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星传

孤星传

时间:2019-05-17 19:24:40来源:网络

神手战飞望着这有如山岳般压下的拐影,嘴角隐含冷笑,身形却动也不动,眼看这势如千钧的铁拐,已堪堪压到他头上,哪知旁边突然飞起一溜青光,朝铁拐头上一点,但闻"挣"地一声,那铁拐势头一偏,便从战飞身侧擦了过去,眼前一黯,烛火又灭。向一啼大喝一声道:"莫兄,你这是干什么?"二煞莫南微微一笑,左手沿着右手所持

孤星传小说截图

宫心传》章节目录

孤星传小说

裴珏出身镖局世家,幼年时父亲遇害,镖局解散,同时江湖上最后除了龙形八掌檀明的飞龙镖局外,其余都已解散,檀明是为真正凶手,却为了避免这些镖局后人复仇,就把他们收养起来,并故意不交好武艺,裴珏身列其中。裴珏与檀明之女龙女檀文琪交好,却遭檀明反对,裴珏一怒之下逃出镖局;不明世事的裴珏先是被打扮成女子,后遇到了冷月仙子艾青,适逢艾青携丈夫千手书生的一本武学奇作《海天秘笈》出逃,艾青被丈夫捉走后,裴珏又一次漂泊江湖,屡遭劫难。后逢七巧童子吴鸣世,两人引为知交,裴珏逐步明白了父亲的冤死;阴差阳错,裴珏被神手战飞选为江南武林盟主以对抗飞龙镖局,在吴鸣世的帮助下,裴珏逐步成长,并由冷谷双木帮助下见到了檀文琪,并由江湖奇夫妇金童玉女传授了几招武功,在就任盟主典礼上,战飞与檀明火拼,裴珏成功摆脱危机并与冷谷双木游历江湖,边学诸艺,并凑巧由于丈夫惨死而无意于人世的艾青转移全身功力,裴珏武功高超,被人尊称为裴大先生,最后彻底击败檀明,檀明最后被吴鸣世刺死,原来吴鸣世原名欧阳仇,其父被檀明所杀。裴珏最后在金童玉女的帮助下,与檀文琪再度聚首。

神手战飞望着这有如山岳般压下的拐影,嘴角隐含冷笑,身形却动也不动,眼看这势如千钧的铁拐,已堪堪压到他头上,哪知旁边突然飞起一溜青光,朝铁拐头上一点,但闻"挣"地一声,那铁拐势头一偏,便从战飞身侧擦了过去,眼前一黯,烛火又灭。

向一啼大喝一声道:"莫兄,你这是干什么?"二煞莫南微微一笑,左手沿着右手所持的长剑剑脊一抹,又将长剑插入鞘里,缓缓笑道:"向兄且莫动怒,此事既然不是动手可以解决的,平白花些力气作什么?"裴珏微一躬身,从地上将那段蜡烛拿了起来,吴鸣世伸手一晃,叉扇着了火折子,点上火,两人目光相对,各带疑问,裴珏指了指自己,指了指门外,意思是说:"我们还是走吧。"吴鸣世微一颔首,从正在瞪目望着莫氏兄弟及金鸡向一啼的神手战飞身侧绕了过去,伸手拿起那口大布袋子,一面笑道:"各位既然有事商量,小可们就告辞了。"裴珏跟在后面,正待往厅外走去,哪知眼前一花,却见那"神手"战飞手摇折扇,又自当门而立,挡在自己面前,竟不让自己出去。

裴珏暗叹一声,只觉自己的遭遇,越来越奇,心里想问问面前这高大威猛的老者,对自己究竟有何用意,却又问不出来,一时之间,呆呆地站在那里,又自暗恨着自己,为什么如此无用,对一切将要降临到自己身上的事,不但无法反抗,甚至连知道都不知道。

吴鸣世侧目一望,亦自望到他面上这种如痴如果的神情,不禁暗叹一声,忖道:"古人说无妒红颜,红颜薄命,这裴珏虽非红颜,却也如此薄命!造化弄人,怎地一至于斯,明明造了个聪明俊秀钟于一身的人物,却又偏偏要令他受许多几乎令人无法忍受的折磨,唉——此刻他竟连我们所说的话都无法听到,心里的感觉,的确是令人无法忍受的了。"一念至此,但觉脑中充满不平之气,跨前一步,大声叱道。

"小可久闻神手战飞行道江南,是条响当当的汉子,只是今日一见,却叫在下失望得很。"他故意顿住自己的话声,只见那神手战飞面容果然为之一变,用力摇了摇手中的折扇,像似要将心中的怒火扇下去。

那"金鸡"向一啼却在旁冷冷笑道:"吴兄今日才知道呀——嘿嘿,在下却早就知道了。""神手"战飞瞪目喝道:"你知道了什么?"

金鸡向一啼兀自嘿嘿冷笑,像是根本没有听到这句话,吴鸣世心中一动,忖道:"这神手战飞,金鸡向一啼,七巧追魂那飞虹,莫氏兄弟,俱是江南武林中雄踞一方,赫赫的草泽豪士,此刻都聚在这里来,想必都是为着一件极为重大之事,而照此刻的情况看来,他们虽经过一番剧斗,此事却仍未解决——但此事却绝不会与裴珏有关,那么他们为何对他如此呢?"这念头在他心中一闪而过,他虽然仍无法了解此事的真相,但却已想出对策,该如何应付当下这种复杂离奇的局面。

他干咳一声,放下手中的布袋,微微一指裴珏,朗声道:"阁下想必早已看出敝友裴珏是个身罹残废的聋哑之人,何况与阁下素无纠葛,不知阁下拦住他的去路,究是何意?"那"神手"战飞微微一怔,手中的折扇,越摇越缓,想是在寻思该如何回答他的话,哪知"金鸡"向一啼又冷笑道:"正是,在下正是要请贵友来做我等的总瓢把子。"一手又摇起折扇,扇风吹得仍然持在裴珏手中的蜡烛,火焰摇摇。

吴鸣世虽是聪明绝顶之人,此刻却仍不禁一头雾水,却听"笃,笃"两声,那"金鸡"向一啼拄着铁拐,走到近前,冷笑道:"此刻凉风习习,褥暑全消,正是大好良宵,吴兄如不嫌弃,在下倒要说个极有趣味的故事给吴兄听听。"吴鸣世心念一动,哈哈笑道:"小可虽然孤陋寡闻,却也早闻江南金鸡帮的仁义大哥金鸡向一啼向大哥的声名,只恨无缘拜识而已,向大哥既然要对小可说故事,小可自然洗耳恭听。""金鸡"向一啼朗声一笑,目光斜脱战飞一眼,笑道:"好说,好说,武林神童的大名,在下亦是听得久了,不过,吴兄。你可知道,今日武林中名符其实的人固然很多,欺世盗名之辈,却也不少哩。"他语声一顿,故意再也不望战飞一眼,接着道:"从前有位仁兄,就是这种浪得虚声的角色,他在江湖中混了数十年,武功虽不坏,人缘却不好,但这位仁兄却有点不自量力,居然想做江湖中好些成名立万的朋友的总瓢把子,吴兄,你想想看,他心里想得虽如意,可是人家怎会答应呢?"吴鸣世哈哈一笑,目光直注到"神手"战飞身上,只见他手臂摇着折扇,一面道:"好热,好热。"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生像这"金鸡"向一啼所说的故事,根本与自己无关。

那"金鸡"向一啼更是眼角也不膘他一眼,兀自笑道:"但是那位仁兄还不死心,故意找了个借口,将一些武林中最有势力,声名也最响的朋友,找到一个荒宅里去,想用武功来胁迫那些朋友承认他是江南武林群豪的总瓢把子,哪知他如意算盘打得蛮好,到了那时他才发现那些成名立万的朋友,武功虽没有他高,但大家一联手,他也只有干瞪眼的份儿,无法奈人家的何。""神手"战飞"嘿嘿"地冷笑一声,转过头来,望着院中的星光,吴呜世心中暗笑,一一面暗付:"原来这神手战飞想做江南强盗头子,所以才将这向一硬摘硬拿的金鸡帮的老大金鸡向一啼,专门靠蒙汗药,追魂香起家的飞贼帮的总瓢把子七巧追魂那飞虹,和江南黑道中手把子最硬的北斗七煞中的老大,老四都找到这里来,呀,这姓战的野心可真不小。"却听那"金鸡"接着又道:"不过我姓向的讲话一是一,二是二,从来不要花招,那位仁兄手底下也的确有两下子,尤其是他不知从哪里学来的一种像是先天真气一类的功夫,那些素来在武林中凭着真本事成名立万的朋友,虽然四个联手,也不能把他怎么样,大家谁也奈何不了谁,本应无事了,嘿,吴兄,你猜那位仁兄怎地?"他语声一顿,吴鸣世知道自己若不帮上两句腔,这向一啼的话就无法说下去了,方想摇头道:"猜不到。"哪知那"金鸡"向一啼性子急得很,根本未等他说话,右掌拍大腿,就又接着道:"这位仁兄居然异想天开,又弄了匪夷所思的主意出来。"吴鸣世"哦"了一声,赶紧接口问道:"什么主意?""金鸡"向一啼哈哈一笑,道:"我姓向的虽然是个粗汉子,可是以前却也读过两天书,知道以前有些好官奸臣自己想做皇帝做不上,或许是不敢做的时候,就弄个小孩子,或者是糊涂虫未挂个皇帝的名,其实真正的皇帝,却还是他自己。"他话声一顿,屈着一只手指,说道:"譬如说曹操,就是这种角色,他虽然一辈子没有当皇帝,但却弄得让皇帝听他的话,吴兄,你说,这和皇帝有什么两样?"吴鸣世微一颔首,心下已自恍然,忖道:"原来这神手战飞自己当不成江南黑道群雄的总瓢把子,就想随便弄个人出来当,再叫这个人受自己的挟持,挟天予以令诸侯,哈,这姓战的想得到还真不错——"念头尚未转完,却听那"金鸡"向一啼冷笑一声,果然说道:"方才我说的那位仁兄,居然也想学曹操,眼见自己当总瓢把子已是无望,就说:今日江南武林,理应同心一致,一定要有个统筹一切的人物,各位既然不让在下来做这事,那么该谁来做呢?"这"金鸡"向一啼一面说着话,一面将右手摇来摇去,吴鸣世望着他的样子,再一想那"神手"战飞摇折扇说话的神态,不禁"噗嗤"一声,失声笑了出来。"神手"战飞面寒如水,兀自望着门外,那"七巧追魂"和莫氏兄弟,面上也没有笑容,只有那向一啼见到吴鸣世的这一笑,心下仿佛颇为得意,哈哈大笑了几声,接着往下说道:"他话虽是如此说,可是人家既然不让他当总瓢把子,他当然也不会让人家来当,就又说道:依在下之意,这事最好让个与你我无关的人来做。大家就问他:"谁呢?他故意想了半天,突然找了一副笔墨来,画了一幅画——"他语声一顿,随手一指挂在墙角的那幅画,又道:"就是那幅,吴兄想必也看到了,大家看他突然画了幅画出来,心里都感到奇怪,以为他又要卖弄自己的才华。"他语声突叉一顿,但随即又道:"哦,吴兄,我还忘了告诉你,这位仁兄不但武功不错,而且还风雅得很,平日还喜欢写两笔字,画两幅画,下两盘棋,他自己就得意得不得了,常常说自己的一双手比神仙还灵。"吴鸣世哈哈一笑,心中更是恍然,却听向一啼又道:"于是大家就问:此画何意?他放下画笔故意装出一副仁义道德的样子,说:今日江南武林上线开扒的朋友,就好像画上的这个瞎子一样,只知听到的笛声美妙得很,就自己以为自己的耳福不错,却想不到自己已经一脚踏空,若没有人即时赶来拉上一把,就马上要掉到万丈绝壑里去了。""他说了这话,就把这幅画挂到墙上去,大家还是不明了他的意思,哪知他又说道:现在我这幅画挂在这里,把这副笔墨放在旁边,要是有谁能把这画上的瞎子救上一救,在这幅画上加上几笔,那他就是我们的总瓢把子。""大家一听,都忍不住提出反对的意思来,哪知他却有一套解释的花言巧语,他说:这座荒宅是有名的鬼宅,平常根本没有人来,要是有人凑巧来替这幅画加上些东西,那就是无意,是老天让他来做江南绿林的总瓢把子的。""他还说:而且这个人既然敢到鬼宅来,一定胆子很大,他看到这幅画,能够想出一个救这画上瞎子的办法来,那这个不但胆子大,还一定是个既聪明、又仁慈的人,这样的人来做我们的总瓢把子,那么是再好也没有了,就算他不会武功,那也没有什么关系,反正他只要动动脑筋,发发号令就行了,也不要他真的自己动手。"说到这里,"金鸡"向一啼长长喘了口气,而本来如坠五里雾中的吴呜世,此刻却已将此事的前因后果,全部了然,只是他却仍然有些奇怪,暗中寻思道:"这神手战飞果然是个枭雄之才,能想出这些千奇百怪,闻所未闻的理由来,达到自己挟天子以令诸侯的目的,可是这莫氏兄弟,那飞虹等人却也不是呆子,他们既然猜出这,神手战飞的用意,却又怎会答应他这提议呢?"却听向一啼一清喉咙,又道:"他这话说得虽似极有道理,但大家早就看破他的用心,本应还是不答应,哪知在这些人里,却已有人和他有着同样的心思,也想自己玩玩曹操的把戏,是以三言两语之后,竟然就将此事击掌敲定了。"他一面说话,眼角斜瞟莫氏兄弟一眼。

于是吴鸣世心中最后一个疑问,便也恍然。

"金鸡"向一啼目光转变,冷哼一声,又自接着说道:"那位仁兄见到大家都无异议,自然高兴得很,须知这些人都是江南绿林中顶尖儿的人物,只要他们答应了,别的人就再也不成问题,而且他们只要活一出口,便不会更改的。""这其中只有一个人对这件事大大不以为然,只是他见大家都答应,自己便也无法反对,这时候那位一心想效法曹操的朋友突地一拍双掌,那座荒宅外面,竟蓦地掠进七八个劲装佩剑的汉子来,原来这人早已计划得周周详详,竟然先留下后手。"吴鸣世暗中一笑,忖道:"只怕这些人都不会仅仅是孤身而来的吧?"却见向一啼又道:"这些人进来之后,那位仁兄就找了一人,躲在那房子的承梁上面,告诉他只要有人在那幅画上画加上几笔就立刻以哨声通知大家——"他冷笑一声,目光中满含讥嘲之意,又道:"哪知那位仁兄算来算去,还是算漏了一着,他再也想不到,来在那幅画上动笔的人,竟是个——哼,吴兄,你看这故事可还有趣。"语声方落,那"神手"战飞突地仰天长笑起来,缓缓扭回头,目光凛然望着向一啼,朗笑之声便也变为冷笑道:"老夫一向只知道金鸡向一啼向大侠手中一根寒铁拐有着惊人的招数,却不知道向兄舌头上的招数,却更是厉害哩。"向一啼微微冷笑道:"岂敢,岂敢,比起阁下来——嘿嘿,只怕还差得远哩。"哪知"神手"战飞掉转头去,根本不理他,向吴鸣世一笑,道:"阁下方才听这位向帮主说了个故事,可有兴趣再听在下说个故事吗?"吴鸣世一笑道:"自然洗耳恭听。"他嘴里虽在说着话,心里却在暗中思忖:"如此看来,我这裴兄是兔不了要当上几天江南黑道的盟主了,这事倒的确有趣得很。"回目一望裴珏,只见他两眼望着天花板,仍然是一副如痴如呆的样子,像是又陷于沉思里。

那"神手"战飞哈哈一笑,"喇"地,将手中的折扇收了起来,道:"朋友面前不说暗话,在下在阁下这等聪明人面前,也不必学那种小人,将心里要说的话,要驾的人,都遮遮掩掩,拐弯袜角他说出来——""金鸡"向一啼冷笑一声,接口道:"若不是在吴兄这等聪明人面前,说起话来,想必就是遮遮掩掩,拐弯抹角的了。""神手"战飞鼻孔里重哼了一声,头也不侧,接着说道:"阁下虽然久在河朔,对江南武林情况,较为生疏,想必也会知道,今日江南武林中,也正像河朔一样,几乎全变成了飞龙镖局的天下,那龙形八掌檀明,近年来虽少在江湖中走动,但遍布南七北六十三省的二十三家飞龙镖局的分局,却处处有几个平面子宽,手把子硬的扎手人物。"他语声微顿,吴鸣世不禁侧目一望裴珏,心中暗地思忖:"不知我这裴兄听到此话,心中该有如何感觉?"但裴珏却根本听不到,他呆呆地望着黝黑的屋顶,心中思潮反覆,却不知自己的命运,在不久之后,就开始要有个重大的改变了。

"神手"战飞一手捋着长须,哈哈又是一阵狂笑,接道:"不是我战飞说句狂话,这些飞龙镖师们,手把子虽硬,但若说单打独斗,这些人还真无一人在我姓战的眼下——"他话声微顿,斜瞟那"金鸡"向一啼一眼,接着又道:"就算他们三五个联手一起上,我姓战的也不会含糊他们,只是他们人多势众,是以飞龙镖局便在江湖上形成一股强大的力量。""数十年前,江湖上奇人辈出,那时曾有人替武林中黑白两道部划下道来,开山立寨的绿林朋友,不劫孤旅,不劫明镖,不上路的银子,就算是成千成万的往你眼前送,你却连一分一厘都不能动,可是镖局里也不能保贪官,不能保暗镖,也不能保不义之财,这规矩数十年,可从未有人犯过。""只是这飞龙镖局却全不管这一套,这么一来,弄得大江南北,黄河两岸的绿林道几乎连口饭都吃不成。"吴鸣世暗中一笑,忖道:"难道你不做绿林生涯不成吗?"心中虽如此想,口中却未说出米,却听那"神手"战飞又道:"武林情况,一致如是,我战飞忝为武林一派,又未能坐视,是以才将那帮主、向帮主、和莫氏双侠约到这里来,也无非是想将绿林中分散已久的力量,聚在一处,也免得绿林朋友终日受那飞龙镖局的欺负。"他目光直视吴鸣世,这"七巧童子"玲珑剔透,哈哈一笑,道:"战老前辈雄才大略,确非常人能及。"那"金鸡"向一啼亦哈哈一笑,冷然道:"想当年天下三分,独魏最强,那曹操又何尝不是雄才大略,常人不及,呵呵——"他干笑数声,又道:"吴兄,你这话的确说得妙极了。""神手"战飞冷哼一声,还是不望他一眼,一捋长须,接道:"哪知老夫这一番好意,却被人看做恶意,老夫在如此情况下,才说出那意见来,莫大侠先便立刻赞成了,那帮主也不反对,是以便与老夫击掌为约,此事全然是大家同意,又不是老夫以强要胁的。""吴兄,你我走动江湖,讲究的是一诺千斤,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莫说贵友裴珏仅是耳不能闻,口不能言而已,就算他是个瞎子、白痴,此约也是万万不能改的。何况裴兄虽然聋哑,但却相貌堂堂,老夫闯荡江湖数十年,自信两眼不瞎,还能视人,一眼望去,便知这位裴兄必定天姿英发,超于常人,否则像吴兄这等人,也绝不会折节下交的了。"这"神手"战飞滔滔而言,声若洪钟,双目的的,神光照人,此刻一展手中折扇,又自朗声大笑起来,吴鸣世心中一动,付道:"这神手战飞久已享誉江湖,而且有名的心智深沉,心机过人,此刻定要我这裴兄来做总瓢把子,想必有着深意——一"心念一转,恍然又忖道:"是了,想必他看裴兄身罹残废,将来定好利用些。"当下心念又自数转:"裴兄久遭困苦、欺凌,此刻有了这种机会,我何不将计就计,让裴兄大大地扬眉吐气一番,也不在他和我交友一场。"这"七巧童子"吴鸣世,自髫龄闯荡江湖,即凭过人的心机,闯下一份"万儿",他面上看来虽是飞扬跳脱,笑面迎人,其实却是面和心冷,多年来独来独往,非但没有朋友,就连他的师承来历,武林中却从未有人知道。

但不知怎地,他一见裴珏,便觉投缘,这种心智深沉、素性淡薄之人,不交友则己,一交友亦是全心全意,不会半点虚假。

此刻他心念转来转去,便都是为着裴珏着想,目光一抬,只见那"神手"战飞正和"金鸡"向一啼互相瞪视,看来彼此都恨不得将对方一掌打死才对心思,暗中一笑,朗声说道:"战老前辈高知卓见,小可自是心折不已,但向帮主方才所说的话,也不无道理,小可年轻识浅,又是局外人,本无插言之余地,但各位既然看得起小可,那裴兄又是小可之至交,小可虽然拙愚,却也不得不说几句话了。""神手"战飞暗中一伸大拇指,忖道:"久闻这吴鸣世是武林神童,此刻一见,果然是口才便捷,言语得体,奇怪的是,不知他怎会和这聋哑残疾有着深交——"却听"金鸡"向一啼大声道:"吴兄有什么话,只管说出来便是。"他对"七巧童子"此刻已大生好感,一心以为他定会帮着自己说上两句话的。

哪知吴鸣世微微一笑,却道:"若单以此事而言,小可是站在战老前辈这边的——一"他此话一出,那"金鸡"向一啼不禁面容骤变,"神手"战飞却是喜动颜色,道:"吴兄尽管说下去,若有人阻拦,我姓战的先把他宰了。"吴鸣世一笑又道:"此事既成定局,又经击掌,按情按理,都万万反悔不得,何况我这裴兄天资超人,胸怀大度,做事一定极为公正,他这残疾,也是遭人暗算,被点了聋哑重穴而已,并非天聋天哑不治之症。""神手"战飞一捋长须,道:"吴兄亦是高手,对点穴一道,想必是十分精通的了,怎地不替贵友将此穴解开呢?"吴鸣世的眉一皱,道:"战老前辈有所不知,点中这裴兄穴道的,实是非常之人,所用的也是独门手法,小可虽有心,却是无能为力。""神手"战飞捋须笑道:"歧黄之道,老夫自信尚有三分把握,贵友之疾,老夫日后定要设法帮他治上一治,只是——"他哈哈一笑,又道:"吴兄方才既如此说,那么此约更是定要遵行的了?此事说急不急,说缓不缓,老夫明日清晨就要撤下武林帖,传语江湖,共贺此举——"他语犹未了,那"金鸡"向一啼突地将手中铁拐一顿,怪叫道:"此事尚待考虑,"回首望着莫氏兄弟,"万万不能如此草率。"莫氏兄弟对望一眼,目光各各一动,却未答话,那"七巧追魂"面上忽阴忽晴,想是在思考着什么,也没有发言。

此刻天虽未亮,但远处已有鸡啼,"神手"战飞突地冷哼一声,倒窜而起,凌空一个翻身,向院外如飞掠了出去。

他身法既是快如闪电,此举又是突然而来,等到莫南急问:"战老哪里去?"他高大的身影,却已消失在黑暗里了。

厅中群豪面面相觑,心中各是一怔,不知道这"神手"战飞此举究竟是什么用意。

"金鸡"向一啼一双眼晴,更是瞬也不瞬地望着门外,刹那之间,只听远处鸡鸣之声,一声连着一声,不绝于耳的叫了起来,但未过片刻,这些此起彼落的鸡鸣声,又复寂然。

大家此时更是奇怪,始始未作任何表示的"北斗七煞"之首莫南。

此刻双眉微皱,右手紧握着腰间的剑柄,沉声道。

"这位神手战飞,行事真是令人莫测高深,好生生的——"哪知话犹未了,那"神手"战飞的笑声,却又在门外响起,吴鸣世抬头一望,只见他右手仍自摇着折扇,左手却提着一条长索,索上竟捆着百十只鸡,长长地拖了下去,一路拖在身后,一只连着一只,但却俱都无声无息,想必都已死了。

这"神手"战飞一脚跨入大厅,日光凛然四扫,哈哈笑道:"你我畅淡甚欢,这些鸡却叫得讨厌,老夫一气之下,就将它提来杀了——一"他笑声突敛,冷哼一声,又道:"若还有鸡敢打断老夫的清谈,哼——"左手一抬,将那条长索上捆着的一连串死鸡,都带了进来,冷笑又道:"这些鸡就是榜样。"吴鸣世心中暗笑,知道这"神手"战飞此刻正是指桑骂槐,他口口声声骂的是鸡,其实骂的却是"金鸡"。

那向一啼亦非呆子,此刻腹中亦是雪亮,大怒之下,面容骤变,方待反唇相驾,目光转处,却见那百十只死鸡,动也不动地躺在地上,身上半点伤痕都没有,但鸡头却全部扁了,显见这是被"神手"战飞的手法所伤。不禁暗叹一声。心想此处本是荒郊,四下并无人家,而这战飞竟能在片刻之内,将这些显见不在近处,而且绝非一家所养的鸡,只只杀死,这种身手之惊人,确非自己能及,又想到三两月前,自己和"七巧追魂"以及莫氏双煞联手对付他,那五煞莫北尚且施展出"北斗七煞"仗以成名、武林中最为霸道的暗器"北斗七星针"来,却也未占上风,自己若是一人惹恼了他,岂非要吃眼前之亏。

这"金鸡"向一啼虽然性情暴躁刚强,但亦久走江湖,正是眼里不揉沙子的光棍,眼前亏是万万不肯吃的,一念至此,肚内暗驾几声,却将口中的话,忍了回去,倒退一步,抬头望着屋顶,也学着裴珏的样子,像是变得既聋又哑了。

"神手"战飞冷笑一声,睥睨四顾,又道:"既然无人反对,此事便成定局,我战飞此刻就先参贝未、江南绿林道的总瓢把子裴珏裴大先生了。"这"神手"战飞语声一、落,右手一招,将手中的折扇,插在领口之后,长袖微抖,竟又深深向裴珏当头一揖。

哪知裴珏此刻心中正是思潮翻涌,想到自己一生之中的情、仇、恩、怨,想到那骄纵但又温柔,温柔却又刁蛮的檀文琪,又想到她的父亲"龙形八掌",心中忖道:"我爹妈全死,孤苦伶仃,檀大叔将我收留了,我本该好好报他恩才是。但不知怎地,我却又为什么对他心中总有些难言的恶感,唉——不论如何,这次我偷跑出来,总是有负于他。"又想到那天真可爱的袁沪珍:"我在这世上本是寂寞得很,只有珍珍给我那么多安慰,但是我走了,却连她也没有告诉一声,唉——她不知道要多么伤心了。"于是,他又开始想起孙锦平:"她对我也是那么好,常常帮我做事,也没有因为我是个残废的无用之人而看不起我,还有孙老爹,他也对我很好,唉--我却没有报答他们,反而害他们因为那两本书而死在别人手上。"这受尽欺凌、尝遍炎凉的少年,此刻却一心一意地回忆着人家对他的好处,一心一意地责备着自己,以为自己负了人家。

一时之间,他像是又回到飞龙镖局的后院里,檀文琪温暖而娇小的身躯,此刻仿佛又在他怀中,他仿佛又看到这少女被她爹爹带走时,回头望着自己幽怨的一瞥;又仿佛回到那条长长的,铺着碎石子的路上,秋风瑟瑟,落叶满天,他正牢着袁泸珍的小手,一面天真地笑着,一面部又说些忧伤的事。

是以他对那于神手"战飞的一揖,根本没有看到,战飞抬头一望。亦自看到他面上这种如痴如醉的神情,不觉怔了一怔,但随即大笑起来,回过头去向那"七巧迫魂"及莫氏兄弟道:"你们怎地不来参见?"却听那"七巧追魂"干咳一声,冷冷道:"此事固然已成定局,但战兄你却忘了一事。""神手"战飞面色一沉,道:"忘了什么?"

"七巧追魂"那飞虹哈哈一笑,道:此"事乃战兄所创,战兄自然赞成,莫大哥兄弟亦是早已赞成,向帮主此刻亦无反对之意。至于小弟么,自然更无话说,只是——"他故意一顿话声,目光微扫,只见"神手"战飞面上,果然露出焦急而发愕的神色,像是在急于等待着自己的下文,不禁微微一笑,伸手指了指站在旁边的裴珏,接着笑道:"只是战兄却忘了问问人家自己,是否也赞成此事呢?"此话一出,不仅"神手"战飞为之一怔,吴鸣世也不禁呆了一呆,忖道:"我与这裴兄虽仅是一日之交,但却已看出他是个磊落男儿,若是让他在这种情况下答应此事,他是万万不会肯的。"此事一成、他由一个默默无闻的少年,陡然变为江南绿林道的总瓢把子,自是平步青云,但心念数转,目光一抬,只见那"金鸡"向一啼面上露出得意的神色来,莫氏兄弟仍然是面目冷漠,无动于衷,只有战飞却已焦急问道:"吴兄,贵友裴兄画得一笔丹青,想必识得字吗?可否以笔代口,问他一问?""吴鸣世心念已定,笑道:"这个倒无须如此,只要小可一问便知。"伸手一拍裴珏的肩头,裴珏陡然一惊,方从那混合着悲伤和甜蜜的往事中醒来,只见自己身前,围绕着那些他根本不知道来意的人,而自己那倾刻便成相知的朋友,正在指手划脚地向自己比着手式。

他根本不了解这些手式的意思,只见这少年忽而屈起手指,忽而摊开手掌,忽而两手互搭,忽又作出抱拳作揖的姿势。心中不觉大为奇怪,转目一望,只见每个人都在凝目望着自己。

吴鸣世见了他一脸茫然的神色,心中不禁好笑,其实这些手式的意思,他自己也根本不知道,只是他天性偏激,正是至情至性之人,知道裴珏久遭欺凌,便希望裴珏大大地扬眉吐气一番,极愿裴珏能做那江南绿林道的总瓢把子,是以此刻他便胡乱做些手式,只要裴珏一点头,此事便才成功。

他手式越比越多,裴珏也越来越怔,忽然看到他一指大厅,又一指地上的布袋,便在心中暗忖:"他是否问我要不要在这里煮些东西吃?"转目一望,便摇了摇头。

"金鸡"向一啼一见大喜,"神手"战飞却面容骤变,吴鸣世见他忽然摇起头来,心中一急,但面上却也不动声色,心念极快地转了几转,方自开口解释道:"我是在——"哪知却见裴珏又突然点起头来,原来他方才思潮如涌,什么事都忘记了,此刻一见这直到此刻他还不知道姓名的"知己"一指那布口袋,又想起方才那锅"铜镯煮成的汤",肚里就觉得有些饿了,是已便不住点头,又忍不住笑了起来,想到那梳着辫子的姑娘羞答答送去葱姜的样子,他不禁笑得更加厉害。

吴鸣世长长松了口气,笑道:儿这位裴兄真是固执得很,小可向他解释半天,他才答应了。""金鸡"向一啼重重哼了一声,将手中铁拐一顿,便已走到门口,忽然眼前一花,"神手"战飞已挡在面前,冷冷道:"没有参见总瓢把子的人,谁也别想离开这里。""金鸡"向一啼双目一张,只觉一股怒气,直冲心胸,但却又自知不是这"神手"战飞之敌,两人目光相对,瞪了半晌,向一啼勉强将这股怒气,按在心里,缓缓回转身,一面转着念头:"我将这小子宰了,看你还找谁做总瓢把子去。"暗地冷笑一声,缓缓走到裴珏身前,双拳一抱,亦自深深一揖。

裴珏又是一怔,扭过身子,去望吴鸣世,哪知那"金鸡"向一啼一揖之后,突地双拳齐出,快如闪电地打在裴珏身上,铁拐一点,身形倒窜,凌空一个筋斗,将手中的铁拐借劲抡出,乘着"神手"战飞侧身一让之时,便已掠出门外,铁拐一点厅门,箭也似地窜了出去。

"金鸡"向一啼称雄武林,井非幸致,这全力一击,力道何止五百斤,幸好方才裴珏身躯一扭,是以这一击没有击在胸上,但他亦是全身一震,天地宇宙在这一刹那之间仿佛都为之跳动起来,他整个身子也被震得直飞了出去。

那段已将燃尽的蜡烛,远远落到这大厅的角落里,光线立刻一黯。

这"金鸡"向一啼,纵身、挥杖、出门、裴珏身飞、烛灭,几乎是在同一刹那中发生,"神手"战飞大喝一声,猛一长身,有如离弦之箭般追了出去。

但那"金鸡"向一啼的身形,已在十丈开外,这缺了一足的武林豪士,身手之快,端得惊人。

"神手"战飞全力而追,倏然十数个起落,便已掠出了百丈,但却仍然和他有着一段距离,战飞知道自己若想追上他,并非易事,心念一转,想到裴珏仍然留在厅里,不知生死如何,那"七巧追魂"等人若在此刻有何举动,那么自己岂非前功尽弃。

一念至此,他便回身掠了回去,一人大厅,只见厅内光线昏黯,连半条人影都没有了,只有吴鸣世的一个大布袋和一堆死鸡,仍然留在地上。

他大惊之下,随即冷冷一笑,突地抬头大喝道:"须新,你下来。"喝声方住,大厅承梁之上,已跃下一、条人影来,"噗"地一声,落在地上,连身上和头上的尘上都没有拍,就躬身站在"神飞"战飞身前,动也不动,正如和世间所有的奴才见着主子的神情一样。

"神手"战飞便沉声道:"你可知道方才那些人到哪里去了?"那须新苦着脸,呐呐地答不出话来,原来他在承梁上蹲了一天一夜,方才竟睡着了,直到战飞大声一喝,才将他惊醒过来。

"神手"战飞浓眉一皱,目光之中,满含杀机,瞬也不瞬地瞪在须新脸上。须新只觉浑身发冷,冷汗直流,"噗通"跪了下去,哀声道:"小人——没看到。""神手"战飞冷哼一声,厉声道:"养着你们这些废料,真是无用。"缓缓伸出手掌,向那须新头上拍去,须新眼望着这双手掌,全身不住地颤抖,却连躲都不敢躲。

哪知"神手"战飞掌到中途,竞突地放了下去,挥了挥手和声道:"你呆了一天,快去歇歇吧。"又道:你身体不好,将这些鸡拿回去煮汤来吃,以后就不会常常想睡觉了。"那须新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怔了一怔,咯咯在地上叩了几个头,抬起那堆死鸡,感激涕零地去了。须知"神手"心智深沉,城府极深,正是枭雄之才,方才心中虽是满肚怒火,但转念之间,想到事已至此,杀了他又有何用,不如放他去了,让他以后更死心塌地地效忠自己。古往今来,一心想成霸业的枭雄俱是如此,又岂只战飞一人而已。他思索半晌,连连冷笑道:"你若逃过老夫的掌心,哼——"缓缓走到那幅画前,将那幅画仔细地卷了起来,缓缓回身,目光一转,倏见厅门之前,赫然站着一人,竟是那"七巧追魂"那飞虹。

这一来倒大出"神手"战飞意料之外,怔了一怔,沉声叱道:"他们人呢?""七巧追魂"面上毫无表情,冷冷望了他一眼,回身走出,一面道:"跟我来。""神手"战飞满腹怒气却只得按捺住,跟在他身后,只见他肩头不动,腰身不回,脚下却走得飞快,像是连脚尖都不沾地一般。

两人各各铁青着脸,一言不发,走了半晌,那"七巧追魂"突地冷冷道:"那莫氏兄弟若是救待了那姓裴的,定然对他感激,日后莫南要说什么话,他也不好意思不听。"这"七巧追魂"头也不回,冷然说出这几句话来,"神手"战飞不禁心中大动,但却仍然装着无动于衷的样子道:"听又怎地?不听又怎地?""七巧追魂"冷哼一声,道:"他听不听莫氏兄弟的话,自然与我无关,可是——哼,要知道北斗七煞兄弟七人,论实力也不在阁下之下哩。""神手"战飞心中不禁又为之一动,沉忖了半晌,忍不住道:"依那兄之见,又该如何呢?"语气之中,冷冷冰冰的味道已一扫而空。

"七巧追魂"脚下不停,口中却道:"依我之见,我若是你,便找一个能助你一臂的帮手,两人同心,力能断金,神手战飞聪明一世,难道会糊涂一时吗?""神飞"战飞一拍前额,连连道:"正是,正是!"又道:"其实小弟早有结交那兄之意,只是难以启口而已,此刻那兄既如此说,想必是肯折节下交的了。"其实这"七巧追魂"说第一句话时,他便已窥破真意,只是他城府极深,直到此刻才做出恍然大悟,欣喜无比的样子来。

"七巧追魂"突地停下脚步,一言不发地伸出右手来,战飞目光一转,亦自伸出右手,只听"拍、拍、拍"三声,两人已对击了三掌,那飞虹冰冷的目光里,闪过一丝喜色,但随即淡淡道:"那姓裴的伤势并不甚重,绝不会伤了性命,可只就凭那姓奠的兄弟两人,却绝对治不好他。依我之见,战兄也不必太快将他的伤冶愈,也不要说出伤势的轻重来,先拖一段时期再说。若是这姓裴的表示很买我们的账的样子,战兄再将他治愈,也不算迟,否则——哼他又是冷笑一声,伸出左掌,立掌如刀,做了个往下"切"的手式,一面又道:"就想法把他宰了。""神手"战飞心头一凛,忖道:"这那飞虹手段之狠,心肠之辣,看来竟还在我之上,日后若不将他除去,莫要我也着了他的道儿。"口中却笑道:"那兄之计,真是妙绝人衰,只怕张良复生,诸葛在世也不过如此,小弟一介武夫,日后还要那兄时常赐教才是。""七巧追魂"微微一笑,道:"这个自然。"转身又往前走,心中却在想道:"这姓战的表面上看来虽是个直肠汉子,说起话来也好听得很,其实他心里想什么,谁也不知道,此人城府太深,日后若不好好对付他,说不定他就会先下手将我除去。"两人虽然心中各自转着念头,但脚下却都极快,走了半晌,战飞只见前面一片稻草之中,盖着三五间房子,此刻窗内灯火荧荧,照得窗纸一片昏黄,知道便是那莫氏兄弟存身之处了。

"七巧追魂"果然侧首道:"到了。"身形加快,倏然几个起落,掠到那栋房子门前,伸手一推,闪身掠了进去。走入室内,只见迎门一张卧榻上,睡着兀自晕迷着的裴珏,吴鸣世满面关切之容,坐在床侧,那莫氏兄弟却一个举着油灯,一个俯首看着裴珏的伤势,手里拿着一包金创药,正缓缓往裴珏伤处倾倒。

"神手"战飞和"七巧追魂"走进房里,竟没有一个人回头看他一眼。

"神手"战飞鼻孔里重重哼了一声,一个箭步,窜到床前,突然劈手一把夺过那莫南手中拿着的金创药,看也不看就往地上一丢,一面冷笑道:"这种药怎治得了病!"俯身一望,只见裴珏肩胛上的衣袂,已被撕开,露出里面已经青肿老高的肉来,他用手指轻轻一按,又自皱眉道:"不知道骨头碎了没有?"根本再也不望莫南一眼。

莫南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倏忽换了好几个颜色,终于一言不发地后退三步,回头一望,那"七巧追魂"那飞虹枯瘦的面庞上,正自泛出一种奇怪的笑容。

他冷笑一声,腹中暗骂:"总有一天,哼——"哪知他念头尚未转完,门外突地传来一声森冷笑声,一个娇柔清脆的口音,用十分冰冷的语气,一字一句他说道。

"谁是北斗七煞中的老大、老五,统统给我滚出来!"他大惊之下,骇然而顾,只见一个身躯婀娜,面目如花的女子,一手抹着门框,俏生生地站在门口,一双媚目之中,露出阵阵令人心悸的寒光来,正自缓缓自每个人面上扫过。

屋中之人,除了受伤的裴珏之外,可说都是当今武林中的一等高手,但却没有一人知道这女子是何时而来,从何而来的。

看了孤星传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童话村小说哟。

阅读全文
97

宫心传

烟雨繁华小说宫心传,烟雨繁华小说宫心传在线阅读宫心传由烟雨繁华所著,是一本题材新颖,情节吸引的其他小说,本站提供宫心传笔趣阁最新章节及文字版章节无弹窗免费全文阅读。……

作者:烟雨繁华类别:悬疑小说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