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

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

时间:2019-05-17 19:07:49来源:网络

《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小说男女主是蓝溪陆彦廷,人物形象丰满,推荐阅读。这里提供《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完整版全文免费。蓝溪起身,走到门前去开门。陆彦廷瞧见周延这样在蓝溪面前晃悠,瞬间黑脸。既然他们都有时间,陆彦廷也就没客气了:那你们先订机票,回头找我报销。推荐指数:>>《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在线阅读>>《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精选章节:正巧,周延点的这首,蓝溪是会弹的,《那个夏天》,也算是久石让比较出

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小说

《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小说男女主是蓝溪陆彦廷,人物形象丰满,推荐阅读。这里提供《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完整版全文免费。蓝溪起身,走到门前去开门。陆彦廷瞧见周延这样在蓝溪面前晃悠,瞬间黑脸。既然他们都有时间,陆彦廷也就没客气了:那你们先订机票,回头找我报销。《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精选章节:正巧,周延点的这首,蓝溪是会弹的,《那个夏天》,也算是久石让比较出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精彩评论,为什么每一个章节的内容都不连续为什么要把自己哎哎过的女人给别人呢,虽说被宙斯给祸祸了300多章之后换人了吧那么透的剧情怎么想的腊鸡?鄙视?你小小中指不成敬意老夫掐指一算,你现在正躺在花木兰的怀里玩手机,用着妲己的电给手,看了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试读章节,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童话村小说哟。

《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小说男女主是蓝溪陆彦廷,人物形象丰满,推荐阅读。这里提供《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完整版全文免费。蓝溪起身,走到门前去开门。陆彦廷瞧见周延这样在蓝溪面前晃悠,瞬间黑脸。既然他们都有时间,陆彦廷也就没客气了:那你们先订机票,回头找我报销。


>>《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在线阅读>>

《婚内燃情陆少放肆宠》精选章节

正巧,周延点的这首,蓝溪是会弹的,《那个夏天》,也算是久石让比较出名的曲子了。

而蓝溪也知道周延点这首曲子的原因——他们两个人就是在夏天认识的。

蓝溪朝周延点了点头,调整了一下坐姿,之后开始弹琴。

周延站在旁边,听着熟悉的旋律,仿佛回到了他们初相识的那个夏天。

其实,后来他为蓝溪做的这么多,都只有一个目的——让她像以前一样快乐。

可是,这点太难了,他努力了这么久仍然没能做到。

时间过得太快,现在再回忆,他其实已经记不清楚蓝溪那个时候长什么样子了,但他却记得她的笑容有多么灿烂。

后来她也会笑,但是再也找不回那时的童真了。

一首曲子大概四五分钟。

结束之后,周延拍手鼓掌,笑着夸赞:“有种在听音乐会的感觉。”

蓝溪被他逗笑:“你也太夸张了。”

周延:“不,我认真的,你的水平,完全可以开音乐会。”

“这次你呆几天?”蓝溪转移了话题,“别耽误你工作啊。”

周延:“四五天吧,回头去江城处理一下东进的事儿。”

提起来这件事儿,蓝溪有所动容:“公司的事儿,辛苦你了啊。”

“不辛苦,你不是给了我分红吗。”周延半开玩笑地说,“就当我在为你打工了。”

蓝溪再次被逗乐——周延替她打工?

听着都觉得很好笑。

他哪里会缺这点儿钱。

**

陆彦廷用了将近三个小时的时间吧房子的手续办完,办理结束之后,李尧又送陆彦廷到了别墅区。

原本想在附近找个餐厅请陆彦廷吃饭来着,但是陆彦廷拒绝了。

李尧又不好强求,于是就这么算了。

把陆彦廷送过来以后,李尧掏出手机给周延打了一通电话。

这会儿是下午四点钟,约晚饭正好。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接通后,李尧对周延说:“晚上出来吃饭呗,带你女朋友一起!”

“听你这语气,房子成交了?”周延没直接回答李尧的问题,而是问起了他卖房的事儿。

不过李尧也没怀疑什么,权当周延是那么关心地一问。

“是啊,成交了,给你们这种有钱客户看房就是这样,看中房子之后马上全款办手续,前后跑了有三个小时,终于搞定了!”李尧感叹,“累死我了!”

听到李尧这么说,周延勾唇笑了笑——看来陆彦廷是真的挺着急的,不然也不会这么迫不及待地办手续。

笑过之后,周延回归了正题,问李尧:“晚上几点吃饭?”

李尧:“我这块儿忙完了,看你吧!我现在就在别墅区呢!”

周延听完之后沉默几秒钟,对李尧说:“那你直接过来吧,等会儿一起出去吃饭。”

“也行,我是怕打扰你们。”李尧问周延:“你不怕我这个电灯泡吧?”

周延笑:“之前你也没少当。”

他这话倒是提醒周延了。

可不是么,李尧大学那会儿跟周延一个寝室,有时候他们寝室去打篮球,或者去图书馆,周延要是带了女朋友,他们整个寝室都是电灯泡。

这么一想,李尧也就觉得没什么了:“行,那我过去了。”

周延的房子是通过他介绍买的,具体位置在哪里,李尧记得很清楚。

挂上电话时候,李尧就去周延那边找他了。

………

过了大概五六分钟,门铃响了。

这会儿蓝溪刚从阳台出来,听到外面有人摁门铃,她下意识地加快了步伐,准备前去开门。

“我来吧。”周延朝蓝溪摆了摆手。

接着,他去开门。

蓝溪本来以为是陆彦廷过来了,还怕他们两个人再吵起来。

没想到,过来的人竟然是个不认识的男的。

蓝溪有些疑惑地看向了周延。

当然,周延也知道蓝溪在疑惑什么,所以,率先开口给她介绍:“我大学同学,李尧。”

“你好,我是蓝溪。”蓝溪朝李尧微笑了一下,简单做了个自我介绍。

李尧进门儿之后,最先注意到的就是蓝溪的肚子。

和蓝溪打过招呼之后,李尧看向周延,抬起手来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行啊你,行动够快的,怎么都没说一声?”

显然,李尧是把蓝溪肚子里的孩子当成周延的了。

周延也没解释,带着李尧到沙发上坐了下来,两个人聊起了天儿。

他们两个人是大学同学,听着好像还是同寝室的,所以共同话题还不少。

蓝溪坐在旁边,没想过插话,她拿起手机,低头玩着手机。

很快就到了五点钟,李尧说:“晚上一起出去吃个饭吧,我请客,尽一下地主之谊。”

听到李尧说话,蓝溪放下了手机。

她知道,李尧这么邀请,估计也是把她当成周延的女朋友了。

蓝溪下意识地想拒绝,但是想想,如果拒绝的话,好像太不给周延面子了。

其实只是一顿饭而已,也没什么。

“行,那就先谢谢你了。”蓝溪和了李尧道谢。

**

敲定好餐厅之后,三个人就一块儿出门了。

李尧是开车来的,所以直接带着他们两个人上了车。

蓝溪发现,周延和朋友相处的时候,是很随和的。

他跟李尧聊天儿的时候,好像一下子就变得孩子气了,其实他跟李尧的身份地位都差得很多,但是周延完全没架子,他对李尧就真的是对好兄弟的那种。

蓝溪回想了一下,陆彦廷好像就不是这样。

虽然他跟周瑾宴还有程颐的关系也很好,但他们三个人之间的相处模式完全不是这样。

简单来说,周瑾宴和程颐对他还是很尊重的,在他面前也不敢太造次……

吃饭的时候,蓝溪很安静,不属于她的话题,她一向不会参与。

而且,大学同学之间,确实是有聊不完的话题。

吃饭期间,李尧半开玩笑地和周延提起了他大学时女朋友的现状:“对了,陈冰要结婚了你知道吗?”

陈冰是周延大学时候谈过的一任女朋友,当时谈了应该是有半年多,后来没什么感觉了,就分手了。

不过,根据陈冰周围的朋友说,陈冰心里一直都喜欢周延,所以后来就没再交过男朋友了。

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人的思想也是会变的,这世界上没有谁会在一棵树上吊死的。

周延笑着摇了摇头,“不知道,没通知我。”

“我猜她也不会通知你,前男友什么的,哈哈……”李尧爽朗地笑了两声,“现在想想大学那会儿真有意思啊。”

周延:“嗯,是挺有意思的。”

“陈冰是谁?”蓝溪听着他们两个人聊到这里,也生出了八卦心理,于是挑眉看向了周延。

“嗨,蓝溪你可别误会啊,都是以前的事儿,周延这人还是特靠谱的!”

李尧生怕因为自己随口一句话,害得他们两个人吵架,所以赶紧解释了一句。

毕竟前女友这种东西,女人一般都很介意。

“嗯,我知道,就好奇,问问。”

之前周延就说过他大学谈过几次恋爱,但当时蓝溪没深入追问过。

今儿听李尧这么一说,她也来了兴趣。

“我大学时候的女朋友,好多年没联系了。”周延对蓝溪说,“最近要结婚了,没给我发请柬。”

蓝溪“唔”了一声,“看来你把人伤得不浅啊。”

李尧没想到蓝溪这么大方,瞧她这样子,是真的不介意,而且还跟他们聊起来了。

难怪周延会喜欢她,这么潇洒的女人,长得又漂亮,有机会的话,是个男人就喜欢。

………

一顿饭吃得还算欢乐,蓝溪和周延两个人都没跟李尧解释他们的关系,所以李尧还是把他们当情侣。

晚饭结束之后,李尧原本想着开车把他们俩人送回去,结果被拒绝了。

蓝溪说晚饭吃多了,想散步回去。

周延自然无条件听蓝溪的,于是,他们就跟李尧道别了。

回去的路上,蓝溪笑着调侃周延:“你这感情史可真够丰富的。”

周延掩住嘴唇咳嗽了一声,“一般般。”

蓝溪被逗乐了,“这么好的天赋,别浪费,赶紧再谈一个呗。”

她这么说,也是变相地催周延找女朋友。

蓝溪这么一说,周延脑袋里竟然闪过了卉灵的脸。

他抬起手来摸了摸额头,将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抛到了一边。

他跟卉灵……怎么可能?

不过,卉灵的性格和脸,确实是挺吸引人的。

蓝溪和周延两个人一边聊天儿,一边走进了别墅区。

刚一进去,迎面就碰上了陆彦廷。

陆彦廷看到蓝溪和周延近距离并肩站立着,原本就阴沉的脸色,更是黑了几分——

“陆总?”看到陆彦廷,周延脸上的表情带了几分惊讶:“你也在?”

陆彦廷瞧见周延这样子,简直想动手打他。

明明上午才见过,现在就装惊讶,真够虚伪的。

要不是因为蓝溪在……

“蓝溪,我有话跟你说。”陆彦廷直接无视了周延,将视线转向了蓝溪。

他主要是想跟蓝溪说搬家的事儿,这事儿当着周延的面儿不太好说。

所以,说完之后,陆彦廷又跟了一句:“我们单独聊一下。”

“陆总有什么话还是直接说吧。”不等蓝溪回复,周延已经开口了。

陆彦廷不爽地瞪了周延一眼,“没跟你说,少插嘴。”

“什么事儿,你直接说吧。”蓝溪本来也没打算跟陆彦廷单独聊。

陆彦廷现在就是一头恶狼,单独相处的时候指不定又会做出来什么事儿。

而且,单独相处的时候,她也很容易被陆彦廷迷惑……

人的感觉上来的时候,很多事情都会失控。

比如昨天晚上,很明显就是失控了。

昨天晚上回去之后,蓝溪痛定思痛,她想,绝对不能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陆彦廷一听蓝溪也向着周延,心里头一阵委屈。

但是,他根本不敢对蓝溪的决定有任何质疑。

于是,陆彦廷只好当着周延的面儿说了自己想说的话。

“我在这边买了房子,你昨天答应我的,所以……你想想什么时候搬进来?”陆彦廷说,“房子是样板房,我看过了,里面都挺好的。”

“……”蓝溪瞠目结舌。

昨天陆彦廷说那话的时候,她就想过,陆彦廷可能是会在这边买房。

但是她真没想到,陆彦廷的效率竟然如此之高。

昨天晚上才那么说,今儿就买房了?

不过震惊之余再仔细想想,倒是也不意外。

毕竟是陆总,在这边买套房不是分分钟的事儿么。

“蓝溪,你昨天答应我的……”见蓝溪不说话,陆彦廷有些着急了。

着急的同时,他就更烦周延了——

要不是他过来,蓝溪现在肯定已经答应他了!

昨天晚上,他们两个人的感情刚有一点儿进展,结果周延就过来了。

光是这么想着,陆彦廷就气得够呛。

比这个更气的是,就算他这么生气,也不能把周延怎么样。

到时候他跑去蓝溪那边告状,遭殃的还是他。

“我没答应要搬家和你一起住。”蓝溪的声音还算冷静,“你想看孩子随时都可以,我不会拦着,但我不会搬过去和你一起住。”

“……”陆彦廷无话可说。

“陆总还是不用麻烦了。”周延看向陆彦廷,朝他微笑,语气客套:“现在蓝蓝住这边就挺方便的,张阿姨和眀烟一起照顾她,各方面都很周到。搬走了,反而不方便。”

陆彦廷:“闭嘴。”

实在忍不住了,他咬牙切齿地呵斥了周延一句。

“哦?我说错了吗?”周延耸耸肩膀,“要是哪里说错了,我先跟陆总道歉。”

“别理他。”蓝溪拍了一下周延的胳膊,“我们走吧。”

“蓝溪——”陆彦廷都要后悔死了。

他刚才就不该那么冲动的——

“我不会搬的,你不用再说了。”蓝溪的态度一下子又变得很冷淡,好像昨天在海滩上主动亲他的那个人根本不是她一样。

陆彦廷心里憋屈得不行,他直接就把蓝溪的改变归到了周延的身上——要不是因为他突然过来,也不会这样!

越想,越气得牙痒痒。

陆彦廷正思索的时候,周延已经拉着蓝溪走了。

陆彦廷反应过来,又喊了蓝溪一声:“先别走!”

“陆总还有什么事情吗?”周延笑眯眯地问他。

“我明天能去找你吗?”陆彦廷问蓝溪。

“随便你。”蓝溪只回了三个字。

不过,这三个字,对陆彦廷来说,也算是一种鼓励了。

听到蓝溪这么说,陆彦廷突然放松了不少,他勾唇:“好,那我明天过去。”

蓝溪没再回复陆彦廷,转身和周延走了。

陆彦廷本来想今天晚上就住这边的,但是转念一想,自己的东西都在酒店放着,直接住下来也不方便,所以,想了想,他最后还是回到了酒店。

**

蓝溪和周延一并回到了家里。

进门之后,他们两个人都很默契地没有再提陆彦廷。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真的很神奇,有些人,根本不需要太多言语沟通,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彼此的意思;

有些人,不管怎么沟通,都没有显著效果。

显然,她和周延是前者,和陆彦廷是后者。

所以,她爱上陆彦廷,注定痛苦。

**

回到酒店之后,陆彦廷洗了个澡。

洗完澡出来之后,他坐在沙发上,认真想了想接下来该怎么办。

其实,昨天晚上,蓝溪明显已经动摇了,她主动的那一次已经可以说明问题——

要不是今天半路杀出来的周延,说不定他和蓝溪现在已经和好了。

越这么想,陆彦廷内心就越是不爽。

陆彦廷坐在沙发上思考了一会儿,他觉得,要是不找个人把周延支开,他和蓝溪肯定没办法有进一步发展。

至于这个人么……陆彦廷最先想到的就是卉灵。

当然,这种情况下,他肯定不会让卉灵单独过来的。

陆彦廷思考了一下,然后拿起手机打开微信,给卉灵、乔安、顾承东还有渠危拉了一个群。

弄好群之后,陆彦廷发了一条消息:你们在不在?

最先回复消息的是乔安:廷哥有事吗?

再然后,顾承东和渠危也回复了。

过了大概有五分钟,陆彦廷才收到卉灵的回复:在的在的,刚才在洗澡,没看到。

等卉灵回了消息,陆彦廷才继续问:你们几个最近忙不忙?

卉灵:我最近在学管理学。

乔安:我最近忙着谈恋爱。

陆彦廷觉得,自己问了个多余的问题。

他想了想,直接把自己的提议说了出来:有没有时间来巴厘岛玩儿?我请。

顾承东:廷哥你还在巴厘岛?

渠危:蓝溪还没跟你和好啊?

陆彦廷:先回答一下我的问题。

乔安:我和灵灵当然有时间啊,看看那两位大忙人吧,最近他们俩忙得都不跟我们玩儿了。

顾承东:有时间,我跟渠危刚忙完这阵子,准备休假。

顾承东和渠危两个人一块儿创业开了一家公司,一家公司从无到有,基本上所有事情都要亲力亲为,忙起来的时候就会特别忙。

既然他们都有时间,陆彦廷也就没客气了:那你们先订机票,回头找我报销。

**

周延今天早晨起得早,又忙碌了一天,很困。

洗完澡之后,就躺在床上准备睡了。

刚躺下来,手机就震动了一下。

他习惯性地拿起来手机看了一眼,是卉灵发来的消息。

他跟卉灵这几天也没联系过,上次那事儿之后,俩人就没再联系。

卉灵一般没什么事儿也不会主动找他,只要找他,那必定是有事儿。

卉灵:在吗在吗,有事儿想咨询你一下。

周延翻了个身,从床上坐起来,动手指回复她:什么事儿?

卉灵:我明儿要去巴厘岛玩儿了,你有没有什么地方推荐的呀?太突然了,我来不及查攻略了。

在卉灵心里头,周延现在就是一本行走的游记。

她觉得,周延去过那么多次巴厘岛,肯定知道哪里好玩儿。

看到卉灵发来的这条消息,周延下意识地追问了一句:你要过来?

卉灵:喵喵?你也在吗?

周延:嗯,这两天在。

卉灵:太好了吧!那我们能找你玩儿吗?

周延:你和乔安他们一起过来?

卉灵:是的是的。

周延:可以,到时候联系吧。

卉灵:你还没告诉我哪里好玩儿呢!

周延:海神庙、金巴兰海滩、库塔海滩、蓝梦岛,这些地方拍照都很好。

卉灵:哈哈,你怎么知道我要拍照。

周延:猜的。

卉灵:你也太聪明了吧,哈哈哈~

周延是真困了,也没回她消息,放下手机之后就睡了。

………

兴许因为前一天太累,这一觉,周延直接睡到了第二天早晨九点钟才起来。

蓝溪也是第一次见周延睡懒觉,她觉得周延应该是真的累了,所以就没叫醒他。

蓝溪吃完早饭之后,准备去弹琴,结果外面传来了门铃声。

不用想也知道是谁来了。

蓝溪起身,走到门前去开门。

她开门的同时,周延正好从楼上下来。

周延有晨起洗澡的习惯,就算晚上洗了,早上也还是会洗。

所以,他下楼的时候,上半身是裸着的,下面穿了一条运动裤。

陆彦廷瞧见周延这样在蓝溪面前晃悠,瞬间黑脸。

“你穷得买不起衣服了?”

阅读全文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