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岛夺宝

鬼岛夺宝

时间:2019-05-17 19:18:22来源:网络

东方焜和阿强从栈桥回到王子饭店,进入大堂后径直朝电梯间走去,忽然从旁边休息区的沙发上站起来两个人来,向他俩迎面走过来。拦住东方焜去路的这俩人前面的是个外国人,跟在他后面的却是个中国人,这个外国人穿着一身条纹西装,恭恭敬敬地用中国话对东方焜说:“先生请留步,请问先生是不是叫东方焜?”东方焜稍微点了下头

鬼岛夺宝小说

《夺宝勇士》第一季《鬼岛夺宝》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一艘德军巡洋舰满载从中国掠夺的巨额财宝沉没于黄海。三十年后,留学回国的青年东方焜无意中发现了德军巡洋舰沉没前藏匿于鬼岛上的宝藏资料,于是前往鬼岛寻找这批属于中国的宝藏。令东方焜没有想到,纳粹残余和日本武士家族都在争夺鬼岛宝藏中的神秘宝物命运之箭,于是一场惊心动魄的宝藏争夺战在各方势力中展开,然而最终结果却出乎所有人意料……

东方焜和阿强从栈桥回到王子饭店,进入大堂后径直朝电梯间走去,忽然从旁边休息区的沙发上站起来两个人来,向他俩迎面走过来。

拦住东方焜去路的这俩人前面的是个外国人,跟在他后面的却是个中国人,这个外国人穿着一身条纹西装,恭恭敬敬地用中国话对东方焜说:“先生请留步,请问先生是不是叫东方焜?”

东方焜稍微点了下头,“不错,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我们在此等候东方先生已经好几个小时了,有人想跟先生商谈一下海岛寻宝的事情,不知道东方先生能否前往?”

“哦!海岛寻宝?”东方焜的心随之一动,虽然他已经猜测到有几股势力在围绕着宝藏活动,但是想不到会有人直截了当地找上自己,他紧接着问:“是谁想跟我商谈?”

“见面您就自然知道了。”

“那去什么地方?”

“就在三楼的客房里。”

东方焜沉思了几秒钟,然后说:“好吧,请前面带路。”

“请这边走。”那人说完转身向大堂正面的楼梯走去。

东方焜边走边琢磨,会是谁找自己商谈?知道自己寻宝的人没有几个,再说青岛也没有人认识自己。他还在纳闷的时候,前面的人已经在一个客房的门口停下脚步。

领路的外国人按了一下门铃,很快有人从里面打开了房门。东方焜一眼就看到了客厅沙发上坐着的德国人,而且是跟自己打过三次交道的那个德国人,他的心里明白点其中的意思了。

纳粹上校见东方焜来了,马上起身迎上来,满面笑容地说:“东方先生,按你们中国人的话说我们是不打不相识,非常荣幸能邀请到先生。”

阿强跟在少爷身后,房门打开的时候他也看清了里面的德国人,他的手不由自主地伸进怀里,握住了插在腰上的大镜面的枪柄,同时大拇指将机头扳开,就这样一只手握着枪柄走进了客房。

客厅内除了领头的德国人,还站着四个人,阿强认出这些人都曾跟着这个德国人袭击过他们,他迅速向门旁迈了两步,然后一个站在墙角处,他抢占的这个位置只有一面对着房间里的人,如果出现意外情况便于还击。

东方焜走进客厅时瞥了一眼旁边的古色古香的大落地钟,时针已经指向了一点,心想凌晨一点钟了这个家伙还在等自己,看来够有耐心的。

“找我来有什么事情要商量?”东方焜冷冷地问,他显然对这个人没有好感。

上校并不在意东方焜的态度,依然笑容可掬地说:“先请坐,请问东方先生喝点什么?威士忌还是白兰地?要不来杯青岛啤酒,这可是我们德国人在这里建的酒厂,生产工艺完全是按照我们德国的标准进行的”

喋喋不休的废话让东方焜觉得心烦,他马上“回敬”了对方一下,“不光啤酒厂是你们德国修建的,还有青岛城和胶济铁路也都是你们德国人修建的,但是你们的目的不是为了帮助我们,而且为了掠夺。”

说话的同时东方焜的心里也在暗暗地想,对方竟然知道自己的名字,很可能对自己进行了调查,看来是有备而来。

“东方先生,您是毕业于美国的学者,应该比其他中国人更清楚,看待问题要从正反两方面出发,你们中国人更多的是看到了我们的侵略,却没有看到我们给你们建设了一个漂亮的城市,开创了现代工业,正是由于我们奠定的现代工业的基础,才使山东半岛由单纯的农业向工业化转变,胶济铁路的建成给落后的中国带来的影响和变化是有目共睹的”

东方焜摆摆手制止了德国人的高谈阔论,“你请我来不是为了给我讲这些的吧,有什么话请直说,不用拐弯抹角。”

“哈哈我讲这些的目的是在说明我们两国的友好往来,请先生不要介意,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冯.汉德尔,党卫军上校。”

“原来真的是个纳粹。”东方焜忍不住低声嘟囔了一句,他接着又望着汉德尔上校说:“你们不是已经投降了,还来我们中国做什么?”

汉德尔上校轻轻地摇了摇头,用异常坚定的口吻说:“不,我们纳粹军队只是战败了,从来没有投降,投降的只是主降派,我们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仍然存在,我们的组织依然分布在世界各地,终有一天我们还会再站起来,我们都在为此为奋斗着”

在汉德尔上校挥舞手臂的时候,东方焜注意到他的手指上戴着一枚镶嵌着金鹰和十字图案的戒指,戒指的底色为海蓝色,看来这个家伙曾经在海军服役过。

“汉德尔上校讲的这些跟我都没有关系,我只是要知道你让我来做什么。”东方焜不耐烦地说,他可不想听对方讲所谓的民族社会主义。

汉德尔上校向旁边伸出手,站在他身后的一个家伙随即把一个记录本递到他的手里,东方焜注意到这个记录本正是自己用来交换岩丽小姐的那本。

汉德尔上校接过记录本后展示给东方焜,同时微笑着说:“阁下一定很眼熟吧,这是您交给我的,但是却不是我丢失的那本,虽然封面和里面记录的内容都与我的那本一致。我在惊讶的同时也知道了记录威廉王子号巡洋舰沉没的航海日志竟然不是一本,所以我就安排人对您进行了详细的调查。”

汉德尔一边说一边站起来,情不自禁地摆弄着双臂,姿势非常幽雅如同一个绅士,话语阴阳顿搓象是在演讲,“想不到东方先生竟然是毕业于美国斯坦福大学建筑工程学院的高才生,您虽然是学习建筑专业的却并不死板,爱好兴趣广泛,喜欢考古、旅游、探险、航海等等富人们热衷的游戏,而且还当过兵打过仗,年龄不大却经历丰富……”

东方焜表情平静地看着喋喋不休的汉德尔上校,心想这个家伙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自己调查的一清二楚,说明他的背后肯定有股强大的势力在支持着,而且在美国和中国都有他们的势力分布,看来这个家伙说的在世界各地都潜伏着纳粹党徒并非假话。

“东方先生既然有威廉王子巡洋舰的航海日志,那么对它运载的宝藏就一定有所了解,而且我们发现先生到青岛后一直在进行着秘密调查,因此我打算跟阁下合作一起寻找这笔宝藏,您意下如何?”

“噢!汉德尔上校打算怎么样合作?”东方焜好奇地问。

“东方先生请恕我直言,据我了解阁下目前就两个人,身单力薄,要想到海岛寻找宝藏恐怕困难重重。我可以为阁下提供充足的人力和物资,保障您的探宝之行。”

“合作的条件是什么?”东方焜直截了当地问。

“如果能找到宝藏,所有的财宝全部归阁下,我只要里面其中一件东西”还未等汉德尔上校说完,东方混就已经知道他的意思。

“命运之箭,汉德尔上校是想要具有神秘力量的‘命运之箭’对不对?”东方焜一语道破天机。

汉德尔上校点点头,“不错,我只要这只箭,其它所有的宝藏全部归阁下。”

“成吉思汗的‘命运之箭’,无论谁拥有了神箭也就能主宰世界,我想这也就是你们想得到神箭的本意吧。看来你们纳粹真的是不甘心失败,妄想通过借助神箭的力量东山再起,我说的不错吧汉德尔上校?”

“聪明,真聪明,阁下不愧是斯坦福大学的高才生,什么都瞒不过您,我相信这个合作对东方先生来说是有利无害,因为我们有很强的实力,我手里有足够大的汽艇,先进的潜水装备,还有金属探测仪,这些都是海岛寻宝必须的设备……”汉德尔上校连声赞扬东方焜的同时没忘记炫耀自己的资本。

“我有一点不明白,既然你们有很强的实力,为什么不自己去寻找宝藏,反而与我合作?”东方焜不解地问。

“哈哈……因为我一直相信宝藏是有灵性的,并不是什么样的人都能找到它。有人的家中墙角处扔着一个旧东西,或是一件瓷器或是一块不起眼的石头,被主人视为垃圾、废物的东西也许会是一件无价之宝,这样的事情可太多了,越是珍贵的东西,有缘的人才能得到它。”

“上校说的这个我到是很赞成,我也相信世界上的任何事物都是有灵性的,所以做任何事情都必须遵循一定的理念,否则很难成功,你们德国纳粹对这一点应该认识最深刻。”东方焜的话语里带着讽刺的味道。您下载的文件由www.27txt.com(爱去小说网)免费提供!更多好看小说哦!

汉德尔并不在意东方焜挪喻的神态,接着说:“事实上自从威廉王子号沉没后,我们已经多次组织过秘密探寻,并且找到了威廉王子号巡洋舰的沉船遗址,但是一直没有发现藏匿的宝藏,我相信凭借东方先生的聪明才智一定可以找到宝藏,这就是我要与阁下合作的原因。”

听完汉德尔上校的话,东方焜沉思了一下,他忽然注意到汉德尔上校身后几个彪悍的家伙正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他心想目前情况下不能跟对方来硬的,必须见机行事,于是对汉德尔上校说:“这件事至关重要,我需要仔细考虑后才能答复你,现在已经很晚了,我要回去休息了。”说着话东方焜站起来,同时用手捂着嘴打了个哈欠。

汉德尔上校见此情景只好说:“好吧,希望东方先生尽快答复,我也不打搅先生了。”

东方焜和阿强回到楼上自己的客房,阿强忍不住抢着问:“少爷,你不会是想跟德国鬼子合作吧?”

东方焜见阿强着急的样子,故意逗他说:“为什么不?有这种可能!”

听到这话阿强真的急了,“老爷要是知道你跟德国鬼子合作非生气不可,咱可不能干这种被人骂的事情。”

“哈哈大哥,逗你玩呢,我怎么可能跟他们合作,我刚才用的是缓兵之计,你没见他们的人虎视眈眈地盯着咱们,好汉不吃眼前亏,这都不懂。”

“吓我一跳,我还以为少爷真的要跟他们合作呢。”阿强长出了一口气,然后接着问:“少爷,那我们接下来做什么?”

“当然是找船了,先找到出海的船,然后再准备工具和物资,咱们必须抢在德国人的前面行动。”东方焜说着话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接近四点了,于是催促阿强,“再有两个小时天就亮了,抓紧时间睡一觉。”

很晚了,阿强没有回去,合衣躺在客厅的长沙发上休息一会儿,因为天亮后俩人就要开始行动。

东方焜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刚刚发生的一切象放电影一样,一幕幕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不管是神秘小楼内的图书资料,还是那个冯.汉德尔上校都让东方焜的心难以平静,他干脆又从床上坐起来,顺手拿过放在床头柜上的海图仔细地研究起来。

海图上有条清晰而短短的航线,那是他根据那本航海日志所记录的威廉王子巡洋舰的航行而标出的,望着航线消失的那个点东方焜沉思起来,这里就是他将要前往的海域,他现在还想象不出这里会是什么样的景象。

不知不觉中天已经大明大亮了,阿强蹑手蹑脚地推门进来,发现东方焜背部斜靠在床头上,正坐在哪里思考问题,他惊讶地问:“少爷,你没睡啊还是刚起来?”

“哦,我也不知道。”东方焜被阿强从沉思唤醒,随后又问了一句,“几点了?阿强。”

“快七点了,我已经叫了早餐,很快就会送过来。你快下床去洗漱一下吧。”阿强边说边打开衣橱帮东方拿衣服。

“少爷,你今天穿那套衣服?”

“随便。”说着话东方焜已经走进了卫生间。

这时,响起门铃声,阿强急忙过去打开房门,送餐员手扶着餐车站在门外,上下两层的餐车都盖着明亮的银制罩子,看不见下面的食物。

送餐员把餐车推进客厅后问阿强,“请问先生是在客厅用餐还是卧室?”

阿强指指宽大的茶几,“就放在那上面吧。”

送餐员先把一个洁白的台布迅速铺在茶几上,摆上一副刀叉和叠成王冠样的餐巾,然后从餐车上取下大小不一的漂亮银制盖子,把精美的西式早点一一摆放在台布上,面包、黄油、果酱、煎蛋、牛奶,还有一碟漂亮的水果拼盘,非常丰富。

阿强摸出一张五元的金圆劵递给送餐的男生作为小费,送餐员高兴地对他说了声谢谢,转身推着餐车走出客房。

这时候东方焜已经从卧室里出来,他坐到沙发,忽然发现只摆放着一套餐具,马上对阿强说:“咱们是哥俩,以后吃饭不要分开。快,坐下来一起吃。”说着话把餐叉递给阿强,自己伸手拿起一片面包,用餐刀抹上黄油,笑着说:“我用手抓着吃就行,抓紧时间吃,吃完了咱们就去租船。”

“少爷,这不合规矩”

“阿强,你哪里这么规矩,你以后再跟我讲规矩我就真生气了,我们是兄弟,不是主仆,听明白了吗?”东方焜在美国接受的教育,思想开放,所以不习惯于这一切。

阿强了解东方焜的性格,见他生气了,于是坐到旁边的沙发上一起吃起来。

俩人吃过早餐后就离开了客房,准备去码头租船。

从电梯间出来,此时饭店大堂内的客人还不多,在向门外走的过程中,东方焜就感觉旁边有两个人在注意着自己,他并没有太在意,出了饭店向右拐,沿海滨路向前去。

走出百米后,东方焜有意无意地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刚才大堂的那两个人也已经从饭店出来,不紧不慢地跟在他们后面。

被人跟踪监视的滋味很不好受,东方焜的心里顿时不高兴起来,自从来到青岛后处处遭人算计,东方焜感到很窝火。现在早上刚出来就被人盯上,他决定教训一下后面的人。

东方焜装作没有发现后面的人,他边走边对阿强说:“阿强,不要向后看,现在有两个人在后面跟着咱们,你看我的动作行事,听明白了没有?”

“知道了。”阿强答应了一声,依然若无其事地跟在东方焜身后。

东方焜说完后拐向了右侧的街道。青岛市区的街道因为没有一条是正南正北的街道,所以向市民询问道路的时候,对方都是告诉你从哪个路口左拐或右拐,不会说向南走或是朝北走,在这里基本没有方向感。

东方焜现在要去的地方在亨利王子饭店后面的一条街道,这里有一个Y字的街口,而且在这个街口不远处又有横向街道,昨天从这里经过的时候他就注意到这里,距离Y字街口急拐弯不到五米还有小门,拐弯后藏进小门内,对方还以为你从前面的街道走了,这里绝对是埋伏的好地方。

不到五分钟俩人就走到Y字形的这个街口,他们没有继续向前走,而是拐到另一条斜岔的街道,拐过去后东方焜快走了几步,然后迅速闪身躲藏到了旁边的一个门口里,阿强也紧随其后躲了进来。

不到一分钟东方焜就听到急转弯的地方传来急促而零碎的脚步声,很快有两个人影从小门口一闪而过。

东方焜从怀里掏出华瑟PP双动手枪,迅速冲了出去,然后举起手枪对准前面的俩人的后背大声说:“都给我站住。”

前面的两个人顿时停下了脚步,随后慢慢回过身来,见两个枪口指着自己的胸口,俩人不由自主地张开双手,示意没有携带武器,其中一个人赶紧说:“东方先生,请不要误会。”

“你们是什么人?怎么会知道我?”东方焜疑惑地问。

“请不要误会,我们没有恶意。”

“回答我的问题。”说话的同时东方焜点了一下手里的枪,示意对方放老实。

两个人相互望了一眼,似乎在交换意见,见没有办法只好说:“赵钧宇您一定认识,他担心东方先生有危险,特意让我们来的保护你们。”

“赵先生?是他让你们来跟踪监视我们?”东方焜怎么也没想到会是他让人来监视自己,他心里忽然有种被耍弄的感觉,本来对赵钧宇产生的好感荡然无存。

“东方先生不要误会,我们不是来监视你的,赵先生真的是让我们来保护两位”

还没等这个人说完,东方焜就打断了他的话,“好了,不要再说了,麻烦回去告诉赵先生,就说我谢谢他的好意,没有事请不要来打搅我,你们可以走了”东方焜说到这里挥手示意两个人快走。

见两个人消失在前面的街口,东方焜闷闷不乐地转身向回走,阿强见他生气了,急忙打圆场,“少爷,也许赵先生真的是好意,你不要生气。”

“如果是好意为什么不明说,难道要这样偷偷摸摸地跟在后面?这不是跟踪是什么?”东方焜气呼呼地边走边说。

东方焜的话让阿强无法辩解,因为赵钧宇是他找来的,所以这件事情让他感觉很难为情,用自责的口吻说:“对不起少爷,我,我”

“没你什么事,阿强,你不用自责。”东方焜知道阿强的心里不好受,于是安慰他。

走了几步后东方焜忽然又对阿强说:“看来没让常松林跟我们一起来是对正确的,面对一笔巨额财富,没有人能抵御它的诱惑,共产党也一样。”

俩人早上高高兴兴地出来,没想到让这个小插曲弄的不太快乐,不过等来到大港,东方焜就将不快忘掉了。

东方焜打算租用一艘小型的运输船,排水量在几百吨,最多一千吨的就可以,太小了出海不安全,太大了又浪费。

来到港口后,他想先到一家船运公司询问一下,听听他们的报价如何,然后再找几家对比一下,最后再决定租用什么样的船只。

在距离码头不远的一个院内就聚集了好几家船运公司,他们基本上是有一到两艘货船,东方焜与阿强走进一家船运公司。

老板见有生意上门很热情的接待他们,东方焜对老板说想要到一个海岛考察,要租用一艘排水几百吨的船。

老板先问东方焜海岛的位置,东方焜从口袋里掏出叠着的海图,打开后指着早就标好的航线让老板看。

当老板看到东方焜手指的位置后,脸上的笑容马上消失了,随即摇头说:“对不起,我们目前没有空船,不能租船给先生,您到其它公司问问吧。”

东方焜感到奇怪,刚才还笑容可敬,怎么看过海图后就忽然变了脸,而且还下了逐客令。

怀着好奇心东方焜和阿强又走访了两家船运公司,结果竟然是惊人的相似,只要是得知他们要去的海岛,随即拒绝把船租给他们。

从一家船运公司出来,东方焜疑惑不解地对阿强说:“有点不对劲,我们要去的这个海岛肯定有问题,否则他们不会一听到要去的目的地就拒绝,而且他们的表情都怪怪得。”

“不错,我也发现他们的神情不对,刚开始都很热情,只要看到海图上我们要去的海岛,马上就变脸,这里面一定有蹊跷。”阿强也有同感地说。

“咱们得找个人了解一下里面的内情。”

“找什么人了解?”

“阿强,你去买几包香烟,咱们到码头边去找个船老大问问,他们最了解内情。”

“好。”阿强转身跑去买烟。

不一会儿阿强就回来了,两只手里各拿着两盒哈德门香烟,递给东方焜两盒。

东方焜不吸烟,对什么牌子的烟也没有研究,只见烟盒上印着一个手里夹着烟的美女图案,他顺手把香烟装进口袋里,然后沿着货运码头向前走去。

青岛的第一个人工码头是1892年修建的青岛栈桥。德军强占青岛后,于1898年德国国会通过了拨款决定,划拨500万马克修建青岛港。

东方焜所在的位置是青岛大港的第一号码头,建成于1904年,码头建筑是木桩混凝土式的,只能停泊小型货运船,码头上有铁路与胶济线相连接。

有一个四十多岁的人蹲在码头的北岸边,嘴里叼着烟看着起重机在向船上装货,从他的服装能看出是船上的人,东方焜靠近这个船员跟他闲扯起来。

“师傅是这艘船上的?”

“嗯。”老船工似乎不愿多说话,只是哼了一句,随手把快吸完的烟头扔在地上,站起来用脚踩灭。

东方焜见状,不失时机地从口袋里摸出两盒哈德门递给老船工,笑着说:“师傅请抽烟。”

老船工并没有推辞,伸手接过烟,随后看了东方焜一眼,用缓慢的语调问:“有事啊?”

东方焜急忙说:“想租艘船,您知道哪些老板都很黑,所以想找个懂行的师傅询问一下。一看您就是位经验丰富经历过风浪的老船长。”

老船工被东方焜捧了两句脸上马上有了笑容,“哈哈,我不是什么船长,不过海上的事情没有不知道的。”

“那您一定是经常在海上航行的老水手了,真的是太佩服您这样的人了。”

“你打算去哪里?运什么货啊?”老船工慢吞吞地问。

东方焜故作神秘地说:“要运的私货,所以我自己选择了一条航线,不过没有船家敢接这个活,不知道是为什么?”

“噢?你要走那条航线?”老船工好奇地问。

东方焜赶紧拿出海图,指着自己标出的航线,“我想走这条航线。”

老船工只瞟了一眼,神色就变得严峻起来,“怪不得,这条航线用经过‘鬼岛’,难怪没有船家敢接这个活。”

“鬼岛?您是说这个岛屿叫鬼岛吗?”东方焜指着自己要去的位置惊讶地问。

老船工眼睛遥望着苍茫茫的海面,仿佛在那望不透的神秘海域中藏着可怕的东西,他幽幽地说:“不错,在海上航行的人都把这里的岛叫鬼岛,所有的船都绕开这里,没有人敢靠近鬼岛。”

“您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东方焜着急地问。

“其实把这里叫鬼岛也只是最近十年内的事,以前这里叫海斑岛,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经过和靠近这里的船只十有八九会出事,有段时间至少有上百艘船只沉没在这块海域,以后就很少有船再敢靠近这一带,都流传海岛上有鬼怪,人们也就把这里叫鬼岛。”老船工的话语里流露出恐惧和敬畏,似乎提到“鬼岛”两个字就会沾上厄运一样。

“原来如此,难道没有人知道这些船是怎么样沉没的吗?”东方焜好奇地问。

老船工表情凝重地说:“没有,所有出事的船上没有一个幸存者,所以也就没有人知道那些船是怎么样沉没得。”说到这里老船工停顿了一下,又接着对东方焜说:“听我的话年轻人,千万不要从这里航行,命最值钱,不要为了赚钱而不顾命。”

“知道了,谢谢您了。”

东方焜说着话从阿强手里拿过另外两盒烟,一起递给老船工,原本是想用这两盒向其他人打听的时候用,看来是用不着了,索性一起都给了老船工。随后俩人默默地离开一号码头。

听了老船工的话后东方焜的心一下子沉重起来,照老船工说的这样,没有船家敢租船给自己去鬼岛,寻宝的事就难以进行了。还有一点就是为什么在这个海域会出现老船工讲的可怕怪事情,东方焜根本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怪,但又是什么神秘力量导致那么多船只沉没呢?

“鬼岛,少爷,我们真的要去鬼岛吗?”阿强见东方焜一直不说话,轻声地问。

东方焜听出阿强的声音了带着害怕的味道,于是笑着问他,“阿强,你相信世上真的有鬼吗?”

“应该有吧,要不为什么人人都说鬼怪呢?”阿强有些战战兢兢地说,仿佛鬼怪就在自己的身边。

“阿强,我也不知道世上是不是真正有鬼,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没有一个人见过鬼,所以我们也不会遇到鬼,如果去鬼岛能见到鬼那绝对是轰动世界的一个重大发现。”

阿强也被东方焜无所畏惧的精神感染了,马上笑着说:“少爷说得不错,如果真能见到鬼咱也看看鬼到底长个什么模样,就算死了也值了。”

看了鬼岛夺宝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童话村小说哟。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