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莱士人鱼

华莱士人鱼

时间:2019-05-17 19:15:31来源:网络

“……那肯定是以前的高频声波。传感器捕捉到了什么——在船的正下方……。有什么东西。不知道是什么。只不过那家伙在用高频声波叫着什么。我坐立不安,等回过神来,人已经跳进了海里。因为忘记戴水镜,眼神不大好使,但我到处也找不到那个东西。可是,周围的感觉变得很奇妙。蓝色海水中到处是黑色的影子,它们星星点点,简

华莱士人鱼小说

19世纪末,香港。相传生物学家华莱士发现了一条怀孕的雌人鱼,对其进行研究。好友之子海洲化却爱上了人鱼之女,与她缔结连理。1913年,华莱士留下一部名叫《香港人鱼录》的奇书后与世长辞,人鱼的传说失落在历史的尘埃里。一百年之后,一艘科学考察船正航行于茫茫太平洋,一条传说中的人鱼模样的东西围绕考察船久久徘徊。未久,一个叫海原密的年轻男子遭遇海难,沉入海底三个月竟然平安生还……人鱼传说缓缓铺展,一扇通往另一个神秘世界的门由此打开……

“……那肯定是以前的高频声波。传感器捕捉到了什么——在船的正下方……。有什么东西。不知道是什么。只不过那家伙在用高频声波叫着什么。我坐立不安,等回过神来,人已经跳进了海里。因为忘记戴水镜,眼神不大好使,但我到处也找不到那个东西。

可是,周围的感觉变得很奇妙。蓝色海水中到处是黑色的影子,它们星星点点,简直像是凭空冒出来的。这黑东西不断出现,我凝神细看是什么的时候,不一会儿那黑东西就覆满了四周。它们猛烈地动着,来回游动。

……是宽咽鱼。

和那时一样,无数的宽咽鱼在我周围蠕动。这东西让人觉得不舒服,我连忙要回到海面上去,呼吸也到了极限。……可是,怎么游也无法前进。眼前全是宽咽鱼。我已经拼命地向前游了。可是想一想,我是为了什么来到这儿的?是了……是为了要见那家伙。见到那家伙想要抓住他吗?……不是,不是那样的。我只是想见他,只要见见他就好了。什么?只是这样吗?是的,只是这样,只想看他一眼。不过我还是警惕着。人类虽然和我们很像,但与我们不一样。现在我溺水了。这家伙不是我们。哎?又有什么来了。向这边游过来了。那家伙是我吗?或者是我?……不……那是洁西……是洁西。”

一口气说到这儿,比利突然盯着空中,沉默了。

“比利,你稍微整理一下你的话好吗?”莱安说。

“‘那家伙’到底是谁?”

“呃?”

“你不是说,想见‘那家伙’吗?”

比利陷入沉思。

“是我。”

“……你想见谁?”

“所以是‘我’!”

莱安叹口气。

让比利躺在床上,莱安他们出了房间。洁西说还有话要谈,留在了那里。

回到起居室,莱安他们脸色很难看。

“严重的错乱状态。”莱安说。

“肯定是溺水受到了刺激。”杰克说,“到明天就好了。”

电话响了,高登去接。是艾法提的消防署署长西伯·昆汀打来的。西伯也是他们的熟人。

“有一艘渔船出事了。要布置我们的署员到凯利那的灯台那边,能帮个忙吗?”

这一带一发生海难,消防署的人肯定以海岬上的灯台为据点实施援救。这时,他们必定要来研究所借住。西伯说“帮忙”,指的是这个。

“触礁了吗?”

高登放下电话,杰克马上问他。

“不,是在海上漂流。可能是发动机系统坏了,那条船以前也出过事。”

“这儿的渔船都老得快散架了。那我回去工作。”

说完杰克回工作室去了。

洁西留在比利的房间,一个人向外面眺望许久。她没把自己的经历对任何人说。不能说出去。不知为什么,她坚信应该这样做。

“哎,比利……”

洁西招呼床上的比利。

比利裹在毯子里,洁西看不到他的脸。从刚才开始,比利也好像沉思着什么。

“比利,你在海里见到了什么?”

“……”

比利没有回答。

一艘渔船从艾法提出航,在圣劳伦斯岛洋面上突然失去了消息。当地的救援队马上出动,将近日落时分,负责搜索的直升飞机发现了正在漂流的渔船。从直升飞机上用无线电联系也没有应答,接近一看,甲板上躺着好几个船员。

向设在艾法提港的渔业协会应急中心汇报完情况后,直升飞机也没了消息。

入夜,消防队员来到研究所,莱安把客厅开放给他们。一个队员对莱安说:

“事情有点麻烦,也许还需要你们的援助。”

“没问题。有什么我们能做的,请尽管提出来。”

“谢谢。不巧艾法提的渔民几乎都出海了,我们人手不够。”

五名队员每四个小时一轮,派两个人上灯台放哨。留在研究所的人则频繁地与应急中心联络,紧张的状态持续着。

发现渔船,是在翌日上午。打捞船马上要出动,莱安和高登、还有羽陆都要上船同行。

艾法提应急中心像捅了马蜂窝一样混乱。到处都是渔民的家属,大声哭泣。

西伯署长看见莱安他们,忙走过来。

“麻烦你们真对不起。”

“别客气,救人要紧。”

“刚才往你们研究所打了电话,打错了。”

“什么事?”

“那个,想借用一下你们的船。”

“船不够吗?”

“漂流船就算了,但还必须找失踪的飞机。这方面想拜托你们。在这个岛上,只有你们船上的传感器设备最先进了。”

西伯突然哽住了。

“直升飞机上,有我的五个部下。……现在都在海底了。”

努力抑制住颤抖的声音,西伯让自己恢复工作时的表情。

“我想让四个队员坐你们的船。”

“明白了。我火速把船叫来。”

“不用,刚才在电话里已经拜托好了。杰克说,他会先把船直接开到漂流船那里。”

打捞船准备好后,于下午二点起航。

船上有西伯的下属十人左右,另外还有闻讯赶来的当地渔民。

羽陆夹在其中,和渔民们谈论一会儿后,回到莱安这边。

“那些家伙,说是因为人鱼的缘故。”

“人鱼?”

“说是渔民听到人鱼唱歌,脑袋坏了,所以船才失去控制漂流的。这种迷信现在还如此根深蒂固,真让人感兴趣。”

四十分钟后,此次行动的目标——漂流船被捕捉到了。在船的甲板上,斜歪停着迫降的直升飞机。只从望远镜看,机组人员还生死未明,但以为他们早已葬身海底的队员顿时发出欢呼。

杰克驾驶的游览船已经到达,远远地跟着漂流船。游览船甲板上站着比利。

“不要紧吗?那家伙。”高登说。

比利向接近的打捞船招手。他两手拿旗,是手旗信号。

“他在说‘停止’。”

一个船员说。同时杰克的无线电进来了。

“喂,莱安!你在吗?”

莱安拿起无线电通话机。

“怎么了?”

“告诉你们船,不要再缩短与漂流船的距离。”

“明白。……为什么?”

“是上次的高频声波。”

莱安吃惊地望着漂流船。

“怎么回事?杰克?”

“什么怎么回事!那个漂流船,被异常的高频声波包围着。”

西伯听到谈话,诧异地问莱安:

“什么叫高频声波?”

“哦……”莱安不知如何解释才好,只能先指示不要让打捞船接近漂流船,然后和高登他们一起,来到游览船上。西伯和几个部下也跟来了。靠近一看,甲板上的比利脸上简直没有血色。

“你不要紧吧?比利。”莱安说。

“啊。硬撑着吧。”

比利脚下直晃。

“别勉强自己。”

莱安拍拍比利的肩膀,走进掌舵室。里面,杰克正聚精会神地守在声纳定位仪的屏幕前。

“船周围半径约300米,被尖锐的高频声波包围。再往外则急剧减弱,过500米后完全消失。船周围的程度最严重,最高波甚至达到223分贝。这数字简直令人难以置信。进里面的话会更厉害。”

“也就是说,那条船中有什么东西吗?”莱安说。

“严密地说是船底。他们抓住什么东西装进了底舱……”

莱安把兴奋的目光投注到漂流船上。

“我们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闯了进去。还不算厉害,没到同时听PinkFloyd和SexPistols的程度。”

杰克挖着耳朵说。

“杰克的假说也许是正确的。”莱安说,“如果那个东西是在海中叫唤的话,我们在海上,高频声波传不到我们耳朵里。”

水和空气的分界线像一面墙,能强有力地阻断声音传播。海中的声音被水面反射,从船上听不见。相反,翱翔空中的海鸥的叫声,在海里也听不到。从莱安他们来说,这是常识性的知识。漂流船被高频声波包围这件事,意味着声音的源头处于登陆状态。

“问题在于,那是个什么东西?”

杰克说。

西伯再也无法忍受这些莫名其妙的谈话。

“莱安,是怎么回事?”

“啊……嗯……”

莱安只好一五一十地为西伯解释高频声波。但西伯听完,仍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

“一接近的话……会变成怎样?耳鸣吗?”

“不……和耳鸣不同。”

“不经历过是不会明白的。”羽陆说。

“可我们不能在这里干看着,里面还有生存者。我不知道什么高频声波,堵上耳朵进去总行了吧?”西伯说。

“你还是放弃这个念头吧,就算你堵上耳朵也能听见。”

杰克说着,给西伯看声纳定位仪——很大的圆圈包围着漂流船。

“这怎么说呢,所谓‘音的区域’吧。”

“连救援的直升飞机都没有办法,我们总不能愚蠢地冲进去吧?”

莱安说。

“那该怎么办?”

“等到夜里。”

“到了夜里声音就能停止吗?”

“我们还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东西,如果它是动物的话,就不会一直持续下去。”

“我们只能在这里干看着,等到那时候?”

西伯看看漂流船。

“是使人发狂的声音吗?……那是人鱼吧?”

“是人鱼的话可是大发现!”杰克大笑起来。

打捞船和莱安的游览船一边追随漂流船,一边等待夜幕降临。高登从望远镜观看,发现有海鸥停在漂流船的桅杆上。虽处于高频声波中,海鸥却若无其事地整理着羽毛。

“莱安,海鸥不在乎吗?”

“斑海豚也不在乎。这是证据,证明那个东西能识别人类。”

傍晚来临,海鸥的数量逐渐增多。

“我们是海鸥就好了。”杰克说。

比利已经在甲板上坐了好久,呆呆地看着漂流船。莱安走过来坐到他旁边。

比利说:

“我想了想昨天的事。”

“是吗。”

“记忆很模糊,不大清楚。”

“昨天你还顺嘴说了很奇怪的话。”

“……说什么了?”

“都是‘我’。你说:‘那家伙是我吗?或者是我?’你一点儿都不记得吗?”

“不……我记得。”

“是因为刺激太强烈了吗?”

“不是。从中间开始,那家伙就成了我。”

“……呃?”

“怎么说好呢……感觉大脑被改变了。那家伙的高频声波能做到这一点。像是心灵感应,但感觉又有点不同。是那家伙和我的脑浆混到一起的感觉,我明白那家伙的想法。不……那也有点不同。那时我像是被逼到角落,把脑袋借给了那家伙。我明白那不是我,但记忆中的感觉是我的感觉。洁西来救我,这个我知道。但在记忆中,有个‘我’不认识洁西。不把洁西当成洁西,而是非常警惕,把我和洁西当作是与自己不同的生物。这都是那家伙的想法,但那想法全部流进我的脑海。好像自己的意识和他人的意识因为电波障碍混线了。那家伙把手伸进了我的大脑,试探着:我是谁?是伙伴还是敌人?……”

“比利,‘那家伙’指的是什么?”

“……不知道。我一直想回想起来,可是关键的部分裂开着一个大洞,什么也想不起来。”

突然,想起了爆炸声。一看从旁边的打捞船飞去带箭头的钢缆,咬住了漂流船。

海鸥一齐从漂流船逃开。

“打算用钢缆拴住那条船吗?”

船员陆续抛出钢缆,上面还拴上气球。气球里装有照明设备,发出白光的气球陆续升空。

“天马上黑了。好想法。”

在气球的微光映照下,漂流船诡异地漂在海上。

“……很害怕。是恐惧的叫声。”比利嘟囔着。

羽陆和高登也从船舱看着那副光景。

拴上白气球的漂流船,宛如游乐场里的海盗船。

“好像表演就要开始了。”羽陆说。

“放些焰火吧。”高登说。

船员往白气球里注入气体。飘在空中时还不觉得,但和船员一比较,气球显得相当大。羽陆呆呆看着那副情景,突然叫了起来。

“啊!有办法了!”

“什么?”

高登惊讶地看着羽陆,羽陆的眼睛闪闪发亮。

“能进漂流船里!”

羽陆立即到甲板上,找到莱安他们,说明自己的计划。

“同样是暴露在高频声波中,海鸥却满不在乎,为什么?恐怕是因为,那个高频声波被调好了频率,只针对人类有效。如果这样,那么高频声波的频率一旦变化,就不会对我们造成威胁了。”

“的确如此。但怎样才能改变频率?”莱安说。

“我有个好办法,就是那个气球。”

羽陆手指空中飘浮的气球。

“氦气。让发出高频声波的那个东西来吸它。你们试过吗?吸入氦气会发出奇怪的声音,会变成尖锐的、动画人物般的怪声。氦气能改变声音的频率。”

“不错。”比利赞扬道。

“但怎么做?”莱安说,“我们很难靠近那个东西。”

“从海里进攻。因为现在高频声波不在海里。在船底凿开个洞,从那里把氦气注入船内。”

“这事交给我们署的年轻人。”

西伯说。

“具体该怎么做?”莱安脸现难色。“往大气中散播氦气的话,转眼间就会散开。必须让氦气以相当高的浓度包围目标……西伯,让我看看船的图纸。”

西伯拿来漂流船的内部设计图,莱安看着,陷入沉思。

“假设先把船击沉呢?”

“啊?”

西伯吓得直眨巴眼。

“为确保氦气的高纯度,空气很碍事。用水把船底灌满,然后注入氦气……”

“可是,那只会造成氦气钻进水中消失。”

“我知道。所以没什么好办法吗?”

“我有个好方法。”

比利插话说。

“什么办法?”

“就是那个气球。”

比利指向飘在空中的气球。

“把瘪气球放进船内,然后吹鼓气球。等船底满是气球时,同样体积的空气就被赶到外面去了。最后捅破气球,是不是空气成分就不一样了?”

“不错,大不一样。虽然不知道能坚持几分钟,但总比袖手旁观好。怎么样?西伯。”

“嗯——,我没太听懂,不过和你的意见一样,这总比袖手旁观好。干吧。”

西伯立即派救援队员潜入海中。他们用二十分钟在船底打开洞,开始往气球里注入氦气。

在这个期间,莱安他们必须做突击登船的准备,选入突击部队的有西伯的部下奈迪、羽陆,还有比利。高登反对让刚刚出院的比利去,但比利听从莱安的指示。

“只有你,接近过高频声波的主人。”莱安说,“那家伙很害怕,你负责缓和它的恐惧。”

“我该怎么做?”

“……不知道。”莱安苦笑。

羽陆在准备麻醉枪。

“还不清楚那家伙的情况就用麻醉枪,有点那个。不过,只有这个能让它睡倒。”

羽陆边说边挑选子弹。麻醉药劲太大的话,有可能会杀了它。所以要用效果比较弱的子弹,看对方的情况,分几发射击。说是弱弹,威力也很大,人类如果中弹了,五秒钟也站不住。

准备完毕。莱安他们留在打捞船上,羽陆驾驶游览船,载着三人向漂流船进发。到了高频声波地带的跟前,船停下了,因为要等待氦气充满漂流船的那一瞬间闯进去。

奈迪是个才十来岁的少年,不太清楚该做些什么,神情紧张地坐在角落里。

从漂流船传出炸裂声。船内的气球破了。

“焰火真的响了。”

羽陆一个人高兴地咕哝着。

从打捞船传来杰克的声音。

“羽陆,看看监视器屏幕。音调怎么样?”

看一眼监视器,羽陆发出欢呼。

“调子变了!立即见效!”

羽陆驾驶游览船向漂流船驶去。

“离高频声波地带还有50米……20米……”

羽陆计算着距离,逐渐减速,准备冲进去。

“还剩10米。”

奈迪紧张地看比利。

“……高频声波会怎么样?会痛吗?”

比利笑着拍拍它的肩。

“不要紧,别担心。”

打捞船上,莱安他们屏住呼吸。游览船突破了看不见的分界线。

比利偷看一眼周围的情况,听见自己的呼吸声同刚才一样。

“……啊……啊啊。”

比利试着发声。没听见恼人的回音。

“……羽陆……”

“……顺利吗?没问题吧?”

“啊……是我。”

“……好像很顺利。”

听到羽陆的话,打捞船上的杰克和高登发出欢呼。羽陆一本正经地汇报情况:

“我们平安进入高频声波地带。没有回音,奇特地非常安静。现在高频声波的频率水平是2300分贝。好像氦气奏效了。”

“干得好。”

听到莱安的声音,羽陆顿时一下子如释重负。

“……其实能不能顺利进行,我根本没有自信。”

奈迪有点发愣。看他的样子,好像现在也没明白高频声波到底是什么。

看了华莱士人鱼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童话村小说哟。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