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

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

时间:2019-05-17 19:08:24来源:网络

陆彦廷蓝溪小说叫做《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是一本总裁言情小说,内容韵味无穷,令人百看不厌。陆彦廷蓝溪小说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内容精选:周延打开冰箱,从里头拿出了几瓶水。陆彦廷一听周延这么说,立马沉下了脸,周延和陆彦廷对视着,周延扫了陆彦廷一眼,两个男人目光撞到一起,眼底都没什么温度。推荐指数:>>《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在线阅读>>《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精选章节:其实下午出门,已经去不了什么比较远的景

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小说

陆彦廷蓝溪小说叫做《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是一本总裁言情小说,内容韵味无穷,令人百看不厌。陆彦廷蓝溪小说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内容精选:周延打开冰箱,从里头拿出了几瓶水。陆彦廷一听周延这么说,立马沉下了脸,周延和陆彦廷对视着,周延扫了陆彦廷一眼,两个男人目光撞到一起,眼底都没什么温度。《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精选章节:其实下午出门,已经去不了什么比较远的景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精彩评论,穿越妖尾世界,成为乌鲁的弟子利昂,拥有主神系统被大大写的三皇五帝很强一样的我只知道伏羲其他是哪根葱票给你,使劲更戏说不是胡说,改编不是乱编,你这样是要向全国人民谢罪的Σ(;?д?)刚看了前三十章,有女不收,装什么正牛君子。。。怎么这么尴尬啊?来了快千年,啥改变也没做,就是修炼混日子,有了力之法则不考虑以力证道,想斩尸成圣,做美梦呢?紫霄宫听道的人大多先天生灵,哪个跟脚不比主角强,也没斩成功。。,看了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童话村小说哟。

陆彦廷蓝溪小说叫做《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是一本总裁言情小说,内容韵味无穷,令人百看不厌。陆彦廷蓝溪小说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内容精选:周延打开冰箱,从里头拿出了几瓶水。陆彦廷一听周延这么说,立马沉下了脸,周延和陆彦廷对视着,周延扫了陆彦廷一眼,两个男人目光撞到一起,眼底都没什么温度。


>>《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在线阅读>>

《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精选章节

其实下午出门,已经去不了什么比较远的景点了。

于是,周延带着他们到了海滩。

海滩附近有不少大排档,虽然这会儿还没正式开始营业,不过,过来的时候,卉灵和乔安两个人就觊觎上这边的海鲜了。

“哎周延,这边大排档几点出摊你知道吗?”乔安跟周延打听了一下情况。

周延想了一下,说:“估计六点往后吧。”

乔安:“那正好,先去潜水,完事儿了就来吃饭。”

说到这里,乔安推了一下渠危的肩膀,“今天晚上你请客!”

渠危做了一个非常夸张的表情:“靠,那你不得把我吃穷?!”

乔安翻了个大白眼:“抠死你得了!”

“今天晚上我请。”周延微笑了一下,“走吧,潜水在那边。”

“瞧见没,还是人周延大方。”乔安转头看向周延,询问他:“潜水你会不会?”

周延点头,“会。”

旁边顾承东听到周延这么说,笑着调侃:“还有你不会的事儿吗?”

之前在西北旅行的时候,基本上就是他安排的,他简直就是一张行走的地图,哪里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顾承东虽然也没少出来玩儿,但是跟周延比起来,还是差了一些。

听完顾承东的这句调侃之后,周延竟然无比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

他一只手摸着下巴,蹙眉。

过了十几秒钟之后,他给出了答案:“不会生孩子。”

“哈哈哈……”卉灵的笑点非常奇怪,竟然被周延这句话给逗乐了。

她笑起来的时候眼睛都弯了,两颗小虎牙露出来,很可爱。

周延眯起眼睛看向了她。

卉灵笑了一会儿,然后对周延说:“之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会讲笑话啊!”

周延看着她问:“好笑吗?”

卉灵用力点头,一只手捂着肚子,“对啊对啊,太好笑了。”

“嗯,走吧。”周延没有跟卉灵说太多,简单说了两句,就去前面带路了。

卉灵一直在笑,走路的时候还盯着周延的背影看。

顾承东和乔安一块儿走着,两个人看了一眼周延,再看看后面的卉灵。

乔安凑到顾承东耳边,对他说:“感觉灵灵被俘获了。”

顾承东耸耸肩膀,“我跟你有同样的预感。”

………

周延对潜水、冲浪的流程都很熟悉。

这边有教练,他走上前和教练沟通了一会儿,然后很快给他们安排好了。

顾承东和渠危两个人喜欢刺激,所以选了冲浪。

乔安和卉灵因为是女孩子,周延怕她们两个人承受不住那种刺激,所以就给她们选了潜水项目。

换上潜水服出来之后,卉灵走到周延面前询问他的意见:“你觉得好不好看啊?”

卉灵属于很在意自己形象的那种小女生,刚才买潜水服的时候,她特意选了亮色。

周延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其实潜水服哪里有什么好看不好看,都是一个款式,顶多就是颜色的区别。

不过,周延还是笑着对她进行了夸赞:“放心吧,很好看。”

她先天条件摆在那里,穿再丑的衣服都不至于难看到哪里去。

“哈哈,那就好~”卉灵把潜水镜戴上,然后歪过头问周延:“你跟我们一起潜水吗?”

周延摇头:“不了,我去那边跟他们冲浪。”

“好吧……”卉灵瘪嘴,“其实我也想试一下冲浪,但是我不敢。”

她刚说到这里,乔安也换好衣服过来了。

看到他们两个人单独聊天儿,乔安便走了上来,她笑着看向周延:“我发现你好像特喜欢跟灵灵玩儿哎。”

周延一下子就听出了乔安这话里有另外一层意思,不过他也没恼,脸上仍然挂着一贯的微笑,“其实,我也挺喜欢跟你玩儿的。”

“啧啧。”乔安感叹,“我说周延,你之前没少谈过女朋友吧?”

周延没说话,当然,就算他不回答,乔安心里也有自己的判断了。

周延这人,段位实在是太高了。

要是卉灵真跟他在一起了,铁定是被套路的那个。

不过,看周延对卉灵……应该也是有点儿意思的?

但这点,她实在不好判断。

跟情场高手比套路,他们这种凡人哪里比得过。

**

下午的时间,蓝溪基本都在弹琴看书,陆彦廷就在旁边安静地坐着。

好几次想和她说话,可是又不忍打破这样的平静。

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说,这样的平静实在过于难得了。

一直到晚饭时间,眀烟和张阿姨从超市回来之后,陆彦廷才起身,跟着她们两个人一块儿去了厨房。

眀烟是有给蓝溪专门设计食谱的,张阿姨每天按照食谱上的要求给蓝溪变着法子地吃,营养全面又均衡。

看到眀烟拿出来菜谱,陆彦廷上前询问:“我能看一下吗?”

眀烟点了点头,“当然可以。”

说罢,她把菜谱递给了陆彦廷。

陆彦廷接过来看了一下,菜谱很复杂,每天吃的东西有十几二十种……

陆彦廷对营养学不是很了解,但他仍能看出这份食谱的用心程度。

“今天晚上做什么?”陆彦廷抬眼看向眀烟。

眀烟指了指菜谱上的烤鸡胗,“这个。”

陆彦廷之前从来没吃过鸡胗,瞧见这道食谱之后,他蹙眉:“这么重口味?”

“鸡胗补铁啊,孕妇需要补铁的。”眀烟随口解释了一句。

陆彦廷点了点头,这些事儿,他是真没了解过。

但,眀烟的话也提醒了他一个事实——周延对蓝溪,是真的很用心。

尤其是在这一点上,他自愧不如。

当然,他也只是自己私下的时候这样想一想,在周延面前,肯定是不会承认的。

但是,他已经在心里默默定下了目标——

以前发生的事情没办法改变,至少在未来,他要做得比周延更用心。

**

潜水冲浪结束之后,天色已经逐渐暗下来了。

换好衣服之后,周延便带着他们一行人到了大排档。

周延带他们来的这家,之前李尧带他来过一回,他觉得味道挺不错的。

其实他本身对海鲜没太大兴趣,但是看卉灵和乔安两个人好像都比较喜欢。

卉灵和乔安两个人刚坐下来,就盘算着点餐了。

“我要吃螃蟹,四只!”卉灵朝乔安比了个手势。

周延转过头盯着卉灵看了几秒钟,随后收回了视线。

………

上餐的速度不算慢。

乔安和卉灵都属于在熟人面前不会过分在意形象的人,吃海鲜的时候,本来也就没什么形象。

这家大排档的螃蟹很大,卉灵拿着蟹腿啃的时候,不小心划伤了手。

她太用力了,所以食指当即就出了血。卉灵疼得不行,下意识地就抽了一张纸巾准备擦手。

但是,还没做出这个动作,就被周延摁住了。

“别擦,纸巾不太卫生,我带你去水龙头那边冲一下吧。”

“我陪她去吧。”乔安放下了筷子,她还是不太放心周延和卉灵单独相处。

周延明白乔安的用意,也就没勉强:“水龙头在那边,你们去吧。”

卉灵的伤口不算严重,这个小插曲结束之后,他们就继续吃饭了。

**

这顿饭一直吃到八点钟才结束,然后,他们一块儿回到了别墅区。

到门口时候,顾承东才想起来给陆彦廷打电话——他们几个人压根儿没钥匙,现在根本进不了门儿!

“廷哥还在那边吗?”卉灵看了一眼周延,然后问他:“我们现在可不可以过去你那边啊?我还想见蓝溪呢……”

“可以。”周延对顾承东说,“不用打电话了,先去我那边吧。”

周延说这句话的时候,顾承东刚拨出去陆彦廷的电话,还没接通。

听到周延这么说,顾承东索性就把电话掐断了。

然后,他们一行人跟着周延到了他那边。

进门的时候,陆彦廷已经准备回去了。

于是,他们就这么撞上了。

周延扫了陆彦廷一眼,两个男人目光撞到一起,眼底都没什么温度。

卉灵和乔安两个人一进来就朝着蓝溪那边去了,她们两个人走到蓝溪面前,一块儿抬起手来摸她的肚子。

“艾玛,好好玩啊。”乔安摸的时候,正好感受到了胎动。

这对她来说,是个无比新奇的体验。

“是男孩还是女孩啊?”卉灵眨巴着眼睛问蓝溪。

蓝溪笑着摇头,“医生说还看不出来。”

………

她们三个女的在这边热闹,周延那边已经去厨房拿喝的了。

他刚来到厨房,陆彦廷正巧也跟着来了。

碰上陆彦廷,周延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冷冷瞥了陆彦廷一眼,问他:“很有趣?”

陆彦廷当然知道周延在问什么,他勾唇,笑得有些得意:“是很有趣。”

周延:“原来陆总也会用这种卑鄙的手段。”

陆彦廷嗤笑一声,“你又高尚到哪里去,之前在她面前装可怜告状的人不是你?”

周延打开冰箱,从里头拿出了几瓶水。

路过陆彦廷身边的时候,周延停了下来。

“劝陆总还是不要得意太早。”

“还有,”周延和陆彦廷对视着,“这种幼稚的手段,用一次就够了。”

陆彦廷一听周延这么说,立马沉下了脸:“你说谁幼稚?”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