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

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

时间:2019-05-17 19:08:01来源:网络

这里有完整版《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全章节免费阅读!《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陆彦廷蓝溪小说精彩内容免费阅读:周延看到陆彦廷带来这群人,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图,他的脸色有些难看。乔安跟蓝溪也挺好的,她也想过去看,不过还是要先问下陆彦廷,陆彦廷觉得,这俩人真的太上道了。推荐指数:>>《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在线阅读>>《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精选章节:周延当然知道陆彦廷为什么会这么问,但他也不恼,脸上仍然挂着和

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小说

这里有完整版《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全章节免费阅读!《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陆彦廷蓝溪小说精彩内容免费阅读:周延看到陆彦廷带来这群人,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图,他的脸色有些难看。乔安跟蓝溪也挺好的,她也想过去看,不过还是要先问下陆彦廷,陆彦廷觉得,这俩人真的太上道了。《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精选章节:周延当然知道陆彦廷为什么会这么问,但他也不恼,脸上仍然挂着和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精彩评论,早知道我就不充那么多钱了,到现在才花了接近一半的钱在消费好几千块了,就没看kan完一本书如果书前期火了作者就不愿意完结能拖就拖能水就水,所以在kan不到完结的书只kan到了代写和太监,最多跟书到百多万字就再也k,看了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童话村小说哟。

这里有完整版《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全章节免费阅读!《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陆彦廷蓝溪小说精彩内容免费阅读:周延看到陆彦廷带来这群人,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图,他的脸色有些难看。乔安跟蓝溪也挺好的,她也想过去看,不过还是要先问下陆彦廷,陆彦廷觉得,这俩人真的太上道了。


>>《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在线阅读>>

《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精选章节

周延当然知道陆彦廷为什么会这么问,但他也不恼,脸上仍然挂着和平时差不多的笑。

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腹肌,笑着说:“当然不是,在自己家里,总要随意一些。”

说到这里,周延还停顿了一下,之后又跟了一句,“陆总不至于这么嫌弃吧?”

陆彦廷呵了一声,干脆无视了他,直接去和蓝溪说话。

“你刚才是打算弹琴吗?”如果他没看错的话,蓝溪应该是从钢琴前站起来的。

蓝溪没想到陆彦廷会问这个,提起来弹琴这件事儿的时候,她的目光柔和了不少:“是,怎么了?”

“我想听,可以吗?”

陆彦廷听蓝溪弹琴的次数不算多,但是对她的琴声却是格外地有印象。

她弹琴的时候,和平时完全不是一种气质。

陆彦廷这么一说,蓝溪就想起了之前给他弹摇篮曲的那次。

那段时间陆彦廷对她是真的迁就,那会儿她还以为他转性了——

结果后来呢?

一想起来以前,蓝溪的脸色就不是很好了。

所以,她没回复陆彦廷的话,直接转身走到了钢琴前。

蓝溪坐下来之后,周延说:“《天空之城》怎么样?”

蓝溪看向他:“你想听这个吗?”

周延点点头,“嗯。”

蓝溪:“好。”

“……我想听《英雄》。”等蓝溪回复完周延之后,陆彦廷也跟了一句。

蓝溪没想到他还知道《英雄》,她惊讶了几秒钟,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了——顾静雯也会钢琴。

既然这样,他懂这些,也就不意外了。

“我不会。”蓝溪直接拒绝了陆彦廷,随后就开始弹《天空之城》。

她弹琴的时候,周延和陆彦廷两个人都在钢琴边儿上站着。

陆彦廷现在注意力都到了蓝溪身上,也没空去管周延有没有穿衣服了。

相比起陆彦廷,周延就没那么认真了。

他盯着蓝溪看了一会儿之后,视线转移到了陆彦廷身上。

同为男人,他能看出来陆彦廷的眼神代表了什么。

他那样看着蓝溪,虽然蓝溪没给他回应,但是周延却觉得,自己被隔离在了他们两个人的世界之外。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他的胸口略微有些闷。

周延扯了扯嘴角,转身上了楼。

然后,客厅里就只剩下了陆彦廷和蓝溪两个人。

蓝溪弹得很认真,陆彦廷看得很认真,所以他们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到周延上楼了。

………

一曲终了,周延正好穿上T恤下来了,蓝溪这才发现不对劲儿。

“……你刚上楼了?”她转过头问周延。

周延“嗯”了一声,“上去穿衣服。”

蓝溪习惯性地和他开玩笑:“怎么不秀你的身材了?”

周延挑眉:“你想看?”

“她不想。”这回,蓝溪还没回复,陆彦廷就替她回了。

周延听到陆彦廷这么说,微笑了一下:“陆总这是嫉妒了?”

陆彦廷的脸越来越黑:“你有什么好嫉妒的?”

“行了。”蓝溪听着他们两个大男人吵,有些头疼。

平时陆彦廷一个人幼稚就还好,今儿周延也跟着一起幼稚了,两个人就跟没长大的孩子似的,令人无语。

不过客观来说,周延的身材确实是比陆彦廷的好,虽然陆彦廷也有肌肉,但周延热爱户外运动热爱健身,他肯定比不了。

“周延你还没吃早饭吧,先去吃饭吧。”蓝溪生怕他们两个人再吵起来,于是赶紧想了个办法先把一个支开。

周延也知道蓝溪为什么这么做,他笑着点了点头,“好,那我先去吃饭,等会儿再来陪你。”

说完之后,周延又看向了陆彦廷,朝着他笑了一下。

一个笑容里,满是挑衅。

陆彦廷被他弄的,差点儿就又动手了。

还好周延走得及时,不然他真要控制不住。

周延走后,陆彦廷再次看向了蓝溪。

他动了动嘴唇,正要和蓝溪说话,就被她打断了。

蓝溪看着他,对他说:“能不能别那么无聊。”

陆彦廷:“……什么?”

蓝溪:“别跟周延吵架,没必要。”

陆彦廷听到蓝溪这么说,瞬间委屈得不行:“我没和他吵,刚你没看到吗,是他一直挑衅我。”

他这样子,就像是幼儿园里头跟老师告状的孩子。

蓝溪看得扶额,过后冷冷地提醒他:“刚进门的时候,是你先说他买不起衣服的。”

“那还不是因为他不穿衣服在你面前晃?”一提这个,陆彦廷的声音都提高了不少。

“什么叫不穿衣服?”蓝溪被陆彦廷气笑了,“他下面穿的运动裤是摆设吗?”

陆彦廷:“上面不穿就行?”

“……”蓝溪有些无语。

她之前只是觉得陆彦廷脾气不好、爱面子,但是没想到他幼稚起来也令人发指。

蓝溪抬眼看向陆彦廷,对他说:“周延身材好,他脱了我也爱看,这么说你满意了吗?”

陆彦廷:“……”

“还有,你搞清楚一点,”蓝溪继续对他说,“我现在是单身,想看什么就看什么。就算我不是单身,我也有欣赏其他异性的权利。”

“……”陆彦廷被蓝溪说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只能干咳,以此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我去洗个手。”

说完这句话,陆彦廷转身去了一楼的洗手间内。

说是洗手,其实他根本就不是来洗手的。

进入洗手间之后,陆彦廷解开了皮带,将将衬衫捋起来,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腹肌。

其实他也是有腹肌的,学生时代他运动不少,工作之后虽然没什么时间,但偶尔还是会运动的。

再加上他本身先天条件好,身材也是很不错的。

之前他也经常被人夸身材好——不过,蓝溪好像从未这么夸过他。

但是,她刚刚说了周延身材好,陆彦廷不能忍了。

他照了一下镜子,盯着自己的腹肌看了一会儿,脸色有些难看。

**

照完镜子之后,陆彦廷整理好衣服,从洗手间走了出来。

刚走出来,就收到了群消息。

群里的消息是卉灵发的,她说:廷哥我们现在已经在路上了,下午就到~!

陆彦廷直接在群里发了这边的地址:我新买的房子在这边,到时候你们住这里。

陆彦廷本来想给他们安排酒店的,但是想一想,还是在这边比较方便,离这里近,他们找周延的时候也比较方便。

当然,这个想法他是不会说出口的。

陆彦廷回完消息,周延刚好吃完早饭回到客厅。

回客厅之后,周延像是想起什么事儿似的,他问蓝溪:“上次产检拍的彩超图在吗?”

蓝溪“嗯”了一声,“在我房间床头柜第二个抽屉里。”

蓝溪知道周延肯定是想看彩超图,之前他就会看她的产检结果,蓝溪没觉得这事儿有什么不妥的。

陆彦廷在旁边站着,听着他们两个人的互动,脸越来越黑了。

蓝溪和周延说她卧室的事儿说得这么顺口。

而且,听她这个说法就知道,周延经常去她的卧室。

想到这里,陆彦廷咬紧了牙关。

他、想、打、人——

“你去帮我拿吧?”周延难得拜托蓝溪帮忙。

蓝溪倒不觉得有什么,她朝周延点点头,就上楼了。

陆彦廷站在原地目送蓝溪上楼。

等蓝溪上楼之后,他一把抓住了周延的T恤领口,咬着牙警告他:“你给我注意一点儿!”

“又要打架?”蓝溪不在,周延也就没必要跟他装和气了,他上下打量了一眼陆彦廷,笑得轻蔑:“陆总好像对自己的实力没有清晰的认知。”

“呵,她在的时候你怎么不这么说?”

陆彦廷也不傻,这种时候他要是动手打了周延,等会儿蓝溪下来了,针对的人肯定还是他。

他还没傻到这个地步,反正,肯定不会让周延得逞。

周延微笑:“原因很简单,我想在她面前保持良好的形象。”

“真他妈虚伪。”陆彦廷冷笑了一声,想起了之前李尧说过的话。

他觉得,蓝溪肯定不知道周延之前交过那么多女朋友。

“明明浪得不行,还装深情,你以为你之前做过的事儿,别人都不知道?”

周延被陆彦廷逗笑了:“哦?陆总说说我之前做了什么事儿?”

陆彦廷“呵”了一下,“你装什么?之前到处勾搭女人、换女朋友的人不是你?你以为你那些事儿能瞒多久?”

周延本来就在笑,听到陆彦廷这么说之后,笑得更厉害了。

陆彦廷瞧见周延这么笑,更觉得他厚脸皮。

这种事儿,他还挺骄傲的?

笑过之后,周延收敛起了笑容,他姿态坦然,欣然承认:“是,我的确换过很多女朋友,那又如何?”

陆彦廷:“那你装什么深情。”

周延:“搞清楚一点,即使我换了这么多女朋友,我也从来没有跟前女友藕断丝连,断了就是断了,我不会回头帮前女友的忙,也不会让前女友打扰我现在的感情生活,更不会为了前女友把妻子扔在婚礼上。”

周延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很冷,脸上的表情很严肃。

他是真的觉得陆彦廷可笑。

他现在知道前女友这种生物有多膈应人了?

当初他纵容顾静雯的时候,怎么就没意识到这一点呢?

周延一番话出来之后,陆彦廷瞬间被噎得哑口无言。

他说的每一句话,都直戳他的软肋——

没错,顾静雯,就是她和蓝溪之间永远的一根刺。

他醒悟得太晚,之前对顾静雯过于心软了,所以才会造成这样的结果。

“无话可说了么。”见陆彦廷露出这个表情,周延再次发出一声冷笑:“你的双重标准,玩得很溜。”

………

周延刚说出来这句话,就听到了蓝溪下楼的脚步声。

他往后退了一步,脸上又恢复了往日的表情。

陆彦廷自然没办法像周延那样那么快地调整,他的脸色一直都很难看。

蓝溪手里拿着上次检查的彩超单子,递给了周延。

周延打开单子看了一下孩子的照片,笑着说:“跟你很像,我觉得肯定是女儿。”

蓝溪被他逗笑了:“我觉得你可以跟蒋二打一架了。”

周延:“嗯?为什么?”

蓝溪:“因为蒋二说,肯定是儿子。”

周延爽朗地笑了一声,“看来我得跟她打个赌了。”

“不过,你呢?现在觉得女儿好还是儿子好?”

蓝溪摇头:“还没想好,好像各有各的好。”

“也对。”周延说,“要是龙凤胎就好了,这样我一下子就有干儿子和干女儿了。”

陆彦廷站在旁边听着他们的对话:“……”

明明蓝溪怀的是他的孩子,现在周延这么一弄,搞得好像他才是孩子的父亲一样!

真是——

陆彦廷实在是气不过了,他觉得,蓝溪肯定不知道周延之前交过那么多女朋友的事儿。

不然的话,她不可能对周延有这么好的态度。

陆彦廷本来也不愿意当这种挑拨离间的人,但是,既然周延对他不客气,那他也就不会对周延客气了。

跟蓝溪聊完之后,周延接到了助理那边来的电话,好像是在询问他工作的事儿。

周延的电脑什么的都在楼上,所以他就一边解电话一边上楼了。

他一走,陆彦廷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陆彦廷走到了蓝溪面前,停下来问她:“你知不知道周延以前的事儿?”

“以前?”蓝溪被陆彦廷挑起了兴趣:“他以前什么事儿?”

她这么一问,陆彦廷就知道,蓝溪肯定不知道周延过去那些风流史。

于是,陆彦廷把自己在李尧那里听来的话告诉了蓝溪。

“他之前交过很多女朋友。”

蓝溪本来以为陆彦廷要说什么惊天大秘密,结果就这个?

她听完之后完全没有任何反应。

“哦……所以呢?”

周延换过很多女朋友这个事儿,还用他说?

之前他们两个人一块儿出去旅行的时候,周延就交代过了。

陆彦廷没想到蓝溪听完之后竟然会这么淡定。

“他这样的人,不值得你信任。”这是陆彦廷自学会说话之后,第一次说别人的坏话:“他很花心,你不觉得吗?”

“那你呢?”蓝溪反问陆彦廷,“你觉得自己比他靠谱?”

陆彦廷:“起码我没有交过那么多女朋友。”

“是啊。”蓝溪笑,“有顾小姐存在感那么高的前女友,谁还敢招惹你?”

陆彦廷:“……”

糟糕,他又说错话了。

原本只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提醒一下蓝溪,周延这个人有多不靠谱,没想到,竟然是搬起石头来砸了自己的脚。

陆彦廷这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而蓝溪还在继续:“他的前女友们从来没打扰过我,哪儿像顾小姐呢,阴魂不散的。”

陆彦廷自知理亏,憋了好半天,才对蓝溪说:“我跟她已经断了,以后不会再有之前那种事儿发生了。”

“断了。”蓝溪将这两个字重复了一遍,“真要断了,还收养那个孩子做什么。”

关于陆彦廷收养潇潇的事儿,其实蓝溪还是很介意的。

但,她知道自己现在没什么立场说这件事儿。

所以,陆彦廷之前跟她提这事儿的时候,她也没发表什么意见。

今天,她也是没经过思考,顺嘴就把这话说出来了。

说完之后,蓝溪就后悔了,恨不得自己给自己一个耳光。

“你介意潇潇?”陆彦廷说,“如果你介意,我可以重新找人家收养她,或者直接把她给我姐带着——”

“无所谓,你不需要和我商量。”蓝溪打断他,“这是你的事情。”

说完,蓝溪就继续去弹琴了。

陆彦廷也不走,就在旁边站着,一个劲儿地看她。

**

周延上楼之后,陆彦廷的心情都好了不少。

很快就到了午饭的点儿,周延也下来了。

午饭是张阿姨做的,很丰盛。

进入餐厅之后,蓝溪和周延很自然地坐到了一排,陆彦廷只能在对面坐下。

他虽然不不服气,但这是在别人家里,他也不能把周延怎么样。

不过,今天中午忍过去,很快就好了——

等下午卉灵他们来了,周延就能被支开了!

吃饭的时候,周延很照顾蓝溪,替她倒水,还给她夹菜。

蓝溪也不拒绝,他们两个人的动作里满是默契,就像是已经在一起生活了好多年的人一样。

陆彦廷看得不自在,吃饭也没什么胃口了。

周延瞧见了陆彦廷的不对劲儿,笑着问:“陆总怎么不吃?不合胃口吗?”

“别管他。”蓝溪撞了一下周延的胳膊,“他爱吃不吃。”

“我吃。”听到蓝溪这么说,陆彦廷马上动起了筷子。

这一顿饭,陆彦廷吃得格外煎熬。

看着周延对蓝溪“动手动脚”的,他真是恨不得把周延的手给剁了。

………

好不容易熬到了吃完饭,陆彦廷接到了顾承东来的电话。

顾承东说,他们已经到别墅区门口了。

“等着,我现在过去。”

陆彦廷匆匆忙忙地离开,甚至都没来得及和蓝溪打招呼。

蓝溪坐在沙发上,目送陆彦廷离开,好长时间都没收回视线。

这一幕都落在了周延眼底。

周延勾唇笑了笑,问她:“舍不得他走?”

听到他说话,蓝溪才收回视线。

她摇了摇头,“没,就是觉得奇怪。”

周延赞同:“是挺奇怪的。”

之前巴不得长在这里,现在突然一声招呼都不打就离开了——

难不成是出了什么事儿?

“不管他了,我去楼上睡会儿。”蓝溪今天午饭主食吃多了,有些犯困。

和周延打了个招呼,她就上楼去睡觉了。

**

五六分钟后,陆彦廷来到了别墅区门口,和他们碰面,然后带着他们到自己买的房子里安置行李。

进门儿之后,卉灵和乔安两个人就开始感叹:“哎,这里很不错哎!廷哥你什么时候买的啊?”

“昨天。”陆彦廷有一答一。

他这么一说,顾承东马上就猜到了:“蓝溪也住这边吗?”

陆彦廷:“……嗯。”

“真的吗?”听他们这么说,卉灵眼睛一亮:“那我们下午去看她吧!我都好久没见她了,怪想她的。”

乔安跟蓝溪也挺好的,她也想过去看,不过还是要先问下陆彦廷:“可以吗廷哥?”

陆彦廷觉得,这俩人真的太上道了。

他本来还在想,该用什么理由让他们过去蓝溪那边,现在都不用他开口,他们就直接提了。

也好。

陆彦廷:“可以,现在就过去吧。”

“好呀好呀!”卉灵点头,“我正好可以摸摸她的肚子,现在宝宝应该很大了吧?”

**

十分钟后,陆彦廷带着卉灵、乔安、顾承东还有渠危四个人一块儿来到了周延这边。

停下来之后,陆彦廷拍了拍卉灵的肩膀,“你去敲门。”

“好吧。”

卉灵哪里会想那么多,陆彦廷让她去敲门,她就去了。

敲了三下,门开了。

打开门之后,卉灵和周延四目相对。

周延看到陆彦廷带来这群人,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图,他的脸色有些难看。

“哎?”卉灵还没见周延这么黑过脸,看到他这样子,有些心虚:“你心情不好吗?”

“没。”周延整理了一下情绪,为他们让了一条路,“进来吧。”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