窦贤妃的舔狗本纪

窦贤妃的舔狗本纪

时间:2019-05-17 19:09:58来源:网络

《窦贤妃的舔狗本纪》东文帝窦曲娘小说逻辑发展顺畅,文字流畅。在这里提供窦贤妃的舔狗本纪东文帝窦曲娘小说章节阅读。窦贤妃的舔狗本纪小说精彩节选:她痴心妄想。可她敢想!纵观整个后宫,谁有她窦曲娘这么坦荡!她想要君王唯一独有的爱情。窦曲娘跪在东文帝卫淇澳的寝宫瑀文殿前,穿着厚重的宫装,汗流浃背,浑身粘腻。推荐指数:>>《窦贤妃的舔狗本纪》在线阅读>>《窦贤妃的舔狗本纪》精选章节:她是一个不受宠的小妾。不

窦贤妃的舔狗本纪小说

《窦贤妃的舔狗本纪》东文帝窦曲娘小说逻辑发展顺畅,文字流畅。在这里提供窦贤妃的舔狗本纪东文帝窦曲娘小说章节阅读。窦贤妃的舔狗本纪小说精彩节选:她痴心妄想。可她敢想!纵观整个后宫,谁有她窦曲娘这么坦荡!她想要君王唯一独有的爱情。窦曲娘跪在东文帝卫淇澳的寝宫瑀文殿前,穿着厚重的宫装,汗流浃背,浑身粘腻。《窦贤妃的舔狗本纪》精选章节:她是一个不受宠的小妾。不窦贤妃的舔狗本纪精彩评论,作者,先天圣体道胎比荒古圣体强?荒古圣体太强了所以被诅咒了,先天圣体道胎能不被诅咒?希望傻币们能看懂希望作者加油更新,还有把先天圣体道胎写强一点,先天道胎是悟性最强的体质,特别是悟性方面加强一点,一般武技一修炼就算不是,看了窦贤妃的舔狗本纪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童话村小说哟。

《窦贤妃的舔狗本纪》东文帝窦曲娘小说逻辑发展顺畅,文字流畅。在这里提供窦贤妃的舔狗本纪东文帝窦曲娘小说章节阅读。窦贤妃的舔狗本纪小说精彩节选:她痴心妄想。可她敢想!纵观整个后宫,谁有她窦曲娘这么坦荡!她想要君王唯一独有的爱情。窦曲娘跪在东文帝卫淇澳的寝宫瑀文殿前,穿着厚重的宫装,汗流浃背,浑身粘腻。


>>《窦贤妃的舔狗本纪》在线阅读>>

《窦贤妃的舔狗本纪》精选章节

她是一个不受宠的小妾。不过和一般的不受宠的小妾不同,她的夫君是皇帝。

真好。她一直仗着自己是皇帝的小老婆,欺负他的小小老婆们。偶尔看不惯那几个受宠的,令她心情不好了……

她也不会像皇后那么激动,让他们又是罚跪又是抄女戒的。她顶多就是让在背后扎个小人,敢在她面前显摆自己盛宠的,她就让她破相。有怀上龙嗣的,就在她膳食里倒两剂堕胎药。

她就是个妒妇。

那又怎样。她爱她的陛下,不愿意别的女人占有他。她犯了女人的大忌!哪怕自己得不到,她也要让别人得不到。她可不是什么宠妃,得不到圣心,没事还老触怒圣颜。

这东文朝谁不说她是恶妇的楷模,妒妇的榜样!那又怎样?她觉着光荣的很。她妒忌深爱的男人宠爱别的女人有错吗?没有!她也是他大小老婆中的一份子,怎么就不能抢夺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儿爱了呢?

她痴心妄想。可她敢想!纵观整个后宫,谁有她窦曲娘这么坦荡!她想要君王唯一独有的爱情。

然而……

君王看到她就厌烦。窦曲娘跪着,承受着太阳的暴晒。

真好。

太阳真是暖和。

暖的汗流浃背。

他娘的八月份的酷暑天,窦曲娘跪在东文帝卫淇澳的寝宫瑀文殿前,穿着厚重的宫装,汗流浃背,浑身粘腻。

东文帝在寝宫中搂着自己最宠爱的璟昭仪赵灵莹,心疼的看着她红肿的脸,神色愠怒。

“朕迟早有一天要把窦家那一窝斩了!”东文帝刚从前朝下朝回来被窦相气的一肚子火闷着。回来就看到自己的爱妃脸被窦曲娘打肿了。

赵灵莹赶忙摆手:“陛下息怒。望陛下不要为了臣妾这一小点不足挂齿的小事,坏了陛下的筹谋!”

温柔懂事,隐忍坚定,充满着女性的柔和。

哪像跪在门外的那女人,粗鲁蛮横,不知规矩,令人厌烦!

东文帝压制住自己内心的火气。

心疼的捧起赵灵莹的脸,温柔的轻吻着。

“只要再等半月,窦家定会消失在这个世上!”少年天子的野心可见一斑。

赵灵莹柔情似水的眸子缠绕着东文帝:“臣妾祝陛下马到功成!”

这位璟昭仪,光是看封号就知道她多得圣心!璟,美好的玉。一个如玉般美好的女子!

窦曲娘在外面跪着,越想越亏,早知道外面这么热,跪着这么疼,她就再多打几个耳光了。这跪法和刚刚打耳光的数儿完全不对等!

至于她为什么要打赵灵莹那个小贱妇……原因很简单,她受不了那个小蹄子在她面前耀武扬威的样子。还没做皇后呢,就高高在上的指责她……

她可是正二品级的贤妃,她一个昭仪算个屁!

真是没在其位,先干其职呢!这小蹄子从小就喜欢隔应她!明知道她自小心怡卫淇澳……可偏偏,就是要和她抢!

谁知道,什么都比过那个小蹄子了,可卫淇澳偏偏就看上她了!看上她也就罢了,还古里古怪的讨厌她……

嗯……

总之是,站着有过,坐着有错,爱他有罪,不管她怎么都是有问题的!

既然这样,她干脆就落实了她这个文东史上第一妒毒妇的称号。自从配上这个称号之后,是头也不痛了,腰也不酸了,腿也不麻了,连多年以来的矫情病都治好了。

她算是明白了,反正他横竖是个不待见她。她偏偏就是要作的他头昏脑胀,他老婆这么多,总要出一两个载入史册的吧?他那心心念念的璟昭仪肯定是算一个人头的。

她也要挤身进去!她就是要生生世世,宇宙洪荒都和他的名字纠缠在一起!哪怕是不好的。后宫那么的女人,他记住的也没几个,她这种作天作地的人才,怎么也算他心里的一个人物不是!

这,就够了!

两个时辰后……

这太阳落了,他在里边儿估计已经完事儿好几回了!都说他与赵灵莹那蹄子恩爱,做事儿不分场合。

她这样的女人,要在后宫多几个才行!年轻的时候不注重保养,沉溺情爱,老了批奏折都批不动的时候,他就知道年轻节制的重要性了!

唉……

这节制倒是有,只是对她。她的陛下对别说对她节制了,她要是近他五米的身,他都像避天花似的,不肯靠近她一步。

任凭她怎么无懈可击的贴上去。他总是能够用尽身体本能避开她,而且总是能有五步选。

连圆房……都是让她背过身去,他不愿意看她的脸。

他愿意娶她,和窦相也和她的同胞长兄窦英分不开关系。她们家的政治站队很奇怪,亲爹窦相窦德忠除了名字有个忠字以外,对她的陛下了从来都是不忠的。

至于她和大哥窦英,大哥名字里有个和英同音的阴,可一点都不阴!窦英是整个大东文朝最威武最忠诚的英武大将军!他对东文帝忠心耿耿,一心一意只想打下北边的蛮族,解决边患……

她就更不用说了,整个魂儿都是陛下的,更何况所谓的政治立场。

兄长与陛下一同长大,二人感情亲如兄弟。可这并不妨碍陛下讨厌她。他倒是分的清自家兄弟和厌恶的小妾……

她知道他一早想要铲除窦相,也知道他蓄力灭了她一家。可不管怎样,他是不会动兄长的。至于其他人,他想怎样就怎么样好了,不关她事。只要他开心,他让她亲手把她爹杀了,也是无妨的。

她和窦英是窦相发妻生的孩子,可她娘被二娘弄死了。而且是在窦相默许的情况下。她娘死的早,她三岁的时候就没了。所以印象不深,从小她是被长兄带大的。

虽是名正言顺正妻生的孩子,可自小就住在偏院里。别说管家仆人,连吃到口的东西都有一顿没一顿的。要不是长兄的坚韧,她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长大。

她开始成为名正言顺的小姐的第一步,是窦英进宫成了当年还是珵王的他的伴读。

于是再后来,少年珵王和窦英在北边成了最强的镇北军团的主帅。她就成了相府最有地位的大小姐。

先帝很宠信窦英,最疼爱珵王,于是安排窦英辅佐珵王。在位的时候就封了窦英做镇北骠骑大将军,然后废了太子,再后来珵王就成了她的陛下,接着就有了她这“窦贤妃”!

她早就料到,今天打了他最宝贝的璟昭仪,他肯定不会放过她,所以……她很有先见之明的在他下朝之前吃了粒保济丹。

可是跪了这么久,好累了……要不就学学里面那位惯有的招数?她觉得自己再不做点什么,她的陛下会让她没玩没了的跪到明天。

“哟!陛下,不好啦不好啦,贤妃娘娘晕了!”通报太监一阵疾跑。

东文帝不紧不慢的用膳,看了一下慌张的太监。“晕了?”他笑了一下。

璟昭仪眯了眯眼。

“去叫太医给她把把脉,如果死不了,继续跪!”他给璟昭仪夹了她最喜欢吃的糖藕。

奴才丫头们面面相觑,都知道东文帝宠爱璟昭仪……竟然像寻常人家一般,亲自布菜。

这差别对待的。

窦曲娘躺在地下装死,看到太监火急火燎的跑过来,立马装虚弱。

“娘娘,奴才这就去宣太医!”

曲娘要哭了,这死白装了,如果给他知道她是装的,还得罪加一等。奈何这死不能只装一半……

她身后自己宫的奴才都哭了一片了。就在这瞬间,她能感受到自己身后。

奴才们都在哭,他依旧抱着赵灵莹你侬我侬。她自己都有些难过,突然愤恨的从地上坐起来。

奴才们被她吓得不轻。

“娘娘显灵了……”小月激动的对着太阳磕头。

“显你个头啊!我只是睡了个午觉!”曲娘又乖巧的继续跪着。

有个藏在暗角的太监再次进了瑀文殿。璟昭仪已经从偏门回自己的宫里。

“装死?!亏她想的出来。”东文帝无奈的摇了摇头,托起茶托,笑了出来,然后抿了口茶。

“现在在跪着?”卫淇澳漫不经心的问。

“娘娘洪福齐天,身体大好,虽然跪着,可看起来精神头儿还不错。太医都被她骂走了。”小太监低着头回话。

卫淇澳抿了抿嘴:“传朕口谕,让她进来。”

小太监低头回话:“臣遵旨。”

……

他竟然放她进来了?她有些受宠若惊,不过还是十分欢喜的进了瑀文宫。这两个多时辰没有白跪。

他坐在那里,手里拿着本书,看得很认真,像是没看到她进殿似的。

“臣妾参见陛下。”

没人理她。

她又跪着了。唉,不过是换了个地方跪。她倒是很认命,可能他不亲眼看到她跪着不放心。

他用余光瞟着那边厚脸皮的扣手了。然后放下书本,端起茶杯,开了盖揩了揩。

曲娘看卫淇澳终于有了些变化,期待的抬起头。

“为什么打朕的爱妃?”他不咸不淡的问。

“嫉妒她占了陛下的宠爱!”她回答的没有丝毫保留。

“妒妇!”他冷声道。

“臣妾知罪。”她哪有一丝一毫知罪的样子,认了自己是妒妇,骄傲的不得了。

“知罪不改,罪加一等!”他平淡的语气透着莫名的威严。

她已经犯错犯油了。

“请陛下责罚。”她和背文章似的,对于这套说辞,手到擒来。

“窦曲娘。”他唤她的名字。

她一愣。“嗯?”

她立马回复道:“臣妾在。”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