,不让女人有思想,禁止女人参与政治,一旦有越轨的女人,便被冠以“红颜祸水”的名号。现在看来,那些士大夫,还是做的很对的。他们深知女人的力量,深知男人的劣根性,深知权力的威严。所以,女人,就应该像苏凡一样,长的漂亮,然后用身体取悦男人,这,就是女人的位置。而不是变得聪明,和男人一样左右权力。

方希悠看着苏凡,似乎已经看到了若干年后霍漱清和曾泉对苏凡言听计从的样子,看到了苏凡阴险的笑——

不行,绝对不能这样!

苏凡,就该是一个蠢女人,就该只知道陪霍漱清上床,就该只知道这件事,其他的,她不该懂。国家大事,权力运行,这些事,不是苏凡的脑袋可以去想的。

苏凡的脑袋,不配装这些东西!

方希悠的手指,在一起轻轻缠绕着。

苏凡,没有说话,放下茶杯。

“你,说的对!”方希悠突然开口道。

苏凡,看着方希悠。

“这些年,是我错了,是我不该那么揣度你和阿泉。今天的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方希悠道。

苏凡,愣住了,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方希悠。

“对不起,苏凡,你,能原谅我吗?”方希悠道。

苏凡,惊呆了,愣愣地盯着方希悠。

方希悠起身,坐在苏凡身边。

“你,说什么?”苏凡,没反应过来。

“迦因,对不起!”方希悠道。

苏凡,呆呆地看着方希悠。

方希悠叹了口气,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纯禽大叔坏坏哒精彩评论

作者菌保证更新,保证不水文,不断更,不太监。我不奢求大家打赏,大家只要订阅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但希望大家每天免费的鲜花和评价票能想到我。谢谢啦快更新啊加油作者大大什么时候更新求作者快把颜王安排进来???你让作者写单女住?你准备打赏多少?你知道主流什么?mdzz作者速度点,iIuumimmiimmIm7mmumuuMu?滑滑嫩嫩呢%好%hththththhnyhyu,%m,看了天生一对:克妻总裁要转正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童话村小说。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